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fr7超棒的言情小說 無上殺神-第四七四一章 天璣展示-1o0x5

無上殺神
小說推薦無上殺神
萧凡也万万没想到,萧临尘竟然不仅拥有荒古九大古体之一的混元圣体,而且还继承了自己夫妻两的神通和血脉。
魂族血脉,不正是叶诗雨的血脉之力吗?
魂族血脉蜕变,那可是封天一族啊。
虽然萧凡至今也不是特别了解封天一族,但是他也知道一二。
封天一族,极为擅长封印之力,突破天神境之后,便要承载天地之力来蜕变。
萧临尘如今已经是圣祖境,想来已经完成了这个蜕变。
至于灵魂分裂能力,乃是一种极其诡异的神通,萧凡更是从未想过,神通也能够继承,而且,萧临尘恰好继承了他的这种神通。
拥有灵魂分裂能力,配合魂族血脉,萧临尘能够分裂自己的命格力量,化成亿万,十三彩结界无法捕捉,自然轻而易举的逃过十三彩结界的镇压。
骷髅祖王牙齿磨的咔咔作响,这也太打脸了。
他还在为自己的计划沾沾自喜,到头来却被萧凡父子耍的团团转,这让他如何不怒?
可惜,他好不容易逃出去的一缕残魂,已经被萧凡击杀,此刻的他,根本奈何不了萧凡父子。
“爹,我们得多谢骷髅祖王的厚赠。”
萧临尘笑眯眯的道。
“不错。”
萧凡附和一声,开始继续吞噬骷髅祖王分身的能量。
“混账,本祖定要你们生不如死。”
骷髅祖王发狂,恐怖的气息弥漫,再次惊动了十三彩结界,爆发出强大的力量镇压。
骷髅祖王凝聚的骷髅头被一次又一次轰杀,最终不得不忍气吞声。
然而,萧凡父子却不再理会他。
深渊中,可不仅仅有骷髅祖王分身留下能量,还有无数尸骨的力量,这些都被骷髅祖王分身炼。
如今他的分身被击杀,这些能量自然也失去了掌控,成为了无主之物。
要知道,这可是骷髅祖王花费了无数岁月凝聚的力量,又岂是如此简单?
别说萧凡两人只是绝世圣祖修为,即便是无上之境,估计也有可能往前迈出一步。
见到萧凡父子两人无所顾忌的吞噬深渊中的能量,骷髅祖王杀意无限,却又不得不吞下这个苦果。
不知过了多久,骷髅祖王凝聚的骷髅头,突然猛地抬头看向深渊之上。
那双空洞的眸子,彷如能够看透时空。
只见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异的冷笑,一缕红光从它眸中闪过。
“你们的死期,快到了。”
骷髅祖王内心嘶吼。
……深渊之上。
数道身影稳稳的落在深坑之中,在他们身前,耸立着一道古碑。
若是萧凡见到,肯定会惊骇不已。
这些人,竟然是特意为了古碑而来!“镇天碑,貌似也不过如此。”
其中一个黑衣人开口,语气中透着一丝傲然,“不是说,其万法不侵,不朽不腐吗?”
其他人也露出狐疑之色,无比意外的盯着古碑。
古碑上的裂纹,显然超乎了他们的意料。
镇天碑,顾名思义,连天都镇压,又有什么能够让其损坏呢?
可眼前的镇天碑,密密麻麻的裂纹如同蜘蛛网一般,随时都可能破碎,让几人如何不失望?
“我还准备用其炼化成一件法宝,如今看来,是我想多了。”
另一个黑衣人开口,黑色的帽檐遮住面容,看不清具体容貌。
“那也未必,这也说明,骷髅祖王的实力不弱,连镇天碑都未能镇压,反而损伤了镇天碑。”
一道冰冷的声音响起,声音森然,却十分悦耳,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无尽岁月,谁知道他是否还活着,估计早已神魂俱灭了,依我看,二天主让我等来此,只不过是浪费时间。”
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开口。
男子负手而立,每一个动作都无时无刻不透着一股发自骨子里的傲慢。
其他人听到他的话,纷纷点头,看向魁梧男子的目光充满了忌惮和敬畏。
显然,这些人都以他为首。
“天玑大人,要不我来吧?”
一个身材颀长的黑袍人开口。
见到魁梧男子淡漠的点点头,其掀开帽檐,慢慢朝着古碑走去。
若是萧凡在此,肯定能够认出此人。
天罗统帅!不错,此人正是在永恒时空被狼祖逼得自爆的天罗统帅,没想到这才过去一年不到的时间,竟然又出现在这里。
天罗统帅的实力或许在同阶中不算最顶尖的,但其好歹也是无上之境。
可其看向魁梧男子天玑的目光却充满了敬畏,足以可见魁梧男子天玑的强大。
天罗一步步走向古碑,身上开始蓄势,当距离古碑只有数丈的距离时,徒然抬手一巴掌轰出。
一道巨大的掌罡浮现,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威压,重重的落在古碑之上。
轰隆声不绝于耳,古碑剧烈颤动,一股惶惶之威从古碑所在弥漫而出。
如果萧凡他们睁开双眼,定然能够看到,封印葬天棺的十三彩结界爆发出炽盛的光芒,猛烈抖动着。
“天罗,你没吃饭吗?”
见到古碑颤动了几下便恢复了平静,后方的那个女子掀开帽檐,冷冷的走了上去。
“天音,你什么意思?”
天罗微微蹙眉的回头看向女子,对于天音故意当着天玑拆自己的台,让他极为不爽。
“一块破碎的破石头而已,你都打不碎,要你何用?”
天音神情冷漠,一副完全没把天罗放在眼中的架势。
“哼,我只不过是想着,这好歹也是镇天碑,打碎了未免浪费。”
天罗冷哼一声,他自然不会承认自己不行。
话音未落,天罗身上气势再次暴涨,无上之境的威势展露无疑。
在他身后,浮现着一道白色光影,举着一柄通天神剑。
意念一动间,白色光影手持神剑怒斩而下。
天音止住身形,淡漠的看着前方。
在他们看来,天罗这一击已经差不多施展了七成力量了,应该足以击碎一块破碎的镇天碑了。
不止他们这么想,就连天罗也是这么认为。
天罗身上的气息消失,恢复如初,转身看向天音,挑衅的勾了勾下巴,脸上尽是得意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