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5i0优美都市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笔趣-第六百九十二章 大戰伊始太一名-0j2ih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寒冰剑法的特性。
着实不属于当下江湖人所认知的。
钟文所创的寒冰剑法,着实有与着江湖上所有的功法不一样。
当年。
在一阳观的时候,如果不是碰上了大雪天,钟文也不一定能创出寒冰剑法来。
说来。
这带有属性的功法剑法。
在这世上,也只有数人才会。
就好比那水荒的荒主水妖一样。
水妖的剑法当中,就带有水属性。
“看来是了。”钟文点了点头,轻声应道。
此时。
依然还站在场中的伍弟,心中除了惊慌之外,更多的是无助。
在这样的大会之上,被人误会成在刀上涂有毒药。
这不得不让他一个散人如此的无助。
如大家所判定他刀上涂有毒药的话,那他必然是走不出东极岛的。
不到一刻钟后。
东极岛的弟子拿着伍弟的宝刀回来,向着姬问言语了几声。
当姬文听到那弟子的话后,直接愣住了。
待他反应过来后,眼神之中带着诸多的疑问看向场中的伍弟。
好半天后,姬文这才走向高台处的二岛主,在其耳边言语着什么。
可当那姬文话还未说完,东极岛的这位从头到尾只说了一句话的二岛主,直接腾的一声站起身来。
双眼大睁,直盯着场中的伍弟。
东极岛二岛主的如此的神情,全部落入于众人的眼中。
而钟文。
对于那东极岛弟子所言之话,以及那姬文向着那二岛主所言之语,全数落入于耳中。
能把这位二岛主惊得起了身,可见这姬文所语之事甚大。
要不然,也不可能把这位二岛主惊得起身,直盯着场中的伍弟。
“时刻注意他,待大会后留下他。”片刻之后,那位二岛主缓缓的坐了下去,轻声向着姬文教待道。
“是,师傅。”姬文心中明白,此事甚大,点头应道。
拿着宝刀回到场中的姬文,看了看伍弟,又看了看手中的宝刀手,这才拱着手向着在场的人言道:“诸位,我东极岛已查清楚,伍弟的刀刃之上确实涂有毒药。”
“哗”
众人听闻姬文的话后,顿时议论纷纷。
有说着要把伍弟当场格杀的。
也有说把伍弟当场废了的。
总之。
在场的人没有人想要留下这样的一个祸害。
“我没有在刀上涂毒药,我真没有。”伍弟也没想到,东极岛会如此判定他的事情。
“杀了他!”
“废了他!”
“把他扔到海中喂鱼!”
“……”
众人众生相,没有人在此时会替伍弟说一句公道话。
“比斗大会之中,在兵器上涂有毒药,依着江湖规矩,要么死,要么被废,我相信东极岛!”此时,太乙门的那望山子司马屈起身出言附和道。
“毒药之事甚大,还请上清派说句话吧。”东极岛的三岛主姜空,此时也站起了身来,向着上清派的那两位太上长老说道。
“即然在东极岛发生的事情,那就由东极岛处置吧。”上清派的两位太上长老想了想后回道。
“哈哈哈哈,好一个七大宗门,好一个东极岛,污我刀上涂有毒药,这就是七大宗门,这就是东极岛,哈哈哈哈,我伍弟不服!”此时,场中的伍弟见众人纷纷指责于他,更是直接断了他的生死。
此刻他,心中的不甘涌上心头。
活了百年了。
百年的努力要在此时结束了。
这一生,这一辈子。
孤独过了百年,可百年后,却是得到如此的结果,不要说他不服了,估计任是谁都不服了。
刀上本就没有毒药,这就是污蔑。
至于东极岛为何如此判定,伍弟实在想不出原由来。
“师兄,那东极岛的人纯属胡说,寒冰剑法也好,还是那伍弟的刀法也罢,哪有可能会出现涂有毒药之事,看来,这东极岛这是看中了伍弟的刀法了。”李山瞧着当下的情况,着实有些不忍心。
虽说伍弟偷学了小花的寒冰剑法。
可东极岛如此的对待一个散人,东极岛这背后必然是要谋夺伍弟的刀法了。
钟文没有说话。
他一直在静静的看着。
他想确认,伍弟到最后会不会说出他那刀法的来处。
如果伍弟抵死不说,自己到也可以救上一救。
先不说偷学自家小妹的剑法,但就因为这份天赋,又为散人这样的身份,钟文都想去救上一救。
更何况,在外岛之时,还有几面之缘。
钟文对这位伍弟,还是有些好感的。
姬文见上清派说了话,随即向着伍弟喝道:“即然你刀上涂有毒药,我也不欺负你一个晚辈,自行跟我走吧。”
“哈哈,好一个东极岛,如此罔顾事实,欺我一个散人,我伍弟今日就算是身死,也要捍卫我的尊严。”伍弟说到此间。
双手伸向姬文手中的宝刀。
