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981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迷途的敘事詩 愛下-第一百六十五章 夏冉家的早餐熱推-qg38b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是吗?”
黑长直的公主殿下歪了歪头,总觉得哪里不太对的样子,不过也没有多想,只是点点头:“那好吧,那就不要全收集了,妾身只要那些能够……”
“辉夜你这个贱人——!!”
充满了怒气的低吼声响起,打断了公主殿下的话语,仿佛压抑着无限的怒火。
绝美的少女下意识的转头看去,瑰红色的瞳孔之中登时便倒映出了滔天的熊熊火海。
那是深红色的不死鸟之火焰,散发着惊人的高温辐射,巨大的火鸟在剧烈燃烧着,引领着身后熊熊烈焰组成的火浪,正从仿佛永无止尽的长廊尽头气势如虹的扑来!
——糟糕!
——忘记这只火鸡刚刚被自己激怒了来着,好像有些刺激过头了……
蓬莱山辉夜的心中下意识的咯噔了一声,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她之前察觉到了藤原妹红居然不住在寺子屋,而是回到了竹林里的住处住下,所以一时兴起跑过去挑衅了一下。
反正这也是日常了,就算是公主殿下自己没有去招惹藤原妹红,藤原妹红也会隔三岔五的过来永远亭给她下战书,哪怕只是从人间之里送一些病人过来,也能够发展成为这样子。
实在是搞不懂藤原妹红到底是在护送病人的同时,顺便好好的出一口恶气——
还是主要就是为了正大光明的来一趟永远亭挑衅辉夜公主,护送人间之里的病人过来才是顺便的,只是一个相对而言比较合适的理由。
反正总没有说只有藤原妹红可以挑衅蓬莱山辉夜,而后者却没有还击回去的道理,而既然是这样经常打架斗殴的关系,自然就谈不上有多好了。
也不会说考虑到已经是夜深人静,对方可能已经睡觉休息了,不适合过去打扰什么的,所以当时的蓬莱山辉夜也没有想太多,果断的就出门去了,径直奔向藤原妹红在竹林深处的住所。
在一如既往的激怒了对方,诱使对方使出了自爆攻击之后,公主殿下这一次却没有爽快的和对方玉石俱焚,而是立刻动用自己的能力,在须臾之间离开,“瞬移”回到了永远亭之中。
这一番戏耍自然是很有效果的,看看现在从长廊尽头瞬间扑面而来的巨大火鸟就知道了。
藤原妹红当时大概也是被气疯了,她本来就在人间之里忙碌了一天,或许还因为帮慧音管理了一下那群不省心的小学生,所以已经很累很累了。
好不容易在深夜时分,刚刚回到自己的住处住下来,准备好好休息的时候,结果下一刻,仇人就突然出现在门外并且发动嘲讽,效果拔群!
而当她被彻底激怒了之后,对方却是一下子就消失了……
消失了……
失了……
了……
这是个人都要被气成高血压的啊!藤原妹红大概也是气得够呛,之后本来想要不管不顾,回屋睡觉的时候,一个人躺在床上却是怎么的都睡不着,反而是越来越精神,越想越气。
最终怒火越发的熊熊燃烧起来,这一次就轮到藤原妹红径直的一路直奔永远亭而来,熟门熟路的直奔蓬莱山辉夜的住处而来了!
而且就连八意永琳都已经司空见惯了,因此也不想阻止,结果就是现在这样。
轰然巨响声中,巨大的不死鸟一头撞着黑长直少女,冲入了其身后的房间之中!
直径数百米的白炽光芒迸开,熊熊烈火向着四方喷涌而出,令永远亭的小半角都化作了火海,还有一朵小号的蘑菇云冉冉升起……
“呀!妾身的收藏,火鸡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辉夜你这个贱人,老子跟你拼了!!”
