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zi9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討論-827、衝浪吧,年輕的修仙者……展示-mhr3o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既然所有浪花都在向同一个方向奔腾。
那我只要躲在某巨浪身后苟住,岂不是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根据此刻所展现出的规则看,无论是大浪还是巨浪,都无法回头吃掉自己身后的浪花。
而大浪,根本无法吃掉巨浪,也就不会靠近去浪。
综合计算得出,巨浪的背后便是一处异常安全之地,也可能是这片阵法之海中唯一安全之地。
想到此处,郑拓顿时眼前一亮,露出笑容。
以太极之力为基础的人王壁垒,当有如此生门存在。
观察如此,他并未轻举妄动。
猜测仅仅只是猜测,他还需要持续观察,将自己的观测落实。
而为了能够对巨浪观察的更加细致,郑拓继续吸收周围小水滴加持己身。
从原本吸收九千枚小水滴的情况下在吸收八百,变成吸收九千八百枚小水滴。
根据吸收一万枚小水滴就会变成小浪花的神奇,他没有在继续吸收小水滴。
保持九千八百枚小水滴的吸收,能够更加清楚观察到阵法海洋上巨浪的分布与涌动。
躲在海底,望着一座座大浪巨浪从头顶飞过,郑拓如感受到一尊尊强大的威武巨人于自己头顶掠过。
那种感觉让他心存敬畏。
阵道之法,迎合天道,越是修行高深,越会发现自己的渺小与不足。
特别是此刻那如巨人般的巨浪从他头上飞过时。
郑拓清清楚楚感受到,阵道之法这条仙路上,有太多太多自己需要学习的地方。
那感觉如仙路般永无尽头,需要用一生去学习去钻研。
呼……
冥冥中,郑拓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向自己压来,压他整个人稍有沉闷,甚至变得有些急躁与不开心。
压力并非来自外部,而是来源于自身。
想来。
任谁在知道自己所走之路为一条没有尽头之路时,都会感受到一股无力感。
那是一种焦虑。
对未来不确定的焦虑。
郑拓并非完人,他同样有普通人该有的情绪。
焦虑的出现,对他来说并非坏事。
身上有属于人的缺点,那就代表他还是一个人。
而焦虑这种东西,完全可以通过对自身的调节全部化解,郑拓对此颇为拿手。
呼……
以意识进行深呼吸。
深呼吸是郑拓放松自己的一种信号。
深呼吸过后,那种焦虑渐渐溃散。
无论是修仙路还是阵道之路,皆永无止尽。
诺大修仙界,比自己强的王级,出窍期,半仙……也都看不见自己脚下路的尽头。
也是因为看到见路的尽头,所以才要更加珍惜此时此刻的每分每秒。
因为你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没有人知道明天与意外哪一个先到来。
你我唯一知道的,便是坚定不移的走好每一步。
因为只有这样,你才有资格比别人走的更远。
郑拓如此告诫自己,不要好高骛远,把握脚下之路,将脚下之路走的踏踏实实,自然未来可期。
经过短暂调整,焦虑化为动力,让郑拓更加珍惜眼前每一分每一秒。
保持本心,持续观察巨浪动向。
不知过了多久,郑拓心中一动。
看来自己的猜测没有错,只要躲在巨浪背后,便能保证暂时的安全。
因为在他的观察中,也有许多中浪躲在巨浪背后,免于被大浪吞噬。
在这瞬息万变的阵道海洋中,吞噬与被吞噬时刻上演。
反倒是那些躲在巨浪背后的小浪中浪,能够获得喘息机会,存活下来。
然后……
小浪吞噬小浪,变成中浪,中浪吞噬中浪与小浪变成大浪,大浪吞噬大浪中浪小浪,变成巨浪。
而巨浪吞噬巨浪,或被巨浪吞噬。
最终那翻天巨浪会变成什么,郑拓并不知晓,因为他如今这个位置,根本望不见翻天巨浪的尽头命运如何。
前路已被照亮,郑拓要做的,便是坚定不移的走下去。
对此,他充满期待。
事不宜迟,先吞噬小水滴,吞噬达到九千九百九十九颗小水滴。
他只需在吞噬一枚小水滴,便能化为一朵小浪,踏足阵道海洋之上。
继续观察,寻找自己想要跟随的目标。
不多时。
锁定目标,蓄势待发,迅捷如风……嗖……
郑拓在那巨浪经过自己头顶瞬间,立刻吸收一枚小水滴,化为一朵小浪花。
化为小浪花的他,当即从水中冒出头来,然后迅速跟上巨浪屁股后狂奔。
不得不说。
看与做,完全是两码事。
就好像你看职业篮球运动员打球笨笨的样子,觉得自己也行。
可当你真正踏足球场,在数万双眼睛的关注下准备投篮时你会发现,自己啥也不是。
郑拓此时此刻就是这种心情。
他原本计划好跟随巨浪屁股后面猥琐发育。
但是当他真正紧紧跟随巨浪背后时却惊愕发现,自己只是一枚小浪。
一枚浪花中最弱小的小浪花。
凭借他的速度,怎么可能跟得上巨浪那狂奔的速度。
怎么办?
