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zdhy好看的都市言情 飼養全人類 三百斤的微笑-第1308章 長生界熱推-1qimo

飼養全人類
小說推薦飼養全人類
混沌海时代,“诸天万界”是自己弄出来的。
那么真正的混沌海时代,究竟什么宇宙格局?
“之前雉纪就无意中透露过,下一个时代,的确是混沌海时代!这是宇宙发展的必然,补全混沌海的物质循环规律,让遗落在混沌海的历代物质回收…”
“所以,他们见到了眼前这个诸天万界,就深信不疑了,因为诸天万界的小宇宙,的确在吞吐混沌海的物质,进行最大效率的利用。”
许纸沉吟起来。
按照这种情况,许纸认为有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混沌海时代,真是“诸天万界”时代,自己恰好符合命运的必然规律,是开辟时代的契机,自己是天选之子。
第二种,混沌海时代,是另外某个时代。
另外的某种规则,宇宙的必然发展规律,补全混沌海的规则,自己是在鸠占鹊巢….
“我是比较偏向第二种的。”
许纸暗暗道:“我不认为,宇宙自己的某个成长阶段,会自己长出一个必然的毒瘤,产生癌细胞,出现癌症,让自己走向死亡,最终被取代。”
如果把宇宙比作一个生物…
那么,它正常的健康发展,是不会出现出现“癌细胞”的。
但是许纸觉得现在的宇宙,或许已经扭曲了正常发展规律,出现了病灶,癌细胞在诞生,现在处于癌症初期阶段…
上百个癌细胞,分布在“淋巴结”的各地。
“那么,我就必然要警惕了,混沌海原本的时代,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什么规则?会不会这个混沌海的时代爆发,正版干掉我这个盗版?”
许纸觉得宇宙的命运必然,是一次次浩瀚无穷的大势。
而自己在扭曲这一股大势,取而代之,宇宙纵然是没有意识的,但仍旧会拥有某种强烈的冥冥中抵抗规律,把一切扳回正轨。
哗啦啦。
许纸这边还在和雉纪闲聊,但已经操控另外一个宇宙的本体,进入了宇宙沙盘之中。
此时,距离许纸上一次离去过去了许久,一天一亿年,宇宙桥时代彻底爆发,“长生界”的概念出现,竟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七亿两千年。
最初证道多元宇宙的那一批古代圣人,也彻底老死了。
纵然宇宙分割,让他们寿元大增,也抵不过岁月的侵蚀,寿命不过亿年,他们尝试以沉睡、乃至各种手段休眠延寿,也不过是沉睡到了几亿年后,就再也扛不住,彻底陨落了。
而时代彻底更新。
腐旧的彻底逝去了,宇宙桥时代,彻底鼎盛,无尽圣人门阀出现。
九元宇宙,出现了无数无上的雄主,三三两两聚合在一起,各自盘踞,称之为九方宇宙霸主。
这九尊宇宙霸主,被世人称之为九大宇宙帝皇。
他们曾经是那陨落开辟的多维时代宇宙圣人,钦定的弟子,是时代的顶点。
而伴随着百家争鸣,无数圣人行走交流,他们探讨下一个境界,十阶是否真的是宇宙尽头?
又无数年过去,长生界,彻底被人认知。
“吾等,此时,十阶圣人,便是大道尽头!十一阶…在未来!”
“下一境界,证原始,证道一…当宇宙大道健全,可逆流宇宙大道,回归奇点,成就混元神位。”
“一方多元宇宙,只可证一尊混元神位,九元宇宙,可证九尊!”
“呜呼,生于此世,终究要老死,见不得真,看不到下一个境界。”
“生不逢时。”
“生不逢时。”
一尊尊圣人见到了遥远的未来,九尊宇宙霸主,忽然开始联手,决定集合当世所有圣人之力,探讨如何逆天改命。
这是历史的必然。
当圣人们看到了境界不在当世,在未来,那么他们必然会极度的不甘心,想尽一切办法,建造一座渡世大船,行走于未来。
又一千万年。
无尽的当世圣人规划,九元宇宙的霸主共同出手,终于制定出了计划。
“长生界”
此界,位于九元宇宙的下方,宇宙最核心处。
就像是九座倒立的冰山,山尖同时指向最核心的圆球中心。
“此地,是为最佳。”
一尊强大到极点的圣人推演,“此地,为九元宇宙的交界处,混沌海的最深处,地心之处,规则交错混乱,可建立渡世大船,搅乱因果,无数亿的黑洞喷涌的源流尽头,可停滞时间。”
黑洞吮吸一切,规则都被排斥,而这里是一切的核心,最受到影响的唯一之处,可建立长生界。
“同时,宇宙桥时代,即将过去。”有一尊圣人说道:“我们建立的数座宇宙桥,重建无数次,不断延长,也终究到了极限,只怕要崩塌…九元宇宙,彻底隔岸相望,平行宇宙之间再难有牵连!”
