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k4lo超棒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 線上看-第274章 寧安公主看書-so77a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荒唐!”
“鲁冠侯,你可要想好再说!”
众目骇然之下,楚贤王涨红了脸,若非早就知道他身体向来很好,单单是他此时脸上的猩红,众人都怕他一个不慎直接过去了。沉闷的怒斥在整个大殿里传响,人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地看着鲁冠侯如玉的面容,瑟瑟发抖,哪怕他们知道,这已经是楚贤王极度克制的结果了。
选芈虎?
鲁冠侯难不成是疯了?
你就是不想参与这潭浑水,也没必要用这种办法吧?
有人暗暗摇头,在他们看来,鲁冠侯这样的做法就简直就是自寻死路,还不如弃权呢。他们一直认为,弃权是最糟糕的选择了,但没想到,今夜鲁冠侯又给他们开辟了一个新思路。
“年轻人,有想法!”
“他不是故意惹怒楚贤王,然后置身事外吧?这损失是不是太大了?”
从鲁冠侯一开始站出来帮诸葛剑挡刀开始,众人就觉得有些奇怪了,此时看来,他们的猜想似乎还真没错!不仅是他们,当鲁冠侯说出他要举荐的人选不在内荐范围内时,叶向佛风无尘也不由暗暗皱眉。
什么情况?
对于今夜的内荐,风无尘是真的不在意最后的结果,因为无论是花落谁家,南剑宗还是那个南剑宗,他风无尘还是那个南楚国师。
如果叶向佛赢了,日后相见必然会有些尴尬,毕竟芈虎“叛乱”最惨烈的一场内战就是在他们之间爆发的。但如果非要矮个子里面挑,风无尘还是会选择叶向佛,后者毕竟是军旅出身,没有楚贤王那么多弯弯肠子,更何况李云逸同叶向佛关系匪浅,还能从其中缓和关系。当然,只是他这么认为,他根本不知道,今夜李云逸到底给叶向佛准备了一件何等的“大礼”!
当楚贤王站在人前鼓动士气拉拢人心的时候,叶向佛一直坐在后面假寐,连卫钊提着内荐名单的箱子站出来都没有睁眼一瞧,换个不明当前局势的人来,甚至还真会以为今夜这群英殿里发生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半点关系呢。但就在鲁冠侯站出来的时候,他还是睁眼了,昏黄的眼底闪过一抹惊讶。
事实上,无论鲁冠侯是选楚贤王还是选他,叶向佛都不例外,惟独——
芈虎?
只见面对楚贤王的怒斥,鲁冠侯面色坦然,不动分毫,直视楚贤王,道:
“多谢贤王大人提醒。但既然臣已站出,当然已经想好了。”
想好了?
想好了你这么选?
鲁冠侯一副脑袋不好的样子让楚贤王快要气炸了,双目圆睁,双手都在颤抖,大怒道:
“大胆!”
“既你已经想好,可否知道,太子已废?!”
鲁冠侯不会真的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叶向佛率领大军兵临城下,芈安惨死大营时,芈虎就已经疯了,当天楚贤王就发布王令,以皇室之名罢免了芈虎的太子名号,更直接压入了天牢之中,震动了整个皇城不说,鲁冠侯更是见证者之一,他能不知道?
人人紧锁眉头,只见鲁冠侯神色不改,挺立如松,道:“贤王大人所言之事,臣当然知道。”
“太子谋逆,罪不可赦,德不配位,贤王之举当是天下人之愿,臣亦佩服。只是……”
听到鲁冠侯说他也佩服,楚贤王脸色稍缓了几分,眉头挑起,要听听鲁冠侯到底如何辩解,直到——
“臣从未说过,臣欲要举荐之人就是芈虎殿下,更无芈虎殿下无关。”
无关?!
楚贤王闻言真的险些直接笑出声,但这绝对不是鲁冠侯的话好听,而是……气的!
“无关?哈哈哈哈哈!”
