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mtg優秀小說 市井之徒 ptt-第1282章 開始交鋒-r5kqe

市井之徒
小說推薦市井之徒
已经获救,所谓的后怕根本不存在,在他的字典里只有两个字:向前!
“肝脏切除三分之二,目前已经没有生命危险,在医院住院…”王娇娇哽咽回应。
听到这话王天啸长出一口气,在他知道自己还睁眼的一刻,就没担心过自己死活,因为知道,一定死不了,担心的只有丁小年,自己想方设法套了这么长时间的技术,他都守口如瓶,证明是死心搭地要抓在自己手里,如果他死了,那么技术的数据将会彻底失联,尚家的目的也就达到。
“把我转过去!”
他又道。
抬着他的人闻言,把他转动,面向雪山。
根据昨晚的距离推断,尚扬应该在前方六七十米左右,这个距离距离积雪边缘,超过三百米,尚扬昨天已经站不住倒下,再加上这一夜大雪覆盖,死亡几率在百分之九十以上…
当然,如果现在不施救,死亡几率是百分之二百,自己走不出去,他哪怕现在还活着,也走不出去,没有水,雪吃到嘴里会让体温下降,在这里体温下降同样致命,更何况,也没有食物。
“永远在这吧!”
他默默说了句,随后又道:“走!”
一行人抬着他在木板上快速穿梭,直奔下方,当他走到下方,在外围等待的人全都围上来,笑逐颜开,王天啸没事,就意味着光阴会还是整体,势力并没有减弱。
他们上了飞机,直奔市区医院。
随着王天啸获救,浩浩荡荡的救援队伍全部撤出,好似就在一瞬间,刚刚密集如蚂蚁一般的人,消失不见,虽说与王天啸来的是八个人,还有一个人没有找到,可没有人会再去寻找,主要是…谁出费用?
木板上,还有一个人停留,身影又高又大,向周围的茫茫积雪观望,眼泪不知不觉间流出来,他心如刀绞,很痛,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
哽咽道:“尚扬…尚扬,你还活着嘛,我是李莽啊,你还活着嘛!”
… …
时间一眨眼,三天后。
王天啸没死,丁小年没死。
这对尚家的打击非常知名,相当于什么都没做,只是平白无故损失了尚扬,并且还用尚扬点燃了光阴会的怒火,不作出任何反应,不是光阴会的作风,也不是王天啸的作风。
当下最直接有效的手段还是增资扩股。
之前是通知,通知表态,现在也是通知,通知对手方为王天啸,转让百分之四十股权,也就意味着尚家的百分之五十,要让出百分之二十,仅剩下百分之三十,并且这只是第一步而已。
如果不出意外,尚家的份额会被压榨到百分之十以下,真的发展到这步,就意味尚家对于这项技术的收益可以忽略不计…
当然,收益无足轻重,而是这项技术!
加国米国交界。
湖边。
“家主,就在刚刚,飞洲中部小国在新闻上发表声明,利用新技术在本国山脉中发现一条金脉,预计存储量将达到五千吨,此消息一出,国际金价下跌三个百分点,期货跌停…”
“并且,王家发表声明,将会全力推进这项技术在各个领域的应用,接下来将会对世界各地可能有金矿的地方进行勘探,预计三年内完成!”
沈凤天的父亲,沈叔弯腰站在旁边,一字一句沉重说道。
对于吃瓜群众而言,只是发现一个金脉、技术有很大进步,可在明眼人眼里都清楚,这是光阴会开始动手了,虽说到目前而言,尚家的主体产业已经渐渐从金矿向其他产业转变,但不能否认,每年开采的金子仍然是支柱性产业。
普通人只认为是首饰、储备,而对于产业链而言,是半导体、元器件、航空航天,并且当下绝大多数高精尖产业,都要用到金!
发现金矿,并且还要持续寻找金矿,国际金价会大幅度下跌,尚家的收益会大大受损…
不是全面开战,但这第一招就往脸上打!
沈叔旁边。
尚泰山仍然坐在马扎上,手中拿着预感,一动不动,手稳的像画面静止一般,脸上两道竖着生长,像是用彩笔描上去,又黑又粗的眉毛,加上高耸的鼻梁,使他的相貌不只是能吓哭小孩,也能吓哭成人。
“金矿是真是假?”
