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8owg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永序之鱗 一般冶行-第640章 盜火者的演出(12)(求推薦票!求月票!)展示-gdtje

永序之鱗
小說推薦永序之鱗
“溺毙……将是尔等的宿命。”
随着特恩斯继续使用言灵的力量,不仅仅是那个被困在黑暗中尖叫的鲁佛,所有的艾克瓦特武僧乃至在场其它神祗的信徒和牧师,身边都突然出现了泛着涟漪的水波。
除了少数能够有水中呼吸能力的神祗牧师,或者某些奇怪的种族,那些人之中的绝大部分都不由自主地抓住自己的喉咙,可是流水仍旧“咕噜咕噜”往口鼻灌注。
“为了……咕噜咕噜……莱兹爱渥……咕噜咕噜……的荣光,今日老子肯定杀你!”
情绪激动之下,已经转化为神性生物的鲁佛,将体内的神明之血消化得更彻底了几分。他尽力调集着具备“改变现实”这一伟力的神能,一下次冲破了黑暗的束缚。
在鲁佛克服了这点阻碍之后,由于其本身快速运动而带起的强风也帮了他一把,萦绕在其身周的流水被风压弹开。
这个年迈的武僧、年轻的神性生物用行动,表达了自己的立场。活像是一颗出膛的子弹,满怀着对于神祗的狂热信仰,再佐以复仇的热忱,鲁佛奔着特恩斯所在的位置就径直冲了过来。
“你选择之路……皆为荆棘。”
没有闪避的意思,也没有让其他人出手帮助自己。面对已经近在咫尺的袭击者,特恩斯只是举起手中的燃灯杖猛地向前一戳。无数碎石、蔓藤刹那间凭空出现,将鲁佛前进的道路挡了个严严实实。而他那根燃灯杖却好像不受任何限制,结结实实地凿到了对手的身体。
“砰”……
伴随着一声闷响,就像是被攻城锤击中了似的,鲁佛四肢悬空身体后仰,以不比冲来的时候慢多少的速度倒飞了出去。
很显然,作为一名罕见的、具有独一魔鬼血脉的提夫林,特恩斯那枯槁的肢体之中,也蕴含着不可小觑的力量。
“既然你冥顽不灵,怙恶不悛,”神明非神会的会长只是往前迈了一小步,但是却直接出现在倒在地上的鲁佛身前,“那么我就剥夺你的力量,看看失去伪神给的肉骨头之后,你那点可悲的忠诚,到底还能剩下几分。”
“伪神的馈赠……万事皆虚。”
和之前非常顺畅就说出那段言灵不同,在涉及到神祗的时候,纵然特恩斯的手段非常高明,但是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有些吃力。以至于,他不得不配合那柄燃灯杖所蕴含的力量,才能将颂文完整地讲述出来。
那柄燃灯杖端一直处于熄灭状态的笼龛,蓦地闪耀起来。里面那小半截黑黝黝的、不知用何种材料制作成的蜡烛突然自发点亮,向外发散秽恶的灵光。
“嗤嗤嗤……”
当他用这根燃灯杖砸到鲁佛面庞的瞬间,连续不断的灼烧声便自然而然地响了起来。从笼龛之中滴落的每一滴蜡油都会化成一道黑影,迅速地钻入下方神性生物的躯体。在这个过程之中,鲁佛的身体跟通了电似的,一直在抽搐,打着摆子打个不停。
“冥河的味道,还有一股类似河泥的腥气,”奎斯耸了耸鼻翼,不由得蹙起了眉头。因为他曾经仗着着量子能量傍身,充分浸泡过冥河的河水,所以从鲁佛和特恩斯那边飘过来的气息,让他感到有些熟悉,并且很快就有了一些推测。
仿佛是为了印证少年蓝咯的判断,又好像是特恩斯故意想要竖立威信,这个神明非神会的会长大人气定神闲地对着在场的所有人,大声说道:“瞧一瞧,看一看。虚伪的神祗被剥取了神秘的面纱,当那种虚妄的力量便再不能作假。仅仅是使用了冥河沉泥做成的油膏,挥洒上去,祂们给予愚忠者的铠甲就会被吾剥离。”
当“冥河沉泥”这个词传到耳朵里,多亏有在巴托后勤部门摸鱼的经验,奎斯立刻反应出那玩意儿的在巴托九狱的内部售价,“还真的是‘仅仅是’啊,”他不由得撇了撇嘴,“家里有矿真的是了不起,钞能力果然是最强的超能力。”
不过少年蓝龙的腹诽,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那些人全都被特恩斯话语中传达出的信息所震慑。神明非神会的成员们欢呼雀跃,他们为自家会长大人展现出来的实力、为协会颠覆神祗统治所取得成绩而感到振奋;而神明非神会的敌人——那些叫嚣着要惩罚这个亵渎神明组织的神祗信徒、牧师则如丧考妣,他们想不通为何神力会被凡人的伎俩所击碎。
而这,正是特恩斯所希望的。
在今日过后,他还会释放出一些胆敢进攻协会总部的敌人。那些家伙就像是种子,他们今日所见之事会给其所在的教派带来骚乱。如果神明非神会能够对骚乱加以调制,令其发展出神经系统、进化出脑子,那么他们说不定就能掀起一场席卷多元宇宙的、针对神祗的大暴乱。
只不过有的时候,想法是好的想法,但是在落实的时候却总会出一些问题。
正当特恩斯志得意满之际,一个矮小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其近前。“嗯?”原来那个家伙正是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斯卡文,还没有等特恩斯询问他跑过来想要做些什么,这位鼠之王的嘴角就微微向上翘起,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
“会长大人,我想……”
可就是有着这样的防护,他依旧也没能扛过斯卡文的噬咬。凡是被鼠之王板齿触及之地,无论是魔法,还是血肉、护甲全都脆弱得跟白纸无异。“咔嚓”一声,随着斯卡文嘴巴完全闭合,特恩斯握着燃灯杖的手臂就和他的身体完全分离。
趁着特恩斯因为疼痛而传送离开,斯卡文立刻抓住了那根断臂和燃灯杖。“真得感谢您的慷慨,”伴随着一句嘲讽,这位鼠之王从原地直接消失,不知去向了何处。
“跟我走,”站在奎斯身旁的副会长利萨,倏尔之间就在身边开了一道传送门,“别磨蹭,晚了你们的小命就……”
爆炸降临到这片土地,甚至比地狱咆哮发射时特有的“轰隆隆”响声还快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