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ei2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兇靈祕聞錄 ptt-第五百二十一章:記仇展示-9zsyz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说罢,赵平不再多言,转身推门,抬脚就走。
不错,当切实得知阴山有螝的消息真相后,赵平放弃了,干脆果决直接放弃了赶往阴山之计划,也正如他刚刚说言,任何人的性命都没有他自身安全重要。
说是这么说,现实中眼镜男也确实是这么做的,撂下回复,推门欲走。
至于陈逍遥……
“呵呵。”
青年笑了,忽然咧嘴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朝即将出门的眼镜男摇头叹息道:“哎,亏我一直以为赵前辈你才是团队里最有大局观的一个,可现在看来,我还真是高估你了,你的眼光也并不怎么长远啊,一旦何飞死了,你以为你还能活多久?”
脚步再次停止,身形再次停顿,不仅如此,和最初有所不同的是,许是这段话对男人触动较大,赵平不再离开,反而径直转身重回餐桌,默默坐回原位,缓缓抬头,最后用足以让任何人心惊胆寒的阴冷目光盯向青年,盯向陈逍遥,嘴里淡淡说出三个字:
“解释下。”
………
确认眼镜男终于被自己的话打动,又见对方回返询问,陈逍遥哪会墨迹?两眼一眯,旋即按照求解释开来:“虽然我只是个新人,但我眼睛没瞎,上一场灵异任务之所以能找到生路基本是何飞的功劳,尤其是最后置身阴阳路时,大伙儿之所以没有全军覆灭更要归功于何飞的玩命死拼,这同时也是他能够胜任队长的最好证明,假如他死了,按理说你赵平将会是接替队长的最佳不二人选,可惜…….”
说到这里,陈逍遥顿了顿,看着赵平的眼睛继续说道:“可惜也仅仅只是按理说,我不否认你的分析能力同样优秀,可你的人品却不怎么受到团队其余成员欢迎吧?所以在我看来,就算何飞挂了,你也不一定能当上队长,旁人更不可能服你,这并非个人能力问题,而是你的行事风格问题,一旦何飞因得不到拯救而死亡,那么团队整体实力便会下滑,亦会在将来灵异任务里遭受更多人员伤亡,甚至有可能团灭,牵一发而动全身,覆巢之下焉有完卵?我陈逍遥并不想死,所以我才会在明知阴山有危险的情况下前来取招魂幡,哪怕我来现实世界另有其他目的,但我的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拯救何飞,所以,赵前辈,严格来说我上面的那些话对你而言等同废话,毕竟你在诅咒空间待的时间比我久,你也不可能不明白这个道理,我个人亦深信你比我想的更深,更为长远。”
“原以为这话我根本没必要说,然而万万没想到你如今竟要知难而退,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你真的打算……”
后面的话陈逍遥并未说完,他,欲言又止,言至一半就此打住,其后就这么用复杂不像复杂期盼不像期盼的怪异目光盯着对面,盯着眼镜男,至于赵平……
男人没有接话,没有回答,只是坐于原位保持沉默,整个人面无表情久无动作,唯有一双寒光闪烁的眼睛直视前方,同青年道士互相对视着。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包间气氛愈渐诡异。
直到两分钟后,赵平嘴角微微一仰,旋即说出一句话:
“好,我答应陪你一起去阴山取招魂幡,不过……”
说到此处,不待陈逍遥作何反应,赵平便又话锋一转张口补充道:“不过里面的东西也要有我一份。”
没有人知道此刻眼镜男内心想法如何,同样无人知晓青年道士目前有何思绪,唯一知道的是赵平点头同意,同意之余提了个条件,而陈逍遥则也在刹那间恢复了往日嬉皮笑脸,一边笑一边频频点头附和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见者有份,有赵前辈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嘿嘿!”
………
试问现实世界中人和人之间交流靠的是什么?
