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sxhx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秦時小說家 偶米粉-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軍陣六合(求票票)展示-5tcpz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将军!”
“那里是李信所部先行的六万铁骑,后方步卒再有一个时辰,便可赶至。”
“此为战机。”
身披暗红色的甲衣,束发鹰盔,身为腾龙军团的主将,知道此战的意义,故而也知道接下来拦阻李信主力的意义。
闻身侧副将一语,龙烨颔首。
的确为战机。
为了这个战机,楚军丢掉了楚国淮北千里之地,放弃数十座城池,就为了眼前这一刻。
只是没有想到,李信主力攻打汝阴竟然会那般顺利,虽如此……也隐约够了,大司马主力已经兵临城父、寝县。
项梁将军那里应该在平舆有所得。
秦国二十万大军南下伐楚,自然都是精锐,可目下,李信大军攻打汝阴,想来随行的弩箭、羽箭诸般器械都耗费颇多。
战力有损。
而他们,等待许久。
“传令!”
“左右合围,弓弩压阵,一炷香后,中军出动!”
龙烨看向行军司马。
为了能够尽可能的削弱李信主力,大司马并未抽调腾龙军团之力,十万大军汇聚于此。
无论如何,都得让李信所部损失足够大,甚至于歼灭李信主力。
下一刻,钟鼓之音震荡,云车之上的火把飘动,腾龙旌旗飘动,十万大军豁然兵动。
左右先锋各三万精锐,混合重甲铁骑和重装步兵,徐徐压进,天地间,豁然间铁血弥漫。
“哼!”
观腾龙军团兵动,李信神色不由的难看起来。
此刻后方断后兵力、步卒兵力未有赶至,只有麾下六万精锐铁骑,器械箭簇不足,面对腾龙军团的十万兵。
的确有些下风。
“传令!”
“全军雁行而列,牡阵合一,大秦铁骑何惧区区楚国之兵?”
对方行军已然展开,两侧先锋左右压来,接下来靠近之时,定然会……弓弩压阵,中军出动。
不过数十个呼吸,李信便又是令达。
闻此,随行军将相视一眼,为之颔首。
腾龙军团的战力不可知,但如果真的被腾龙军团三面夹击而至,那么……他们就危险了。
只有先下手为强,而后,破开腾龙军团的封锁,与之混战,静待后方援兵,或许损伤,但对方也绝对不好受。
“军司马暂缓。”
“将军!”
“我有一策,可以歼灭眼前腾龙军团主力,纵然不为全部歼灭,也可……将其困杀。”
“待后方步卒跟至,横推而进,则可突入蒙武老将军所在之城。”
赵佗翻身下马,立于李信马前,抱拳一礼。
抬起头,自信而言。
“嗯?”
“……赵佗有何策?”
李信眉目紧锁,先是万万没有想到项燕真的会冒险,迂回大军出城,包抄城父、寝县等地。
在自己看来,那完全就是死局。
纵然包抄诸地又如何?
待自己回防反攻,配合蒙武老将军守卫之力,足可将项燕之力绞杀,可……眼下,观腾龙军团如此。
没来由的。
一股冷意从心间深处升腾。
或许……项燕之力不为如此,但自己定要破开眼前腾龙军团之困局,汇合大军于一处。
正面碰撞项燕主力。
眼前腾龙军团十万兵,应该是……拦阻自己所用,那正合自己之心,后方援兵还需要一个时辰。
待大军齐至,便是剿灭腾龙军团主力之时。
然……观赵佗之行,听其言,紧锁的眉目挑动,沉声而语。
“李将军!”
“目下我军兵少,且器械箭簇不足,强行与腾龙军团十万军交锋,并非最佳时机。”
“且容易损耗我军精锐主力之力,赵佗曾于武真侯处,习得一门军阵,正合眼下所用。”
“果然展开,则腾龙军团十万军不为大威胁,甚至于我军还可给予痛杀!”
赵佗快速言语,近前一小步。
“军阵?”
“何等军阵可解眼下局势?”
李信神容有些不悦,非此人背后为武真侯,早就不予理会,率军出击了,自己现在并未有闲心听那些。
对于军阵,自己也了解不少,护国学宫那里也有流传不少,可军阵之用……翻滚脑海诸般,并未有合适的。
“将军且看!”
听得出李信将军不悦,赵佗并不恼怒。
眼下局势焦灼,李信将军甚为大军主将,果然大军失利,其人难辞其咎,自己并不放在心上。
语落,从怀中拿出一卷锦帛,递将过去。
“此阵名曰六合!”
