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bv9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極限武主 ptt-第七百六十九章 二合一(自爆)鑒賞-cky4t

極限武主
小說推薦極限武主
风暴中心,莫问从令如海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丝丝威胁。
当然威胁也仅仅是一丝,距离威胁到他性命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可就算是这样,令如海的实力也是强大的过份。
要知道莫问是和嗜血蝙蝠皇交手而顺利逃脱的圣人。
就实力而言,莫问已经有尊者近乎三成的实力了。
而令如海还能让他产生一丝威胁之感。
很显然,实力已经超出巅峰圣人不止一筹。
“你们自以为,有了一个空间杀阵就能阻我。今日,我要让你们见识到,你们所谓的依仗是多么的可笑。”
下一秒,本就让三人为之心惊的气势,再一次高速膨胀了起来。
一成、二成、三成、五成……
石破天惊,莫问再也没有去隐藏自身的实力,完全体实力的爆发,就连莫问也不清楚能够强到何种地步的程度。
全力爆发之下的莫问,一个头发倒竖而立,宛如一为超级赛亚人,给人一种无与伦比的强大、震撼。哪怕是爆发了全力,实力隐隐超越巅峰圣人的令如海,也为之一颤。
巨大的压力袭上心头,令如海脑海本能浮现出了一丝惊恐。
“这……怎么可能如此强大!”
“仅仅只是一位圣人,为何会有这般实力。”
“这不是真的,一切都是虚假的。”
……
原本上百米的风暴,也在霎时间直径扩大了好几倍。
虚空中压力越来越沉重了,令如海距离莫问最近,也是对这股压力感受最深的。
每一分、每一秒,他心头的压力都在暴增。
而处于阵法控制中心的三人,同样也感受到这突然暴涨的压力。
这是一种让人绝望的窒息感。
就像是一个不会游泳的人,沉入海底之前的挣扎。
同一时间,武勋已经将消息传递给了坐镇在外的乔迁。
听到武勋的消息,乔迁马上调动起了原灵会的一批人。
这一批灵会成员,除了乔迁以外,也只有莫问可以调动得了,像武勋的命令,他们根本不会服从。
……
“怎么样,令如海阁下,我能否破得了你这空间杀阵。”
莫问看了一眼令如海,口中淡淡的说道。
“你休要张狂。”令如海愤怒的说道。
原本令如海还惊惧于莫问的力量,但莫问的语气太平淡,就像是把他看成一个普通人,没有丝毫的正视。
能成为一宗之主,令如海的内心是极度骄傲的。
哪怕是九岛尊者,也休想在言语上折辱于他。
在令如海心里,他迟早有一天也会成为尊者。要不是出生和资源限制,他不会耗费如此多的光阴。
“轰!”
令如海不顾实力上的差距,手持天命圣器杀向了莫问。
虚空一点,天命圣器宛如一个疾驰的火箭炮,以十数倍音速穿透了空间,如此迅捷的速度,哪怕是一个再脆弱的物体,都会被加速到一个极其可怕的境地。
更别说,手持天命圣器杀来的令如海。
恐怖的锋芒,以无匹的破灭力量,刺向了莫问的脑袋,欲要将其一枪贯穿。
面对这种强大的锋芒力量,哪怕是巅峰圣人,除了尽可能避开以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择。
然而。
莫问只是哂笑了一声,看着逐渐靠近他的长枪,右指迎向了天命圣器的锋芒。
金光璀璨,无尽的金黄色光芒包裹住了莫问的手指,就好像他的手指变成了一根金指。
可就算是金子,也不可能挡住天命圣器的锋芒。
空间阵法控制中心,海无涯、龙驹以及血无痕,也在同一时间将空间阵法的威能催动到了最大,似乎想要凭借这个方式,来束缚住莫问的身躯,使其无法逃离。
可当他们看到莫问不曾移动,只是简简单单伸出右指之时,他们所做的似乎毫无意义。
自始自终,莫问根本没有想过闪躲。
“狂妄,他也太狂妄了。”龙驹咆哮了起来。
用一指之力来应对天命圣器,不是脑残,龙驹想不到第二种可能。
以灵师的修炼体系,哪怕是圣人的身躯也没有多么强大,甚至还不如炼气圣者。
他们唯一强大之处,就是灵法具有多样性,比武道丰富多彩,有些强大的变化能力。
可想要凭借灵法来抵挡天命圣器的锋芒,龙驹说什么也不会相信。
另一方向,海无涯也看到这一幕。
以一指之力对抗天命圣器,这完全是赤裸裸的蔑视。
若是眼神可以杀人,莫问应该早就被千刀万剐了。
战斗中心。
天命圣器的锋芒斩在了莫问的指尖。
“铛!”