“而此界,在宇宙桥崩塌后,可以取代其作用,作为枢纽,连接九元宇宙的力量,让九元圣人之间的身躯,可以冥冥中相互感应。”
“此界,为大道定数!”
“天道使然。”
“为宇宙规则而生!”
圣人们推演至此,已经清楚的知道,这是补全宇宙的规律,让多元宇宙之间的多维圣人,彻底拥有力量。
“可,如何去构建”
“此界,在地心。”
他们继续推演,最终找到了办法,开始证道第十渡世大船。
只不过,暗潮已经涌动。
七亿四千万年。
耗时千万年,长生界雏形规则彻底完整,而建立的那一刻,暗潮彻底腾起。
“负责证道的长生界规则的圣人,已经被分别在九个宇宙被击杀,夺取了血脉,分别融入九尊圣人皇的体内。”
“他们,已经暮年老朽,想要长生,偷渡到遥远的未来,去证道!”
“这是我们混沌天外的所有圣人功绩,他们竟然想要私自占有。”
战争要开始了。
所有圣人都知道,谁能夺取长生界的证道规则,掌握哪一方面的天道权柄,谁就能掌握“渡世大船”的控制权,走向遥远的未来。
多元宇宙之战,彻底爆发。
这长生界一战,连许纸都看得心惊肉跳。
他们为了争夺大势,推演长生界,本来就压榨了宇宙的大量大道席位,同一时间出现了数百万的圣人,暗中相互偷渡到敌方宇宙。
数百万圣人的大混战,歇斯底里。
九个原先的宇宙霸主,统治修建长生界的圣人大帝,竟然率先被推翻了。
他们太腐朽了,已经不复壮年,尽管当年强大无比,但掌握着“长生界”的规则,直接被推翻。
一时间,长生界的规则,开始散落各地。
无数圣人开始猎杀,夺取,甚至数个小时只见,长生界的规则血脉,就易主了十几次,被不同的圣人掌握又陨落。
这一场大战,太惨烈了。
爆发得也太迅捷,短短一百多年,圣人几乎消耗殆尽。
九方多元宇宙,混沌天外,被圣血大量染红,无数的圣人陨落,蕴含的规则回归宇宙,惨烈到难以形容。
而真正的幕后存在,也重新出现在这片土地上。
“想不到,我们活得如此漫长。”
虚空中,一尊古老的身影走出了,“我等作为混沌神魔,曾拜以芒为师尊,经历了三千神魔大战。”
另外一尊古老的存在也显现出来,“我等作为混沌神魔,苟延残喘又无数年,发现了多元宇宙的规则,并且证道多元宇宙。”
“可惜,女乙离我们而去了。”
这一刻,整个宇宙的幸存获胜者,他们看着这两尊古老的存在,瞳孔睁大,满脸不可思议。
他们本以为自己就是最后的胜者,掌握长生界的权柄,却没有想到还有隐藏的黑手。
“不可能!”
“质瓮,苦朽,你们这两尊古老禁忌,太古时代的神魔,你们最后的时刻,开辟多元宇宙不久,就老死了,怎么可能活到了今天”
“你们已经陨落了!你们的大道,已经回归了宇宙的大道图谱,那是你们陨落的证明,不可能作假!”
残存的圣人们绝望。
“谁说,我们的大道回归宇宙,我们就陨落了?”