开口问道。
声音浑厚,如高坐堂上的审判官。
沈叔叹息一声:“根据目前掌握的消息,很有可能是真的,应该是之前已经探明,只是现在才爆出来!”
尚泰山脸上也变的沉重,霎时间,好似眼前一望无际的湖面全都结冰凝固,很清楚,一旦发现的金子越来越多,那么在“金”制品的领域上,占有份额会越来越低。
“技术…技术…”
他嘴里念叨两边,这就是必须要拿到技术的理由,好似当下全世界都知道钻石本来不值钱,现有的储备量都足够每人分到六克拉以上,可就因为是垄断,价格一直居高不下,金制品领域,一直是尚家主导。
可按照现在的趋势下去,尚家很容易被动。
传统的勘探,比不上丁小年手中技术,也就意味着,光阴会掌握的金子极有可能后来居上。
这才是必须要拿到技术的理由。
不仅是金子,还有其他矿产,比如稀土、铜等等…
这个世界归根结底,是能源、资源之争!
他沉吟片刻又道:“想办法先把期货向上,然后让尚丸,所有金矿放慢开采速度!”
探明金矿是探明,开采出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放慢速度,就会造成金子紧张,价格自然而然上去,当然,这是第一步。
沈叔摇摇头:“恐怕不行,还有消息称,光阴会正在接触库博金矿,想要不计成本购买金矿,加速开采,也是瞄准尚家…”
库博金矿,世界上著名金矿之一,之所以著名并不是因为存储量,而是被荒废了七十年,甚至不需要人看守,也没人去开采。
地处西伯利亚冰原,常年冰冻,距离最近的城市二百公里,又因为地势不平,可以通行的工具只有飞机,其开采成本与所创造价值几乎持平,相当于白玩,如果国际金价走势下跌,还可能赔钱…
这么多年一直空着。
而光阴会接触的目的很显然,就是要赔本,把金价的价格打下来!
“哒”
尚泰山突然松手,手中的鱼竿应声而掉,他没有多看,迅速站起身,转头向岸边的一座木房子走去,这是他的住所,常年在这里居住。
一边走一边问道:“家族储备资金还有多少?”
他想把开采出的金子,全部接过来,或者说,在市场上托底,把金价稳住。
毕竟尚家在“金”领域占据主导地位,总不能让一小部分金子把价格压低,光阴会敢压低,他就敢接手。
“足够接起市场上黄金”
沈叔跟在旁边回应。
说话间,两人走进房间,房间很简陋,少有的现代化设备就是一台电脑和四部座机电话,就连照明都采用煤油灯,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猎枪,还有几个动物头部做成的标本。
沈叔又道:“家主,这么做治标不治本,当下光阴会大肆宣传技术的优越性,并且很多人开始痴迷技术,在今后,他们只需要宣传利用技术在哪里发现金矿,金价就会下跌,而我们承接,需要付出资本…”
这确实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相当于被人抓住喉咙。
尚泰山一言不发,显然也想到这点,正在考虑应对。
足足过去五分钟,这才开口道:“让尚垠联系炒家,做空石油!”
防守不行,就得主动出击。
光阴会中的三名成员都是石油大佬,去掉巴雷耶的家族,还有两家,只有一海之隔,并且连年战争,战争是做空的有利条件,只要加以利用即可。
“这…”
沈叔欲言又止。
尚泰山缓缓转过头,盯着他。
沈叔叹息道:“尚垠因为尚扬的利害,还在医院,以他现在的精神状态,可能还需要休息一段时间”
“废物!”
尚泰山毫不留情骂道,气愤道:“让尚丸联系,力度以他们对金价的力度为准!”
沈叔点点头,要打就打,这是尚家的态度。
尚泰山沉吟片刻,又问道:“那个叫尚天的回华夏了?”
他把华夏市场给尚天,算是给尚垠的交代。
“还有三个小时降落!”
尚泰山不再多问,要不是因为尚扬这档子事,连尚天的名字都懒得记,他根本不算是尚家人。
“先按照现在的策略,拉黄金,做空石油!”
“是”沈叔表示明白。
“还有,告诉尚垠,三天之内滚出医院,立刻走上岗位!”
而尚扬的离开,也就让尚天重新回国:“我爱这片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