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8qu都市小说 元始諸天 愛下-第六四一章大勢難違鑒賞-5g0y3

元始諸天
小說推薦元始諸天
————
“妖皇太一,不愧是一代枭雄人物啊!”对妖皇太一颠倒因果,李代桃僵的本事,着实让这一位至高者叹为观止。
‘混元无极’大天尊的能为,果然是匪夷所思之极,超乎于常理之外,近乎于不讲道理一般的强大,让人震撼莫名。
只要有一点痕迹存在,就能成为其归来之机,而妖皇的手段也确实了不得,连见识广博的至高者,都不禁啧啧称奇。
但,至高者终究不看好妖皇,祂不认为妖皇有再度归来,立身太虚宇宙的机会,道门三清的那一关,妖皇就过不去。
哪怕,妖皇算计到了一切,可是还有众多大神通者,不愿意见到这位妖皇,真的从万古岁月长河河底爬出来。
这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利益,就连这一位至高者,也是无数大神通者中的一员,都不愿意见到妖皇回归太虚宇宙。
“可惜了!!”这尊伟岸存在幽幽叹了一声气,在这一声神息之下,不知有多少世界为之凋零,化作无数尘埃。
仿佛天地宇宙都感受到了这位存在的萧索之意,都被这尊伟岸莫名的存在所感化,在这尊不知名至高者的气息下沉沦。
这并非是悲悯妖皇的境遇,只是有几分物伤其类,眼睁睁看着一位大敌沦落只此,心底本能的有些不适而已。
同为‘混元无极’大神通者,称尊一世的大人物,也都有过一段不朽的辉煌,也曾被大势扫落,只能困守这一方虚空。
故而,这位不知名的至高者,倒是能与妖皇有些共同话题,毕竟同为一个时代的‘余孽’,都是被道门三清压的喘不过气来。
“哼…”
蓦的,身处宇宙莫名之境,遥遥观望太阳星辰之上的至高者,不禁闷哼了一声,在宇宙深处留下一道悠扬回音。
“真痛啊!!”
至高者伸手揉了揉眼睛,祂永恒的遗失了一丝眸光,最直接的反应就是让祂眸子生疼,似是被人用针狠狠的扎了一下。
那股子深入元神真灵的痛感,让这位伟岸存在禁不住闷哼出声,这就是实打实的警告,祂先前的态度,可实在算不上恭顺。
祂驻足沉吟片刻,面上洒然一笑,道:“不让吾看?这个东皇太一的身上,果然有大问题,是妖皇与三清的博弈?”
“还真是小家子气,连看一会儿都不让,道门三清的霸道,还真是一如既往。不过,牵扯到祂们身上……嘿,倒是真有意思啊!”
至高者语气固然轻松,可是眸中点点寒星,还是暴露了祂的恶劣心绪,对比道门三清的漠然,让祂既庆幸又悲怨。
然而,祂实在惹不起三清,只能在心头忍下这一口气,再默默的给道门三清记下了一笔,以待来日算一算总账。
要知道,就在十万分之一刻前,至高者那一丝落在太阳星上的目光,被一缕自莫名时空劈来的斧光,生生劈的粉碎。
实质化的‘目光’碎屑迸溅四散。无数的‘目光’碎末洒落太阳星,顷刻间被灼灼辉耀的太阳真火吞没,焚烧中化为虚无。
至高者的那一丝目光被斩,本身气机交感之下,对至高者的本源也有损伤,虽然这损伤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但,这可是实实在在的被落了面皮,都言‘混元无极’大神通者最惜面皮,这直白的打脸,终究让祂无可奈何。
“道门三清啊!”
