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异能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txt-第九百三十五章 提前的邂逅相伴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你们怎么得到那么多奖励的?”查理·韦斯莱问。
这时他正在帮着乔治、珀西朝人群抛撒着蟾蜍薄荷糖、甘草魔棒、滋滋蜂蜜糖。
由于乔治、珀西他们所在的【异色组】输给了弗雷德他们所在的【同色组】,按照今天联谊晚会的游戏规则,【异色组】必须接受一个随机小惩罚。
惩罚是从公共休息室上方悬挂的灯笼中抽出来的——分享今晚活动中赢到的糖果。
而直到这个时候,小巫师们才直观地了解到,“跨学院组队”在今晚联谊晚会的活动中收获到了多少,仅仅是乔治和“桃子霞姐”两人抱出来的糖果就要好几分钟才能撒完。
类似这样的“大赢家”还不止一组,譬如说,紧随其后的珀西、佩内洛的级长组合。
“查理,你得找个女朋友了……然后你就会明白,有些事情并不一样……”
乔治在查理耳边低声说道,眉眼中止不住的嘚瑟神情。
虽然他输给了弗雷德,但是看在乔治拼搏到小臂抽筋的态度上,“桃子小姐”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之后还是会给他做水果沙拉,也不枉他咬牙给自己施恶咒了。
而另一边,珀西和佩内洛的“体弱级长组”之间的氛围更加融洽。
原本佩内洛还有些不高兴,但不知道珀西给她说了些什么,反正她现在完全没有此前那种输了游戏后的失落,反而大大方方地站在桌子上,兴高采烈地朝人群抛撒零食。
女孩迷人的明媚笑容,不知道为珀西增加了多少潜在的情敌。
只有一个人没有去参加下边的宴会。
艾琳娜趴在女生宿舍的安静凉爽的石楼梯栏杆边上,静静地看着热闹的联欢会,结束了“数独”游戏摊位的赫敏悄悄离开下方主会场,来到了艾琳娜的身边。
“所以……你不打算下去一起玩吗?”她轻声问道。
“你怎么又上来了?快下去——”
艾琳娜说,拍了拍身边那只小海狸的屁屁,朝下方努了努嘴。
“你今天晚上累坏了吧?抓紧时间下去玩玩游戏吧,今晚的联谊晚会结束后,可能要很久之后才能有这样的大型联欢会了,不用管我,我在边上看看就好了……”
“可、可是……我感觉你明明也很想玩的啊……”
赫敏皱起眉头看了眼艾琳娜,她刚才在下面时就注意到艾琳娜眼神中的向往。
要知道,艾琳娜费了那么多精力设计游戏,又特地安排“随机分组”,在奖品准备方面也是下了不少的心思——但是所有欢乐全都是参与者们的,艾琳娜什么都没有。
作为今晚联谊晚会的策划者,她什么内容都能没玩到。
“不过是小孩子喜欢的幼稚游戏,我才——你什么时候开始相信感觉了?
艾琳娜轻轻哼了一声,表情不屑地回答道。
幼稚游戏?
在筹办晚会、分配工作的时候,艾琳娜可不是这样说的。
赫敏的目光扫过艾琳娜头顶的小呆毛。
往日活泼的小呆毛极为罕见地耷拉了下来,与艾琳娜语气中的那份骄傲、自信、轻松显得格格不入。
——果然!
这只白毛团子……在说谎!
