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9p34超棒的都市异能 大周仙吏-第3章 公義分享-ey4if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
这壮汉和老者一案,看似很小,只是一起简单的碰瓷诬陷案。
就算是壮汉被刑部的人带走,最多罚些银子,受些皮肉之苦,也就放了。
最大的问题在于,这一桩小案件,却事关大公义。
那女子被老者猥亵,在众人袖手旁观之时,这壮汉见义勇为,挺身而出,为世风日下的神都,带来一抹亮光。
如果连这难得的一抹亮光,都被黑暗吞没,以后谁还敢做见义勇为之事?
保护这名壮汉,是在保护律法的底线,保护神都百姓心中的那一丝良善。
张大人做了多年的阳丘县令,一定比李慕更清楚这个道理。
张春无奈的叹了口气,返回偏堂,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带上了官帽,他双手将官帽扶正,说道:“放外面的百姓进来,升堂!”
三人被带到了公堂之上,李慕让王武走到衙门口,告诉外面的百姓,都尉大人特许他们观摩这桩案子,围观百姓顿时一涌而入,一些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也凑热闹的跟了进来,一时间,公堂前面的院子里,便站满了百姓,还有人远远的站在外围张望。
在神都多年,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神都衙门有此盛况。
“这老狗我见过,仗着有亲戚在刑部,整天在街上轻薄猥亵姑娘,若是被拿住,就倒打一耙,不知道多少姑娘都吃了他的亏……”
“以前遇到这种事情,他都靠着刑部摆平了,今天怎么被抓到都衙了?”
“你们刚才没看到,差点儿人就被刑部带走了,那年轻捕头,将剑都架在了刑部的人脖子上,生生将人又带了回来。”
“新来的捕头这么硬气吗,连刑部都敢得罪?”
“不知道,听说都尉大人也是新来的,看看他怎么判吧……”
公堂之上。
那女子跪在地上,哭诉道:“大人,小女子冤枉!”
张春看着她,问道:“你有何冤屈,一一诉来。”
女子指着那名老者,说道:“小女子方才走在街上,此人对小女子出手轻薄猥亵,后来又诬告小女子,欲要对小女子动强,幸得这位大哥相救……,请大人为小女子做主!”
“大人别听他瞎说!”老者一脸怒色,说道:“分明是她撞了我,却诬陷我轻薄她!”
那壮汉跪在地上,说道:“草民看的很清楚,是他先轻薄这位姑娘的……”
老者道:“你和她是一伙的!”
张春看着院中的百姓,问道:“若是还有其他的人证,可直接走到堂上。”
短暂的沉默之后,有几人已经抬起了脚步,却又收了回去。
这老者有刑部的关系,他们虽然心中也同样愤慨不已,却也唯恐被连累,引火烧身,故而不敢站出。
见无人作证,老者的头又昂了起来,说道:“看到了吧,污蔑之罪,依律当处杖刑……”
张春忽然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事实原委如何,给本官老实交代!”
老者对上他的眼睛,脸上的表情逐渐呆滞,喃喃道:“是,是我见这小娘子颇有姿色,胸部饱满,就故意撞了她的胸口……”
李慕看了一眼张大人的眼睛,发现他的双目幽深无比,让人的目光像是要陷进去一般。
李慕曾经见过他施展摄魂之术,这次的威力要远胜上次,恐怕他的修为,也已经晋级到第四境。
朝中官员的官阶,并不和修为对应,有很多当朝大员,其实都未曾修行,但总体而言,某些重要的职位,比如郡守之类,修为都不会低于造化。
第四境道行,原则上可以担任任何官职。
老者恢复神智之后,看到众人看他的眼神,很快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他高声道:“你这是故意冤枉,我要求刑部复核,你不能这么对我……”
张春挥了挥手,说道:“当街猥亵女子,拒不认罪,扰乱公堂,数罪并罚,拖下去,杖二十。”
孙副捕头命令两人将他拖下去,很快的,衙门院子里就响起了惨叫之声。
律法之下,一视同仁,并不会因为此人年迈,就免去他的罪责。
行刑的捕快,都是修行者,知道怎么能让他最大程度的感受痛苦,但又不至于重伤致死。
“住手!”