“砰”的一声。
姬文顿时出手,把伍弟轰出了几丈之外。
“想毁灭证据不成?真当我东极岛是你撒野之地吗!!!”姬文出手,伍弟即便不死也得残。
不过。
姬文可不会真把伍弟杀了。
就在此时。
钟文却是突然起身,一个纵跃跃入场中,走近伍弟扶起后笑道:“东极岛毕竟是海外仙岛,跟一个散人如此较劲,这不是有失东极岛的面子嘛。”
伍弟见钟文敢在此时跃入场中,还扶着自己起来,心中又感激,又难堪,“九首道长,是我的对不对,我不该偷学令妹的武艺。”
“算了,过去的先不说,先应付好当下的场面再说吧。”扶起伍弟后,钟文拍了拍伍弟的肩安慰道。
钟文的突然出现,着实让在场的人不明所以。
况且,钟文还是从中小门宗派的位置出现的,这着实让在场不识得钟文的人有些不解。
“阁下是谁?”姬文没有见过钟文,自然也是不认识钟文的。
“太一门九首。”钟文脸带笑意的说道。
当钟文的话一落。
身在高台上的太乙门数人,顿时紧张了起来。
太乙门的那数人,根本没有谁见过钟文,自然也是不认识的。
但对于太一门九首之名,那可是如雷贯耳啊。
先不说毁了终南山两大宗门之事,就说把太乙门的吾道子间接弄死一事,他们就觉得钟文是一个很难对付之人。
这使得他们不紧张都不行。
此时,认识钟文的到还好说,不认识钟文的,基本都是带着一副看热闹的心情,准备迎接这个自称太一门九首之人,怎么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在绝大部分人的心中,都认为钟文这是在帮着那位伍弟。
而当下帮伍弟,那就是与江湖所有人为敌。
兵器之上涂毒药,这绝不可能会被江湖中人所容忍的。
“师姐,九首道长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去帮那个伍弟的啊?伍弟敢在兵器上涂毒药,这样的人又何必帮呢?”龙玉小声的向着曼清问道。
而此时的曼清,也是一脸紧张的盯着钟文。
说来。
打大会开始。
曼清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钟文的身影。
而此时钟文突然出场,这也使得她没有想到。
“原来是太一门的九首道长,九首道长突然入场,难道是要准备接下来的比斗吗?不过此时可还未开始。”姬文也是一笑道。
对于钟文突然出场,明眼人都能看出,钟文这是要帮伍弟了。
但这位姬文却是说钟文要下场比斗,看来,他这是不想把事情闹大啊。
“非也,非也,贫道下来,只是不想这位伍道友被杀或被废罢了。”钟文脸上依然挂着一副笑意的回道。
“哦?九首道长难道不知道江湖的规矩不成吗?即然他的刀上敢涂毒药,那就得依着规矩来处置,还请九首道长莫要因为一些小小的交情,误了你太一门的前程。”姬文一听钟文所言,冷眼喝道。
钟文听着那姬文的话,这是要拿太一门来威胁自己啊,心中杀气顿生。
随即,钟文心一横,拱手向着在场的人大声言道:“伍弟的刀上并没有毒,而是伍弟学了一种刀法,伍弟的刀法之中,带有火属性,所以,那上清派的弟子才会感受到一丝火辣的感觉。”
当钟文的话一落后。
“哗”
在场的人再一次的燃爆了起来了。
如此劲爆的消息,从钟文的嘴中说出来,这足以憾动在场所有人。
认识钟文的人,基本都会选择钟文所说的话。
就好比南极岛于礼他们,还有曼清她们二人。
不认识钟文的人,如七大宗门的人。
当他们听见了如此劲爆的消息后,纷纷惊得站起了身。
“带属性的刀法,这怎么可能?”
“当世之下,这可是我第二次听闻带属性的刀法啊。”
“……”
对于这样一个劲爆的消息,七大宗门的人心中想着该如何从伍弟嘴中知道关于他的刀法路数来。
而那些中小门派的人,也想从中分一杯羹。
至于成与不成,这可就难说了。
大会。
开到现在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还能能开下去。
就在此时。
那位仅说了一句话的东极岛二岛主,直接大声喝道:“世上哪有什么带属性的功法?无稽之谈,姬文,带着他关起来,待大会后交由大家处置。”
“且慢。”随着那位二岛主的话刚落,上清派的太上长老守道出声阻止道。
与此同时。
七大宗门的各方先天之上的高手,纷纷准备阻止。
不要说上清派想谋夺了,估计连武道之境的高手在这里,即便与天下为敌也要谋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