不问可知,在这一方太虚宇宙之中,敢向祂挥动斧子的,遍数三千大神通者之中,也就那三位道门老祖师了。
对道门三清亦或盘古三清,行事的霸道,不满的大有人在,可是再多的不满,改忍着只能忍着,不想忍的就去死。
道门三清的当世无敌,可不是说说而已,这是无数天不怕、地不怕的大神通,用血与泪共同书写下的惨淡教训。
须知,道门三清联手,活脱脱就是一尊盘皇道人再世,再有太极图、盘古幡演化辟地开天神斧,太虚宇宙可称无敌。
就是超脱了宇宙玄黄的道祖、魔祖、佛祖,也不愿意面对道门三清,祂们的境界或许超然,是无上超脱者之一。
只是,三清祖师演化的盘皇,是大道混沌开辟之神,秉承混沌大道天命而生,法力神通无人可以超越,是力量上的终极。
或许,道门三清并非是超脱彼岸者,可是祂们真实的力量之强,就连超脱了宇宙玄黄的彼岸者都要为之忌惮。
要是旁人敢给至高者一斧子,这位至高者可不会善罢甘休,绝对要打上门去,争一个你死我活,非要争出个结果。
只是,给至高者一斧子的是道门三清,那三位大天尊眼里不容沙子,就是在‘封神之劫’之后,三兄弟分道扬镳。
让那三位的兄弟情分不比以往,亲兄弟毕竟是亲兄弟,见缝插针不是不行,也要时刻做好被祂们三位堵门的准备。
实在是惹不起道门三清,太虚宇宙敢惹道门三清的存在,不是已经进入了归墟,就是正在走向通往归墟的路上。
“看来,只要有那三位在,妖皇是回不来了!”
至高者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妖皇当初可是把三清得罪的有些狠,以元始天尊的气量,道德天尊的无为,灵宝天尊的杀气。”
“只要道门三清存世一日,妖皇太一就只能龟缩在归墟之中。道门三位老祖师一日不证道超脱,妖皇就只能在归墟里面挺尸。”
别的什么都是虚的,道门三清高高在上,妖皇的手段再多,也万变不离其宗,道门三清一斧劈下去,妖皇算计再多也没用。
“难道,妖皇以为道门三清,会顾忌太阳星的存在,不动用辟地开天斧。就能让祂从中找到一线生机,死里求生?”
想到此处,这位伟岸之极的存在嘴角一抽,脑海中自然而然浮现了一幅,一口辟地开天神斧一斧劈开太阳星的画面。
虽然,太阳星作为盘古神目之一,本身蕴含的力量就极为惊人,可谓是万界诸天太虚宇宙,底蕴最强的一颗星辰。
而且,由于太阳星是’光’与’热’的第一概念,有着对太虚宇宙不可替代的重要性,几乎没有人有胆子动太阳星。
如此来看,有着种种’优势’在,太阳星确实是妖皇归来以后,安稳渡过虚弱期的最佳选择,是一处蛰伏潜修的宝地。
只是万事没有绝对,太阳星也并非不可替代,太阳星虽是万物生命之源,但是道门三清未必在乎一个太阳星。
只要开辟—存续—终焉三位一体,道门三清联手之下,重开太虚宇宙只是小意思,再捏一个太阳星也不费多少气力。
毫不夸大其词的说,道门三清的意志,就是太虚宇宙的天意!
只可惜,能看透这一点的大神通者,不说是凤毛麟角,也着实是少的可怜。自宇宙初辟,就存在的古老至高者,早就不多见了。
这些太古以降的大神通者,连带着上古时代的古神们,都太小看道门三清的霸道,小看了道门历经万劫的威严。
遥远不可想象的太古蛮荒时代,无上道祖尚未成道,原始道门还没有成型,是由元始天王、混元上帝、灵宝真王治世。
这三位太古天帝君临万神之上,但凡是亲身经历过三位天帝治世的时期,就绝不会有人敢触犯这三位天帝威严。
“这一方太虚宇宙,终究是道门的天下,难怪佛祖远渡混沌海,入驻梵天宇宙,魔祖出走十万混沌,以天魔宇宙为基。”
祂低声道:“可笑,看似佛、道、魔三家,并立与世的太虚宇宙,实际上真正的主人只有一家,佛本是道……此言不虚啊!”
