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tjtv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第四百九十八章 以誰之名看書-qc56v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这些病人大多都没灾没病,那些身上的老毛病除了进行外科手术,殖民者系统也毫无治疗办法。
他们真正的问题,在于许多人存在的精神疾病。这一场家家戴孝的突然袭击,毫无疑问击碎了德尔瓦斯小镇居民的安全感,镇长的死亡也代表着以往行事办法的彻底失效。
在外部环境剧变的情况下,本就容易产生精神上的茫然感,更何况是以这种鲜血横飞的形式……
针对他们属性面板上普遍存在的精神疾病状态,系统还久违地跳出了一个信息提示。
“系统提示:该目标的创伤后应激焦虑症正持续恶化,容易引发精神崩溃。焦虑症是一种永久性状态,但可以被治疗处理,缓和地削减它的严重程度,把它控制在不影响正常行动的水平。”
“有传闻称闪耀世界的医生们有过治愈焦虑症等疾病的案例。如果殖民者拥有闪耀世界的医疗道具,可以依靠一名极其出色的天才医生尝试治愈焦虑症。”
我看完这段对话愣了一会儿。想不到系统也知道闪耀世界的经典医疗案例?
不过对于知晓事件真相的我,心中却嗤之以鼻。闪耀世界在医疗药物领域确实是风光无限,研制出的特效药在星际都是高效安全的代名词。
然而那起精神疾病的治疗,靠的是一台量子脑波通信仪,据说可以清除大脑中紊乱的电磁波,将代表抑郁的脑波段抹除,替代以系统录入好的正常波段。
在持续61天的治疗过程中,病人表面上逐渐恢复健康,顺利通过了罗夏墨迹测验,往日的极端自残行为也有效地被控制。但是在专家考评团介入评估的时候,一位名叫马库斯的专家发现了病人大脑中的正常脑波,实际上是多条正常电波纠缠在一起,并经常出现不规律的扰动,就像是原生的灵魂不甘心就此死去,在这具躯体里不断作祟……
父亲告诉我这个人出院后,患上了罕见的“时空错位症”,经常会试图推开墙壁上不存在的大门、翻检空空如也的衣柜、躲避看不见的敌人。
病人还声称,他在手术期间听到了来自宇宙深处的噪音,仿佛有无数个人试图钻进他被抹除记忆、空白一片的大脑中,抢夺这具躯体。
而他在一次醉后声称他自己也是其中之一,而且是跑得最快的一个……
这样违反伦理道德的手术,在闪耀都市屡见不鲜。如果底层贫民得病,并且无法负担公共医疗以外的费用,就会有慈善团体前来,邀请他加入“免费临床医疗实验”,享受谁也搞不清楚内容的“全面医疗”。
但是经过了这段时间的实践,虽然我不懂医疗,我却知道该怎么运用好这股思潮……
“各位居民,请听我一言!”
我挣开人群的簇拥,爬到了一张桌子上,对着场地内的城镇居民说道,“对于你们的遭遇,我也深表同情。部落袭击的危害不仅是你们的祸患,也是文明世界共同的敌人!必须有人站出来制止这一切!”
我慷慨激昂地指着外面的黑夜,“逃避是解决问题的灵丹妙药,却挽回不了任何的损失,也讨不回应有的公道与正义!我们自由贸易区这次前来,就是为了解决野蛮部落的袭击而来!是为了千千万万人的正义而来!”
但台下却传出了不和谐的声音,说出了居民们的心声,“远来的客人,就以你们孱弱的兵力,怎么可能对付得了野火般的部落野人呢?”
我看了声音源头一眼,发现是一个握着枪的年轻小伙子,正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
我微微一笑,随口对他说道:“问得好。对了,你是靠着手里的枪打跑恐怖的部落袭击者吗?还是靠着跑得快活下来的?”
他似乎感到被冒犯,说道:“我这次亲手打死了三个袭击者!”
我猛然目光凶狠地盯着他,大声夸赞道:“很好,很有精神!”
随后身上模拟野兽般的气势也瞬间爆发出来,吓得小伙子向后一跳。
“你……你喊那么大声干什么!”
我随口接道:“有意见你去找物管啊!”
……不对,现在不是孙天皇玉音放送的时候。
我以一己之力压下异议,就是要捅破他们心里的伤口,让他们从和平的幻梦里清醒过来。
“这次的袭击并不是意外,你们知道吗?如今的部落内部正在进行一场恶战,胜者将会得到神奇的作物良种,繁衍出不可计数的人口,横扫这片草原乃至沙漠!”
我指着外面的部队:“我带着几十个人长途跋涉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执行沙福林大人的旨意,扭转大人预见到的血色未来!而你们呢?竟然在这个重要关头想要跑?”
我适时地冷笑了起来,“看看你们的作为,今日退一里,明日退五里,则日日败退;今天丧一人,明天丧五人,则天天溃逃!到时候你就会发现,不管你们跑多远,死了多少人,都换不来一天安生的日子!”
我跳下来桌子,右拳套猛然扬起,随后,一拳擂在刚才站立的硬木桌面上,将桌子打得四分五裂!
“到时候你们会发现,即便以米阿姆沙漠之大,也再容不下一张平静的餐桌!”
说完之后,我呼了一口气,走到了刚才的持枪年轻人面前,发现他已经双目通红,两手紧攥,眼睛里不知不觉地蓄满了泪水,却咬牙不发出任何声音,充满愤怒地盯着我。
“他的父母在袭击中死了。”辛克莱挡在了我面前小声说,同时也防止年轻人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小伙子,你不会昨天全家刚看过佐罗吧?
对于他的愤怒与痛苦,我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将腰间别着的匕首扔到他怀里,随后走出了防御工事。
火种我已经种下了,我就不信这个地方不会被仇恨燃烧起来。
从老镇长曲意媾和却丧命的那一刻起,小镇居民的心里就充满了复仇的怒火,然而行政体系传来的命令,居然是让他们全体迁移。
即便选出了辛克莱这样的鹰派代理镇长,他们依然受到这样那样的限制,只能在近似屠杀的袭击之后拿起枪,伪装成内心强大的样子。
可惜德尔瓦斯小镇和类似的地方,总是被少数的英雄保护得太好了,以至于身后无知的民众不懂得如何面对风雨。
“燃烧起来吧,愤怒起来吧……我等着你们表现出自己的力量,让我看看这里面还有多少个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