郑拓这朵小浪玩命狂奔的情况下,仍旧肉眼可见的在被巨浪拉开身位置。
在这个被拉开身为的过程中,不断有小浪与中浪被淘汰。
相对来说。
中浪稍微能坚持的久一些,但也不可能跟上巨浪的步伐。
郑拓已达如此境地,自然是不想轻易放弃。
他脑筋急速转动,寻找破解方法。
片刻间,他心中动。
或许如此方法会管用一些。
想到这里,他立刻催动太极之力。
人王壁垒的基础是太极之力,他本身拥有太极之力。
此刻若使用太极之力会有何等效果。
太极之力出现周身,将郑拓这一枚小浪花包裹,宛若铠甲般将他保护。
而在太极之力出现的瞬间,郑拓顿感周身一轻。
虽然他与巨浪的距离仍在被拉开,但他却感觉自己轻如鸿毛。
在太极之力的保护下,整个人是飘在这片阵道海洋之上的。
有意思。
郑拓觉得此时的感觉很有趣。
飘在海洋上的浪花倒是从来没有见过。
身体轻盈,所带来的便是速度增加。
可就算他速度有所更加,也是难以追上眼前巨浪。
既然如此。
“去!”
郑拓抬手将太极之力化为一条黑白锁链。
黑白锁链如游蛇,扭动着黑白色的健硕身躯,转眼间将巨浪捆绑。
因为是太极之力,所以巨浪被捆绑,并无任何异样。
其仍旧翻腾着向前狂奔,一副无法阻拦模样。
反观郑拓,单手拽着黑白锁链,同时脚下出现一块黑白冲浪板。
没有错。
他此时此刻的姿势竟然是在……冲浪。
郑拓也没想到,自己会在阵道海洋中玩冲浪。
梦幻二字已不足以形容此时此刻的画面,这简直就是跨越时空的奇迹。
有趣,有趣,真是有趣的体验。
郑拓享受着此时此刻冲浪带给自己的欢乐。
亦如刚刚在水下时他所告诫自己,坚定不移走好脚下每一步时,也要懂得欣赏生活所带给自己的美丽风景。
此时此刻,便是那美丽的风景。
脚踏冲浪板,手牵冲浪绳,郑拓在阵道海洋玩起了冲浪。
因为有冲浪板与冲浪绳的关系,郑拓已能完完全全跟上巨浪脚步,而不被巨浪甩掉。
开始自然是美好的。
在这种地方冲浪,简直梦幻到如同奇迹。
但是紧接着危险随之而来。
他就算有太极之力,但他毕竟只是一朵小小的浪花。
与中浪,大浪,巨浪,甚至翻天巨浪比较起来,近乎可以忽略不计。
现在。
弱小的他遇到了挑战。
巨浪背后可不仅仅只有他一朵小小浪花。
巨浪的背后,则是有无数朵小小浪花,还有成百上千的中浪奔腾。
那些小小浪花与中浪因为没有太极之力,所以在不断被巨浪拉开身位。
在这个过程中,小小浪花与中浪开始疯狂互相吞噬。
小浪花想吞噬同级别小浪花化为中浪,而中浪则是想化为大浪。
在如此本能的趋势下,巨浪的背后化为了一片没有鲜血的修罗场。
在这片没有鲜血的修罗场中,战斗远比想象中更加残酷激烈。
而郑拓。
作为一名拥有太极之力的冲浪达人,很不幸的被卷入这座没有鲜血的修罗场中。
不过好消息是。
无论是小浪还是中浪,似乎都十分惧怕他的太极之力。
纵然他身处修罗场中,也没有一朵小浪与中浪敢向他发动攻击。
既然你们不攻击我,那我只能不好意思对你等出手了。
郑拓在了解到具体情况后会心一笑。
心念一动,脚下冲浪板化为一艘小船。
将那黑白锁链拴在小船上,以保证小船能够紧紧跟随巨浪身后不被甩开。
随后。
郑拓操控小船,于这片修罗场中左右摇摆。