答案并不固定,有的是靠亲戚关系,有的是靠朋友关系,有的是靠男女关系,有的干脆就是陌生人之间随口而谈。
不过,仍有一种关系切实存在,而这种关系亦是最能区分交流双方地位高低的无奈关系。
即,金钱关系。
现实世界第一天,傍晚17点32分。
丰都市市区大街,某路边地摊。
坐着矮腿短凳,吃着碗中混沌,扫视着周遭来来往往下班人群,姚付江感慨良多。
因临近天黑之故,他知道此刻时间段属于人流高峰期,无论是上班族还是学生大多急匆匆往家赶,看到这幅场景,平头青年亦触景生情般想起了自己家人,想起了自己久未谋面的父母亲人,当然这仅仅只是想想而已,虽说他现在的确身处现实世界,可他的家却不在重庆,而是在其他省份,更何况自己也只能在现实待4天时间,再则还要在这短短4天内找到招魂幡。
“哎。”
待想明白这一点后,快速压下思乡之情,加之确认过此次任务目标,叹了口气,重新低头,三下五除二将碗中碗混沌吃了个干净。
吃过晚饭,姚付江颇为满意,打了个饱嗝,旋即起身朝一旁正忙碌不休的中年女摊主询问道:“大姨,多少钱?”
“小伙子吃好了啊,5块钱。”
“哦。”
听到女摊主回答,姚付江掏钱付账,一切的一切如此寻常,一切的一切如此普通,正如未进诅咒空间前那样,生活既平淡又普通,可也恰恰是这种对旁人来说普通到枯燥无味的生活却是姚付江向往已久的生活,对于现实里的一切,他都很怀念,很向往,很熟悉。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现实却往往不尽人意,甚至还会在你自认为处境不好的情况下进一步给你开起玩笑。
掏过钱付过账,就在平头青年转身欲走之际,忽然,背后声音,传来一道有些耳熟的男人呼喊:
“呦呵!这不是姚付江吗?”
嗯?
一听有人叫自己名字,平头青年顿时一惊,诚然,现实世界他认识很多人,亦有很多人认识他,可也请不要忘了就算遇到熟人那也只应该发生在家乡城市才对,而此刻自己则身处丰都,置身一座外地城市,这里怎么会有人能叫得出自己名字?更何况印象中自己在丰都也没有啥亲朋友好友。
当然上面这一切仅仅只是脑海转瞬间念头,听有人叫自己名字,下一刻,姚付江就以快速转身继而沿声音方向抬头看去,定睛一看,就见前方迎面走来一人,一个男人。
而这人自己果然认识,虽算不上朋友可也称得上熟人了!
看清对方,姚付江不由脱口而出:“你是……张洪磊?”
不错,目前站在他面前的非是旁人,正是姚付江曾经的同学张洪磊,抬头细看,目光所及,视野中,此人身材不高,个头偏矮,虽一米六几的个头完全比不过自己,但对方身材却是很胖,除此以外那张颇为个性的大饼脸更是刹那间勾起过往回忆,记忆中此人高中时曾和自己是同班同学,可惜也仅仅只是同学关系了,原因在于这人太过狂妄,且极度记仇,当年就曾和很多同班同学发生过矛盾甚至打架,就连姚付江亦曾因些许小事得罪过对方继而同其恼怒对骂过,总的来说他不喜欢此人更很少与其交流,好在自打高中毕业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对方,听旁人说这货因没考上大学去外地打工了。
原以为这辈子不会碰面,不料造化弄人,没想到今日竟会在丰都再次遭遇。
暂且不谈以往如何,此刻,张洪磊可谓状态颇佳,神清气爽,除头发梳的蹭亮外肥胖身躯亦被价格不菲的西装包裹,加之身后路边还停着辆黑色丰田,这一切的无一不再证实着他那成功人士的身份,说是这么说,现实也确实如此,双目打量,眼珠转动,见姚付江果然投来吃惊目光,张洪磊嘴角微扬,胖脸露出得意笑容,其实一开始他并未发现青年,只是开车过程中透过车窗无意中看到对方,发现对方正坐于路边吃着便宜混沌,见状,不知出于何种目的,加之闲来无事,最后下车同他这位‘老同学’打起招呼。
话归正题,大摇大摆走至姚付江面前,张洪磊虽然一脸笑意但却没有立即说话,反而快速转动一双小眼睛上下打量起对方,观察片刻,待确认完对方衣着普通一身便宜货,又联想起对方刚刚还在混沌摊前吃饭,不知为何,本就挂于嘴角的笑意更加浓烈,旋即如对待多年未见的老友般咧嘴笑道:“哈哈,老同学好久不见啊。”
“嗯,的确好久没见了,自打高中毕业后就再也没见过面,哦,对了,洪磊你怎么会在丰都?看你西装革履的样子似乎混得不错啊?”