而且更重要的是,赫敏看向艾琳娜身后临时收拾出来的角落。
“那卢娜、汉娜呢?她们的工作还没做完么——”
在两人身后,卢娜和汉娜还在认真统计着今晚活动奖品的发放情况。
不同于另外几名负责游戏环节的摊主,她们两人在联谊晚会的任务就是发放奖品。
作为今天联谊晚会的专属福利姬,无论是小零食、饮料、玩具,亦或者之后统一发放的大型抱枕、约会抵用券、霍格沃茨厨房双人套餐(三日)……这些全都是要经由她们两人一一登记、核实后,在联谊晚会结束后提交给艾琳娜,依次发放出去的。
“还没有,她们应该还有一会儿。况且……”
艾琳娜认真说,她看了眼正在小声核对着账本的两名小女巫,“她们也不适合参加。”
“因为你们是发奖人员、策划人员?这也太滑稽了吧——”
“不,主要是因为,唔,好吧,我们三个人参加会影响游戏平衡。”
艾琳娜叹了口气,指了指下方休息室的游戏项目,平静地解释道。
“十个骰盅猜骰子个数、扳手劲、蒙眼贴纸……我们并不适合参加这些游戏,除非我们故意放水,否则没有人可以在这些项目赢过我们,这会非常严重地挫伤大家的兴趣。
“影响平衡?那为什么我可以……”
赫敏高高地扬起眉毛,抱着手臂有些好笑地说道,笑容逐渐消失。
这明摆着的,因为卢娜在任何比拼运气的场合从来没输过,而力敏双A的汉娜则是霍格沃茨如今凶名在外的【人形暴龙-风纪委员】。
至于艾琳娜,那至少是双S……
“这不是竞争、也不是考试……如果想要让所有人玩得开心,那就得尽可能平等——”
艾琳娜说,趴在栏杆上看着下方热闹的休息室,闷闷不乐地说道。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纯运气、体力的游戏项目无疑是最合适的选择,只要没有出现超乎规格的人搅局,那么所有人的差距就会缩小——赫敏你的强项在于学习,这本就是被刻意抹平了的优势,所以没问题——但是我、卢娜、汉娜,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参加。”
“所以从一开始你就刻意安排了卢娜、汉娜担任发奖的人员?”
赫敏平静地看向艾琳娜。
“因为你们知道,无论如何你们都不会去参加晚会游戏?”
“没错,”艾琳娜轻轻点了点头,飞快地回答道。
“我征求了她们的意见,如果她们不情愿的话——但是无论是汉娜、卢娜,她们都没有异议——联谊晚会不可能所有人都在玩,对吧?总得有人做事,就是这样子,赫敏……好了,解释完毕。”
“可是今晚的主题不应该是魁地奇比赛的庆祝晚会么,你是不是考虑太多了?”
赫敏困惑地皱起眉,目光在场地中那些嬉笑的拉文克劳学生身上掠过。
或许别的学院的学生还值得艾琳娜这样去对待,但是那些拉文克劳的女生与艾琳娜之间的不合几乎是全校都知道的秘密,她实在不明白艾琳娜为什么要照顾她们的感受。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哦,所以这就是魁地奇的问题了,对吗?”
艾琳娜说,手指玩着头发,漫不经心地随口回答道。
“魁地奇杯的竞争让学院间的关系变得紧张,但是新生队、硕士队,这两只队伍的出现打破了这种敌意怪圈,拉文克劳失去了她们自己的球队——这是第二个好消息,她们可以中立地去支持任何一支她们喜欢的球队,而这个前提则是她们得有更多的朋友……”
“支持……任何一支球队?我不是很明白——”
“联盟化,这是趋势——摩金夫人长袍冠名队伍的主教练,新生队绝不是最后一个有校外赞助冠名的球队,也不是最后一个多学院加油的球队——下次比赛你就明白了。”
艾琳娜看着下方成双成对地小声交流、组队的小巫师们,浮现出笑意。
不知何时,秋·张已经和塞德里克坐到了一起,正在商量着如何在下一轮的两人三足比赛中战胜查理·韦斯莱和李·乔丹的组合;
而金妮正在绘声绘色地给哈利讲故事,从哈利那傻狍子一样的神色来看,多半是主教练此前特意叮嘱的关于陋居的故事……
相比起跨学院的友谊,有些感情在一定距离、性格差异的情况,更容易绽放出花朵。
或许有些花朵会成长得稍微慢一些,但是问题不大。
反正霍格沃茨从来不管早恋,只要你别在图书馆、空教室、宵禁后做些影响他人、违反校规的事情,就没有教授会棒打鸳鸯。
鉴于最近几十年来的少子化情况,不少魔法家庭的父母甚至恨不得孩子毕业就结婚,譬如说韦斯莱家的那两位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不知不觉间,时钟划过十二点,延续到了第二天。
