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d86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人魔之路 起點-第977章 煉化兩儀之火閲讀-1hbdb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红花道友竟然对北某这件五行之宝的自行祭炼如此了解,这倒是出乎北某的意料呀。”北河笑看着被他提在手中的红花。
“我在一百年……年前,曾看到过宗门内有……有数位法元期长老一同出手,祭炼过这种……这种宝物……所以略知一……一二……”
被北河给掐住脖子,红花艰难出声。
闻言北河陷入了沉吟。
不消片刻,就见他五指一松。
而后红花的小小的娇躯,从半空掉落下来,落地后一个趔趄。
此女捂着脖子,随着大口的呼吸,苍白的脸色这才有了些许血色。
“说来听听吧。”只听北河道。
红花定了定心神后,便道:“其实我知道的也不多,但想来告诉北道友之后,对你应该有不小的帮助。”
接下来,红花就将当年她在万古门中,看到五位法元期修士一同出手,祭炼五行之宝的一幕,给娓娓道来。
从此女口中北河得知,原来万古门祭炼的那件五行之宝,来头还不小。
那件宝物名叫五行天演珠,威力和神通红花因为没有亲眼见过,所以倒是不好推测和描述。
但是由五位精通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的法元期修士,共同出手祭炼,而且在过程中,据闻还有天尊出手协助,就能够猜测那件宝物的威力和品阶,有多么的惊人了。
当初那五位法元期修士祭炼五行之宝时,在将具有五行属性的法则之力,灌入五行天演珠后,此宝就像眼下北河的五光琉璃塔一样,开始了自行祭炼。
而自行祭炼的过程,就是吞噬吸收五行属性的灵力,来补给自身。
不过那五行天演珠吞噬五行之力的过程,比北河手中的这件五光琉璃塔,声势要惊人得多了。
而从红花的口中,他还得知了一个极为重要的消息。
那就是五行之宝在自行祭炼的过程中,必须在短时间内,将其中至少三种属性的五行之力给补充完整,这样此宝才能勉强自行运转,维持另外两种尚未完成的五行之力,保持时刻都能够补充的状态。
否则只是将一种或者两种五行之力给补充完整,那么最终此宝剩下的五行之力,就会随着法则之力的消散而黯淡下去。
到时候,这件五行之宝就残缺了,而且后期的修复极为困难。
得知此事后,北河讶然之余,也陷入了思量。
眼下他处在一处死胡同,在门口还有三位法元期修士守着。若是能够出去,他自然就可以想办法,如何将五光琉璃塔剩下的四种五行之力给补充完整。不能出去的话,就有些麻烦了。
不过紧接着,北河眼中就精光一闪。
五光琉璃塔的五行之力中,金行之力他已经补充完整了,剩下的木火水土四种五行之力,他还需要补充两种。在他的手中,似乎并非没有能补充完整其中两种五行之力的宝物。
当初他在第八层大殿中,得到了具有法则之力的两仪之火,如今还被封印之残血珠当中。
在他看来,以两仪之火的品阶,要满足五光琉璃塔对火属性五行之力的吸收,是绰绰有余的。
另外,他的那件画卷法器中,有数千株龙血花。这种奇花,每一株虽然体积不大,但是包含的木灵力却是无比惊人。
一念及此,北河便点了点头。
眼下他所在的融法池极为奇特,领悟了法则之力的法元期修士,只要踏入此地,就会被融法池给直接炼化浑身法则之力。
所以虽然有三位法元期修士堵在外面,可只要他不离开此地,那么安危就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他完全有时间,来将五光琉璃塔的木属性和火属性五行之力给补充完整。
于是他再次看向了面前的红花,嘴角勾起了一丝阴冷的笑容。
只见他大手一挥。
“呼啦”一声,一张大网就被他给祭了出来,向着红花当头罩去。
红花大惊失色,如此近的距离她避无可避。此女张口之下,一枚红色的符文从她口中激射而出,旋转着迎向了罩下的大网。
“轰!”
