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zxa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詭三國討論-第1884章大家長,小家庭展示-ax1r9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
华夏的传统观念当中,『家』这个字,一般都比较靠前。
虽然经常有什么三过家门而不入啊,舍家卫国啊,弃小家保大家啦等等的光辉事迹,但是反过来想想,如果说天下人都是为了集体而不顾家庭,那么还有什么必要天天称赞或是提倡这样的行为么?
因此士族之间所谓家土之念也就很正常了。
一个士族,便是一个大家庭,然后再扩大一些,在他们眼中,皇帝也不过是天下士族的大家长而已,恭之敬之,也是在尊敬自己的家族制度。
只不过,就像是士族当中难免也会出现混沌浪荡子一样,皇帝也会有些昏庸的,所以这个时候大多数士族一般都选择忍耐,毕竟世家追求的是千年而不倒,而皇帝能活多久?
刘协昏庸与否,许多人基本上都有了认知,当然比起历史上所谓的那些昏君,刘协还是很不错了,但是要中兴……
呵呵,今日媚日丽风,正值酣梦之时。
后世经常有些杠精说华夏封建王朝不能有君主立宪的可能,但是实际上来看,华夏封建王朝当中相权大过于君权的时候,实际上就已经略微和君主立宪有几分相似了。君主立宪通过议会,亦或是其他形式勾搭其他参政者,达成国政共识,由『首相』颁布执行,而相权强横的时候也是如此,联合几个大家族,共同架空皇帝,然后由『丞相』推行政令。
所以若是说起来,外国的君主立宪制度,多少还要称呼华夏这种皇权相权的制衡一声爷爷……
就像是当下的曹操,在入驻许县之后,就基本上接管了刘协的大小政事,将刘协彻底的摆放在了神桌之上当一个泥塑雕像,而不管是颍川的士族,还是冀州兖州的其他人士,也都很默契的很恭敬的先拜了拜神像,然后回头找曹操办实事,就像是君主立宪先去拜见天皇问安,然后具体什么事情去找首相一样。
『哎……陛下……恐无济社稷矣……』
『慎言!且论风月!』
『是,是,小弟孟浪了……』
『来,来,饮胜,饮胜!』
士人聚会之时,也难免抨击时事,但是对于刘协的看法,相对来说渐渐趋向于统一,就是这一届的刘家天子么,不太行。虽然说起来可能会比上一届,或是上上一届的好一点,但是也就是好一点而已,就像是百分制之下30分和50分的区别,虽然说确实是有提升,但是依旧不及格。
但是士族子弟聚会,那里可能会离得开时事?聊得片刻之后,不知道是谁的嘴一拐,又谈到了曹洪身上了。毕竟三杯猫尿下了肚之后,这些在野党,最好的谈资又能是什么呢?
『诸位,诸位,近日有童谣频传,可曾听闻?』
『莫非是欲廉非廉,不愧为禾尤于山也……』
『正是,正是!禾尤山,青四方,天惶惶,地光光!』
『哈哈哈,哈哈哈……』
凡是大家族当中,多数都会有一个贪财二货,专门收敛财物,死不要脸讨要钱财。
而曹洪,就是当下最为贪婪的曹家之人。
加一个前提,『表现出来』的。
曹馥正巧经过酒肆,听闻里面传来狂放的笑声,听了之后不由得勒住了马,面容阴沉下来。曹洪是谯县人,而谯县又称为『嵇方』,所谓童谣之意自然也就显而易见了。
『少郎君!』曹馥身边的护卫也是愤怒,纷纷看着曹馥,就等着曹馥一声令下,便冲进去,或是抓捕,或是打骂,好出了这一口恶气。
曹馥沉默片刻,也没有说话,而是微微踢了一下马腹,驰骋向前。
众护卫也是无奈,相互看了看,只能是跟着曹馥一同离开。
酒肆之中的士族子弟依旧是猖狂大笑,高呼不绝,根本没有发现方才的危险。
曹馥闷闷不乐回到了家中,见到了父亲曹洪,几番欲言又止,最终却什么都没说,便起身准备离开,却被曹洪叫住,『可有何事?』
