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erd优美都市言情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笔趣-第四百九十九章 炸藥桶相伴-5i5tl

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小說推薦邊緣世界裏不可能有牧場物語
回到了四六零军团的营地后,我找来了狮子和老六,让他们率领军团留在这座小镇待命。
“大人,您这样做太危险了!是我们拖累了您的步伐吗!”
零狮子仿佛狮心疯又发作了,跳到了我面前震惊地说道,随后拿起了一把武器开始耍。
“大人!我擅长战斗,你看我的砍刀是不是虎虎生风!我还可以穿着盔甲波比跳!还可以俯卧撑!快看我俯卧撑!对了对了,我还可以全副武装在地上游泳!不要抛下我们啊!”
这家伙病得越来越重了,要不然开除了吧?
我一把抢过他手里的蛮族大砍刀,表演了一把什么叫马·什么都能转·库斯,然后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诚恳地解释了原因。
“别乱猜,虽然你们确实四肢无力五谷不分,训练偷懒吃饭积极,爱开小差不干正事,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严重拖延了我的节奏,但是这不是主要的原因……诶,你们俩哭什么!我又没有指责你们!”
格雷从边上钻出来,幽幽地说:“老大,你只是在他伤口上撒了一把盐、放了一把孜然、又搁到火上烤而已,没事的。”
我点点头:“那就好,对了我要微辣不加葱……嘶,说得我都饿了!接下来说正事,这个决定主要归咎于我本人的决策失误。”
我在他们震惊的眼神中用刀在地上画出了一幅简易的地图,“我以为靠着军团的素质,能够应付得了长途行军,但事实证明我太天真了,我们的路程还未过半,部队士气的衰落却极为明显,身体也不堪重负,跟不上我的脚步了。”
毕竟比不上记忆中的那支队伍啊……
格雷摸着下巴说道:“确实,这个问题目前相当严重,即便急行军能到达目的地,也会丧失战斗力。光是这次,假如我们碰巧撞上了袭击德尔瓦斯小镇的部落袭击者,恐怕也会付出人员伤亡。”
格雷不了解盔甲的防护能力,因此对战斗力比较悲观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我悲观的地方在于这样的速度慢、效率低,不知道何时才能解救出松鸦,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正式在这片草原立足,寻找空间锚定点……
因此我需要几个稳定的跳板,作为从自由贸易区到部落中心的中转站!杉树氏族部落是一个,狼牙湖也可以建立一个,而翻过了山的德尔瓦斯镇,是计划中必不可少的一个地点?
只要稳定控制住着跳板,我就能武力、贸易双管齐下,迅速占领这片区域!
“让你们带人留下来,是要你们协防这座小镇!以后这就里是从贸易区到草原的中转站,不得有闪失。在逆闪电军团派人换防之前,你们都必须守住这里!”
老六听到这句话,忽然想通了一些东西,小声地说道:“大人,您的意思是……利益交换?”
我微微一笑:“很好,很有悟性!就是利益交换!接下来的时间,小镇上的人一定会有部分乃至全部留下来,而你们就驻扎原地协助防御,让他们供给物资作为报酬!他们武器匮乏,必定乐于见到我们的出现,慢慢地我们就能合法驻扎在这里!”
零狮子摸着脑袋问道:“大人,你怎么知道他们会留在这?万一他们真的废弃据点一走了之呢?”
我一拍墙壁:“那就你们正式入驻这里,把德尔瓦斯镇变成我们的地盘!就是届时食物方面可能会有问题……但是部落袭击者都能抢到吃的,你们也行!不一样的是部落抢别人,你们抢部落!必须在道义上占据制高点!”
我看着夜色阑珊的小镇,幻想着这里前几天还是灯火辉煌的世外桃源的景象,如今只剩下瓦砾衰草和遍地的冤魂,耳边虫鸣声都变得朦胧了起来,听不真切。
忽然间,小镇中心猛然亮起了几盏格外朦胧的灯光,摇摇晃晃地被吊上了高处,由于电压不稳,电灯的亮度也强弱不定,但在这片昏黑的荒野上格外惹眼。
我在黑夜中视力不错,能看到白炽灯被挂在了一座房屋的二楼尖顶上。野外的飞蛾和甲虫时隔许久终于又见到了亮光,纷纷向光源处飞撞,在灯罩外响起噼里啪啦的声响,即便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
而一个面熟的年轻人正站在阁楼顶上,用虫网挥舞着驱赶飞虫,无声地守卫着最后的灯光。
这毫无疑问,是德尔瓦斯镇的光芒,是这座小镇的意志重新发光的象征!
满脸风霜的代理镇长辛克莱走了出来,找到我时还带着严肃的表情,格外郑重地说道:“先生,你刚才说的话很有启发,我们会向救援部队提出建议,在转移完伤员后,留下健康的居民继续守卫在这里。”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才露出一丝苦笑:“年轻的小伙子现在都不愿意放下枪,还闹着要组建小镇义兵……你可真是给我惹出了大麻烦!”
我哈哈一笑,对代理镇长介绍道:“这是属于你们的机会,一个互惠互利的选择。我会留下最精锐的人手,协助守卫城镇、帮你们训练义兵。”
辛克莱挑眉说道:“你们真的要留下来?这里可没有什么战略价值了。多亏了你修好电台,刚才通过电台我了解到,整个沙漠边缘的城镇,都遭到了部落不同程度的袭击,如今各个势力都将战略威胁等级调为最高……”
“什么?!”我听到这儿有些震惊,“整个沙漠边陲?那得有多大的面积!”
辛克莱神色凝重地点头道:“没错,谁也想不到这些野蛮人会如此疯狂。但危险的不在部落,而是这些被惹恼的势力……大家都派出了人手探查情况,一旦展开反击,战火一定会遍布整个湖蓝色寄居蟹草原,到时候场面就难以控制了。”
我吸了一口气冷气,如果按他这么说,就算褐池部落能从部落战争中幸存下来,也即将面临各方势力对于部落的剿杀报复。
文明程度低下的部落在人数和勇气上占优势,却远远没有高等文明国度的冷血。
可以说从战争历练出来的边缘世界文明,必然将聪明才智放在了如何更高效率、更加残忍地屠杀同类上。
“目前有几个势力被袭击了?”我问道。
辛克莱回答说:“除了阿伊姆人类联邦外,还有特希恩亚派系和安德纳瓦托派系据点被袭击,但这些都比较轻微。特别危险的是两个物资交易队被袭击的太空先遣站,很有可能会发动轨道打击……对了,破碎帝国的征税队也遭到了袭击,首领更是发表全频段广播,要报以最残酷的打击!”
太作死了,部落这些人到底在做什么?真以为人们不想踩蟑螂就是害怕蟑螂了吗?这里什么时候变成了巴尔干半岛那样的炸药桶?
“明白了,德尔瓦斯小镇尽管保卫家园吧,我也会全力帮助你们的。”
我点了点头,转身就要离去。
辛克莱愕然问道:“你不是打算留下来?”
我冲着身后摆了摆手,大声说道:“你们好好应对危机,我一般选择解决制造危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