“……”
百十个呼吸之后,伴随着滕龙君的侧翼六万军缓缓压制,李信先锋六万军中,巨鼓亦是剧烈响起。
后方数百丈之外,云车架起,火把通明,六色旌旗飘动,赵佗正立于其上,左右鹦歌、白凤护持,以防楚军有人下黑手。
六万精锐顺从李信之意,分化六支黑色溪流,各自有军将带领,以为军阵所用,纵然赵佗之军阵,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
起码……困住腾龙军团十万军还是不成问题的。
只要一个时辰!
自己定可以将眼前腾龙军团十万军彻底剿灭。
“落!”
身披重甲,静静站在云车之上,火把映照,此刻自己应该是极危险的所在,可……为了眼下战局,都是值得的。
执掌六万军!
并非自己所掌兵力最多的一次,在陇西的时候,自己也曾将八万军,同章邯将军一处,也同将二十万军。
可此次堪为最为紧要的一次。
手持青色令旗,高高举起,对着右翼直接挥动。
旌旗所指,一万精锐铁骑呼啸而动,迎上楚军侧翼精锐。
手持黄色令旗,高高举起,对着左翼直接挥动,大地震颤,朦胧的曙光之下,两军再次交错。
……
六合军阵!
依据乾、坤、生、死、水、火六门而立,以秦军六万精锐分化六门主力,按照三阴三阳互为表里,随意转变,攻守如一。
“这门军阵,也可演化六人阵法!”
看着远处六万黑色铁骑成就阴阳,顺着旌旗的指挥,逐渐将腾龙军团左右六万先锋困住。
白凤在侧,不由的一笑。
如果这六万精锐在赵佗手中训练超过一个月,两军今夜相对,白凤觉得,全歼腾龙军团主力不难。
而今只能够尽可能的将腾龙军团困住,以待后方大军感知,配合困杀之阵,击杀楚军。
“六军分化,看似力弱,实则六门合一,每一门都可随时迎对另外五门,六门混元,待将楚军困住,则可以六门之力徐徐剿灭弱小。”
鹦歌踏足化神,聆听武真侯道家玄妙,虽对于阵法不为精通,但俯览而下,秦军六门军阵,每一门都可支援其它。
六门分化,六门一体,而楚军主力则被分散。
……
“楚军两翼大军应超过五万,此刻被困,大势已成,静待良机,剿灭楚军。”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赵佗长长的呼吸一口气。
六门的运转调遣刚才都是通过自己的随军司马快速传递军中的,故而运转起来有些瑕疵。
可……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楚军似乎并未知晓自己的目的。
刚才楚军弓弩营压阵,万千羽箭落下,惜哉,楚军两翼被困,彼此交错,羽箭何处而落?
一轮射出,不过数百个呼吸,便是不存。
现在……便是六合军阵法力之刻。
“这是……何阵?”
腾龙军团主将龙烨此刻神容有些不好看,先前军略,乃是左右两军先锋压上,将秦军之力挤压一处,而后弓弩压阵,射杀秦军先锋。
中军出击,一战定下。
现在……,左右六万先锋精锐被秦军分化的六支力量围困,进退两难,观秦军动静,明显是军中阵法。
左右看了一眼,以问诸将。
“这……,将军,末将虽不识得此阵,可秦军这般困住左右先锋,不是长法,反而给予秦军喘息之机。”
“不若……,中军主力出动,以大军之力,强行将秦军精锐冲散,三军合一,歼灭秦军!”
数息之后,一人侧方而出,拱手一礼,沉声而道。
现今……六万左右先锋被秦军团团围困,其力不得出,唯有中军出动,强行击破秦军军阵。
秦军施展军阵,缘由便是兵力不济,若然耽搁下去,待李信主力汇聚,他们就要面临相当困难了。
“击鼓!”
“进军!”
“让秦军一观楚军威武之师!”
龙烨神容凝重,眼前的情况,唯有如此了。
中军不出动,左右先锋两翼便是被困杀,唯有强力进军以为强行击破秦军主力。
手掌扬起,传令下达。
腾龙军团乃是大司马一手倾力打造,重甲骑兵七万,混合步兵三万,配备精锐兵器,乃攻伐强力之力。
今日出战,无论如何也要将李信主力拦阻这里,为大司马拿下城父、寝县要地拖延时间。
若非汝阴那里破城太快,楚军主力也无需如此。
……
“楚军中军出动,看来是想要强行击破我军军阵。”
“若是一刻之前,还有那个机会……,现在,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