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oe6h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能看到準確率 起點-第666章相伴-6g1on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陆隆高虽然没亲自领教过「三足焚月炉」的厉害,但是每一届无双盟会的战斗比赛视频都会被各家保存,然后带回去加以研究。
所以通过研究,他也早就判断出来陈靖的「三足焚月炉」至少有三到五万斤左右的重量。这玩意一旦抡砸起来,绝对是非同小可,少有人能硬撼得住。
「惊云沧浪叠」!
陆隆高一出手就是绝招,其他十二名长老剑光呈圆形,霞光万道。而他一纵而起,由上而下,宛若陨石坠落,一双铁掌以全力往下轰击而去。
此招又快又狠,其目的就是为了迫使陈靖无暇去拿「三足焚月炉」。
陈靖见状,竟也不慌不忙,眼看就要被全面击杀,他却突然张开嘴,喉咙里发出了一道惊天动地的吼叫。
「狂狮吼」!
音波吼出来的刹那,这会馆200米方圆内,所有的瓶瓶罐罐全部爆碎。
离陈靖较近的那十二位陆家长老身体猛得一震,七窍之中皆有赤血迸射而出。
那居高临下以「惊云沧浪叠」袭击陈靖天灵盖的陆隆高,也陡然惊慌失措的收住攻势,忙用双手将耳朵捂上。
可即便如此,在他狼狈落地后,那一双眼睛里,也是流出了鲜血来。
陈靖只是一声吼,就轻而易举地放倒了眼前十三人。
这「狂狮吼」可以看作是佛门狮子吼的进化版,只是佛门慈悲掩去了「狮子吼」的杀性,所以「狮子吼」讲究广音洪泛,振聋发聩以为止。
而天域的「狂狮吼」则不然,其特性反其道而行之,音波的杀伤性更强,用于突发制人效果奇佳。
可破耳识,惊六窍。
越靠近的人受到的伤害也就越大。
可此法也有一个弱点,那就是若连续使用则就不复效果了。
因为但凡练气小成以上,皆有自我封闭六识之能,若在有所防备之下将听觉封闭,那么这「狂狮吼」的效用也就微乎其微了。
刚刚这些人都是没有防备,乍闻音波入耳,这才一个个都出现了七窍流血的情况。
“磅!”
值此之时,「三足焚月炉」已然被陈靖扛在了肩膀上。
“这也是那个女人教你的?”陆景十二凝缩着瞳孔,冷幽幽地说道。
这「狂狮吼」他没学过,虽威力不错,可缺点也是被他一眼看穿。
「只要封闭耳识,以罡气护住七窍,这音波就毫无用处,不过鸡肋而已。又怎比得过我所得到的蜀山三绝?」
“那女人还有教过你什么东西吗?”陆景十二挑衅地嘴角一翘。
“你来试试?”陈靖朝他勾勾手指。
「无双盟会召开时,他就是凭仗三足焚月炉,到了如今还是仗着那个破炉子,可见是没学到什么太大能耐。」
陆景十二冷笑着忽然一挥手之下让陆隆高他们都退下去,随即他试探地抓起一张桌子就朝陈靖砸去。
“当!”
陈靖只将「三足焚月炉」往前面一挡,桌子砸来,七零八碎。
陆景十二趁他格挡之际突然一踏双星,脚步一跃之下就是八米多。直接凑到了陈靖面前。
「碎星拳」!
一拳当胸闷杀而去。
又快又急,宛若奔雷。
而陈靖急速将「三足焚月炉」下挡,使得陆景十二这一拳打在了「三足焚月炉」之上。
“磅”!
铜炉震响,振聋发聩。强横的力量让陈靖也感觉到了双手微微木然。
「这一拳的力量好大!」陈靖也暗暗猜测这陆景十二在天域怕也是机缘不小。
不过无论是什么机缘,总不可能比他的机缘更大。
“嗾!”
陆景十二一招未中,脚下双星再现,一步就绕到了陈靖背后,「碎星拳」再度势若奔雷往陈靖后心狠狠砸下。
然而就在此时,陆景十二发现陈靖背生双翅,宛若白鹤一般。突然弹翅而张,其足踏坤位而踩离兑,竟于丝毫妙巅之间从他拳风之下歪身扭转了过去。
——躲过去了!
“嗾!”
陆景十二又踏第三步,来到陈靖左侧,斜以60度角,一拳轰杀其腋下。
陈靖背后双翅展动,一个旋转之下,竟又于他拳风之下闪避了过去。
“嗯?”
陆景十二又惊又惑。早知道他的「踏星步」可是进入一踏双星的境界了,此等境界,人间无双,绝对无人能出其右。
可陈靖却一而再能从他拳风下闪过,且背生双翅,那诡异的步法比起他来竟是完全不遑多让。
他知道陈靖这步法绝对不是天域学来的,因为之前在无双盟会之上他也见陈靖用过。
只不过此时于彼时,已有天壤之别。
“喝!”
陆景十二脸色初现狰狞,「碎星拳」忽然一连串打出三击。
嘭嘭嘭~~~
星光爆裂,罡气横飞。会馆里桌椅家具纷纷碎成齑粉,陆家众人皆退出大门。
陈修轫重伤之下也不忘将陈明汉拖到角落,避免殃及池鱼。
自看到陈靖在这出现的那一刻,他心中也是又惊又怕,惊的是陈靖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而怕的却是生怕陈靖救人不成反遭不测,若如此必是陈家一大损失。
陈靖虽强,可在他印象里顶多跟陈明汉在伯仲之间,连陈明汉都扛不住陆景十二,料想陈靖也是不能的。
此番来援,无异于飞蛾扑火。
他死不死他自己已经不在乎了,因为他年纪已经一大把,就算死,虽有遗憾却并不畏惧。
而陈明汉和陈靖都是陈家的希望,「希望」是不能死的,只要留着希望,陈家就还有崛起的可能。
可若陈明汉和陈靖都栽在了这里,那陈家可就真的复兴无望了。
所以自第一眼看到陈靖的时候,他想让他赶紧离开,陈家就算折了一个陈明汉,至少也要留下陈靖。
两个一样,必须要留下一个。
可是刚才那会儿他胸膛堵着一股血气,翻涌不止,压不下去,半句话也讲不出来。
却等他平复之后,却见陈靖已经和陆景十二身形交错,已经斗了五六个回合了。
陈修轫越看越惊,老眼几乎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