但听一声巨响,在大网一罩之下,此女祭出的那枚符文当即溃散,化作了一股带着惊人威压的狂风席卷开来。
而当威压形成的狂风消散后,只见红花已经被北河祭出的大网,给五花大绑了起来,丝毫都无法动弹。此刻就连她体内的法力,都难以调动。
“看着她,若是胆敢有任何的反抗,直接斩了。”
这时又听北河道。
他的话音落下后,始终站在不远处的季无涯和邢军走上前来,带着狞笑,站在了被禁锢的红花左右两侧。
北河双手倒背,向着五光琉璃塔行去,当来到此宝的底部后,他抬起头来。而后就见五光琉璃塔缓缓降落,落地后正好堵住了此地的出口。
同时他也顺着塔底的漩涡,出现在了这件五行之宝的内部。
在被此宝内部充斥的五行灵光,照耀得身上满是斑纹,北河一翻手,取出了一副紧闭的画卷,和一只贴满了封印的玉匣。
画卷中,便是数千株成熟体的龙血花。
而在玉匣内,则封印着那两枚残血珠。
看了看手中的二物,最终北河将画卷法器收了起来,拿起了那只封印着两枚残血珠的玉匣。
两仪之火无法长时间的被封存在残血珠当中,若是他不早一点将这东西给处理,待得残血珠报废,那他的储物戒中恐怕就会狼藉一片。
而且他本来就打算,等到修为突破到无尘期,就着手将这两仪之火给收服。
深深吸了口气后,北河盘膝坐了下来,而后屈指连连指点而出,一道道法决没入了玉匣内。
“啪嗒!”
不消片刻,待得玉匣表面灵光一闪,此物就应声打开了,露出了其中一黑一白两枚残血珠。
只见眼下的残血珠上,还有浓郁的血色光芒在流转,同时一股温和,还有一股极度暴躁的火灵力,分别从两枚残血珠上传来。
北河心神一动,两枚残血珠就悬浮在了他的面前。
接着他双手微微摊开,放在了膝盖上。
从他的双手掌心,喷出了两股炽热的白色火焰,分别将悬浮在他面前的两枚残血珠给包裹。
下一息,随着白色火焰的倒卷而回,两枚残血珠也随之落在了他的掌心。
仅此一瞬,北河掌心喷涌的火焰陡然暴涨,形成了两层薄薄的火幕,将两枚残血珠给包裹。
“呲呲呲……”
即使如此,当北河掌心的皮肤,触及被火幕包裹的残血珠的刹那,依然发出了一阵燃烧的轻响,随之还有一股青烟冒了出来。
剧烈的灼烧之痛,让他牙关紧咬,额头甚至流淌下了一颗颗汗珠。
不止如此,一股温和还有一股暴躁的火灵力,瞬间从他的掌心爆发,以北河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席卷了出去。
此刻在外界的红花,能够清晰的看到,五光琉璃塔表面代表火属性的赤色光芒大涨,而且璀璨的程度,比起之前的金色光芒还要更甚。
此女心中暗道,莫非北河手中还有某种火属性的异宝不成。
这时的北河可不知道此女在想什么,他额头青筋暴起,死死抵抗着那股焚烧之痛。
随着他双手掌心内火灵珠激发的白色火焰,将一黑一白两枚残血珠给包裹。
就能看到从两枚残血珠上,一黑一白的两仪之火,缓缓流淌了出来,并向着他掌心内的两枚火灵珠而去,看架势似乎要融入其中。
而只要两仪之火彻底融入火灵珠,并被炼化,北河就算是成功的掌控了两仪之火。
但是他却不知道,这种过程是极为凶险的。因为就在这时,两仪之火的内部,有一黑一白两道两种属性的法则之力,在蠢蠢欲动。
在他的注视下,一黑一白两道法则之力,瞬间以残血珠为中心,扩散开来。
霎时,两枚残血珠黑光和白光大涨。
只听“砰砰”两声,罩住残血珠的白色火幕,刹那就支离破碎。
“呼啦……呼啦……”
一黑一白的两仪之火,瞬间爆发了出来,将他给淹没在了其中。
北河大惊失色,他感受到了一股极度的凶险将他给笼罩。甚至他还有一种预感,他有可能在这两股火焰的焚烧之下,化作飞灰。
关键时刻,五光琉璃塔内的五行法则之力运转了起来,而后罩住他的黑白二色两仪之火,在一股吸力之下,向着四面八方而去,继而没入了五光琉璃塔的塔身,被吞噬吸收。一时间北河的周遭,变得空旷一片,那股焚烧之痛也荡然无存。
而没有了两仪之火的焚烧,北河诧异之余大喜过望。
压下心中的杂念后,北河双目一闭,开始专心将两仪之火给炼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