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gaqo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魔臨 純潔滴小龍-第三百六十二章 一起?推薦-1lmxr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星光撒照,透过密林叶子,落下淡淡的斑驳。
造剑师坐在地上,膝盖上,斜靠着一把剑,剑鞘黑色,带着异样的纹路。
这把剑,叫墨侍。
造剑师的剑,在江湖,一直备受追捧,只可惜,他的剑,从不赠无名之辈,故而江湖中的仿制品极多。
而被仿制最多的,就是龙渊。
世人还没有艺术品的概念,却有类似的追求,造剑师的每一把剑,其实都藏着一段感情,剑如人,好剑需要人来养,等等此类的话语,都是出自造剑师之口。
江湖上,不知道多少年轻剑客因为听到了这些话,吃喝拉撒,都将剑随身携带,希望早日将自己的佩剑给养出灵气。
只不过,剑圣曾对郑伯爷说过,造剑师所说的养剑,其意思并非是将剑一直带在身上,而是指的是,一把剑,需要靠用他的人来“养”。
就如一乞丐,机缘巧合之下捡到了一把玄铁宝剑,握在手中;
而另一位,则是一位帝王配在身上的古朴残剑,后者的身价自然比前者高得不知多少倍。
所谓的“养剑”,其实是用人的身份,去烘托出剑的身份。
得知这个答案后,郑伯爷只感慨了三个字:
“真现实。”
而此时,
被郑伯爷称呼为“真现实”的造剑师,闭着眼,指尖,轻轻地敲击着剑身,发出清脆之音。
在其身后,隐约间可以听到一阵阵压抑的呼吸,还有些许白气。
显然,那里隐藏着一支人马。
前方,
铁塔一般高大身影的樊力走了出来,在其身后,一众士卒,缓缓压上。
持盾者在前,持枪者在后,持弓弩者,在中。
这个世上,存在那种可以以一敌百的强者,他们的实力,令人咂舌;
但说到底,
无论是当年沙拓阙石战死镇北侯府门前,还是剑圣力战雪海关口,外人看热闹,赞叹的是他们的强大,内行则感慨着,人定能否胜天不知,但至少,人很难胜过一百人,一千人……
操练得道,配合娴熟的军队,可以极为轻易地猎杀那些所谓的强者,无非,是己方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
造剑师,
一个虽然没出过剑,却位列四大剑客之一的存在,他,值得被这般慎重对待。
毕竟,有时候,未知,才是恐怖的真正来源。
樊力举起斧头,身后的阵形,开始再度变化,呈现出钳形,而后,再度开始推进。
造剑师依旧坐在那里,
还是闭着眼。
似乎,今夜的他,注定要出手了。
江湖中如今普遍认为天下剑客,当以剑圣为最,因为这几年,剑圣的光辉已经超过了其他几位。
无论是在军中许久未曾再与人比试的李良申,还是曾面对燕国铁骑退去的百里剑,他们的风采,在近几年,几乎被剑圣完全遮掩了下去。
但依旧有自认为“独醒”的江湖人士,认为现如今能在剑道上和剑圣比肩的,可能,也就是那位神秘的造剑师了。
因为他没出过手,所以,他可能根本就不会打架,只是欺世盗名,但他又很有可能,境界无比之高,懒得再去人间争长短。
瞎子手下有一群人,专门负责监控江湖传闻,在得知这些传闻后,曾笑过称这叫“薛定谔的造剑师”。
但在其脑袋落下来之前,你真的无法掉以轻心。
瞧瞧,此时,魔王里最憨的这位,现在也变得如此谨慎。
造剑师终于睁开了眼,他没看见剑圣,但他却并不显得意外。
他抬起手,
墨侍发出一声轻鸣,
下一刻,
自造剑师身后,出现了一群身着黑色甲胄的骑士。
燕人尚黑,楚人则更喜欢鲜亮的颜色,所以,虽说楚国很多贵族都有自己的私兵,甲胄样式也各不相同,但却鲜有黑色,在楚人文化里,黑色,意味着大泽,而大泽,意味着不祥。
尤其是在楚国极为精贵的骑兵,更是每家贵族的排面,自然就更少会用黑色的甲胄去武装这些宝贝疙瘩。
这些自造剑师身后缓缓而出的黑甲骑士,身上,散发着的,是一种从人到马的森寒,这是一支,真正的精锐骑兵。
只不过,他们的数目并不多,借着星光粗略看去,可能也就四百多骑。
这对动辄可以组织上万铁骑作战的燕军而言,真的算不得什么,但是在这狭窄的区域里,步卒面对数量对等的铁骑,往往就意味着被屠杀。
只是,让人有些奇怪的是,这些骑兵完全可以直接从黑幕中冲锋出来,发动袭击,像眼下这般堂而皇之地现身,其实已经失去了先手。