曹洪抬眼看了看曹馥,然后心思又基本上放在了桌案之中。在桌案上,铺满了各种算筹,横竖有序,然后曹洪左手中捧着一卷竹简,还夹着一只用来朱批的毛笔,右手则是小心翼翼的拨弄着算筹,添加着数字。
『……』沉默了片刻之后,曹馥低声说道,『启禀父亲大人,孩儿归家之时,于酒肆听闻有登徒曼议,口出恶言,故而多有愤懑……』
『哦?』曹洪先是拿了朱笔,在竹简上做了个记号,然后才将竹简和朱笔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桌案一角,使其不至于碰到了桌案上密密麻麻的算筹,『可有使卒殴之?』
曹馥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曹洪点了点曹馥,笑了笑,也是摇了摇头,然后又拿起了竹简,准备继续核算。
曹馥迟疑着,总就是忍不住,说道:『父亲大人……前几日遇得少主,少主亦言父亲多财,家赀粼粼犹如过江之鲫……』
曹洪停下了笔,也沉默了片刻,说道:『少主,还有何言?』
曹馥摇了摇头,说道:『并无他言。』并不是曹丕不愿意说,而是曹丕根本就是不想要和曹馥多说,就像是多说了就会沾染上了铜臭之味一样。
曹洪仰头,看着天空,半响之后,才微微摇头,说道:『且由之……』
『父亲大人……』曹馥叫道。
曹洪再一次放下了竹简,看着曹馥,叹息了一声,『馥儿,吾且问汝,子孝文烈之辈,可明商贾,可通算术?若吾不为之,主公之下,何人可倚?』
『这……』曹馥迟疑了一下,接口说道,『尤有夏侯……』
『呵呵……』曹洪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夏侯亦刖其子……汝欲之否?更何况夏侯坐镇于后,若是经手此等商贾之事,事务繁杂延误军机不说,亦难免受人诟病,又如何能安稳兖豫?如今曹氏上下,如屡冰川,岂有择易推难之理?若是皆惜毛羽,主公又怎可成事?此事,需要再提,勿使主公困之!』
『可是……』曹馥欲言又止。
曹洪摆了摆手,目光已经重新回到了竹简上,『些许污名尔……若可成主公大事,纵然污身又何妨?且去……』
曹馥吸了一口气,无奈叩首而退。
曹洪目光从竹简上方转移到了曹馥离去的身影上,然后重新拉达下来,继续定在了竹简之上,似乎什么表情都没有,也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只不过在不知过了过久,室内才隐隐约约的有一声叹息,细不可闻的萦绕了一下,便消失了。
……(* ̄(エ) ̄)……
曹洪家中不冷不热,然而颍川陈氏府邸门口,确是人头涌动,人声鼎沸。
大汉太丘长陈寔之孙、大鸿胪陈纪之子,近日迁任酇令,外放镇土安民,可谓喜事,自然是左邻右舍齐齐前来恭贺。
『昔日有国士无双,今亦有命世大才!』
『正是,正是!旧有萧相国月下追贤,平定乾坤,今复有陈郎君王周谶论,慧观忠良!幸甚,幸甚!』
陈群连忙拱手谦言,『各位缪赞,谬赞……群实不敢承,得诸贤拨冗屈尊,然分身无术,不得简雅接待,愧疚伤怀……』
杜袭闻言,便是一笑,旋即高声说道:『长文此言,虽说全于礼,然薄于情也!如今满堂宾客,皆仰望长文风采而来,岂图简雅之待乎?』
杜袭话音落下,便又是一大堆的人附和,还有人高声喊道:『今日且暂贺陈郎君新迁酇令,不日定能再登九卿!』
『当如此也!』
『在下何幸,能见陈郎君风仪雅至!旧闻陈郎君谦逊如玉,今日得见,果然如是!始知君子之道,蕴于内也,方有典式万象,满腹琳琅……』
陈群立在场中,见越说越是离谱,便连忙招呼着准备开宴,这才将一帮子弟的话头给压下去。
陈群看了一眼杜袭,然后杜袭笑呵呵的,就像是没事人一样,便也忍不住眼角抽动了一下,旋即笑着。招呼杜袭等人入席就坐。
