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szm人氣都市小说 帶着軍需來大明 起點-第一千零六章 尊嚴不容侵犯閲讀-1ivlw

帶着軍需來大明
小說推薦帶着軍需來大明
也就在五艘快船就要将逃出的小船包围的时候,夜色时一艘挂有五星红旗的船只驶来。这非是官船,而是吕宋岛上居民的捕鱼船。突然间的相遇并不在之前的计划之列。
在波利略岛上作威作福惯了的士兵们,眼看来的是捕鱼船,仅仅是在犹豫一瞬之后就做出了决定,便是将这两艘船通通击沉,让事件无法大白于天下。
原本在看到了五星旗之后,逃出的小伙子们以为看到了救星,可是当看到五星船并无什么战力,相反敌人的船只继续放箭,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时,这才知道自己把人家给连累了,便连连喊话,报出了自己的身份和目的同时,请五星船的人马上离开这里,不要被连累了。
只是这个时候再说什么都晚了,即然选择了动手,当然不会让任何人离开这里了。五艘大菲快船飞速而来,不断的发着攻击,其中一艘快船上还安装了火炮,一炮正中了吕宋岛的捕鱼船,让其摇摇欲坠起来。
战况如此的危险,捕鱼船上的船员们开始了弃船之举,一些个水性好拿着一块木板便趁夜色直向吕宋港港口方向划行,他们含着泪水,要把受到大菲国攻击的事情传回去。他们清晰的记得,吕宋省新任省长李胜曾经说过,只要挂起五星红旗,在这一片海域任何人都不会为难他们,不然就要受到十倍、百倍甚至是千倍的还击。
五艘大菲快船不断的发起着攻击,一个时辰之后,被围的两船相继被击沉,然后他们又检查了一遍这一片海域,从中杀了十几名正游走于·大海中的船员,在也看不到有人幸存之后,这才吹着口哨,得意洋洋的离开。
这一战,在杨系历史中被称为吕宋之悲。
自从杨晨东收服了高雄为其所用之后,直到现在的近八年间,但凡是挂五星红旗的船只还没有被无端的攻击过,大菲国算是开了一个先例。
能够常年在海上行走之人,水性不必去说,总是有着很不错的优秀人才。那艘属于吕宋省的捕鱼船大副王力就属于水性特别好那种人。他在船只被击中后就拿着一块木板跳入了手中,因为游泳的速度很快,脱离了大菲国快船的巡逻范围,得以脱身。
之后的王力便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凭着经验在黑暗的大海中认准了方向,终于在两天之后就将精疲力尽的时候遇到了其它海捕的船只获救。等着被灌了热米汤之后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前方危险,他要见李胜省长,随即便晕了过去。
海捕船都是向吕宋省政府交了钱才获得批准的,他们之间也是有关联的。有人认出了这位大副,当下船长下令回吕宋港,一天之后王力他们回到了吕宋岛,然后众人簇拥和保护着直向省政府而去。
李胜省长热情的接待了他们,在得知事情的经过之后愤怒异常,当着数百名海捕船员的面就表达,这件事情他们一定会马上派人调查,如果一切属实的话,大菲国就必须要给一个交待。认错、道歉、赔偿都是必须的,不然的话,五星军便有权力以武力的方式讨回公道。
李胜是这样说,也是这么做的。他叫来了吕宋岛守备团长杭和,向他下令去出事地点看一看,要证明那里经历了一场海战,而不是人为的船只损坏或是自然天气下的船只损坏。总之要有一个证据。
说起来,吕宋岛上杨系并没有驻多少的士兵。除了一个守备团两千人的军事力量外,便是有着人数三四千人公安队伍了。只是公安更为分散,平时维护治安是可以的,一旦发生了外战,还是需要守备团先动起来。
杭和领了任务后,即带着五星军留下的快船出发了,直向着距离波利略岛不远的地点而去。在此期望,李胜也把发生的事情电告了上级部门赤嵌城城主府,请求一旦事情有变的话,五星军海军可以对他们给予支援。
赤嵌城城主府,主管军事的副城主将这封电报送到了于谦的面前,一记猛砸桌面的声音响起。
有人曾评价过于谦,说他忠于的是大明王朝的百姓,而非是王朝中的某位皇帝。由此可见,对百姓他是十分看重的,正是如此,他才与杨晨东有了更多的语言,才在被交不光明的方法给劫掠到了这里之后,还能专心做事。
