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iek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金手指是卡皇 起點-第八二六章 最大的威脅(伍萬賞加更,5/5)看書-w6fps

我的金手指是卡皇
小說推薦我的金手指是卡皇
“我印象中的西卡,是体贴、温柔、大方的女孩,不会胡乱吃醋,也最是明白事理,对我更有着最重要的信任。”
洛成眼中的光芒仿佛要溢出来一般。
自己有这么好吗?
卡皇突然有些害羞,尽管、尽管他说的都是事实,但被喜欢的人这么认真和大胆的夸奖,是个女孩都会害羞的。
既然自己这般完美,那他做得似乎也没错。
嗯,如果自己追究的话,是不是就说明自己对他不够信任呢?
等等!
自己?
想起来了,他表白的是杰西卡,不是自己!!!
卡皇脸一板,哼道:“就算‘我’有这么完美,可感情需要的是沟通与了解,而不是一味的信任。
信任是消耗品,你不知道吗?
就算‘我’足够信任欧巴,欧巴就不用做出一个态度,一个重视‘我’的态度吗?”
这么说好像也没错。
被卡皇教了这么多次,从最初的反感与排斥,现在的洛成已经能够理智的去分析,而不是成天想着:
你在教我做事啊?!
幼稚中二的想法不知在哪一天,已经悄无声息的消失,剩下的是足够的理智。
理智告诉他,假扮‘杰西卡’的卡皇说得没错,自己似乎是真的做得不够,而他现在又不在首尔。
这要是在偶像剧中,他和杰西卡分别是男一号、女一号,那现在就应该有男二号出场,趁虚而入的去博取女一号的好感。
幸好幸好,这是现实,而非影视剧中。
可他却忘了,对他威胁最大的,从来就不是什么男二号,而是女二号、女三号,甚至是女四号、女五号!
他更不会想到,有时候威胁其实有可能源自女一号本身。
现实,首尔,夜,少时公寓杰西卡与明朗秀英卧室。
自从换了公寓之后,少女时代间的换房情况少了不少,不是女孩们关系淡了,而是大家都太忙了。
不像黑海时期有那么多时间胡思乱想。
最近两年,红遍东南亚的她们行程多得停不下来,除了杰西卡再累也要谈恋爱之外,其它姐妹们真没那么多空心思。
今晚有小姐妹来换房间,显然是想和杰西卡聊聊。
想想白天发生的事情,这也不算什么奇怪的情况,明朗秀英也很爽快的抱着抱枕去了别的房间——找允儿聊天去了。
“这么晚了还不睡?”
杰西卡瞄了眼临时室友,态度不咸不淡。
女孩没有立刻去以物易物换回来的柔软小床,而是坐到杰西卡床边,“我是来说我和孙艺珍前辈,还有洛女婿的事情的。”
杰西卡原本是想装睡的,现在嘛,她很有兴趣。
侑莉松了口气,只要小姐妹愿意听她讲故事就好。
这种事就不用拿到烛光夜谈上去说了,她对孙艺珍的态度,并不想让太多人了解,可现在至少队友们都知道了,她需要先和杰西卡说明一下。
说明她对洛成没有别样的想法。
“我都知道的,所以不用解释太多。”杰西卡拉着侑莉躺在自己身边,两个身高不同的女孩此时却正好四目相对。
“从认识到现在,我在他心目中的形象应该已经换了好几次了,可唯独有一点从来没有变过,你知道是什么吗?”
侑莉摇摇头,这个她还真不知道,偏偏又特别的好奇。
杰西卡没有卖关子,否则她也不会主动提起,“是不吃醋,在他面前,我几乎是很少吃醋的,对其它的女人。”
侑莉心疼道:“很难吧?”
杰西卡皱眉:“难?你是说我很喜欢吃醋吗?”
“不是吗?好啦好啦,别、别动手啊~我收回那个‘吗’字,这样可以了吧?”侑莉现在心虚,对杰西卡这只耐力渣渣的攻势只是被动防御着。
态度到了,杰西卡自然感受得到,为了避免黑珍珠实力反击,她果断的在获得了战果后选择休战,反正吃亏的不是她。
“我一直在努力做着不吃醋的女友,我也做到了。”
“不仅仅是不吃醋,还有信任。我和洛女婿的私人联系,你甚至都没有主动问过第二次。”侑莉轻声感慨着,顺便整理好衣服。
杰西卡嘴角微微翘起:“那是因为,我不仅相信他,也相信你。”
侑莉身子一颤,随即抱紧了杰西卡,再没有说些什么,此时的她十分柔弱,一点都没有权总攻的气势,反倒像是求安慰的小白兔。
杰西卡温柔的抱住小白兔的肩膀,嘴角带着好看的笑容,和洛成抱着她时的笑容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第一层梦境。
自觉理亏的洛成对卡皇自然是各种满足,还承诺了醒来就给杰西卡打电话,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心意,避免消耗彼此的信任度。
按照往常的习惯,还有一会儿到了去第二层梦境的时候。
只是,洛成依然坐在长椅上,欲言又止。
“切,男人!”
卡皇嫌弃的翻了个白眼,却如同前几天一般坐到他身边,小脑袋趴在他的大腿上,安静的如同一只午睡的小猫。
嘴硬的女人!
洛成无声的笑笑,怕让这只傲娇的小猫发脾气。
一只手抚摸着小猫的长发,一只手伸向旁边的石桌,原本空荡荡的石桌上突然现出一本厚厚的书籍,书本正页上写着名字:《组织行为学》。
这是美国著名的管理学教授、组织行为学权威斯蒂芬·罗宾斯的作品,里边的内容对洛成的知识积累很有用。
这也是从大半个月开始的习惯——不需要白天的时间,同样不会影响‘睡眠’的质量,没有外界的打扰,完美的学习时间。
花瓣飘落,石桌、长椅,帅气认真的男人,安静乖巧的女人,还有男人手中偶尔翻动的书本,构成一副美妙的画卷。
梦境里的时间流逝和现实不同。
不知过了多久,洛成阖上书本放到石桌上,卡皇也抬起小脑袋,看着准备离开的他。
“可以……不去吗?”
不去第二层梦境吗?
洛成没想到卡皇会提出这个要求,明明以前她还主动让自己过去来着,如果是以往也就算了,可他现在总感觉第二层梦境有什么在召唤着自己。
而一直以来那种别扭奇怪的感觉,也让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或许,不用他回答。
“算了,就当我没说过吧。”
白板的胳膊按在洛成的肩膀上,两人宽的光门在洛成身后浮现,里边是倒悬着城市的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