“本王倒要听听,你举荐的到底是谁,在我南楚皇室,是否还有这样一人能满足先皇既定的例律!”
楚贤王被鲁冠侯彻底激怒了,从他的言语中就能听得出来,更别说是那一双寒芒涌动,锋锐刺骨的眸子了。
夺心!
摄魄!
人人面色发白,尤其是那些常年追随在楚贤王身边的人,看到后者这样的眼神更是心惊肉跳,不敢直视。因为他们了解,一旦楚贤王露出这种表情和眼神就代表,他已经对身前之人心起杀意了!
哪怕,对方是鲁冠侯!
“你要为耍我付出代价!”
他们仿佛能听到楚贤王心中的咆哮,心惊胆战,瑟瑟发抖的同时,对鲁冠侯这次站出来直言举荐更加不理解了。
这不只是火上浇油了。
这是惹火烧身啊!
堂堂一国之侯,你连这点脑子都没有?
但与此同时,他们对鲁冠侯口中所说的举荐之人的身份也更好奇了。他们相信,若是此时站在楚贤王面前,遭受后者怒斥的是自己,自己早就承受不来了,必然会失态万分,贻笑大方,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更别说和现在的鲁冠侯一样还敢直视楚贤王的眼睛了。
坚定。
如若磐石!
从鲁冠侯的双眼里,他们竟感受到了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似乎纵然前方有千军万马,吾一人亦往矣!
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勇气?!
你举荐的到底是谁?!
大殿肃静,气氛沉重的令人胆寒,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鲁冠侯的身上,而就在众人苦等他把举荐之人的名字说出来之时,出乎意料,鲁冠侯突然挪开视线,投向楚贤王的身后,落在其中一个席位上,拱手深深行了一礼。
“鲁某接下来所言,还请镇楚王大人恕罪!”
嗯?
鲁冠侯这是什么意思?
求叶向佛原谅?
难道说鲁冠侯接下来要举荐的人,竟然和叶向佛有关,甚至可能会得罪他?!
一夜之间,不过片刻,鲁冠侯竟然要得罪南楚唯二的两大王侯?!
他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人人惊讶,叶向佛更是心头一振,被鲁冠侯突然点名,他的心头陡然浮起一种不详的预感,可还未等他细想这不祥究竟从何而来,在他还没反应过来,鲁冠侯已经重新抬起了头。
不只是叶向佛,包括楚贤王以及在场所有人还都沉浸在鲁冠侯刚才突如其来的道歉中无法自拔时,只听到,后者清晰而坚定的声音传来:“臣要举荐,宁安公主!”
公主?!
女的?!
鲁冠侯憋了半天,最后竟然说出了个公主的名号?
此言一出,有人错愕,一头雾水。
等等!
宁安?
这是哪位公主的名号?怎么这么耳生?
有人心头茫然,下意识望向身边众人,可是当他的目光落下,愕然发现,整个大殿,竟赫然齐齐分成了两个部分,其中一部分和他一样,以楚贤王为首,面容错愕,眉宇间疑云重重,似乎正在从记忆里寻找宁安公主这个名号,而另一半,则以叶向佛为首,面带震惊,如春雷灌耳一般,瞠目结舌,就像是听到了世上最大的秘密!
这……
大殿,寂静。
但同之前的死寂完全不同,因为不同人脸上截然相反的表情,给人带来一种强烈的诡异和冲击。
直到。
“你说谁?”
楚贤王一直盯着鲁冠侯,根本没有看到身旁众人的脸色变化,满心都是宁安公主这个名字,几乎是下意识询问,但话一出口,他脑海深处骤然闪过一道灵光,数月之前,那时芈熊尚且在世,一道改变了整个南楚朝野,在现在的他看来更是为当前南楚埋下诸多祸端的圣旨闯入了他的心间。
那张圣旨是这么写的。
“……叶向佛抗击东齐有功,特此封王,名号,镇楚王!……其膝下有女叶青鱼为公主,赐号……”
“宁安!”
宁安公主!
