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gm5o優秀都市异能 《無量劫主》-第一千零一十章 循循善誘分享-a94gm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
当然,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真正的情况如何,还得等到一年后这个任务完结之时,才能清楚。现在妄图揣测清净天之上存在的意图,明显是十分愚蠢的行为。
两人将东西收拾好就回到了二层。
这个时候王洋等人早就醒来,末日之中本就睡眠较浅,这里又是个陌生的地方,尽管这一路行来十分疲倦,也实在是无法安睡。
此时见了许子墨自然是继续谈起,招揽她加入幸存者基地的事情。
按照许子墨之前所说,他们所在涧河市,全面沦陷后,除了一些散兵游勇,大部分幸存者都跟着一些**官员,或是比较有名望的企业家进入了一处地下避难所,并依据这个地下避难所,修建了一座幸存者营地,奋力抵抗丧尸的侵袭,等待国家的救援。
只是没过多久,这种抱团的行为自然吸引了大量追寻血肉气息而行的丧尸的注意。于是在末世开启的三个月就被一场百万级数的大型丧尸潮给摧毁了。
自此之后,整个涧河市再有没有像样的幸存者基地,彻底沦为了变异兽的乐园,之前所说的双头犬就是这群变异兽的领袖。
许子墨对他们的邀请,其实还是有些意动,重生一回,心里哪能没点念想,总觉得自己凭借先知先觉的能力,或许可以试试力挽狂澜。
毕竟那都是人类同胞,尽管在末世之中,他们在种种黑暗之中同化沉沦,但那是时势所逼,不能片面的看待。
只是当陈安说,也想建立一个幸存者营地,收容幸存者。
许子墨心中的天秤不免直接倒向了陈安,这不止是心里亲近,还有就是她没有把握改变那些所谓上位者固有的观念。
或许他们能爬到高位,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本事,但现在时代变了,谁能保证他们可以抛弃自己所固守的利益,重新平衡各方,打造新的秩序。
也许他们会随着世界的改变而改变,也许不会,许子墨不想赌。
至于眼前,陈安是她最亲近的人,她手中也有足够的物资,那么给人打工自然不如给自己卖命。
之前许子墨或许还有点犹豫,但经过和陈安的交流自然是心意坚定的拒接。
所以她与王洋上官昊的谈话自然是不欢而散,那个上官昊背着许子墨还狠狠地看了陈安一眼,似乎觉得是他在从中作梗。
不然,对方明明都想要答应了,这过去一夜却又反悔了。
不过,既然许子墨都已经态度明确的拒绝了,他们也不好再继续纠缠,三人面色不好的告辞离去,只留下那个叫桑玲的小丫头。
她和王洋等人并非一路,是许子墨路上救的,自然是留了下来。
之后,许子墨就去休息了,她这一路行来也不轻松,又强打着精神和陈安合计一天,实在是太过疲惫,基地里暂时不缺食物饮水,倒也不用着急出去狩猎建设基地。
陈安也找了个房间,本准备继续锤炼开发身体的异能,却又被人敲响了房门。
“请进!”
孙航带着一个脸庞瘦削,却显得相当机灵的少年走了进来,在陈安疑惑的目光中介绍道:“这是我们计算机系的学弟,叫张松,他说他有话想要和你讲。”
陈安的目光又落到张松的身上。
后者搓了搓手,看似腼腆,却并不认生地道:“学长好,我叫张松,是大一的新生……”
陈安不耐烦地打断他道:“你有什么事想要告诉我吗?”
张松不因陈安没礼貌的打断而生气,相反状态转变的相当快,语意简洁地道:“在您和学姐离开的时候,我看到那个叫王洋的家伙又反回了一层,好像在拿着手机拍照。”
陈安皱眉道:“手机不是不能用了吗?”
孙航接口道:“事实上只是通讯受阻,其他功能都还保持完好。”
陈安沉吟了一下,忽然问出一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
“那个叫王洋和那个叫上官昊的家伙,似乎在本市很有名的样子,你们知道他们的身份吗?”