最后一杖打完,才有急迫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李慕刚刚见过的两名刑部差役,陪同着一名中年人跑进来,中年人径直走到那老者的身边,发现老者已经晕了过去。
中年人脸色阴沉,说道:“是谁抢了我刑部的人?”
两名刑部差役指了指李慕。
中年人冷声道:“阻拦刑部办案,给我带走!”
张春走过来,问道:“你是何人?”
中年人倨傲道:“本官刑部主事,徐忠。”
“几品?”
“什么?”
张春脸色一沉,问道:“本官问你,你是几品官?”
徐忠愣了一下,说道:“九品。”
张春厉喝一声,问道:“九品小官,有何资格在本官面前称本官?”
徐忠怔立原地,虽说神都衙门,在神都没有什么存在感,但神都令,是正五品官员,神都尉,也有从六品,的确比他一个九品主事高得多。
没想到这个神都尉竟然一点儿面子都不给刑部,徐忠再次开口的时候,气势上先弱了两分,说道:“这是刑部先查的案子……”
“此案本官已经审理完毕。”张春一指那晕过去的老者,说道:“此人为老不尊,当街猥亵女子在先,扰乱公堂在后,本官已经罚他二十杖,刑部若是觉得不够,可带回刑部再判……”
徐忠张了张嘴,说道:“此案还有疑点,都尉大人这么快就判完,不觉得有些草率吗?”
张春一指院中百姓,问道:“本官审案之时,这些百姓皆在,你问问他们,此案可有疑点?”
徐忠沉着脸看向周围百姓,众人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
不过下一刻,人群之中,就有声音传来。
“没有疑点!”
徐忠目光望过去,还没有找到开口之人,另一个方向,又有声音传来。
“我亲眼看到这老不死的轻薄那位姑娘!”
“这老家伙已经是惯犯了!”
“大人判的好,早就该这么判了!”
……
人群中传来数道声音,张春再次环顾众人,问道:“大家可有疑点?”
“没有!”
“没有!”
“没有!”
……
这一次,人群异口同声,声音整齐划一,似乎要将都衙的屋顶掀翻。
都衙外的几条街上,行人们纷纷抬起头,疑惑的望向都衙方向。
群情激愤,徐忠耳朵被震得嗡嗡直响,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临走之前,还吩咐那两名刑部衙役,将已经晕过去的老者抬走。
“谢谢捕头大人,谢谢都尉大人!”
那女子和壮汉,跪在地上,激动的对李慕和张春磕头跪拜。
张春轻轻抬手,一股轻柔的力量将两人托起,说道:“无须客气,这是本官应该做的。”
这一刻,李慕从两人和围观百姓的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念力气息。
看来,这果然是一条修行的正道,神都之内,乌烟瘴气,若是能继续取得百姓的信任与爱戴,他不仅能很快将七魄圆满,修行速度,也不会弱于在白云山的柳含烟。
百姓们散去之后,包括王武和孙副捕头在内,衙门里的捕快们,脸上还隐隐有些激动的潮红。
在都衙这么久,他们什么时候有过如此扬眉吐气的时候?
一想到百姓们刚才异口同声的画面,他们刚刚平息的心情,又开始澎湃起来。
张春看着他们,说道:“你们记住,当你们愿意站在百姓身后的时候,百姓就愿意站在你们身后,民心,才是衙门背后最强大的力量。”
这一刻,李慕仿佛从他的身上,看到了正道的光。
怂归怂,遇到大事的时候,他从来就没有让人失望过。
众捕快离去之后,李慕想了想,问道:“如果刑部问责怎么办?”
张春不屑道:“刑部一位尚书,一位侍郎,五位郎中,五位员外郎,十个主事,他算什么东西,你以为刑部那些官员,整天没事吃饱了撑着,会替一个小小的、不入流的主事出头?”
李慕这才明白,难怪他刚才一反常态,霸气外露又慷慨激昂,原来是算准了刑部不会替一个小小的主事出头。
他果然还是李慕认识的张县令。
这时,张春闭目一番,忽然睁开眼睛,惊愕道:“本官的念力呢,本官那么多的念力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