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eed非常不錯小說 三國重生馬孟起討論-第四八〇章 交州戰事完回返(一七一)展示-9qehi

三國重生馬孟起
小說推薦三國重生馬孟起
这个一样儿是事实,可以说和曹操出征的将领、谋士,真没有一个心软的,没有。只能说这个是对比出来的,谁心更狠,然后谁能稍微软点儿,这样儿。显然这个第一狠的,那肯定是曹操,然后往下排……心狠是所有人的,稍微软那么一点儿也只是对比出来的而已,是啊。因此,这个肯定也是,跟着曹操一起出征的,就没有一个心慈手软的,一个都没有。就只是
对比起来,谁心更狠,那没错。谁心稍微软那么点儿,如此。可总体上,那确实都是心狠手辣之辈……一点儿不假,随便一个,那可都是,真的。没有一个心软的,那心稍微软点儿得,不过是对比出来的罢了。可实际上,他们就比一般的人心狠手黑多了,那是,一点儿不
错。因此,当年的事儿,没一个劝说曹操的,没一个。可以说不光是有人开口赞同,而且剩下的,那都是默认了,一点儿没错。所以说当年的事儿,曹操是主角,可和他带着的那些将领、谋士,自然也不是说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前者是缺少不了的主角、后面的就算是配角
了,是啊。当初是曹操那当主公做老大的下令,那不假,可要说和那些将领、谋士,没一点儿关系,那也不是。就得说和他们一样儿有关系,只是说没那么大而已。确实,因为当家做主的,只是曹操一个。可以说当初就算是所有人都反对,那么他一样儿会那么下令,那没错。毕竟好处大、利益多的事儿,最后利大于弊,自己怎么可能不去做?而当初的情况,可
以说除了曹操那么做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更好办法了,没错。确实,当初摆在他面前的,就两个选择,做和不做,这样儿。曹操那人那样儿,还能选择不做?所以自然是做了,结果就那样儿。他是无怨无悔,兖州军士卒发泄了,可惜苦了当年的徐州百姓,也没办法,谁让
他们赶上了,赶上个那么倒霉的时候。反正要换成是马超、就算是孙策,也不会那样儿了、不会那么做啊,那是。就是曹操,其人会那样儿。马超、孙策、哪怕就是刘大耳朵都不会,没错。后者那怎么都不会,想都不会想,这个别管是真心还是假意,反正人家就是不会那么
做,一点儿没错。其人和曹操,真心在很多地方,那就是相反的,一点儿没错。所以说哪怕马超确实是看不上刘大耳朵,那一点儿不假。可是他也承认,至少对方这方面,那作为还是不错的,没错。别管真心还是假意,哪怕就是装一辈子,那假的也是真的了,没错。马超一直记得那诗,所谓是“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这诗太有道理了,至少他是
很推崇的,没错。时间确实,能证明很多东西,那没错。所以说短时间的话,有些东西,那确定是证明不了太多,那是。所以说时间真是特别强的一个,不服不行,至少能改变的多了去了,这点是啊。而不会改变的,还有几个?真心也没有什么了,是啊。就那么几个而已,
确实是啊。所以说这个时间能证明很多,那是。反正时间长了,最后剩下的,那就是强大的诸侯,没错。如今三分天下,足以说明问题。还是,江东军实力是不如凉州军、兖州军,但是却超过其他诸侯,一点儿没错。因此,人家和凉州军还有兖州军三分了天下,这个一点儿没错。话说要是没实力的话,真都早被灭了,是啊。看刘备一方,那都被灭了,是啊。真
不错,归根结底,还是实力不行、不够,没错。有实力,那怎么都不同了。这个算是根本啊,那确实,一直都如此说。没实力肯定不行,像江东军都要被灭了。之后只要凉州军解决了北方异族的问题,兖州军也是早晚必被灭。这个还有其他的可能吗?他们不会被灭,这个就不要多想了,还得被灭,没说的。只是说时间上的问题,早晚啊,这个是。早了的话,那
确实是马超和凉州军的想法,一点儿没错。可以说他们一直都是那么想的,没错。而晚了的话,那却是孙策和江东军他们自己、也包括曹操和兖州军,他们的想法,那是。可以说和马超凉州军想法太不一样儿了,是啊。前二者的话,就真是,想着晚点儿说江东军再被灭吧,
没错。反正早的话,对凉州军都是好处。晚了的话,那对江东军、兖州军,对他们自然好了。仔细一想,确实是那样儿,那是一点儿没错。都正常,是啊。马超、曹操还有孙策,他们怎么都是不一样儿的想法啊,那是。那么江东军反正被灭是一定的,不过是什么时候,那
未知了。没什么好机会,就得说等着己方的水军,真正训练好了,再说去灭江东军的事儿。这个一直也都是那样儿,确实。马超是一直都想着这个己方水军能早日训练好啊,可惜这个自己还是决定不了、决定不来。反正想法那确实都挺好,这个都不错。一直都那样儿啊,确实。也别说是他了,就曹操、哪怕就是孙策,其实也都是,想法不错,那都不假。毕竟你都
不能说我有个好的想法,就不对吧。当然了,他们肯定也是,都没什么奢求,一点儿没错。至少不切实际的东西,曹操和孙策那儿,他们可都没有,是啊。如果说有的话,那确实不那样儿了,是啊。可显然,两人作为合格的主公、老大,那自然是都不错的,确实。因此,他