对此,孙航一脸迷惘,张松却显出沉思之色。
陈安一笑,话题跳跃度相当大地道:“对了孙航,我正好有事找你,你来了正好。”
他仿佛直接忽略了张松的存在,从口袋里拿出一支注射器和一个指节大小的药剂试管,抽取了里面的淡绿色的液体,对孙航道:“这是基因进化药剂,可以增强你的体质,注射了它,对上普通的丧尸,你将有很大的保命几率。”
孙航愣了愣道:“真的有这种东西?”
陈安笑道:“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事实上他也不是很清楚,眼下正好用孙航检验一下效果。
孙航却不疑有他,真的让陈安给他注射了。
一刻钟后,药效反应,孙航浑身跟煮熟的虾子一样,变得通红,整个人倒地抽搐了有一分钟,才彻底在这剧烈的反应中平息下来。
当他再次从地上爬起时,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最显眼的是原本的肚腩消失,浑身上下线条比例趋近完美,突出的肌肉块既不张扬,又有一种流线型的美感。
当然,这些都是外观,具体实不实用,肉眼看不出,还是得测试一番。
于是陈安竖起单掌道:“全力向我进攻试试。”
孙航此时正处在浑身都是力气头脑异常清晰的亢奋状态中,闻言也没多想,双手轮拳就向陈安打去。
他没学过什么技击搏斗之法,也不会用力,但这却更能让陈安直观的感受,药剂的强化幅度。
他那并不完善的烛光照影术,准确的捕捉了孙航的动作,大概评估其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都提升了差不多三四成的样子。
两厢综合一下,判断出孙航的体质大概提升到了1.8的水准。
但这还是没有超出人体的极限,也就是说,这个一阶进化药剂,只是做了一个肌体的优化和修复,并没有从本质上改变基因结构,说是强化药剂,或许更为贴切一些。
那么所谓基因进化药剂很可能仅仅只是强化能级,到了一定程度,才开始量变引发质变。
大概梳理了这么个原理,他便叫停了孙航,让后者在这种不可思议的变化中自己感受。
他转向一旁有些瞠目结舌的张松,道:“孙航是我兄弟,帮助他,我义不容辞,但我今天却是第一次见到你,和你每月任何的关系,所以你需要展现出足够的价值,才能获得我的认同,你有什么意见吗?”
他的话语很不客气,但对这些还未从象牙塔里出来,没经历过社会的毒打,想象力比政客还丰富的学生,总得让他们尽快认清现实才行。
而这个张松既然能迅速摆脱末世来临的颓丧,拿观察到的东西来取悦他这个领队,明显和普通的大学生不一样,想来绝对能很快的接受现实。
事实上,他果然没让陈安失望,不止迅速的接受了现实,而且立场转变的非常快。
在孙航听了陈安的话感激中又有些尴尬的时候,他就自觉代入到了下属的角色中,当场便给陈安保证道:“我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来查清那几个人的身份,向您汇报的。”
陈安点头道:“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那个,”张松保证完,又喏喏地道:“我能不能现在先预支一支这样的进化药剂。”
陈安笑道:“当然可以!”
他对这个张松真是越来越满意了,能认清自己的定位,不瞎做保证,凡事也会事先准备,不打无把握的仗,总之他无论是能力,还是在陈安眼中的价值都比孙航高。
若是需要选择,他一定先选择张松,本身他就不是程煜,和孙航也没有什么交情,之所以在张松面前上演这么个兄弟情深的戏码,主要是因为他现在需要孙航。
需要他树立一个榜样,一样靠近自己就有好处,远离自己就不得好死的榜样。
作为程煜一个宿舍的兄弟,孙航非常适合这么一个角色。
而且他日后还可以充当陈安和其他人之间的润滑剂,总要将他的利用价值最大化才好。
其实,这并不是一种剥削,善于发现他人的利用价值,和可以被人利用都是一种能力的体现,而有这种能力的人就可以成为这个社会的精英。
最怕的就是那种不会利用别人,又不能被人利用的人,那才是社会的渣滓,毫无价值可言。
当然,每个人都有他的利用价值,只是有些人不能给自己一个清晰的定位,自视甚高,没有利用别人的本事,却不甘被人利用而已。
陈安一时之间都不禁被自己的善心所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