听着姚付江询问,张洪磊进一步露出自得神色,当然自得归自得,表面上胖子还是边摆手边摇头继而用一副自谦口吻回答道:“嗨,哪有的事?混的一般啦,高中毕业后我没有继续上大学,而是去丰都亲戚家凭借关系进了家运输公司上班,这不,两年下来,机缘巧合竟混了个经理,一个月也就几万块工资而已,当然,奖金另算,嘿嘿。”
听着对面张洪磊那看似自谦的过往叙述,不知怎么的,姚付江总感觉越听越不对味,曾经的同学刚一见面就这样故意炫耀,这样真的好吗?
好不好是姚付江关心的事,可事实上张洪磊却从始至中未曾在乎对方感受,许是同样对青年置身丰都颇感意外,见对方沉默不语,紧了紧胸前领带,张洪磊话锋一转:“咦?对了,付江你咋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高中毕业后你也没有继续念大学吗?”
试问如今姚付江最怕的是什么?答案无疑是自己身份,果然,当这句询问传入耳中后,平头青年顿觉为难起来,不错,如果说自己依旧在念大学,那么就现在这既非寒假又非暑假的季节你又该作何回答?用假期旅游当借口显然说不过去,也更不可能实话实话谈及诅咒空间,毕竟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情就算说出来估计也不会有人信,无奈之下,姚付江只能硬着头皮张口回答道:“额,其实我和你一样,高中毕业后就没有上大学,此次来丰是来打工找工作的。”
常言道屁股决定脑袋,身份决定地位,待从姚付江那得到猜测已久的答案后,刹那间,张洪磊心中那股高人一等的优越感顿时由然而生,眼见这名曾经学习成绩比自己好的家伙竟沦落到如此地步,而自己呢,虽说当年学习成绩不好但如今却出人头地了!不单在一家颇具规模的运输公司担任经理,如今更是连私人轿车私家别墅都有了,这人啊,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虽是自豪,虽是感慨,可很快他又回想起另一件事,比如学校时自己和姚付江的种种过节……
再在看现今姚付江那幅落魄模样,眼珠一转,渐渐的,一个无比阴暗的念头快速在脑海里成型。
“啊,对了洪磊,我这还有点事,我先走了啊。”
暂且不谈胖子如何眼珠乱转,由于时间紧张,加之问题重要,待同张洪磊简单交谈几句后,心里一直思索如何联系队友的姚付江当即打算告辞,可,就在转身欲走之际,忽然间,胖子却眼疾手快一把拽住了他,随之而来的则是一副和善表情和一句满含亲热的邀请:“老同学别急着走啊,相逢即是有缘,既然万里之外撞到了,不管怎么说我也要请你吃顿饭啊,走走走,我开车带你去吃饭。”
“可是我刚刚已经吃完了……”
“哎呀,一碗混沌顶个屁用啊,来来来,上车上车嘛!”
连拉带拽之下,姚付江就这样让被无比‘热情’的张洪磊上推进了丰田汽车,其后一踩油门朝远方驶去。
开车过程中,张洪磊仍未闲着,完全无视了平头青年不悦之色,就这样面带笑意频频介绍起来,先是介绍起这辆花了几十万买的日本车,接着又不停对坐于后座的姚付江叙述自己刚找的女朋友多么多么漂亮,姚付江则听得眉头大皱,始终一言不发。
说是开车带去吃饭,然实际上张洪磊却并没有在路边任何一家饭馆停下,七拐八拐间最后竟开到一家写字楼楼下。
“咦?洪磊你这是……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吃饭吗?”
听着后座姚付江那满含不解的疑问,透过后视镜,张洪磊咧嘴一笑,继而一脸得意回答道:“哎呀,付江你别误会,我当然是带你去吃饭,可刚想起来我女朋友也刚好下班,所以就顺路来接下她喽,反正一会吃饭两个人是吃三个人也是吃,干脆等我女朋友出来后咱三人一起去吃好了,顺便我把我女朋友也介绍给你认识下多好。”
不可否认姚付江脾气一向很好,同时也不擅长玩心眼,话虽如此,可他毕竟不是白痴,见对方如此回答,青年终于露出了不满,终于意识到自己这位老同学想要做什么了,炫耀,从头到尾都在炫耀,想到此处,正欲开口,却见一名打扮时髦的年轻女性径直走至车前,张洪磊则满脸堆笑推门而出,其后两人就这样在车外互相攀谈起来,交谈中,张洪磊还不时伸手指向自己,一边指还一边说着什么,听得时髦女性频频皱眉。
很快,两人双双上车,不出所料,刚一上车,张洪磊就赶忙一边回头一边手指坐于副驾驶的时髦女性朝姚付江介绍道:“来来来,老同学,这是我女朋友小丽,是东方艺术社总编辑,对了,小丽,这位是我在高中时的同学姚付江,现在只身一人来丰都打工,咱就带他去吃个饭吧。”
“你好!”
