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官企》-第286章 扯皮看書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郑晓海提出,把放在成安配件的股份变现。
“我现在,急着要用钱。”郑晓海用的是这个理由。
郑晓海放在成安配件的股份,有七十万元。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官企-第286章 扯皮
“你是要买房子吗?”在贾安成看来,如果不是买房子,不需要把这里的股份全部提走。
既然贾安成想到这一个理由,郑晓海也就顺着这个话头,说是了。
“你好像有房子住的吧。”
“老婆在闹离婚。那套房子给了她。”郑晓海顺着贾安成的话头,往下扯。
“哦。”贾安成去过郑晓海家,逢年过节,要送些年货什么的。
贾安成见过郑晓海老婆,一个已经老了的女人。不要说郑晓海,就是他贾安成,也看不上那种女人。
以贾安成和郑晓海的交往,知道郑晓海对女人还是有讲究的。
“只是。郑总。成安配件现在处于上升期。你在这个时候,提现,亏大了。”对于郑晓海想抽走股份,贾安成这样分析了。
贾安成很清楚,郑晓海如果把股份抽走,就是彻底不管成安配件的事了。
对于一个没有多大背景关系的贾安成来说,少了一个依靠。
在远峰来到成安配件时,贾安成想拉远峰入伙。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官企 線上看-第286章 扯皮相伴
让贾安成失望的是,远峰对这个事,油盐不进,软硬不吃。
成安配件想扩大,想发展,只靠自身力量,很吃力。
傍着远程公司这棵大树,不说别的,有活儿好做,还可以时不时寻着机会,弄几台设备。
即便是弄到二手设备,中间的价差,也是喜人的。
“贾老板。我也想多赚钱啊。可是呢,离婚后,我不能住马路吧。”
“这样吧。郑总一心想提这笔钱。我想想,能从哪里来凑齐这笔钱。”
郑晓海来这里要做的两件事,已经通报贾安成。接下来,就是闲扯了。
两个人又扯了一会,贾安成看看,到了晚饭的点,就邀郑晓海去吃饭。
没有叫其他人作陪,就他们两个。
要是以往,贾安成会摆一个大的场面,给郑晓海接风。
今天没有。
对于远程公司的情况,贾安成一直关注。他有自己的信息渠道。另外还有江涛和刘爱国经常回远程公司去。
贾安成没有安排其他人参加,是想和郑晓海单独聊聊。多出其他人,肯定不利于他问一些事。
郑晓海却感受到自己的被冷落。
看来,手上没权,到哪里,都让人不待见啊。
“郑总。你这次来,我没有叫其他人来作陪,你不会生气吧?”
“干吗要叫人来作陪。我又不是客人。在我没有把股份变现时,还是这里的半个主人吧。”
“就是,就是。郑总能够这样理解,真好。”
“我没有安排其他人,就是想我俩说说知心话。”
“……”郑晓海嘿嘿了,我俩,有知心话吗?上次,远峰过来,你做了些什么,事后没有告诉我。你和我,还有什么知心话。
贾安成把一杯白酒倒进嘴里后,手在嘴巴上抹了一下,问:“我好奇啊。都老夫老妻了。干吗要离婚。我和我老婆,也不和的。可以说,没有哪天不吵。吵归吵,日子,还是这样过了。”
“我的情况,你不清楚。”
“所以,我才好奇。是不是老婆那个方面不行了?”
“你老婆,那个方面呢?”郑晓海有些恼火。哪有这样谈话的。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官企》-第286章 扯皮展示
贾安成却说:“我老婆,那个方面,也不行了。”
“这不就得了。”
“不行归不行。凑合着过日子,总比其他女人要可靠些。”
“算了。我们不扯这个。我问你,这两天,你能不能凑齐七十万。我这一趟来,一是为商标的事,另一个,就是为股份的事。”
“我尽量想办法吧。事先,你没说。你要是早几天打电话,我还有一个准备。现在,你说要就要,我手头上,真的没有这么多的流动资金。”
“那我就在这里多呆两天。”
“那,好吧。”贾安成又把一杯白酒倒进嘴里,又是用手抹了一下嘴巴。
两个人喝酒的感觉,真的很别扭。郑晓海有了这个感受。
但,也不一定。
他和柳姗就经常是两个人喝酒。那才叫情调。
贾安成起身,说:“郑总。你先一个人抽着烟。我出去打个电话。一会就回来。”
郑晓海扫了贾安成一眼,就拿起一支香烟,点上了。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官企 起點-第286章 扯皮展示
贾安成出去,大概有十多分钟样子,回来,脸上笑嘻嘻。
“今天晚上,原本,是要安排你去宾馆的。巧了。一个女工,她家有现成的铺。这样,你就不要去宾馆。就在她家住一晚。”
“……”郑晓海看着贾安成。
贾安成这就解释,说那个女工老公外出打工,一般要到过年时才能回来。这个女工,不能生育,没有孩子。
对于贾安成的这个安排,郑晓海有点心动。
柳姗不和他见面,已经有几个月了。
有一个活,郑晓海这几个月,没做。
这次,可能就是一个机会。
贾安成说:“她一会就来接你,去她在的村子。这样,比宾馆里要安全多了。”
郑晓海没有回应。
这事,不能回应。但他会考虑。
贾安成至所以这样,因为以前过来时,就有这样的安排,那是在宾馆里。有一次,差点被治安人员查到。
就那一回,把郑晓海吓得不轻。他对贾安成说,镇子上不如城市里,特没安全感。
可能是贾安成记住了郑晓海曾经说过的话,这才有了这样的安排。
这样说过后,贾安成说他先回,让郑晓海在这里等一会。
贾安成离开后,不一会,就有一个女人,三十多岁,进来。
当这个女工来到时,郑晓海突然间浑身不自主打了一个激灵。
或许,是这个女工不对郑晓海的胃口。
或许,是他想到了贾安成居心不良。村子里,安全程度可能比酒店里还要让人不放心。
“你回去吧。叫贾老板过来。”郑晓海朝这个女人做了手背外弹的动作。
这个女工,有一会的犹豫,终是转身,离去。
贾安成其实没有离开,就在这个酒店外站着。
女工出来把郑晓海的意思转告后,就回家去了。
贾安成又进到这个小包厢里。
郑晓海的脸拉着,说:“贾老板,你什么意思?”
“怎么,不喜欢?”贾安成误认为这个女人不招郑晓海喜欢。
郑晓海的脸色还是不好,肃然道:“你不要给我弄这个。”
贾安成哈哈了。他心里有话,你装什么正经。这对你来说,又不是第一次。
“郑总。你这才多大啊。这方面,不行了吗?”
“少给我扯。你这样做,让我失望。我看,股份放在这,不合适了。”
贾安成说:“我手上,现在缺的就是流动资金。你要是把股份抽走,我怎么办?”
“这个,我管不着。当初,可是说好了的。我什么时候要,你什么时候给。”
“现在,我拿不出这么多钱。”
“不多吧?”
“也不少了。七十万。我真的拿不出来。”
“这个,我管不着。”
“郑总。你不要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