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3uk6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第627章 吃點軟飯怎麼了?熱推-t8zgs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方正叹道:“就算如师伯所言,那也是短期内无法实现的目标吧……可九脉峰现在的情形……”
玄机怔了怔,叹道:“我是打算将九脉峰灵脉融入清儿体内的,你……还没放弃挽救九脉峰?”
“不是说,等你回来,咱们再细商此事吗?”
方正正色道:“唤灵花应该可以拯救九脉峰的,而且更可让九脉峰成为更胜玄天峰的蜀山第一峰,掌教,你莫不是不愿看到九脉峰后来居上?”
玄机嗤笑,“方正,你小瞧我玄机了,对我用激将法可是无用的。”
他叹了口气,说道:“行,来,咱们爷俩好好说道说道。”
说着,他坐在了旁边的石头上。
示意方正也跟着坐下……
随手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一壶茶来。
给方正倒了一杯,自己倒了一杯。
他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如今九脉峰灵气稀薄,正好可作为唤灵花的生存之地……只是问题却在于各大宗门的护山大阵,你可知道,千多年前,护山大阵是抵御外界之敌的功效,而如今,护山大阵最大的作用却已变了,它们最大的作用是阻碍灵气外泄,九脉峰不在阵法之内,纵然万朵唤灵花,灵气也终将流散,除非你一口气将整个世界都种上唤灵花,让这个世界的灵气尽复旧观,可这更不现实。”
“不能将蜀山阵法重新囊括九脉峰吗?”
玄机摇头道:“若是挪移的话,唤灵花灵气会飘散整个蜀山之上,你别忘记了你当初的说法,直接拿整个蜀山去赌,这不现实,我之前也只是想拿玄天峰做实验,可没敢这么疯狂。”
方正试探性的问道:“那不能再重建一个护山大阵吗?唔,微型的,只笼罩九脉峰……这样岂非两全其美?九脉峰也有灵气,亦属蜀山,虽不在一个阵法之内,但也两阵一家亲啊!”
这话说的他也有些心虚。
简直就跟分家了还讨要家产似的。
玄机叹道:“你太想当然了,蜀山护山大阵全名唤做生死晦明幻灭两仪微尘阵,简称两仪微尘阵,乃是当年蜀山三千弟子花费两百年时光,方才收集齐了所有的天材地宝,当年灵气昌盛之时,尚且用了两百年,如今灵气微薄,我甚至怀疑,恐怕其中很多的天材地宝都已经彻底绝了!”
方正震惊道:“所以,不是阵法没人布,是你们找不到足够的材料?”
“我知道你有小世界,但事实上,这些天材地宝并不是轻易能到手的,就算是你的小世界真有那些东西,想要凑齐……恐怕至少也需要千年时光才行,千年时光,方正,什么都来不及了。”
“可问题是……”
方正心道你说的是我一个人。
可问题是我是一个人吗?
我一个人确实需要至少千年时光都未必能找的齐,但如果是三千万人呢?
三亿人乃至于十三亿人……
这叫个事儿吗?
方正猛然放松的坐在了石头上,叹道:“看掌教你之前神色凝重,我还以为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呢,没想到……给我三个月,不对……我得看看都是些什么东西……”
他想起来名字不一定对的上,毕竟很多东西只听名字,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东西。
玄机神色也凝重起来,一字一顿的问道:“方正,你真有把握?!”
“不敢说十成,但九成九还是有的,具体可能还需要了解一下!”
“那还耽搁什么,走!”
“去哪里?”
“去八景峰,找林师弟。”
“可这云浅雪……”
“跟我们无关了。”
玄机道:“该做的都已经做了,好处我们已经拿了,云浅雪修为尽废,日后都难对你造成威胁,将她还给云天顶之后,云天顶为顾忌他这个女儿的性命,未必敢再对你出手……到时候,魔道与正道之间的纷争,与我蜀山无关。”
他眼底浮现异光,道:“我之前便有打算,将玄天峰彻底隔绝蜀山十峰之外,利用群峰环绕,阻隔灵气流失,将灵气彻底置换成唤灵花灵气,可现在玄天峰变为了九脉峰,但只要能隔绝灵气流失,九脉峰和玄天峰并无区别……方正,我蜀山,很可能正处在大兴或大衰的生死存亡之际,哪还顾的上小小的正道魔道之争?你的眼界太狭隘了。”
“好,我们走!”
