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dpfn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紅樓春-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讀書-7shxl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哎呀!侯爷!还没脱鞋……国丧!”
鸳鸯俏脸通红,被贾蔷抱在床榻上滚了两圈压在身下,惊慌失措下,说出了心里话,不过临了还是想起了最要紧的,忙“当头棒喝”一声。
贾蔷心里好笑又感动,换作寻常丫头,能有一次爬床的机会,怕是要上赶着来。
别说他这个宁府主人,连贾环那怂样的,王夫人身边的大丫头都愿意跟。
原著世界里金钏为何死?
不就是在王夫人外间说了些不像样的浪话,在王夫人听来,是在勾引教唆宝玉,被打耳光还要赶出府,自觉无脸面活下去后,才跳的井么?
富贵人家的丫头,最好的下场就是给主子当个妾,当个房里人,成为半个主子。
但绝大多数,都是被拉出去配了小子……
这让心高气傲的“副小姐”们,如何能接受?
所以,若是旁个丫头有这样的机会,顶多半推半就,欲拒还迎的从了。
鸳鸯能在最后关头,还能替贾蔷着想,这样的丫头,已是难得。
轻轻在鸳鸯薄唇上亲了口,眼见她一张俏脸“唰”的一下变成了胭脂色,贾蔷得意的哈哈大笑。
这终究是个美好的时代,贾蔷已经记不起,前世看到会脸红的女孩子,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他隐约记得,在他穿越前,论开车技术,已经比不过很多妹纸……
又感受了下他压在身下的美人那玲珑起伏的身量,贾蔷站起身来,随手穿好外衣,却又把要起身服侍他的鸳鸯按倒在床榻上,道:“你继续睡你的,天还没亮,你起来做甚么?东府不讲究那么些虚的。”
鸳鸯闻言心里一片柔软,可还是想起来,道:“给爷去准备吃食……哎呀!”
刚起来的半身,又倒了下去。
关键不在这,关键在于是被贾蔷按下去的。
按哪不好,偏往心口按!!
见鸳鸯抱着怀怒目相视,贾蔷“啧”了声,赔不是道:“手滑失误,下次再这样,一定收拾它!”
鸳鸯信个大头鬼,红着脸“狠狠”瞪了贾蔷一眼后,翻过身不理他了。
过了一会儿,听着房间里没动静了,方悄悄转过身来,结果就看到了一张嘴角噙着坏笑的俊秀脸庞近在咫尺。
鸳鸯唬了一跳,只是还未惊叫出声,那张小嘴已经再次被覆盖……
……
调戏完美婢,贾蔷至前厅。
此时镇国公府牛继宗之子牛城、理国公府柳芳长子柳珰、襄阳侯府戚建辉次子戚琥等十人皆至。
不过,贾蔷派人通知的,却是十二家。
他目光扫了一圈后,眉尖轻挑,问道:“孙常、柯崇怎么没来?”
牛城道:“侯爷,孙常、柯崇他们两家人说,他们二人身子不大好,上回在会馆擂台上受的伤没养好呢,就不跟着侯爷办事了。”
此言一出,定城侯府谢琼之子谢强登时大怒道:“这叫甚么话?”
若加个“今日”还则罢了,可连时限也没说,岂不是说以后再不跟着贾蔷办事了?
安定侯府胡深之子胡宁的脸色忽然变的极难看,道:“侯爷,昨儿我才听说起,孙常、柯崇他们家在十二团营里给他们寻了好差事。原以为是谣言,没想到今儿他们真没来,看来是真事了。好个下流种子,他们竟成反叛肏的了!”
其他人闻言也纷纷怒骂起来。
文官对于派系之争里的叛徒还不算太恨,叛来叛去的站队是常有的事,美其名曰执政理念不同。
可军中的叛徒,一旦被打上标记,那可真是人人唾弃。
谁敢在战场上,将后背交给一个叛徒?
除非,能一路走到顶尖,如赵国公姜家那般。
否则的话,必将寸步难行。
平凉候府费时之子费梧亦是想不通,不解道:“孙泽和柯眭也不是蠢人啊,咱们这些开国一脉子弟,就算投奔过去,也是给人当狗的。平日里元平功臣都没人拿正眼,再当叛徒,岂不是更惨?”
颍阳侯府江入海之子江沧虽清瘦,但脾气更为火爆,厉声道:“绝不能放过他们!”
贾蔷倒还好,道:“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不过,再查查也好。”说罢,叫来商卓,让他派人去查查,中阳伯府孙家和常宁伯府柯家到底怎么回事。
又见其他十人一个个义愤填膺,可有个别人,明显有些浮夸,怕也未必就稳妥。
贾蔷笑了笑,道:“你们又何必如此气愤?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本就是人各有志,且随他们去罢。不过,果真如此的话,那两家在丰台大营的位置,还有万香楼等营生的入股,却是要清退掉。”
“只如此,岂不是便宜他们了?”