其中一尊古老禁忌,微微一笑道:“我们找到了一种血脉,可以斩自己的本族血脉,让自己从圣人境界跌落,变成没有任何大道血脉的十阶子嗣,便不再被怕宇宙同化…我们又融入了长生血脉,活到了今天。”
“不可能。”他们露出绝望,“昔年的以芒,陨落前让几尊弟子斩断长生,没有任何方式漏洞,可以绕过长生….而以芒在弟子们证道后,直接斩杀他们,就是为了避免他们留下漏洞,腐朽。”
“噗嗤。”
那古老的质瓮微微一笑,“当世之间,除了以芒,谁证道没有私心?昔年的我等三千神魔,证道皆是之时,皆是在自己的规则暗中留下了一丝破绽,暗门…只有我们自己知晓。”
另外一尊古老的存在,名为苦朽,笑着回答,“当时,我们便想,以芒临终前收取的弟子,斩断长生,他们会不会也暗中留下了暗门…我们便一直找寻,终于找到了对方所留下的破绽。”
“呵…以芒当年,证道之后直接斩杀他们,是害怕他们暮年后,走向腐旧…他们会成长生的唯一破绽,却想不到,他们在年轻证道之时,就有了私心,背着恩师,暗中留下破绽。”
周围的圣人们彻底沉默,绝望。
“可惜了,本来,我们此应当有三人,应当有女乙一份。”
“当开辟多元宇宙的一瞬间,化为九块大洲,我们两人就看到了宇宙的规则,长生界的可能性,第十个宇宙,我们要偷渡到未来。”
“于是,我等便各自收下了九尊圣人帝皇,暗示他们证道长生界…而我们,假死脱身,活到了七亿年后的未来。”
他们两尊存在,相视而笑,身后,还跟随着无数尊隐藏的弟子。
他们已经腐朽了。
在很早以前,与女乙的同时代,就已经没有了创新和激流勇进。
但是,他们的弟子却还年轻,只要看到了长生界的未来,他们就把这些年轻的妖孽收入门强,让弟子负责推演时代。
“你们呢,你们为这些老不死的推演时代,为何不去背叛?”这时,一尊沐浴鲜血的圣人,颤颤巍巍,站起身看向两尊圣人的弟子。
“这两尊混沌神魔,他们的强大规则已经回归宇宙了,他们现在,拥有的大道规则,只怕很普通,他们的战力,远不如你们这些天骄。”
但是,这些跟随在两人身后的年轻圣人们,却不敢背叛。
许纸也好奇起来,这些身后的年轻圣人,应该就是雉纪这一批了….但是,为什么不敢背叛?
“我们是腐朽了,他们还年轻。”
一尊古老的圣人叹息,“我们许诺了,未来席位,有他们一席,荣辱与共,他们怎么可能会背叛?”
“可也的确有背叛的可能性,但他们却不敢。”
“他们依旧无法用新的知识,推翻我们,因为我们在我们最年轻鼎盛的时期,就留下了足够的后手,庇佑着我们暮年老朽的身躯,走向未来。”
两尊存在露出微笑,
“我们用我们当年证道的规则暗门,现在重新证道了一个规则,只会比我们原先的规则强,不会弱!”
“如此,他们又如何敢背叛我们?”
这两人对视一眼。
许纸站在高空俯瞰一切,感觉这很有趣。
身边,忽然女乙也出现在旁边,看着这历史性的一幕。
“他们两人啊,竟然还有这种手段….”
女乙笑起来,有些后悔,“不过,我当年作为三千神魔,证道也有私心,我也给我的证道规则,留下了暗门….本来想使用的,但是现在用不上了,我已经和他们不同。”
“什么暗门?”许纸好奇道。
这些三千混沌神魔,为天地立下主干道统的时候,一个个都是老阴比,竟然都暗中留下一丝后手?
“我的暗门…我不是证道宇宙的生命诞生规则么?”
女乙很清淡的回答道:“我就留下了一丝破绽,能让另外一个圣人证道规则,证这一丝丝暗门能,让自己演化生命….这的确比原来的生命规则强。”
“这就像是那一句话一样,天衍四九,人遁其一…我就偷偷漏走了那其一。”
女乙感慨的笑起来,俯瞰下方的两人,“可惜了,我脱离了他们两人,不然也可能会斩了本族的血脉,再证一个这个生命规则暗门,和他们一起….他们现在也是斩了原先的血脉,用暗门重新证道,他们的规则也比上一世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