出于礼貌,姚付江主动同小丽打起招呼,不料待得知对方只是一名连工作都还没找到的打工仔后,对于姚付江的客气招呼,小丽竟一言未发,仅仅只是勉为其难点了点头,其后目光转向车窗,不在搭理他。
至于姚付江……
青年整张脸彻底阴沉下来。
同时心里更一步明白他这位‘老同学’张洪磊到底打的何种注意,不错,除炫耀外真正意图竟是要羞辱自己!羞辱他这名连工作都没有的打工仔,羞辱的同时还要炫耀自己是多么的成功,有车有房有高薪工作,还有漂亮的女友。
为什么?
为何要这么做?这样太过分了!
不可否认高中时自己的确同张洪磊发生过矛盾,两人互相破口大骂甚至差点发展为动手,按理说以上这些都不算大事,换做旁人谁会计较?不料这么久过去了没想到张洪磊竟依旧记着,依旧记仇,看来这一次张洪磊当真是想要好好羞辱自己一番了!
想法如此,事实亦是如此。
车内,见小丽对姚付江爱理不理,张洪磊却如同没看到一样咧嘴大笑道:“哈哈,好了好了,如今都互相认识了,走,咱们去吃饭。”
(看来一会吃饭时除想让我当电灯泡外,估计后面还有更加恶毒的羞辱计划在等着我吧。)
如上所想,加之也已完全明白过来,随着汽车重新启动,此刻,姚付江甚至已隐约猜测出后面将会发生什么,按理说为了不再继续受侮辱平常人十有八九会在开车前选择离开,但,不知为何,姚付江没有那么做,他,没有要求下车,没有要求离开,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虽说他目前急需联系队友,但这次回归现实毕竟有4天时间,联系队友并不急于一时,所以在这之前他要做一件事,要完全按照张洪磊的意思赶往吃饭地点,更要完完整整同对方吃一顿饭。
因为……
此刻的他现已极度愤怒!!!
城市喧闹繁华,道路蜿蜒盘旋,路中,一辆价值不菲的丰田汽车就这样载着三人穿梭于城市街区,随着车辆接连行驶,渐渐的,太阳缓缓落山,黑夜悄然来临,一路上张洪磊除开车外还时不时同身旁小丽互相打情骂互相俏互相秀着恩爱,除此以外胖子更是频频提及这个月又替公司拉了几笔生意赚了多少奖金等事宜,至于后座,姚付江始终一言不发。
吱嘎。
最终,随着时间彻底步入夜晚,丰田汽车亦停于一座豪华酒店广场,三人纷纷下车,径直走入大门,见状,姚付江心中暗想:饭馆不去,餐馆也不去,却非要选择高档大酒店,看来这家伙是真心打算让我难看了。
当然也不能说没有意外发生,推门而入,径直向前,待三人一同步入酒店大厅后,怀揣公文包一身大款气派的张洪磊严格来说还是有些意外,意外于身旁姚付江的平静淡然,毕竟这里是高星级酒店,寻常人来此或多或少都会显露出惊讶之色,不料这姓姚的穷屌丝竟一丝神情变化都没有,进入酒店宛如进自己家一样淡定如常,见状,正偷瞄对方的张洪磊内心不爽起来,不过转念一想盘子还是给自己找了个好理由,或许对方是被惊呆了也说不定。
(哼,穷屌丝就是穷屌丝!)
于是就这样,怀揣着不同思绪,掺杂着种种鄙夷,三人步大厅,迎宾小姐鞠躬欢迎,大堂经理赶来询问,张洪磊则意洋洋吩咐道:“去8楼给我们弄个大厅包间。”
常言道有钱好办事,没钱寸步难,只要你有钱,任何要求和服务都会满足,很快,在服务员的引领下,三人乘电梯抵达8楼继而走进一间宽阔包间,整个包间典雅豪华,不单陈设着种种高档饰品,中间那大大的圆型餐桌更是气派怡人,一旁甚至还站着3名专门为客人端茶倒水的女性服务员。
见阵仗如此铺张,姚付江心中冷笑,旋即不动声色的同张洪磊与小丽三人围坐桌前,很明显,他要看看,看看接下来张洪磊到底会如何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