们最多也不过就是有个好的想法罢了,那是。其他的呢,也都没有了,不错。可不管如何,至少现在马超凉州军大军没去江东、没去扬州、没去灭江东军,这个对曹操、孙策、兖州军、江东军他们来说,其实就是好事儿,那都不错,确实。如果说去了,那肯定就是不好了,没
错。那么其实就保持这么一个状态,只有说马超和凉州军,他们是想着早点儿去灭了江东军,一点儿没错。但是在曹操和兖州军、孙策还有江东军,在他们那儿,显然是不想马超那么快出兵,也是一点儿不错。所以说这个事儿一直都是如此,那确实。马超因为带着大军去灭了江东军,那对自己对己方来说,才是大好处、更多利益,是啊。而刚开始的时候,那样
儿对曹操对兖州军,肯定不是什么好处、利益啊。说起来是不好的、是弊处。因此,那个时候他会如何做,可想而知,没错。但是马超不怕什么,而且他更清楚,曹操很快就会改变主意,那是。那么到了那个时候,江东军要面对己方和兖州军一切进攻,他们可真就要挡不
住了,是啊。可以说江东军没那个实力,有那实力就不用担心、顾虑什么了,是啊。可确实,还是那话那样儿,他们可没那逆天的实力啊,没有。是天下三路诸侯中实力最弱的存在,那么不先去灭他们,灭谁?至少马超肯定不会说放着江东军不先去灭,去灭兖州军。他脑袋得多有坑要那么去做?显然是一点儿没有,先去灭江东军,那没说的,必然、必须,那一定
是。这个也是一统天下的一步,那没错,一直都是那样儿啊,确实。所以说这个也没有什么变化,那不会。在马超那儿来说、在凉州军那儿来讲,都是如此,是了。毕竟已经是先灭了刘大耳朵,这个算是第一步、之后再灭江东军、对付北方异族、解决了他们大举南下的问题、最后灭兖州军。一直以来,马超和凉州军,他们都是如此想法,一步步来,最后一统天
下啊,那是。所以说也算是早都已经决定好了,没错。可以说就是如,那是己方最好的路了,是啊。马超和凉州军,他们一直都是那样儿想法,也都是那么做的,一点儿不错。不过怎么说呢,确实是比较困难、没那么简单、容易啊,说了多少要次了,确实是那样儿。所以
这个肯定也是,那样儿,没错。不过也是,一切都是往好的方向发展着,那是一点儿没错,确实那样儿。要不然的话,就马超和凉州军,那还不会说是满意什么的,没错。可总体上来说,他们是满意的,这个确实是够了。至少在此时此刻,那都是没问题,肯定没错,确实也
是。而曹操和孙策、兖州军和江东军,他们一样儿是满意如今这样儿,是啊。看凉州军没去灭江东军,这个其实就是好,那是。对他们来讲,灭江东军,是对方的大动作、其他的,不过就只是小点儿的动作了,是啊。就算是曹操,也都那么看了,没错。哪怕知道马超要带兵来进攻己方的豫州,可他却依旧不认为那是对方一个什么大的动作。当然了,曹操和兖州
军想法,那自然也不想说让马超和凉州军占据己方的郡县,一点儿没错。可也知道,那是挡不住,只能说是尽量保住己方在豫州的几个重要的郡县,那是。不过显然,就马超和凉州军的想法,他们确实也没想说要全据了豫州,至少许都那地方,马超和凉州军就不会去进攻,
那是。那么这个,其实曹操和兖州军的话,他们就觉得不错了,是啊。毕竟没奢求己方就能守住什么的?那不玩笑吗?己方能守住几个郡县?一个两个?多说了吧,所以这个不用多想,真的。只要说对方进攻的地方,己方基本上就很难守住。豫州实在也是没太多的人马了,
这个没办法。以前曹操把大本营放在许都的时候,豫州有很多人马,那没有也不行,是啊。但是等他把大本营迁到了冀州,豫州就彻底是没有多少人马了,没错。就许都那么几个地方,稍微能多点儿人马,其他地方,就比以前少太多。所以说这个肯定也是给了马超和凉州军可乘之机,那一点儿不错,所以他们肯定要进攻豫州,没说的。不过就现在来讲,马超和凉州
军却依旧是没准备好,这个也是。如果说准备好了,那真是早就去进攻了,没错。可现在还没去、没有动作,那就是没准备好,是啊。因此,这个如今就是这么个情况。马超其实是想早点儿去进攻、凉州军众人也都那么个想法。而曹操那边儿呢,他和兖州军也算是准备好
了,是啊。只要对方来进攻,这个己方就肯定马上就去豫州阻截对方。曹操和兖州军,他们也是准备好了。而孙策和江东军,真是,他们巴不得马超带着凉州军和曹操兖州军大战,那可真是。最后双方损失多,那对己方来讲,更多是好事儿。不过对于北方异族来说,他们
更想看到。那肯定是啊,可以说凉州军和兖州军的实力越弱,这个他们大举南下就越是能成功。而孙策和江东军,说他们有点儿矛盾,其实是有那么点儿。从他们不想被灭的心思,那是真希望凉州军和兖州军他们大战、一直都战下去、伤筋动骨。可显然,那样儿的话,北方异族肯定要大举南下,而且大汉这边儿还挡不住。那么这样儿的情况,他们还不想要,所
以说这个是有点儿矛盾的,很正常。因此,孙策和江东军,是绝对不想着凉州军和兖州军他们伤筋动骨了,至少不想让北方异族大举南下成功。哪怕说那样儿己方被灭了,他们也认了。所以说凉州军和兖州军的大战,那是他们所希望的,但是不想他们伤筋动骨,不过削弱
两军实力,这个可以有,那是。只要北方异族不大举南下、不成功,那么一切就都好,是啊,所以说这个肯定也是,一直那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