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qle精华小說 美食供應商 愛下-第二千三百九十八章 盲目追捧閲讀-5cmns

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
要知道袁州烹饪时格外专注,能抽时间看一眼,上一个有这待遇的还是殷雅。
当然秦明浩倒是没有感觉到任何喜悦的地方,他在想着刚刚点的菜。
“也不知道这里的菜能够好吃到什么程度,比起米其林的三星主厨做的菜应该差不多吧,名气这么大。”秦明浩心里默默想道。
也不知道是为何,不少人对米其林主厨有种盲目的追捧。
就好像很多人觉得,制表业国外强,是真不相信,某著名手表品牌,基数总监是华夏人。
米其林三星要是知道秦明浩的想法,他们都想要求放过,去跟楚枭比都还有奔头和希望,跟袁州比,打击得怀疑人生那都是小事情,和马里亚纳海沟来说,他们觉得还是海沟亲切,再深也是有尽头的,但是在袁州这里没有。
每当你觉得你已经充分了解了袁州的实力了,没多久就会发现,人家进步了,这真是……难以言喻的感受
别看秦明浩思维似乎跑起了马拉松,其实时间也没有过多久,很快第一道菜就上来了,是炸灌肺。
这道菜本身来说时间根本不会很久,直接就可以端出来的,因为灌肺不止是藏族菜系里面,就是新疆菜中也是有这道菜的,是维吾尔族人的特色菜,名字和处理方法略有些不同。
比如藏族里面这道菜就是裹了东西炸制过的,而袁州为了保证新鲜的口感,灌肺确实是之前做好的,但是炸制这道程序是刚刚完成的,因此费了两分钟的时间,端出来的菜也是热气腾腾的。
炸过后特有的油香味弥漫在人的整个鼻尖,让人觉得口舌生津,就是秦明浩一开始抱着有些怀疑和不确定的态度闻到这个香味也不由自主地吸了吸鼻子。
“好香!”秦明浩低声道。
然后注意力就集中到菜上面了,这道菜用的羊肺来做的,不过目前来说还没有闻到羊膻味,焦香扑鼻倒是真的。
用筷子夹起一块,大约半个巴掌大小,这应该算是体型比较大的菜了,不过因为摆盘的精致根本没看不出粗糙的痕迹,相反还觉得很好看,至少秦明浩是这么觉得的。
“咔擦”
咬上一口,外面焦香酥脆,里面鲜而不腻,还有点点嫩嫩的感觉,因为羊的鲜和面粉,酥油的香完美融合在一起,非常好吃。
本来炸灌肺是一道凉菜的,但是袁州改良了一下,觉得这样热吃更能体现其新鲜的口感。
“嗯哼?没想到炸灌肺热吃也太好吃了吧!”秦明浩倒是第一次吃热的,以前吃的都是冷的,毕竟是凉菜。
他自小独自艰难长大,自然也是没有长辈给做些什么吃食的,这道菜还是他能养活自己以后在饭店吃的,那吃的自然就是凉的了。
因为是刚刚炸好的,虽然袁州已经算过时间了但是微微烫口的程度让人既觉得烫又舍不得放下。
“嘶…好烫,好好吃。”一边吃一边感慨,秦明浩嫌弃手里的筷子碍事,直接上手,用手抓来吃的。
在藏族不管是吃糌粑还是青稞饼或者是牛羊肉很多都是用手来当餐具的,因此秦明浩觉得果然还是自己的手最靠谱了,经过筷子的一道程序,感觉都慢了不少,耽误他吃东西。
当然也没有吃多久,就没了,盘子里空空如也,刚刚摸了把空的盘子还以为会摸到满手的油,但是并没有,就是连残存的油渍都没有,更不用说什么炸过后会掉落的残渣了。
“这袁老板有点小气,分量少就算了,还没有剩余的残渣,真是不让那些喜欢舔盘子的人活。”秦明浩小声嘀咕。
然后注意力被旁边吸引了,看到他旁边的站位的年轻人正在吃白斩鸡,本来玉白色的鸡肉蘸上特制的酱汁,红亮的颜色立刻渲染了本来单一的鸡肉,漂亮的颜色,让人不用尝都觉得这个鸡肉的味道应该是相当不错的。
“鸡肉看起来也是好货。”秦明浩盯了好几眼。
惹得旁边的小伙子感受到了他十分具有热度的目光立刻条件反射地半将盘子和蘸碟往自己身边搂了搂,这都是习惯性动作了。
虽然没有遇到过乌海但是厨神小店的抢菜传统会让每一个新来的食客飞快地学会保护自己的菜。
秦明浩就有些莫名其妙了,这架势难道是怕他抢?
简直是莫名其妙,秦明浩再次看了一眼鸡肉才回转过头来:“白煮的鸡肉味道就那样,听说红烧的味道才相当不错,要不然等会吃完了点一份试试?”
其实秦明浩以前是不吃鸡肉的,也不知道哪里的习惯就是觉得鸡肉肯定不好吃,牛羊肉都能接受,猪肉也吃得不少,鸭子那些也没问题,唯独鸡不得他的亲睐。
这次看到鸡肉是第一次有想要吃的冲动,于是秦明浩打算满足自己胃的要求,毕竟他挣了不少钱就是为了让自己活得更好才是。
不等秦明浩多想象一下鸡肉的味道,他的下一道菜上来了,是血肠。
这道菜是北方的特色菜很多地方都有,尤其是一些少数民族比如满族等等还会将白肉血肠作为祭祀的贡品使用可见其地位了。
当然藏族的血肠自然是不一样的,用的是上好的牦牛肉和牛血,看着这么漂亮的色泽,秦明浩就知道用的牦牛肉绝对是属于顶尖的品质。
“这个难道是抱着啃?”秦明浩有些费解。
端上来的血肠大约小臂长短,是围成一圈放在一个雪白的盘子里的,最外围围了一圈绿色的藤蔓状的枝条,除了这个没有其他的装饰,红白绿相衬好看是很好看的,但是再好看没有切是不是不太好。
有了之前的炸灌肺的美味打底,秦明浩倒是没有抱怨什么,而是眉头微皱,伸手真的打算拿起来啃了。
然而当秦明浩的手指碰到血肠以后,血肠就跟多米诺骨牌一样顺着手指轻微的力道散了开来。
然后他就觉得仿佛眼前有花在绽放一样,花瓣徐徐张开,刚开始还是一个花骨朵,慢慢地花瓣一瓣接着一瓣,直到开到荼蘼,盛放的姿态让人觉得此刻绝对是花一生中最好的时刻。
而血红的颜色衬着外围翠绿的仿佛是枝叶的藤蔓,就像是开在绿丛中的红花。
“艺术品?”秦明浩低低感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