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7fh7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庶族無名討論-第三百三十三章 曹孟德決意出兵-n43k7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睢阳,曹府,看着前线传来的战报,曹操有些头疼。
洛阳对冀州派出了援军,但只有高览一路,显然,想要把陈默主力调离洛阳的打算并不能实现,更糟糕的是,根据前线的斥候探得,一支轻骑正在以极快的速度绕过中牟战场,直取睢阳而来。
“主公,不过一支轻骑,孤军深入,人数肯定不多,末将愿领兵出征,击溃来敌!”夏侯惇对着曹操躬身道。
“嗯。”曹操点了点头,不管怎样,确实不能让这支轻骑靠近睢阳,睢阳自然是不可能被一支轻骑攻破的,但如果真让对方杀到睢阳城下,这对各地军心、士气绝对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对于夏侯惇的请战,曹操自然不会拒绝。
“元让、文谦,你二人各领本部兵马拦截,若能将之围剿自是最好,若不能,也务必要将敌军击退!”曹操又点了乐进与夏侯惇同去,以他对陈默的了解,不会派人来送死,所以能被派出来的,水平应该不弱。
“喏!”二人答应一声,领命而去。
两人走后,郭嘉苦笑道:“这支轻骑,乃是陈默试探,但我等避无可避!”
现在显然陈默在势上占着优势,不管他们如何引导,但只要陈默不被他们带入他们的节奏,双方之间这场战争终究还是陈默占据主动,而想骗过陈默,显然并不容易,哪怕是郭嘉也没这个自信。
曹操点点头,看向众人道:“看来这场大仗,终究是要来了!”
陈默也好,曹操也罢,一直都在控制着战场的强度,不给民生带来太大的伤害,但刀兵一起,有些东西就不会随着个人的意志而变,哪怕是陈默,曹操这样的枭雄人物,同样也没办法将战争的规模缩到自己想要的范围。
马超的这支骑兵,就是陈默抛出来的一根导火线,曹操这边藏着的主力到这里就无法再藏了,接下来,曹操这边主力一亮,之前的一切障眼法就都失了意义,想要争胜,曹操必须先发制人,在驱逐这支轻骑之后,立刻提兵西进,与陈默决战,才能争得一线生机。
群臣闻言,默然不语,大势如此,眼下决战是不可避免了,但胜算却没有陈默高,否则也不用花这些心思想要将陈默主力引开。
曹操见众人士气有些低靡,突然大笑起来。
“主公何故发笑?”荀彧与曹操共事多年,自然明白曹操这般做法,是为缓和众人心中这股压抑,当下询问道。
“我与陈默,相识于中平年间,这一晃,已有十余载光阴,我二人曾无话不谈,也曾共同抗董,只是各自选的路不同,最终走到如今,当年许子将于我二人所评,颇有相似之处,当年只以为那许子将不过妖言惑众,但如今看来,他还真有些本事。”曹操没说什么激励人心的话语,只是带着几分追忆,诉说着当年。
陈默如何想,曹操不知道,但对曹操来说,当年在洛阳那段时间,虽然官爵不高,但却是这一生最轻松自在的时光,不像现在有这许多烦心事,也不像现在这般孤独。
“陈默确实有本事,诸位或许不知,当年董卓退往关中,吾率兵追击,是他自徐荣手下救了我,当年我曾邀他与我共谋大事。”曹操也不管众人怎么想,叹息道:“现在想想,当年无论他投我,亦或是我投他,我二人合力,如今这天下又是怎生局面?”
群臣闻言,也不禁有些动容,这两位若是真的合在一起,那威力……不太敢想。
陈默和曹操都是那种凭着自己的本事一路从弱小一步步走到如今成为中原双雄的地步,从四面受敌的状态一步步发展、壮大,无论能力、心智、气魄,都可称当世顶尖,如果两人能够联手的话,或许这天下早已重归一统了吧?
但这只是可能,现实是,两人如今针锋相对,一场搏杀是在所难免了。
昔日好友渐行渐远,众人也是不免感到一阵唏嘘。
曹操感受自然最深,但此刻却没有半点遗憾之感,看着众人笑道:“人生能得一知己,足谓平生,但若这知己还能是对手,更是人生一大快事,陈默少年英杰,如今更是谋算深沉,身边智囊如云,猛将如雨,但我亦不差多少,此战,我必胜他!”