在左右摇摆的过程中,郑拓看准一朵朵小浪花将其俘获吃掉,用来加持己身。
过程并不复杂,效果非常明显。
郑拓因为有太极之力保护,可以说在这修罗场中就是大BOSS般的存在。
小浪,中浪,根本不敢靠近他。
而以郑拓操控太极船的速度,中浪或有躲避可能,但小浪绝无可能躲避。
在没有任何压力的情况下,郑拓操控太极船,左右摇摆,不断吞噬小浪,壮大己身。
与此同时。
郑拓有心观察周围浪花,以免有未知的危险存在,而自己却没有任何发现。
阵道海洋中,大大小小浪花翻滚,永不停息,奔腾向前。
在郑拓的观察下,暂时没有危险存在。
相对来说,巨浪在这大大小小的浪花之中,已属没有天敌般的存在。
自己躲在巨浪背后,安全得到前所未有的保障。
回头在加上太极船对浪花的克制,郑拓算是稍稍安下心来,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吞噬小浪花仍在进行中,每吞噬一朵小浪花,郑拓都能明显感觉到,自身正在向中浪花进化中。
细细感受,小浪花的极限应该比小水滴更高,起码在两万左右。
自己在吞噬掉两万朵小浪花后,应该就能成为中浪花。
对此有一个大概预期,郑拓一半心思防御周围危险,一半心思吞噬小浪花加持己身。
整个过程,无论是提放危险还是吞噬小浪花,他皆保持谨慎态度。
小浪花在被他不断吞噬中增加,十枚,一百枚,一千枚,一万枚……
不断增加的数字,让郑拓感受到自身对阵道之法的理解越级通透。
不敢松懈,继续吞噬小浪花。
一万,一万三,一万五,一万八,两万……
在达到预期的两万后,郑拓如愿以偿,从小浪花变成了中浪花。
化为中浪花的他,明显要比小浪花显得更加得心应手。
同时。
他在吸收小浪花所带来的收益明显降低。
作为中浪花,他需要吸收其它中浪花才能让自己稳步提升。
而他若在继续一直吸收小浪花,会浪费更多时间。
对此,郑拓表示我全都要。
中浪花相对于小浪花的数量明显不多。
他若完全依靠吸收中浪花提升阵道方面的实力,必将异常缓慢。
人王壁垒仅仅只能维持两百年,两百年后便会彻底消失。
他必须在这两百年时间内,尽可能成为滔天巨浪,尽可能掌握更多关于阵道方面的知识。
郑拓端坐太极船上,针对周围小浪花与中浪花进行捕猎。
有太极之力幻化而出的长矛,让他的捕猎变得异常轻松。
但这种轻松的捕猎过程并未持续太久。
因为他的大肆捕杀,导致周围的中浪花甚至小浪花急剧减少。
加上小浪花与中浪花皆惧怕他的太极之力,导致他所处巨浪背后,在无新生的小浪花与中浪花。
郑拓对此表示并未想到。
小浪花与中浪花的消失,让他提升自我的进度暂缓。
而郑拓并未着急寻找新的狩猎地点。
他将目光投向被自己以太极锁链拴住的巨浪。
巨浪也是浪,只是吸收的其它浪花较多而已。
从根本上来讲,与他这一朵中浪花并无差别。
若如此,岂不是说……在方法得当的情况下,自己可以吞噬巨浪加持己身。
若能吞噬巨浪加持己身,速度定然要比吞噬小浪与中浪快的多。
有如此想法出现,郑拓当即催动坐下太极船,靠近眼前巨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