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4zzo火熱都市小說 不死帝尊 起點-第3810章 傳承成功鑒賞-i1chr

不死帝尊
小說推薦不死帝尊
“这么说的意思,是我有可能就会死在这里面?”苏真挑眉。
“不是可能,是一定会死在这里。”三头烈火狮说道。
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苏真心中想到。
这可比之前的考验,要难多了。
心中的魔念,可不是那么好克服的。
说话间,苏真突然之间感受到一股重力袭来,将他狠狠的压了下去。
唰——
他的神识,也是瞬间有了一刻的恍惚。
而在这恍惚之后,苏真身体上的感觉,也是迅速恢复。
待他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是回到了魔帝遗迹之中。
同时,三头烈火狮,就在他的身旁。
苏真站了起来。
可也就在他站起来的时候,身体上,突然传来一阵仿若要爆裂开的痛苦。
他体内的气息,正在迅速往外膨胀着!
苏真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催动气息来压制这股能量。
身体胀痛,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疼的,就连他的手指,此刻也是比以前粗了好几圈。
“将这股能量压制住。”三头烈火狮这时候说道:“只要你成功压制,传承便能够彻底的落到你身上,而你的修为,也会有极大的提升,照目前来看,就算是提升不到仙帝境界,那也绝对能够在九重仙王境,再不济,也是八重仙王!”
听到三头烈火狮的声音,苏真瞬间就来了力气,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压制。
只不过,让他感到无比吃惊的是,这股能量的强势程度,居然比他这六重魔王还要强!
“给我压!”苏真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快要被撑爆了,这个时候,他更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竭尽全力的进行压制。
不断刺激着大脑的疼痛,更是让他传来一阵阵的眩晕感。
……
魔帝遗迹外。
在察觉到魔帝遗迹之中传出恐怖威势来的时候,凌秋黄化等人,也是无比兴奋的站了起来,然后向着魔帝遗迹方向便冲了过去。
“我就知道,苏兄肯定会成功的!”黄化哈哈大笑了几声,无比兴奋的说道

旁边,萧林和古小九也是面露喜色。
而凌秋,则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可算是结束了。
也就在他们几个人往魔帝遗迹方向冲去的时候,从远处,有几十道身影向着这边掠来,速度极快,眨眼间,便已经是到了魔帝遗迹的入口处。
他们身上,皆是穿着魔宫的长袍。
见状,黄化几人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魔宫的人来了!
而且这几十人身上的气息,都颇为不弱,全都是魔王境界的强者!
“你们是何人?”魔宫一人盯着黄化他们,皱眉问道。
“魔帝遗迹里面有动静!”正在这时,一众魔宫的人察觉到了魔帝遗迹之中的气息波动,皱眉说道。
“你们有人在里面?在里面做什么?”先前问话的那名魔宫强者,死死的盯着黄化,冷声再问。
“别墨迹了,他们肯定在里面找到了什么,咱们先进去,这几个人直接杀了。”有人说道。
话音未落,恐怖的气息威压,直接落到了凌秋黄化四人的身上。
瞬间,四人皆是口吐鲜血。
一直盘坐在远处没什么动静的苦老头,这时候睁开了眼睛。
轰——
正在这时,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从魔帝遗迹之中传出,而后,整个魔帝遗迹的山脉都在晃动起来,就好像是有什么恐怖的东西要从里面出来一样。
“该死的,他们一定是发现了魔帝遗迹内的秘密,快杀了他们!”魔宫众人之中,有人开口说道。
瞬间,杀机向着凌秋她们弥漫过去。
“退。”位于几十名魔宫强者最后面的一个人,突然之间开口,然后身形一闪,便去到了远处。
轰——
又是一道爆炸的声音出现。
而这一次,这道爆炸,直接是将整个魔帝遗迹山脉给炸裂开来!
随着山脉塌陷,一道携带着无上圣光的身影,从里面冲了出来。
苏真!
在看到苏真出来之后,凌秋芳心乱颤。
终于,苏真终于是出来了!
特别是
在感受到苏真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机之后,他们几个人更是放下了心来,同时心里面也是震惊到了极点!
特别是黄化三人,他们对大帝传承并没有什么认知,也不知道在继承了传承之后,会对传承者有什么好处,所以当苏真那镇压的他们窒息的气息出现之时,他们完全愣住了。
苏真的修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居然提升了这么多?
偏偏,黄化他们还说不清,苏真的修为,到底是在一个什么境界上。
他们只知道,苏真很强。
毕竟,他们也从未遇到过这样恐怖修为的人!
“滚!”苏真看向那几十名魔宫强者,声音冷淡,同时震荡出一股排山倒海般的恐怖气息。
此刻苏真甚至感觉,只要他神念一动,这周围的一切,都将化为虚无……
这不是狂妄,而是自信。
甚至,他仿佛能够睥睨整个天下!
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在感受到苏真身上那令人心悸的气息时,一众魔宫强者,顿时愣住了。
最主要的是,此人看起来倒是比较年轻,而且,他的气息,居然是仙气!
也就是说,这小子,根本就不是魔界的人!
“太上长老!”不少魔宫强者自知不是苏真的对手,立刻看向最后那人。
魔宫太上长老缓步走出,眼神阴翳的看着苏真:“你在里面得到了什么?”
苏真微微一笑,整个人宛若从天外而来,甚至,给黄化他们一种苏真已经成了天地间大帝的一种感觉!
“这个,你们就不需要知道了,我又何须和你们说什么?”苏真淡淡的说道,身上金光,圣意十足。
“你,必须得说。”魔宫太上长老化出气息,直接将下方地面都给压的塌陷了下去,同时,天地间的距离,仿佛又增添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