方正收起了第一云端。
果然,轻松塞进了储物空间之内。
看来这第一云端已确实没有半点生命气息……这么说来,自己岂非能带着他回到灵气复苏位面?
一位炼真大能……
方正感觉,待得此间事了,自己便可以去见一见那老黄了。
心怀歹意又如何,敢闹事,我放炼真修士打死你。
两人同时御剑飞向了九脉峰方向。
沿途,玄机嫌弃方正速度实在太慢,索性带着他飞,眨眼间便已经到了八景峰之上。
听得玄机来意。
林正平大为兴奋。
这岂非是给了他一个布置两仪微尘阵的机会?
他此时此刻,他终于理解为什么那薛杏林对方正如此看重了。
这特么就是个活宝啊。
当下,他亲自指点方正,更取出阵法古籍,让他亲眼看到两仪微尘阵的奥秘,知晓布置这个阵法都需要一些什么宝物等等……
而方正则每看到一个图案,都会拿出手机,挨个拍照。
他更趁势向林正平提出要求,想学习阵法奥妙。
蜀山明宗开宗在即,若是能布上一个护宗大阵,到时候再与现代的高科技武器相结合,岂非真正的固若金汤?
至于宝物,若是以前,对方正还真是个难题,连蜀山三千弟子都需要两百年才能凑齐,就算灵气复苏位面灵气再如何浓郁,只靠易宝阁和张唤之,恐怕没有几十年也难凑齐。
但如今情况可大有不同了。
眼下,只要自己稍稍跟帝清猗提上那么一嘴……
反正明宗是为她而立,到时候自己要双份的材料,连带着九脉峰也给护上了。
虽然这么一来,这软饭吃的是香喷喷的。
而且拿着自己的女人的东西去保护别的女人,感觉也挺不是东西。
但这些都是错觉……我可是为了孝敬我的师父。
嗯,没错。
方正可是很理直气壮的,我师父的功法和最心爱的弟子都给你了,要点天材地宝不是再正常不过?
一国之君,十几亿人的收集……
具体多长时间,还要看帝清猗怎么回答了。
方正心头终于感觉到了些微轻松之感,云浅雪不算什么,对他而言,恢复九脉峰的灵气,才是真真正正的第一要务。
要知道,地皮才是最重要的。
九脉峰那么大的地界,若是就这么弃了,岂非可惜的很?
两日后。
蜀山山脚下。
魔道中人虽然为人凶狠险恶,但却皆是修为高深之辈,全力出手,不过廖廖数日的时间,木叶村便已经被重建了七八成。
而玄机也终于依言,将云浅雪连带着玉魑两人送了下山。
只是看到云浅雪的一瞬间……
云天顶却勃然大怒。
怒道:“浅雪,你的伤……你怎会伤的这么重?!”
他听玄机说起了云浅雪阵法反噬,伤势极重,但他万万想不到,这所谓的伤势极重,竟然重到了这般地步……
已是本源破碎的地步。
他还说要抽了浅雪的灵脉,云天顶生怕自己的女儿变成废人,可如今这状况,她还用废吗?
自己竟然被隐瞒了最重要的信息。
云天顶愤怒的仰天长啸,“玄机,你这小人,竟敢隐瞒于我……”
花费了那么大的代价。
却换回来一个废人,如果不让云天顶心头愤恨……尤其看着自己女儿那娇弱无力的模样。
云天顶更是难以遏制心头怒念,长啸声惊天动地。
“真吵。”
啸声传到蜀山,正自弯腰侍弄花草的玄机揉了揉耳朵,抱怨道:“又不是我干的,叫再大声还能把人叫康复了不成?”
说着,他继续充耳不闻的低头收拾唤灵花去了。
而云天顶愤怒长啸之后,神态转为怜惜,低头轻轻抚着云浅雪的螓首,柔声道:“没关系,浅雪,你放心,爹爹会治好你的,怎会伤的这么重?怎么会……到底是谁干的……可是那玄机小人?!”
云浅雪摇了摇头,愧疚道:“对不起,爹爹,让您失望了。”
“别说这事儿了,还是你伤势要紧,走,跟爹爹回去,爹爹仔细检验你的伤势,也许能治好也说不定。”
云天顶转头对身侧的五梅正色道:“五梅,浅雪既已归来,我们就不必再在这里干这些下贱的工作了,走吧。”
五梅为难道:“可如此不是违背了与玄机掌教的约定……”
云天顶更是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低低咳了几声,只感觉五内俱焚,咬牙一字一顿道:“玄机!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