在熊熊的火海之中,蓬莱山辉夜的惊呼声,还有藤原妹红的怒吼咆哮声一同响起,伴随而来的是连珠炸雷般的滚滚巨响,以及七彩绚烂的弹幕。
爆炸轰鸣接连不断的响彻,永远亭的幽静彻底被打破,再也没有什么“只有最少量必须的光线”、“只能够听到风擦过细竹的声音”。
而是方圆十几里都能够听得到的巨大动静,连带着竹林上方的夜空都被火焰染红的景色。
“真是打扰了,拜托铃仙你和你家公主殿下说一声,我之后还会再来的……”
在竹子搭建的门前,蹑手蹑脚的从火海中心悄悄走出来的夏冉,正在对着刚刚回来的兔耳少女这么说道,似乎是准备告辞离开了的样子。
毕竟这里还是装作没看到比较好……
“好的,夏冉大人请放心吧,我之后一定会转告给公主殿下的……”兔耳少女相当认真的点头,只是语气却是有些弱弱的这么说道。
“嗯,那我这就告辞了。”
夏冉看了一眼铃仙背后那已经被烧掉了一小半的永远亭,以及在熊熊大火之中仍然不断响彻的火焰轰鸣,或者说闪耀的火光也无法遮掩的弹幕齐射。
还有就是在另外一边,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在自己的研究室里,正在专心致志的对着灯光端详着手里试管之中的物质变化的八意永琳——
这位月之贤者仿佛是两耳不闻窗外事,根本不在意就在屋子另一边闹出来的动静一般,只是在心平气和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似乎是已经习惯了这种鸡毛蒜皮的琐事。
看看铃仙的样子,貌似这种可能性还真的很大,说起来这幻想乡的日常也太过非常识了一些。
夏冉感慨着这么想,转过身就往竹林外走去,长发潇洒的在身后来回摆动着,很快的就消失在了铃仙的视线里,没入黑暗的竹林之中。
兔耳少女收回目光,回过头去看了看永远亭的大火,想了想,叹了口气转身向着八意永琳的那边方向走去……这个时候肯定是劝不住这两个人的,就连师匠都没眼看了。
所以自己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吧,等她们打累了自然也就停下来了。
这些都是经验之谈了……
而另外一边,夏冉还没有走出竹林,就看到眼前的空气之中突然撕裂出了一道漆黑的裂缝,一颗颗血红色的眼珠在里面宛若星辰一般点缀着,冷冷的注视着外界。
他打了个哈欠,也不犹豫的就一步走进其中。
——境界颠覆,四周景色瞬间发生改变。
金色长发,戴着一顶白色的帽子,上面有一个红色的蝴蝶结,穿着漂亮的洋装裙子,成熟艳丽、年幼清纯共存的妖怪少女在他身前端坐着。
她好整以暇的上上下下打量着走进这片空间的夏冉,虽然眼神多少还是有些惊诧,但是更多的是一种满意之色,似乎是对自己眼光的欣喜与小小的自豪。
“看上去你这一次的进步也很大呢,下一次肯定就可以把那个花妖吊起来打了……”
妖怪少女笑吟吟的说道,手中的折扇轻轻一挥,表情似乎有些期待的样子。
“要不要再次共享一下呢,关于记忆……”
“可以啊,只要紫你不嫌无聊的话。”夏冉直接盘腿坐下,很是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反正之前的都已经共享过了,这一次任务世界里的十五年经历自然也没有什么保密的必要。
况且只是区区十五年而已,比起他从八云紫那里获取的几千……十七年的记忆来看,还是比不上的。
“你是不是在想一些不好的事情?”
这个时候,八云紫突然收敛表情,眯着眼睛对他问道。
……
……
不知道过了多久。
少女睁开眼睛,窗外的晨曦已经隐约透过窗帘,不过房间里还是显得很是昏暗,窗帘的遮光性也相当好。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黑绸般的长发散乱地铺陈在被子上,和不经意间暴露出的如初雪般白皙的肌肤交相辉映。就好像是刚刚睡醒时候的人那样,少女也是过了一小会儿,才慢慢地抬起头来。
笃笃笃——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门突然被有节奏的敲响。
一刹那间,少女理所当然的感觉到了惊愕,自己明明是一个人独自居住的,是谁能够进入自己的家里,敲响自己卧室的房间门?
“雪之下小姐,请问你醒了吗?我已经做好了早餐……”
幸好的是,没有等惊愕的情绪发生转变,门外的冷淡声线就已经让她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夏洛特和她说过了这件事,只是她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好、好的,请等一等,我这就过去……”
雪之下连忙出声应道,女仆长也不再打扰,轻盈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
“……”
房间里恢复安静,朦胧的睡意迅速消失,坐在床沿的少女已然完全清醒了过来,她轻轻的咬着下唇,只是嘴角仍然是禁不住的上扬。
只是隔着一扇门……
只要直接过去就能够到守矢神社那边……
然后就可以一起吃早餐,一起去上学,而不是像是以往那样,总是自己独自一人孤独的做完这种事情……
这种感觉……相当不错。
而且体内的魔力正在以较低的“功率”自发性的流转着,来自四周的空气、环境的共鸣回应都是如此的清晰,就像是多出来了一种主要感知一般,仿佛是蝙蝠能够回生定位四周似的……
这种奇特的感觉仍然显得陌生,但正是这样才让雪之下雪乃有一种清晰的体会,知道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并不是自己在做梦什么的。
深深呼吸一口气,心情一下子就变得很好的少女穿上了鞋子,向着房间外走去
不能够继续发呆了。
在洗漱完毕之后,雪之下按照特定的方向打开房子的门,却不是出现在公寓之外,而是直接出现在一条走廊上,她按捺住忐忑的心情,顺着楼梯下去,再次看到了陌生而又熟悉的客厅。
“雪之下同学,早上好啊……”
咬着面包的夏冉正坐在桌子边上,摆弄着手机,听见声音抬起头来向着少女打招呼。
“……早上好。”
虽然只是很简单的一幕,但是雪之下雪乃还是一下子感觉到完全放下心来,彻底的有种脚踏实地的感觉,仿佛安心感直接淹没了自己。
等等,好像是哪里有问题……
刚刚才觉得不错的雪之下同学抿着嘴唇,转头看向夏冉,然后眼角余光看到后者身前桌子上的那部静静躺着的女式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