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f4yf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獵妖高校 起點-第一百六十章 聽潮(三)分享-7m7vu

獵妖高校
小說推薦獵妖高校
所谓黑潮,就是某些情况恶劣的冬末春初,沉默森林里的魔法生物因饥饿失去理智,进而冲击贝塔镇,寻求食物以及其他出路的自然现象,因为那些魔法生物黑压压一片像极了涌动的潮水,因而被巫师们称为黑潮。
当然,还有另外一种解释,每次黑潮涌动的时候,都会惊动迷失在沉默森林深处的那些‘狂猎’者。那是一群执着猎妖而迷失在黑暗中的巫师,与迷雾同行,与死亡为伴,追逐它们永远也追逐不到的猎物,如黑暗的潮水般从林中涌出。
按照一般经验,黑潮往往爆发于每年二三月份,迟也不会超过四月。
现在已经六月初,而且今年的黑潮已经爆发过了,理论上不会出现新的黑潮。
但是科尔玛听到属下的报告后,却没有一丝怀疑。
因为整个布吉岛,或者说整个巫师世界,对黑潮最为敏感的一个群体,就是世代居住在贝塔镇北区的戏法师们。
巫师联盟的大人物们考察黑潮,或者通过固定在树上、岩石上的炼金仪器;或者通过水晶球、塔罗牌之类的占卜魔法;再或者通过当事人口述、以及抽取亡灵的记忆。他们很少直面那些肮脏又危险的生物。
而北区的戏法师,他们对黑潮的所有理解,都基于生命。
许多戏法师需要深入沉默森林,冒着生命危险采集草药、收集魔法材料,来换取微薄的收入,维持生计。因为孱弱的魔法能力与巨大的风险,他们在沉默森林里走的每一步,都是前人用生命探索出来的。
他们就像暴雨降临前的蜻蜓,对气候变化有着异乎寻常的敏感,在错误的地点捕捉到错误的猎物后,便知晓暴风雨即将降临——从这一点来看,他们的这种能力并不比那些修为高深的占卜师差。
只不过占卜师每一次精确占卜都在拨弄吊着达摩克利斯之剑的那根细线,轻易不会在这种小事上浪费精力。
“还有多久。”科尔玛重新将目光投向河底,看向那群涌动的‘蝌蚪’。她是在问新的黑潮爆发还有多久。
“随时可能发生。”下属恭敬的回答道。错非完全确认,他们也不敢相信一年内会爆发两次黑潮,自然也不敢向大贤者汇报。
“规模呢?”
“很大……前所未有。”
“具体一点。”
“除了贝塔镇之外,第一大学可能也在这次黑潮的波及范围之内。”
“学校没有反应吗?”
“……没有。”
“没有反应就是最大的反应。”科尔玛若有所思道。
她原以为是北区巫师对危险敏感所以发现了黑潮涌动,但现在看来,情况显然比她预想的要糟糕的多。
正常情况下,沉默森林如此大的变动,定然会惊动学校的监控法阵。按照常理,不论学校打算如何处理这股莫名而来的‘黑潮’,都会派遣相当数量的猎队深入沉默森林探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默不作声、无动于衷。
不,不是无动于衷。
科尔玛觉得学校这种反应用‘严阵以待’四个字似乎更恰当一点。
“最大的反应?”下属显然没有理解科尔玛话中的意思,愣了一下:“意思是学校已经知道黑潮即将到来吗?那我们还需要向学校做出警示吗?后面的防御工作呢?”
“一切照旧。该预警预警,该防御准备,就做防御准备。”女巫扯了扯身上的斗篷,目光掠过水面,看向沉默森林深处:
“我们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北区人总是过于相信魔法的力量,学生们总是过于相信学校的力量,而位于北区与学生们之上的那些老巫师们,又太过迷信命运的力量……当大家都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留在自己身上的,就只剩下绝望了。”
“北区已经受够了绝望。”
“既然学校打算躲进乌龟壳里,那就让整个布吉岛看看北区巫师的力量,看看那名叫希望的野火,能够驱散多少迷雾,照亮多少黑暗吧!”
……
……
鼠群沿着幽深的寂静河潜行许久,最终在一处僻静的水湾处登陆。
避水的‘肥皂泡’离水而破,发出微弱的‘噼啪’声,千万个肥皂泡一齐碎裂,仿佛木头在烈火中烧碎时的声音。
老鼠们按照身上马甲的颜色,分作不同队列,排着整整齐齐的队伍,涌向水湾深处的一小片空地。
空地中央,立着一道矮小的拱门。
拱门米许高低,左右是罗马立柱,拱顶纠缠着橄榄枝与月桂,一群赤着身子、胖乎乎的的小精灵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藏在那茂盛的枝叶间。
红色、黄色、青色,三支队伍仿佛绞在一起的三条细线,一头没入那道矮小的拱门中,另一头还浸在汩汩流淌的寂静河里。
鼠仙人坐在自己的木辇上,默默注视着这一切。
它的身旁,蹲着一位笼罩在黑色袍子里的巫师,头上戴着帽兜,只露出一小块苍白光滑的下巴。
“不是刻画符文,只是打打下手!”黑袍巫师提醒了一下,继而抱怨道:“如果不是你们突然要求加快进度,我原本可以自己一个人做的更好。”
“时不我待。谁也不知道那颗果子突然就要熟了。”鼠仙人语气中也充满了无奈:“流浪吧那厮现在也忙的团团转。”
“这不一定是坏事。”黑袍巫师反而宽慰起它来:“我们没有准备好,学校也没有准备好,那些妖魔自然也没有准备好……当大家的准备都不充分时,比拼的就是意外性了。而我相信,巨零三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