造剑师可以不懂兵事,但他身后的这些精骑,不可能都不懂。
樊力再度举起斧头,挥舞半圈,其身边的甲士们停止了前进,盾牌手将盾牌砸入地面,身体后拖,斜靠,将盾牌死死立住。
长枪手上前,并两排,同时,侧翼开始轮转,长枪架起。
弓弩手向前推进,防止对方骑兵迂回切后方。
造剑师依旧没动,其身后的黑甲骑兵,也没动,仿佛他们不是来作战的,而是来看戏的。
可偏偏,他们才是这处密林里的一方唱角儿。
外围,
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金术可率领的第二批次甲士包围了过来,弓弩手迅速找好了位置,其余士卒则三五成群结阵。
而造剑师和黑甲骑士,还是没动,任凭这道包围圈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成形,至此,这支骑兵,已经陷入了绝境。
晚风吹拂而过,并不算很大的密林之中,剑拔弩张。
而这时,
造剑师,
终于开口:
“我要和虞化平一战。”
看这情况,像是恼羞成怒了一般,选择一份最后的体面。
樊力却微微皱眉,他感觉,事情,没有那般简单。
金术可则马上派人向军寨中的伯爷通报了这一消息。
……
“我觉得,他是想向我求情。”剑圣开口道,“他,还是不想用剑,还想躲避,更何况,他的那支骑兵,已经被提前察觉,眼下,也已经被包围住了。”
有些人物,高高在上,那是因为你是从下面仰头看着他。
造剑师这种人物,哪怕抛开其四大剑客的身份,就是看其独孤家的出身,也已然超越了绝大多数人。
但剑圣是和造剑师同层次的存在,平视时,是没什么神秘色彩的。
造剑师吝啬一剑,那是出了名的。
燕军击溃野人主力,围困玉盘城前,造剑师早早地就带着八皇子出逃了,也不说留下来帮忙守个城。
摄政王和五皇子熊廷山引高手对弈时,造剑师只坐在后头喝着小酒,也没说出手顶下去一个位置。
现如今,摄政王被围,大楚局势,可谓是相当不好,造剑师很可能愿意为了救出摄政王,而真的用剑。
但他的谋算被提前洞悉后,五百本可以用来夜袭的精骑失去了作用,夜袭也自然不可能再被完成,所以,他很干脆地选择收剑,这也是很正常的事。
对于熟悉他,曾和他平等地坐在一张桌子上边喝酒边赏剑的剑圣而言,这个“昔日的朋友”,确实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至于所谓的单挑,只是为了见到自己,好再以龙渊,求个人情,放其离开。
郑伯爷却摇了摇头,
道;
“我觉得,不是这样,他更像是故意把自己摆在那个位置上的。”
郑伯爷沉吟片刻,又道:
“这样吧,见见,我,陪你一起见。”
“你去了有何用?”剑圣问道。
郑伯爷却道;
“说不定,你也只是个幌子。”
剑圣目光微凝。
……
“西行,三百丈。”
金术可命人去前面喊道。
造剑师起身,
向西边开始行去。
跟随着他一起出现的五百黑甲骑兵,则继续静默在那里。
造剑师已经走了挺远,算是稍稍离开了双方对峙和包围的区域。
而这时,
自其身侧,传来一道声音:
“好了。”
声音,是剑圣的。
造剑师摇头道:“没好,还差十一丈。”
说着,又果断地向西继续走了一段距离,在最后的那个位置,停下。
郑伯爷见到这一幕,心里默默地吐槽了一句:重度强迫症。
剑圣走了出来,
造剑师看向剑圣,
然后,
他侧过身子,
似乎想要看看剑圣身后。
剑圣发现,郑凡猜对了。
郑伯爷从剑圣身后,走了出来,却并未超过剑圣去。
因为,在剑圣身后,郑伯爷确信剑圣可以保住自己,再往前,就难说了,保不齐,对面那位造剑师想来个极限一换一?
造剑师伸手指了指西北方向,
那里,是据羊城所在。
“平野伯爷是想来抓我大楚王上的?”
郑伯爷点点头,
道;
“正是。”
虽然未曾动手,虽然郑伯爷已经做好了过几日就撤军退入大泽的决断,但怎么说呢,在面对这个问题是,回答“是”,是没错的。
谁知,造剑师接下来极为简单且仅有两个字的回应,让郑伯爷的心神,一下子松动了,甚至,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似乎充斥着一种黑色喜剧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