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月下不追夢-215.劉笑找麻煩閲讀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
小說推薦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听了刘笑的话,宁然脑海里浮现出温涵涵看着自己时开开心心的笑容。她气的几乎浑身发抖。
重生以来,她的朋友不算多,但温涵涵绝对算是里面她最好的朋友。
不管是对这辈子的她,还是对上辈子的她,温涵涵都很好。
宁然毫不迟疑,立即转身往回走。
刘笑眼神一冷,“宁然,你以为我带这些人来是干什么的?!”
她迅速后退,“你们给我上!只要能拖住宁然一个小时,我给你们三倍的报酬!”
刘笑从来没想过,自己带来的这些人能打过打败过赵子欣的宁然。
有内部消息,说是赵天岭也在宁然手里吃过亏。
知道这些,刘笑更加不可能放松警惕。
她的目的,只是要这些要钱不要命的人豁出去拖住宁然,只要等那边人万事就可以了。
就算不能直接报复宁然,那又怎么样呢?
报复温涵涵,会带给宁然比她受伤更深的痛苦啊!
只要宁然痛不欲生,刘笑就十分满意了。
退一万步讲,刘笑觉得赵天岭就算是放出过消息护着宁然,那护着的也只是宁然,又不是温涵涵。
只要她动的不是宁然,不就不会在赵天岭那边留下话柄了?
刘笑身后的人闻言,眼睛一亮,一个个寒光乍现间,竟是都抽出了足有十多厘米长的刀!
他们毫不犹豫的操着刀冲向了宁然。
刘笑在他们身后看着被围住的宁然,残忍的勾起嘴角。
宁然,你以前只配看我的眼色,现在也必须只能看我的眼色,做个永远不能翻身的贱东西!
我受过的苦,你必须给我还回来!!
该死的!
宁然余光中瞥见一人持刀向自己捅过来,眼神骤冷,侧身躲过,身旁却又有几人一齐攻向她。
每个人手上都有利器。
宁然心里滔天的愤怒在翻涌,她空出来的那手错不及防的夺去一人的匕首,弯身以一个极其刁钻的弧度躲了过去。
刹那间,宁然握着匕首的手狠狠一划,直接在一人的胸前留下深深地伤口,她一脚将人踢了出去。
围住她的人顿时有了个缺口。
宁然看准机会,从那缺口闪身冲了出去,朝来时的方向拼命冲过去。
刘笑在后面大喊:“快!追上她!不能让她跑了!”
闻言,所有人立即持刀冲向宁然。
宁然无法控制的暴躁起来。
自重生回到这个时候,宁然其实一直尽量让自己心平气和的,很少有过情绪剧烈波动的时候。
哪怕是宁清凤他们惹怒她时,她也会尽快平静下来,想起来报复回去。
人氣連載小說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寵》-215.劉笑找麻煩鑒賞
即使是在学校里,宁然也会控制着自己的脾气。
在她看来,冷静是最好的方法。
但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人要逼她发火?
活着不好吗?
宁然堪堪躲过几人,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想办法跑去救温涵涵,一时之间,她应付的有些吃力,胳膊上乍然挨了一刀,鲜血直流,疼的宁然闷哼一声。
她顾不上还击,身子灵活的躲着十几个人的围堵,在人群里穿梭,尽量争取时间。
但宁然发现,这些人都跟不怕死似的,只要能拖着她,跟着不怕受伤。
他们跟她揍过的赵子欣不同。
赵子欣惜命,他们不会。
宁然花了好一番功夫,也没有找到脱身的契机。。
她逐渐失去耐心。
可她先前并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身上没有药,也没有银针,更是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从空间里摸出来。
对上这些人,宁然除了正面硬刚,一点优势都没有。
就在宁然绝望的以为真的没办法,只能集中注意力速战速决时候,她突然看见不远处出现了两个人影。
那两人穿着喇叭裤,衣着夸张,烫着奇怪发型。
一个小青年有点矮,但挺胖的,不过一米六,染着黄头发,小眼睛,厚嘴唇,咧开嘴笑时,表情略显一丝猥琐。
另一个高高瘦瘦,流里流气,剃了个板寸头,眼角还有道狰狞的伤疤。
像是对这边的斗殴司空见惯,看都不看一眼,直接走。
宁然于电光火石之间,突然想起来那两人,好像是赵天岭手下的!
她急的一脚踹翻附近一个,冒着被划了几道的风险冲出去,朝那两人用力喊。
“快去找赵天岭,让他去救温涵涵!”
随即,她一时不备,手被人重重的踢了下,后面有个人一拳打在宁然的背上。
宁然踉跄一步,用来暂时抵挡的书被甩了出去。
砰一声,掉在地上,又被人用力踩了几脚。
好在那两人听到了赵天岭的名字,身形一顿,回过头来。
刘笑见状,心里一个咯噔。
再见那两个人是谁,顿时沉下脸来。
高个儿愣了下,不确定的问身边人,“我刚是不是听到赵哥名字了?”
他们见惯了道上人动手,倒也没停下,继续往前走。
脚步却迟疑了些。
小胖子犹豫了下,“我好像也听到了。”
他回头瞄了一眼,就见十几个大男人在围攻一个小姑娘。
顿时忿忿不平道:“损!太损了!”
目光一转,又看到刘笑,不禁皱眉。
“那不是前段时间,赵哥看不顺眼那个女的吗?”
刘笑一见他们是赵天岭的人,就想让人拦住,但为时已晚,他们已经快走出街角。
这时候再去堵人,势必会被人看见。
而这附近,赵天岭的人其实不少。
犹豫那么一会儿,那两个人就不见了。
刘笑脸阴下去,怒道:“给我打,只要没打死,就往死里打!赶快解决掉人!”
刘笑也顾不上拖延时间了,只盼着赶紧把人打个半死不活,然后赶紧跑。
她被人撞见,不能去赌那个风险。
至于温涵涵……
刘笑冷笑一声。
她就不信了,就那么短的时间,还能有人赶去救人?
她就算得罪赵天岭,也要宁然付出惨痛的代价!
宁然不是在乎那个温涵涵吗?
她就偏要动给宁然看!
宁然眼睛通红,她不确定那两人是否听清楚了她的话,又是否知道她的意思去通知赵天岭
既然此刻不能离开……
她抬头看着洋洋得意的刘笑,红着眼睛冰冷冷的道:“今天在场的人,我一个不会放过!刘笑,要是涵涵出了什么事,我要你——生、不、如、死!”
话刚落,宁然猛地挺直身,操着手里夺过来的匕首,朝最近的人冲了上去。
那些人心里一惊,竟有些胆战心惊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