巨大的回声从碰撞中心爆发,宛如晴天之上一声闷雷。
两人立足之地方圆数里,更是卷起了二十一级飓风风暴,刹那间席卷数十里,连同空间阵法控制中心的三人,几乎都难以呼吸。
而数十里之外的星澜协会会员,也受到了这道飓风的影响,不得不暂时停下来,躲避风暴的冲击。
“这是莫问与海澜宗交手了。”
隔着数十里,乔迁等众多圣人都感受到了海澜宗内,爆发的恐怖战斗。
尤其是没有见过莫问出手的其他圣人们,无不为之震惊,嘴巴张成一个O字。
这种威势!这种实力!根本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
至于乔迁虽然也惊叹于莫问的强大,但心里认为这是理所应当。
甚至就算莫问战胜尊者,乔迁都不会太过于奇怪。
在乔迁眼中,莫问就是如同神一样的人物。
仅仅二十多岁,在圣人之中就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幼儿。
可实力上,却让圣人为之高山仰止。
风暴中心,所有建筑物,包括树木花草,碎石青藤、虫兽全部都灰飞烟灭,成了无法辨认的粉尘。
甚至于空间阵法,也被碰撞所产生的冲击力给崩灭了。
大片空间裂缝隐隐在虚空中显现,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没有令如海想象中,天命圣器刺穿莫问的手指,贯穿莫问的手臂,直至刺穿莫问的脑袋。
莫问保持一指点在天命圣器枪尖的姿势,浑身看不出一点战斗过的痕迹。
反观令如海,虎口震裂,隐隐有一丝鲜血流动。除此之外,他的浑身衣服破破烂烂,坦露出坚实有力的肌肉。仅仅这一身肌肉,就让不少女子为之眼馋。
从伤势上来说,令如海没有受多重的伤。
只不过和莫问一比,他的样子就有些鲜明了,看起来十分狼狈。
“嗖!”
莫问没有说话,身形极速暴动,刹那间留下了数道残影。
与此同时,他那只与天命圣器硬抗的手指,指向了令如海的心脏。
骤然之间,令如海感受到了莫问手指中传来了致命危机。
来不及感受莫问的强大,令如海一个纵步,回身将天命圣器朝莫问的指尖方向挡去。
“嘭!”
两者接触的一刹那,天空炸裂,高空中流动的云层直接被撕裂成了两半,埋藏在云层中的大量雨水倾泻而下,将久久干涸的大地滋润了一遍。
而与莫问交手的令如海,令如海在刹那间感受到了无穷力量,自天命圣器枪尖传递过来,强大的力量使得天命圣器猛烈震动了一下,使得那原本受创的虎口,再度被撕裂出了一道伤口,殷红的血液说着枪柄位置,一直流动到了枪尖。
与此同时,令如海的身躯直接被抛飞,宛如一颗坠落的流星,撞在数百米外的一座山体上。
“轰!”
随着令如海撞入,数百米高的山峰直接崩塌,炸裂的石屑四处纷飞,宛如子弹一般射向四面八方,在空气中引起一阵阵呼啸声。
下一瞬,莫问追击而去,直接飞向了那座崩塌的山体方向。
“嘭!”