丰安伯府常笪之子常远怒声道。
方才,他就是在贾蔷眼中,愤怒显得浮夸的人之一。
贾蔷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道:“不是一路人,终究走不到一路去。今日不散,明日也散。开国功臣到了今天,已经式微到再退半步,就要灰飞烟灭的地步。我们想要重新站起来,在军中拼杀出一席之地来,势必艰难苦累。也就一定会有人,吃不得苦,受不得累,忍不了委屈,去选择轻快一些的活法,这本是人之常情。但我可以保证,他们那样的人,一定走不到最后!”
说罢,贾蔷摆手道:“没必要为两个掉队之人浪费那么多功夫,我一会儿还要进宫,所以长话短说……”
接着,贾蔷将这十人,外加王安、王云两人丢入兵马司锻炼以及东城大清扫之事说了遍。
最后着重道:“且不论出身,兵马司里也不会看出身,只论能为的话,我也不信你们比不过那些市井江湖里爬起来的草莽英雄。他们大多数,连字都不识!所以,你们如果败了,那就一定是因为吃不得这个苦,受不得这个累。果真如此,那你们也别抱怨甚么。毕竟,能随本侯走到最后的,一定是世之英雄,而不是废物和逃兵!现在有没有想退出的,想退出,我不拦着。”
牛城、柳珰、胡宁等公候子弟们,都没想到,他们入兵马司是要做那样下贱脏臭的活计,一个个脸色不好看。
可听到最后,也激起了不服的气概,牛城大声道:“当逃兵?我镇国公府牛家,从未出过一个逃兵!”
柳珰也呵呵笑道:“若是开始没进来则罢,眼下都这个份儿上了,谁退出了,回家还不被活活打死?罢罢,就和那群泥腿子比一比,我倒不信,还比不过一群睁眼瞎?”
贾蔷扬了扬眉尖提醒道:“都不要太骄傲轻敌,自古草莽之中起豪雄,比吃苦受累,你还真未必比得过他们。行了,左右只一个月光景,到底是骡子是马,一个月内见分晓。希望下一回再见到你们的时候,身上即便不挂着副指挥,也挂一个吏目的差事。行了,你们直接去兵马司报道罢,高副都指挥会安排你们。我不留你们了,宫里还有一堆事。”
众人起身告退,胡宁却忙道:“侯爷,那会馆擂台那边,就不开了?”
贾蔷奇道:“怎么不开?国丧后,照例开。”
胡宁闻言,咧嘴一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众人笑了起来,贾蔷问道:“怎么,准备好报仇了?”
胡宁粗眉挑了挑,道:“我爹给我寻了个好师傅,如今天天在练,回头非把姜林的卵黄捏爆不可!”
贾蔷哈哈大笑道:“好!等国丧罢,咱们擂台上再和他们见真章!”
谢琼瓮声道:“我也练了,下一回,我也要打五个!”
十来人又哄笑起来,热闹一阵后,方一起告辞离去,前往兵马司衙门。
等他们走后,贾蔷一个人在座位上坐了好一会儿,脸色凝重。
他虽说的好听,可心里还是很有些阴郁的。
他没想到,太上皇都挂了,也不耽搁元平功臣那边下黑手。
这一出手,就挖走了他这边最核心十二家中的两家。
而且,怕还不会完……
关键是,隆安帝现在极看重赵国公姜铎,一时间,怕不会让他搅乱军机大政。
贾蔷捏了捏眉心,还真是难啊……
不过随即,他又恢复了斗志!
若是不难,开国一脉也不会被元平功臣打压的都快无法在军中立足了!
且先忍一忍,总要等十二团营的主将全部更换完毕后,再反击!
姜家……姜家!!
……
皇城,九华宫。
偏殿内。
恪荣郡王李时看着田傅笑道:“舅爷,今儿还是要好好劝劝皇祖母,凤体要紧。再者,太上皇驾崩,诸军机大学士、宗室诸王、武勋亲贵还有文武大臣们,都想要拜见太后,给她老人家道个恼,既是礼,也算是一份孝心。舅爷,此事还请务必出出力才是。”
田傅闻言,心中浮现一抹自得。
这李时是朝野公认的贤王,也是太子呼声最高的皇子。
眼下太后凤体不豫,四个皇子只有李时出来替隆安帝办事,其中深意,值得推敲。
然而就是这位炙手可热的贤王,如今也要恭恭敬敬的唤他一声“叔爷”。
他这样礼敬,可见是个知礼的。
田傅心想,等那位面黑心硬的外甥也走了后,李时若能登基,田家岂非还能富贵几十年?
念及此,田傅拍胸口保证道:“四儿放心,就是冲你这个贤王的面子,今儿只要贾蔷说话算话,拿出方子来,其他的事,都交给我!必让你在你父皇跟前,狠狠露脸!”
李时闻言温润笑道:“若如此,那我该好好谢谢舅爷才是。”
田傅闻言哈哈一笑,正要再说些甚么,就见贾蔷与恪和郡王李暄,自外而入,手里拿着厚厚一沓纸笺。
见此,田傅眼睛陡然明亮!
……
PS:努力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