不管陈默有多厉害,但曹操不会也有足够的信心与陈默一较高下,必胜那是不可能的,但在自己手下面前,曹操必须有着必胜的信心,否则连他都没了信心,手下这些人也会受曹操情绪影响,一旦文臣武将都没了必胜之念,那这仗就败定了。
“主公所言不错。”程昱微笑道:“陈默据有西凉、并州、幽州、冀州以及司州,但我军亦有兖州、豫州、徐州、青州之地,论人口兵马,并不比陈默差多少,但陈默麾下兵马虽多,却有不少需得留在边地,我军兵力更加集中,此战,我军胜算更大。”
甭管是不是,但这话有道理啊。
一众文武在曹操的激励下,自是士气高昂。
曹操笑道:“此战,吾当亲自出征!文若留守睢阳,调运粮草辎重,协调各方。”
既然计谋已无效,那接下来最大的战场就是河洛战场,这里将是双方决胜负之地,对手将是陈默,曹操麾下可无人能与陈默在统帅能力上相抗,曹操必须亲临战阵指挥。
“吾等必死战!”一众将领闻言,朗声道。
曹操微笑着看着士气高昂的众人道:“各自去准备吧,择日出征。”
“喏!”众人躬身告退。
一直到众人离开,曹操才舒了口气,看着堂下的荀彧、郭嘉和程昱,曹操苦笑道:“此战或许便是最后一战了。”
没了众人在旁,曹操之前表现出来的乐观也就都消失了,在这三位心腹谋臣面前,曹操不必隐藏自己的真实感受,陈默与曹操之间个人统帅能力的强弱很难判断,从战绩来看,自然是陈默占优的,但这东西,说明不了问题。
但抛开这个不谈,在势上,曹操实际上是落入下风的,兵力上,双方现在能拿出来的兵力差不多,陈默要防备羌人、胡人以及汉中,但曹操背后同样也得担心孙策,而且曹操对治下的掌控力可不似陈默那般强,陈默新法最大的功劳,就是让陈默把从朝廷到地方的权利死死地抓在手中,就算有人想要作乱,也造不成太大影响,而曹操这个时候,可得担心自己后方世家不安分。
别的不说,徐州陈氏就是个大问题,关键时刻,陈珪给自己背后捅刀子,曹操绝对不会有半点惊讶,而陈氏的人脉……
当然,这些问题陈默也有,陈默麾下也有跟荀氏等大族交好的世家,但陈默很巧妙的通过新法,逐渐将这些可能存在的问题,都收集到洛阳的朝廷,地方上,陈默的掌控力在不断加强,这也是曹操发动这场战争的原因。
如果等陈默将新法彻底推广的时候,时间拖得越久,陈默能够调集的力量就越强,曹操仔细研究过陈默的新法,他想要击败陈默,这是最后的机会。
“主公勿虑。”荀彧笑道:“陈默虽强,但其治下如今已是暗涛汹涌,士族与其矛盾日渐尖锐,以彧观之,如今主公与陈默决战,洛阳必然生乱。”
“不错。”郭嘉点头道:“陈默虽善治军,然其麾下如今冀州降卒便有近半,必有矛盾,反观我军,却是上下一心。”
曹操知道,这是自己这两位谋士再给自己打气助威,增添信心,叹了口气道:“当年便是与袁绍争雄,吾亦有信心,哪怕当时吾兵马远不及他强盛,但如今,与伯道相争,哪怕兵力相差不大,吾也无必胜之心,诸位放心,此战,吾必全力以赴,也莫让那粪郎小觑了。”
三人点头,没再言语。
次日,夏侯惇与乐进在距离睢阳五十里处察觉到马超所部踪迹,两人各自领兵两面包抄,马超虽勇,但以一敌二,最终不敌撤走,隔天,曹操尽起八万精兵,号称三十万,浩浩荡荡赶赴陈留。
洛阳这边得到消息已经是十日之后。
双方开战已有两月,各处战场上伤亡不断,而且粮草消耗也颇巨,这些年,陈默这边虽然年年收成不错,但征伐冀州、北征乌丸,西边还要镇压羌乱,这都得要粮草支撑,陈默的存粮不至于没有,但如果这场战争拖个一两年,陈默也吃受不住,如今决战,是最好的结果。
陈默点点头,道理自然明白,只是……有些孤独,站起身来,看着众人道:“此战,我必胜,明日朝堂议战,公达准备随我出征,文忧留守朝堂。”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