现听到有人竟然主动的挑衅起五星军的权势,哪里肯依,当即就要求助理马上联系海军副司令高雄,他要与其会面谈事。
仅仅是一个多时辰之后,高雄副司令便骑着自行车来到了城主府,两位大佬就此对吕宋岛的事情进行了详细的磋商,随后就统一了认识,最终做出决定,要把这件事情汇报给六少爷知晓。他们都认为,这件事情已经触动了杨晨东的底线,汇报上去,可以得到更快更好的解决方案。
王宫之中,杨晨东正在陪着大夫人胡嫣散步。
有了身子的女人总是喜欢多愁善感,杨晨东便有空没空的与其一起行走,即宽慰了其心情,又帮助锻炼了身体,实在是一举两得。突闻于谦与高雄两人联秧而来,直觉上告诉他,这一定是大事。
“东帅,正事要紧,你快去吧。我去找二妹妹说说话,顺便请教一些安胎的良方。”胡嫣很是善解人意的说着。
“好,走路要小心一些。”杨晨东呵呵笑了笑,目送着胡嫣离开。但是转过身来时,他的神色已经变得凝重许多,能当得城主与海军副司令一起来见自己,不用说也是一件要事了。联系到高雄跟着一起来的,而不是冷松那位陆军副司令,那就很可能与海上事物有关系。
杨晨东出现的很快,于谦与高雄两人连一杯茶都没有喝完,他便来到了会客厅。眼见两人要起身,他做为一个请座的手势之后便在最为中间的椅子上座下,开口说道:“说吧,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的事件。”
“六少爷英明。”高雄顺手拍了一个马屁。
于谦要沉着许多,他将李胜城主(省长)发来的电报送到了杨晨东的面前说道:“武南王,李城主发来电报,说是宋城(杨系对吕宋岛的称呼)的一支捕渔船遇袭,据逃回的大副王力说,是刚成立不久的大菲王国快船动的手。”
杨晨东接过了电报先是仔细的看了看,随后才抬起头,“电报上说捕鱼船挂上了五星旗,难道还有人敢动手?”
“是的,六少爷。这正是让我们生气的地方,他们无视我们的军旗,分明就是一种挑衅。只是因为前一阵子我们手中并没有太多的移民,在加上那些群岛分布太过松散,我们又逢新二军成立,朝鲜挑事,便没有对他们发兵。可这竟然成为了他们小视我们的原因,真是欺人太甚了,我认为,应该马上派军前往宋城,以宣示我们的主权,必要的时候可以加强海上巡逻,以为震慑。”做为海军的副司令,实际上的掌权者,高雄的发言就代表着全部海军的意思。
听着高雄的汇报,杨晨东双眼中闪烁着道道精光,“这是你们海军的意思,还是城主府也是这个意思?”
“城主府还想等着最新的电报,不是说宋城守备团团长杭和已经去调查了吗?”于谦发表着老谋深算的看法。看的出来,他是想要先拿到证据再说,这也符合汉人一向的处事原则,讲究谋而后动。
“调查结果?呵呵,真的那么重要吗?”杨晨东·突然间一笑,顿时让于谦和高雄都有些迷茫了,他们不明白杨晨东到底是什么意思。
也不等两人去想通,杨晨东已然开口,“他们都击沉了我们的船只,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看现在就应该下令集合队伍,给这个胆大妄为的大菲国一个厉害看看。”
“现在就动手?可是我们还没有足够的证据呀。”于谦听到杨晨东如此大胆就决定要出兵了,顿时惊讶出声。
“证据?为什么一定要证据,难道你们不知道什么叫做莫需有吗?况且我们的捕鱼船被击沉已经是事实,而在那片海域唯一可能做出这件事情,有能力做出这件事情的只有大菲军队,那我们还需要等什么?”杨晨东冷笑的说着。
后世的时候,莫需有三个字不知道制约了国家多少的发展,考虑到种种原因,有些事情不得不以忍让为主。现在杨系的海军如此强大,也是到了以己之道还之彼身的时候了。
做为杨系的奠定人,杨系三军的统帅,杨晨东即然下达了这个命令,下面的人自然只有服从。在加上这件事情中的确是大菲国挑衅在先,派出大军给予适当的还击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于谦和高雄很快同意了杨晨东的这个决议,但他们并不知道的是,这一次杨晨东要的不只是给大菲国一个小小的教训,而是出手之时就奔着灭国而去的。赤嵌城已经有六十万学有一技之长和读书认字的百姓做好了迁移的准备,且南明的战争之下,每天还有很多的汉民百姓赶到谅山收容阵,在转道进入赤嵌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