只听见一声剧烈地碰撞,一道身影再度被根根掀飞,直至飞射数里,不知撞断了多少阻碍物,这才停止了下来。
“太上长老……”
“师傅……”
远在空间阵法控制中心的海无涯、龙驹、血无痕等三人,无不悲愤交加,可又无能为力。
莫问太强大了!
强大到让他们心生绝望。
三人想不到,有哪位圣人能够抵挡莫问的攻击。
恐怕也只有尊者,才能够做到这个地步。
某处大地上,令如海躺在地上剧烈地咳嗽,每一声咳嗽中,都有一丝丝鲜血应声而出。
看到这一幕,恐怕不少人都要为他揪心,这么一个凄惨的老头,仿佛他随时可能把自己的肺给咳嗽出来。
光暗闪烁,令如海不远处的空间猛烈波动了一下。
蓦地,空间被打开了一道裂缝,漆黑的空间裂缝就像是一个可以吞噬一切的大口。
可就在这时,两只白嫩的双手从这道漆黑的裂缝中伸了出来。
然而用力一撕,空间裂缝被打开了一道口子。
下一秒,一个男子从空间裂缝走了出来。
看到这个男子,令如海眼中有了一丝绝望。
可是心底的那一丝骄傲,让他无法放弃最后的底线。
令如海咬着牙,硬气的说道。
“要杀我,你就动手。我不会向你臣服,你也休想让臣服。”
“杀你很简单,不过不是现在。我会让你看到,我是如何将海澜宗连根拔起,将你的徒子徒孙全部杀了。不臣服我者,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莫问冷漠地看着令如海,心中没有一丝波澜。
在莫问心底,除了那些昔日的好友,徒弟,下属,以及自己最亲的亲人,其他人都只是可有可无。
哪一个圣人不是踏着凯凯白骨崛起的。
杀戮在圣人眼中也只是寻常之事。
若是按照前世法律给圣人定罪,就没有一个不是死罪,也没有一个好人。
看着莫问这双冷漠的双眼,令如海目眦尽裂,恨不得当场撕了莫问。
屠宗灭门的事,他令如海也干过。
可当他这一事落在自己身上之时,那就是两种完全截然不同的感受。
杀人者,人恒杀之。
生在这个世界,就要做好随时身死的准备。
唯有不断强大,才能够将这一切发生的概率,降低到最低程度。
尽管令如海恨不得生吃莫问的肉,但是实力上的差距,以及身体上的伤势让他没有丝毫的办法。
另外,他心里位清楚,实力差距不是勇气就可以弥补的。
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灭门案了。
看着莫问逐渐消失的身影,令如海脸色极度扭曲,看起来狰狞恐怖。
“我杀不了你,也阻止不了你,可你也休想灭绝我宗,海澜宗不会灭亡。”
这一句话喊出,令如海仿佛用尽了全力,他那只紧握着拳头的右手,也猛烈颤抖了起来。
“无涯,快逃……”
说完,令如海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瞬,令如海出现压力了莫问的身旁。
看到令如海出现,莫问有些诧异。
令如海的伤势,他是十分清楚的。
整个躯体支离破碎,几乎没有一处完整,一身实力百不存一。
这种情况下,令如海的实力甚至不如灵法宗师。
可下一秒,莫问就隐隐察觉出了一丝不妙之感。
“哈哈哈!”令如突然大笑了起来。
下一瞬,大笑声戛然而止,令如海的身躯突然炸裂。
“轰!”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一股尊者都为之头皮发麻的能量,从令如海的身躯中爆发出来,恐怖的威力使得方圆数百里如同白昼一般,恐怖的冲击波卷起了一层层惊人的气浪,横扫八方,将所有沿途能够看到的东西,碾压冲击成了碎渣,树皮、石屑、虫兽更是当场蒸发,连一点毛发没有留下。
同一时刻,大地骤然往下坠落了一层,仿佛最表层泥土被层层压缩,留下一个直径为一公里,深约数十丈的圆形大坑。
伴随着一朵蘑菇云升起了,一切尘埃落定,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数以千万度的高温,使得空气散发着炽热的热量。
这种环境下已然不可能有生命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