内外顿时一片欢腾,但是在欢笑声中,陈群眼眸之内,却有一些阴沉。
颍川人多有传,陈群有谶辨之能,可知善恶,可明忠奸。若是这些颍川士族子弟还能读过后世的西游记的话,说不得连照妖镜的名号都给搬出来给陈群挂在脑门上。
然而陈群真的有相面之术,见个面就能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别说,还真有这样的例子。
当年曹操征陈群为司空西曹掾属。当时有人向曹操引荐乐安人王模、下邳人周逵,曹操均召而用之。陈群向曹操力言不可,并以为王模、周逵二人德秽行劣,最终必然坏事,曹操不听。结果王周二人果然犯事受诛,曹操方信陈群之言,并向陈群承认错失。
后来曹老板心有不服,又来找陈群,说陈群你不是可以识人么,给推荐几个……
陈群就推荐了广陵人陈矫、丹阳人戴干,曹操皆加以任用,然后陈群所推荐的这两个人都颇为称职,勇于任事,曹操最后才算是闭上了嘴。
但是闭上嘴,不代表曹操心中不怀疑。
曹操自认为也有识人之能,若是这么一来,岂不是和陈群还差了老大一截?自己认为不错的,结果贪腐坏事,但是问题是,就这么巧,偏偏就是两个寒门子弟,都被人捏到了准确的罪行?
曹操都没发现的,结果被人发现了,还记录了下来,这其中难道没有什么问题?
退一步来说,如今大汉之下,但凡是地方官吏,有那个不是鱼肉乡野?只不过看看谁的吃相好一些,亦或是有谁能够在吃的同时还办人事,而不是全数就当自己是头猪,只懂吃喝不干活。
曹操之前就有提过,愿意任用有能力的人,同时不是很讲究所谓的『孝行德操』,结果才用了没几个寒门弟子,要么就说这个人能力不足,败坏地方,要么就是贪腐行径,收纳财货……
一个两个,曹操也知道人非圣贤,自己也不是神目如判,但是一大片全数倒下,这就多少有些问题了。
曹老板是要人才,但也是要能驾驭的人才,如果说自己都驾驭不了,又怎么能放心使用?所以一直以来,类似于陈群这样的,曹操大多数都是养着,并不轻易的给与实权。
再加上陈群和荀彧的功能性有一定的重叠,所以如果陈群不向曹操表示身家性命托付,又或是彻底的倒向支持曹操,曹操是不会轻易推选陈群当任高官的,但是这一次,曹操也是无奈。
骠骑将军大闹豫州,缭乱朝堂,曹操回到了许县的首要任务,便是安稳地方,重新竖立起曹氏的名望,将自家招牌上面的裂缝磨一磨,抹一抹,再上些漆,等风干之后自然又是光鲜亮丽,仪表堂堂。
陈群么,就是曹操现在用来涂在外面的漆。这一点陈群也知道,不过知道又如何?陈群也身后也有一大帮子的家族子弟,这些人才不管陈群是不是被挂起来表在外面,而是只要陈群晋升能带来好处就成!
之前曹操治下,除非是手实在是太短,够不着的地方,才会让当地的士族代为管理,否则能抓到手中的职位,便是分封给曹氏和夏侯氏的家族之人,而这一次么……
酇城,这一个城池在大汉有着比较特别的含义,因为这是大汉功臣萧何的封地,可称之为开国第一侯的所在之地。
这样的一个虽然不是很重大,但是很微妙的地方,突然授予给原本属于不上不下的梯队当中的陈群,自然就被很多人视为是曹操人才任用政策的松动前兆,所以才特别的兴奋,当然,也不排除希望陈群这个曾经在曹操面前推荐过人才的家伙,再一次歪歪嘴,将自己的名字送到曹操面前去……
至于杜袭么,虽然说笑语连连,但是未必没有觉得陈群都能当,为何自己不能任的感觉,因此言语之中七分褒扬之下,潜藏着三分的揶揄,也就是很自然了。
陈群看着庭院之中兴奋的众人,心中浮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还没有彻底抓住的时候,便又是有人高呼前来敬酒,便又被打断了思路,然后淹没在喧嚣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