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hl4j火熱言情小說 別叫我歌神 起點-第1035章:呵,古人還想教我唱歌?讀書-9twl6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中韩交流电视晚会,可以说是最近最受关注的一场晚会了。
和韩国一开始关注度就很高不同,国内的人大多是因为谷小白去了韩国,才知道了这个晚会,然后把两者联系到了一起。
虽然因为限韩令的原因,国内不可能现场直播,但已经有多个海外平台网络直播,没有办法观看这些海外网络直播平台的人,也已经蹲守在几个大的UP主那里,等待接受第一手的资料。
而中韩两国的人选,也成为了网络热议的新闻。
谷小白明确表示自己不营业之后,粉丝们难免失望,但郝凡柏作为“中方特聘顾问”加入了晚会的消息传来,又让大家充满了希望。
自己经纪人都去当特聘顾问了,小白真的不去当一个特聘歌手吗?
可惜的是,郝凡柏明确发消息,电视晚会和学术交流的一场活动有时间上的冲突,谷小白确定不会出现在演出现场。
失望之余,网友们又找到了新的玩法。
毕竟对方的阵容已经直接摆上来了,这就像是在玩象棋残局一样,网络上,各路网友都在排兵布阵。
没有谷小白,就相当于少了一车一马,对方还阵容齐整,这下子该怎么赢?
“歌王之战的冠军们,到你们征战世界的时候了!”
“他们好多都在忙巡演吧,还有其他的节目录制,压根就脱不开身。”
“函哥,是时候回到乐坛了,我们想念你!”
“函哥签下了一笔几百亿的大生意,然后不屑地笑了笑。”
“风和,大树该出马了!”
“请问唱歌的时候能戴面具吗?我风和哥不戴面具不敢唱歌!”
“耀哥儿不出马吗?”
“耀哥儿沉迷夏季学期无法自拔中……”
“我觉得谭伟奇可以唉!吟唱王子!”
“谭伟奇的歌路有点窄吧,而且他为了校歌赛,回柴院继续深造去了,估计不会参加这次的比赛。”
“我们的老前辈……”
“老前辈出场,是不是有点欺负人啊……”
“哪里欺负人了?对方也都是一帮70后,80后了,也没几个年轻人……”
能走上S级的歌手,有几个年轻人?
而更可怕的是,在歌手方面还能数几个人出来,在男女团方面,国内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网友们排来排去,大家发现,国内竟然陷入无人可用的境地。
许多被网友们cue到的歌手,也纷纷发布公告,说自己非常希望能够参加,但有合约在身,无法成行云云。
毕竟暑假档是娱乐业绝对的旺季,早在暑假开始之前,早就已经安排好了。
这也是曾一忠找不来合适的人的原因。
网友们有的开始跑到拒绝了邀请的人微博下面骂人,道德绑架。
晚会还没开始,国内乐坛,已经开始了一轮混乱和狂欢。
各家保护自己的偶像,诋毁对方的偶像,忙得不亦乐乎。
在这么一群人里,还有人浑水摸鱼,趁机开撕。
“我宇宙第一唱功的歌手陈宇杰怎么能没有姓名?”
“流量歌手们咋不出面呢?平常赚钱那么多,该出力的时候就萎了?”
“他们出马不是丢人吗?那现场能听?”
暑假,各种闲得蛋疼的人都在网络上出没,各种乱象滋生。
但这一切,都没有影响郝凡柏,郝凡柏一边招兵买马,一边向外宣布名单。
陶然和叶维元两个人,是第三、第四个被官宣的。
“小白的大弟子二弟子上了?”
“师父没时间,弟子服其劳吗?”
“不过,老陶行吗?”
“上次之后,这才过了半年时间,为老陶捏一把汗……”
“上次在碧海骑鲸东海站听了老陶的新歌,进步明显,但是对方阵容太豪华了,为老陶捏一把汗……”
谷小白的粉丝们,对陶然和叶维元还是比较有好感的。
作为谷小白的“亲传弟子”,两个人的进步有目共睹,两个人也客串了谷小白国内站的巡演。
可陶然和李胜贤已经对决过一次了,上一次陶然输得很惨。
网络上,各种质疑声也络绎不绝。
“上次输了,这次就不要去丢人现眼吧。”
“这俩虽然勇气可嘉,但是去了就是送吧。”
“乖乖把小白叫回来碾压就完事儿了,整这些有的没的干啥!”
“对线对不过,你就猥琐发育啊,为啥要上门送菜!”
面对网络上的各种质疑,陶然并没有回应。
这么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了各种质疑。
如果被人质疑就要止步不前的话,那也就不需要再唱什么歌了。
退休不好吗?反正之前赚的钱也够养老了。
其实,这世界上对他质疑最多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
现在,陶然觉得自己已经达到了某个瓶颈。
S级歌手,临门一脚!
可这一个瓶颈,卡住了不知道多少人。
一卡就是一辈子。
“到了韩国,我要不要去找小白老师请教一下?”陶然问叶维元。
“我昨天跟他打电话,他给我扯了半小时的什么发动机,什么滑翔机的,我头都大了……”叶维元连忙表示,千万不要去送菜!
小白现在已经进入疯魔状态!别的什么都听不进去的!
“而且,我觉得,理论上该懂的东西,你都懂了,剩下的已经不是理论的事情了……”
陶然皱眉,思索。
不知道是日有所思,还是夜有所梦。
这天晚上,陶然睡下之后,做了一个怪梦。
他梦到自己穿越了一条流光溢彩的通道……
……
战国时代,秦国。
一名男子坐在上首,讲着一些稀奇古怪的音乐理论。
下面,陶然一脸不爽的跪坐着听着。
这讲的什么啊……什么洋洋乎盈盈乎的……
哎呦,老子脚麻了脚麻了还得跪坐多久啊。
我可不可以躺下啊,至少给我拿个椅子来啊……
好想去做个按摩……
陶然跪坐在蒲团上,怎么都不舒服,扭来扭去。
上首的男人看了过来,沉声道:“薛谭,你不认真听讲,在那里扭来扭去干什么?”
“薛谭?为师在叫你,你听到没有!”
“薛谭!回答问题!”
啪,一个石子飞了过来。
被砸了之后,陶然才意识到对方在叫自己。
我又不叫薛谭,我明明叫陶然,你砸我干啥!
陶然起身,道:“老师,我觉得我的唱功已经很好了,不用再学的,我要回家了!”
我这是做的什么破梦啊,一个古人,竟然教我什么唱歌?
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