那一道斧光劈碎伟岸存在投向太阳星的一丝眸光,就是道门三清对这位伟岸者的态度,祂又怎么可能再不知趣。
固然,那一道斧光的目标,不只是祂一位,但凡是在太阳星投注目光的,都被那一道斧光重点的‘照顾’了一下。
能在宇宙初辟之时,全须全尾的活到今天,没有几分眼力劲可不行,道门三清的态度如斯明显,祂们又何苦死扛。
清蒙灵光肆意飞腾,这位不知名的古老者,若有所思的轻声道:“看来,该是吾等离开太虚,闯荡混沌海的时候了。
“免得让主人家等的不耐烦,再被强行驱赶出去,徒自丢了吾等的面皮,宁可自己走,也不劳祂们动手去赶。”
“说起来,混沌海中的机缘,到底是比太虚宇宙多一些,虽然混沌海处处危机,但是……吾也能活得自在一些。”
此刻,这位古老至高者已经有了决意,位于‘混元无极’顶点的祂,想要窥见‘混元无极’之上的道路,就只有走出太虚宇宙。
这方虚空之间发生的所有,除了极个别的大神通者知道,其他大神通者对这方虚空发生的一切,都一无所知。
只有这一尊俯瞰万界诸天的伟岸存在,正在漠然看着世间生、老、病、死诸苦,世界的成、往、坏、空诸象。
…………
对于一位古老存在的离场,除了几位大天尊若有所觉以外,太虚宇宙三千道域一如往昔,甚至连一丝波动都没有。
与此同时,妖皇太一的李代桃僵,已然进行到了最紧要的阶段,只差一步就能脱离归墟状态,再度进入太虚宇宙。
苍茫宇宙虚空之境,中央太阳星的太阳真火灼灼,太阳神宫在太阳真火的环绕下,渐渐露出纯金色的一线边角。
嗡——
十万八千宝殿各有神异,一帝一皇、十大妖神显化先天大道妖形,周天星神形象威严,在太阳神宫之上一一浮现。
“妖皇!!”
妖皇元灵反客为主之后,引动太阳神宫的重重禁止,压在混沌钟钟身上,引得钟身上的嗡嗡作响,一下下钟声响彻。
“妖皇至尊!!”一声声渺渺苍茫的天音,在这一间宝殿之中回荡,震的宝殿窸窸窣窣作响,混沌钟嗡嗡回音不休。
东皇太一与妖皇之间因果何其之重,在东皇太一以‘太一’之名自诩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祂要直面妖皇太一。
不管妖皇太一有着怎样的算计,东皇太一想要证入‘万劫不磨’,乃至于成道‘混元无极’,妖皇都是一块拦路石。
除非东皇太一甘心成为妖皇的傀儡,妖皇的上限就是东皇太一的上限,妖皇的极限就是东皇太一未来的极限。
妖族弱肉强食天性,早就融入祂们的血脉中,哪怕东皇太一继承了妖皇的全部,也必须要与上代妖皇争上一争。
只是,东皇真灵没想到,妖皇元灵会在这时发难,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在,以至于东皇真灵被妖皇压得节节溃败。
火光遮耀苍穹,一尊魁梧高大面目威严,身着一件金乌黄袍的神人身影,在混沌钟的钟身上浮现,纯金色眸子开阖自有一股威慑。
“哈哈哈……朕,终于回来了!”这一尊身影在混沌钟上凝实,面貌间与的东君相似,却是远比东君具备威严仪。
“朕,太一,终于……回来了……朕要完成大往昔,未完成的夙愿,朕要让天下万族,一并臣服与吾的脚下。”
妖皇的再度出世,恐怖的皇道威严,在十万八千殿中回荡,激烈的气机碰撞,撞在太阳神宫被炙烤金黄的宫墙上。
这就是威压万族尽归妖族的妖皇,在吞噬足够多的东皇真灵后,借着东皇真灵为依凭,重新凝聚了一具形体。
东皇真灵被妖皇元灵与太阳神宫联手,给压的毫无脾气可言,就连先天不朽不磨的大罗真灵,都被妖皇元灵浸染了大半。
妖皇太一对自己的野心,从来都不加遮掩,祂要君临万神之上,夺回属于妖族的荣光,拿回妖族曾经的滔天气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