这次的联欢晚会越过原定计划结束的时间,无论是拉文克劳的小女巫们,亦或者是格兰芬多的学生们仿佛都忘记了时间,依旧不知疲倦地在休息室里嬉笑玩闹。
为了有足够的空间展开类似【躲避球】、【枕头大战】的活动,作为级长的珀西·韦斯莱甚至主动指挥着高年级男生们把宿舍收拾出来,腾出一层宿舍当做游戏场地。
霍格沃茨的宿舍门禁只针对男生,女生是可以随意进出男生宿舍的。
面对这种严重“侵犯择偶权”的行为,格兰芬多女生们自然不会回宿舍睡觉。
不到一刻钟之后,格兰芬多男生宿舍很快就变成了新一轮的游戏狂欢场所——或者说,猎场。
随着时间推移,差不多所有小巫师都完成了【同色队】、【异色队】的搭配。
凌晨一点钟,穿着格子花呢晨衣、戴着发网的麦格教授来到休息室,一脸不善地催赶着大家回去睡觉。
而与她一同出现的,还有发现大半个学院的学生夜不归宿、走廊又没有人的弗立维教授,以及被另外两名院长喊起来的斯内普教授和斯普劳特教授。
在各自院长阴沉的脸色下,格兰芬多休息室中的联谊晚会才终于宣告结束。
其他学院的学生们恋恋不舍地离开格兰芬多休息室,而格兰芬多的学生则分别爬上楼梯回到各自的床上,仍旧眉飞色舞地讨论着刚才联谊晚会上的游戏,以及各自的“搭档”。
当然,关于珀西、乔治这两名“大叛徒”的声讨有一些。
不少格兰芬多女生甚至摩拳擦掌着,想要从拉文克劳们手中夺回自家耕牛。
而格兰芬多男生们的议论声则大多是羡慕,尤其是那些上学期错过了“土豆战争”赔偿跳跃的学生更是如此,随着时间推移,大部分男生都发现了那份赔偿的附加好处。
相比起本学院彪悍的母狮子们,拉文克劳的女生看起来明显要温柔得多。
有一小撮男生甚至在密谋着要不要重演一次“土豆战争”,当然,还是要输才行——
只不过,学生们的议论声并没有持续太久。
“现在所有人安静!”
麦格教授走进嗡嗡作响的宿舍,气恼地大声嚷道。
“我要每个人回到床上睡觉,停止说话!如果你们之后还想举办类似的晚会——”
她挥了挥魔杖,宿舍里所有的蜡烛和魔法灯立刻熄灭了。
唯一的亮光就是窗外投射进来的月光,聚集在窗台边的圆脸胖鸡也被麦格教授统统赶回了猫头鹰棚——她早就知道学生们晚上偷偷发“信息”的事,之前只是懒得管。
但是今晚肯定不能继续纵容,否则这些小家伙们甚至有可能聊通宵。
在麦格教授的巡视之下,女生宿舍迅速安静了下来。
随着兴奋的情绪在安静中消散,困意如同潮水一样从小巫师们身体中涌了出来。
不少女孩躺在床上才想起今天晚上好像还没有洗漱,宿舍里又响起了一阵摸摸索索的摸索魔杖声和咒语声。
今天的联谊晚会倒不是完全的对立,格兰芬多女生们从隔壁也学到不少技巧。
譬如说,在无法进入宿舍盥洗室洗漱时,如何利用魔杖快速完成卸妆、以及个人清洁——自从青铜鹰环落入了“魔女”掌控后,这差不多是所有拉文克劳女生的必备技能。
而这些实用的小魔法技巧的组合,很快在格兰芬多学院的女生宿舍中传播了开来。
“……念完清洁咒之后,记得把魔杖放在床边。”
麦格教授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想了想,额外提醒了一句。
“如果你们不想在睡梦中少一截眉毛、头发什么的话……请一定记得,别把魔杖压在枕头底下,或者握着魔杖睡觉——好了,晚安,姑娘们。”
说完,麦格教授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她还得去男生宿舍那边看看,尤其是要检查他们有没有把宿舍恢复原状。
另一边,赫敏刚爬到床上,拉起帷幕遮住月光,就感觉到被子里钻进一个熟悉的小矮子。
“艾琳娜,这是我的床——你又没洗脚吧!”
她压低声音,轻声抱怨,努力不引起门边麦格教授的注意。
“嘘——”
艾琳娜打了个呵欠,随手在赫敏的腰上戳了一下,解除对方的反抗。
“明天我们还得去学校外边,早点休息吧——如果我睡过了,你一定要记得叫我。明天的课程可是相当精彩的,如果足够幸运,可能你会见证一个全新魔法教育时代的开启……”
赫敏挣扎的动作微微一缓,下意识好奇地问道。
“学校外边?全新的……魔法教育时代?那是什么?”
“哎嘿嘿,如果你叫我一声爸爸,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
“滚!别逼我踢你下去!”
“其实……”
————
————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