竟然是叶向佛的外孙女,叶青鱼?!
轰!
就在楚贤王终于想明白鲁冠侯所言的宁安公主究竟是何人的时候,大殿里刚才还一脸茫然的其他人也终于想到了,一瞬间,这已经不是目瞪口呆了,全场骇然,如闻惊雷!
鲁冠侯竟然举荐了叶向佛的孙女!
这是何等居心?!
他是站在叶向佛那边的!
几乎瞬间,包括楚贤王在内所有人都断定了鲁冠侯的立场,众人的反应当然不一样。楚贤王这边,以卫钊为首,人人怒目而视,眼里几乎在喷火。
举荐叶青鱼?
这不就是把南楚的皇权硬生生地往叶向佛手里塞么?!叶向佛举荐尚在襁褓里的九皇子,欲要以摄政王之名垂帘听政,这就已经让他们无法接受了,如今听鲁冠侯竟然这等赤裸裸地表达自己的野心……
怒了!
楚贤王一方所有人都怒了。他们既然选择坚定地站在楚贤王这边,定然是已经被后者洗过脑了,满心都是以南楚皇权正统为重,根本不可能让皇权旁落。可鲁冠侯倒好,他这等举荐,完全就是把南楚皇权拱手相让,让南楚皇室改姓为叶啊!
“鲁冠侯,你大胆!”
卫钊怒而咆哮,这种事出现在他身上绝对罕见,但在场已经没有多少人在意这些了,他们被鲁冠侯这番举荐透出的野心所震惊。却没有看到,就在楚贤王身后,原本闭目养神的叶向佛早已直起身子,竟也是一脸怒色,只不过,他望向的不是鲁冠侯,而是……
邹辉!
邹辉根本不敢看他,手心直冒汗,看似盯着鲁冠侯,但实际是一直盯着李云逸,内心同样惊骇万分。
怎么回事?
不是说好的李云逸出手么?
怎么突然就变成鲁冠侯了?!!
不错。
这就是李云逸的计划!
内荐七皇子,内荐九皇子?都不妥!时至今夜,直到此时,整个大局都不明朗,楚贤王虽故作淡定坦荡,但只要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若是真的对这次内荐有绝对的信心,还会如此明目张胆地逼迫诸葛剑,以向众人施压么?
李云逸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这一次也一样,他一开始是想弃权的,但风险同样很大,终于才想出了这个法子。至于让鲁冠侯出手,也是他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
起码从现在看来,鲁冠侯的表现他还是很满意的。
“放肆!”
“大胆!”
“且不说她是女流之辈,更非皇室后人,凭什么成为储君?”
大殿之下一阵喧闹,主要集中在第三重平台,是明目张胆站在楚贤王一边的人,他们站在卫钊身后,提出自己的抗议,声音从小变大,到最后几乎要掀翻整个大殿的屋顶!
震动!
恼怒!
鲁冠侯这只是在举荐宁安公主么?
不!
他这是在赤裸裸地挑衅南楚皇律啊!
瞬间,整个群英殿一片混乱,糟杂如市井,就连追随叶向佛而来的诸多军侯都忍不住皱起眉头,望向鲁冠侯的眼神充满怀疑和敌意。
他这漏洞百出的举荐真的是在为叶向佛着想么?亦或者,只是想祸水东引,助自家鲁国摆脱这团漩涡?
一时间,甚至连诸葛剑等人都开始质疑鲁冠侯的做法了,意志难以坚定。在此之前,当鲁冠侯暗自会见他们道出自己有计划行事的时候,他们是抱有期待的,甚至已经决定只要鲁冠侯的计划靠谱点,他们就会立刻附议。在他们之前的考量中,哪怕鲁冠侯的计划有缺,只要他们各大诸侯国抱团一体,楚贤王叶向佛也不可能强压他们。可是现在……
他们迟疑了。
望向鲁冠侯的眼神充满困惑和迷茫。
举荐叶青鱼?
这就是你想的破计划?
即便你不想选择叶向佛或者楚贤王,也要按照南楚皇律行事吧?不顾全大局的随意举荐,就是叶向佛也不敢这样做啊!
于是乎一时间,本就是全场焦点的鲁冠侯被诸多怀疑的眼神包围,连楚贤王都不打算再说话了,双手抱在胸前,一脸冷笑站在一旁,一副懒得出手的样子,看向鲁冠侯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今日之事,将使得鲁国在南楚之境,颜面无存!
可是即便气氛沉重,自己更是全场“叱骂”的中心,鲁冠侯脸上出乎意料地仍然没有半点惧色,更别说退缩了,就在人声鼎沸之中,再次朗声开口:“诸位口出此言是看不起我南楚巾帼么?”
“就连北越那等极寒酷暑之地,都可大胆举荐女子入宦途,北越第一战神更是女子之身,莫非诸位以为,我南楚巾帼就比北越差?”
“更何况,我南楚又有那条皇律规定,女子不可参与储君之选?”
鲁冠侯冷眼环顾,清冷的视线从整个大殿扫过。姿态很足,只可惜他不是楚贤王,也不是叶向佛,这番环顾并没有改变大殿内的气氛多少,甚至当听到他前面两句话的时候,人人脸上讥笑更深。
拿北越说事?
你莫不是失了智吧!
北越女战神可是整个东神洲都承认的强者,不仅武境达宗师巅峰,早已领悟道意,更擅战法,她的威名是靠一场场敌我悬殊的硬仗打出来的,叶青鱼凭什么和她比?
北越女战神在北越王朝的声威,绝对超过了叶向佛楚贤王乃至风无尘中的任何一个!
她也是叶青鱼能比较的人物?
但是,当鲁冠侯第三句话提及南楚皇律,群英殿里的喧闹还是不由静了几分,人人把目光投向第一平台的楚贤王身上。
女子参与储君之选?
南楚皇律上真的有这么一条么?
不怪他们不了解南楚皇律,实在是内荐一事即便是在南楚千年历史上,也只发生过一次。这是第二次,其他皇权传承都有遗诏为佐,先帝口谕或面授定论,其中也没有女子继位成为储君乃至南楚女帝的先例。
众目睽睽下,楚贤王感知到众人投来的目光,老脸微微一红,但很快他大手一挥:“礼部尚书何在?”
楚贤王也不知道!
他也得问礼部尚书?
人人错愕间,只见在卫钊身侧的席位上,一个年过花甲,老态龙钟更大腹便便的老人蹒跚走出,发须花白,双目昏黄,站定在卫钊身后,甚至足足好一会儿才辨认出前方楚贤王的位置,躬身深深一拜,道“老臣在。”
礼部尚书,孙桡!
楚贤王皱眉看了孙桡一眼,因为在他的记忆中,孙桡似乎是内阁六部尚书中唯一没有提交内荐选择的。但也只是一晃神,楚贤王魂归当前。
不重要。
此事关乎南楚皇律,没人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说谎。还是那句话,内荐,必当在皇律规则下行事!
“孙大人,鲁冠侯说我南楚皇律中并无禁止举荐女子之令,此言可属实?”
呼。
随着楚贤王一句询问,整个群英殿都安静了,人人望向孙桡,这个从芈虎疯掉后楚贤王重塑内阁六部才得机上位的花甲老人似乎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等场面,一举一动尽显唯唯诺诺,先是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一眼,但似乎因为他老眼昏花根本看不到楚贤王此时的表情,脸色越发忐忑了。
楚贤王一摆手:“实话实说就好。”
孙桡闻言,似乎这才终于稳下心来,又是深深行了一礼,就差跪下去了,沙哑地声音贴着地面出传来:“启禀王爷,老臣……”
“从未于历代皇律中,见过这等禁令。”
孙桡这话着实绕口,足足等到话音飘散,全场众人,包括楚贤王都忍不住眼瞳一缩。
没有禁令!
这就意味着,只要是身为公主,的确有入选举荐之列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