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924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日娛浪人討論-第五百一十八章抱歉改了您的劇本看書-uqfp4

日娛浪人
小說推薦日娛浪人
六本木边缘咖啡厅。
高桥浪人第一个到达。
地点是增本淳给他的,这一次增本淳没来,他在电话里给高桥浪人解释:“人我约到了,但那天我有事情,有什么问题你自己解决。”
“明白了。”高桥浪人接下。
“那就这样。”
电话挂断。
增本淳是之前高桥浪人在札幌跟着加濑老师见过认识的制作人大佬,也是托了他的福石原才能出演《富贵男与贫穷女》,如今有了《失恋巧克力职人》的资源。
高桥浪人之前交换过增本的联系方式,但他没有直接找上增本而是先给加濑老师报备,等对方知道有他这个人的存在后才细细交谈。
得到现在的结果花了高桥浪人一番功夫,最近他都在忙这方面的事情学习上稍微懈怠。不过幸好大部分的学习都准备完毕,如今只需要每天练几套题保持手感以及解题思路。
一月份的霓虹高考高桥浪人势在必得,但当下《失恋巧克力职人》的剧本修改对他而言也是不得不做的事情。只希望能够早点解决。
高桥浪人进了咖啡厅,门口的接待人员认出了他,小姑娘眼睛猛然睁大:“高,高桥桑!”
“你好。”高桥浪人礼貌回,视线停在旁边的菜单上,点了杯不太甜的黑咖啡,去到靠边远离人群的位置。
待高桥浪人走后前台的小姑娘才开始随意呼吸。
“啊,那真的是高桥浪人,真的高桥浪人呢!真难得。”没有顾客,小姑娘小声跟身边的同事聊天,“真人比电视上更帅啊,果然不愧是明星,长得未免也太过精致了,皮肤也好好,呜呜呜,他看起来一点架子都没有。好温柔啊。”
高桥浪人的人气让他现在走在大街上很快就能被认出,这也对他的生活造成了一定困扰。平常他都怎么粗糙怎么来,打扮的像是大叔,跟好友佐藤健学的,这样光明正大倒也没人注意了。
但现在会面安达他很看重,得展现演员高桥浪人专业的那一面。
等了十分钟,安达到达。
安达是位很普通的中年妇女,齐肩短发背着挎包。
她先点了一贯的拿铁后转身在场内寻找增本的身影,但没看到他,倒是高桥浪人认出了安达起身招手。
安达也认出了高桥浪人,一时间没搞清楚情况,等了会儿才发现高桥浪人是对自己打招呼后知后觉地走过去。
“安达桑,抱歉没跟你提前说明就这样突然要求跟你见面。”高桥浪人先鞠了一躬。
“啊,没什么的。”安达摆摆手,都这样见面了她很快反应过来,“高桥桑你就是增本桑说的那位吗?”
“是的。”
亲耳听见高桥浪人承认,安达更有一种魔幻感,不可思议从她眼睛当中冒了出来。
高桥浪人怎么会要求跟她一个编剧见面?像这样,无论怎样都应该跟导演或者制片约见吧,还是通过增本。
事情朝着安达从未遇见的情况发展。
“原来如此。”安达说。
幸好这时候工作人员上了餐品,这让两人有了一定的缓冲时间,在稍微整理思绪之后安达开口:“高桥桑,你····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在说话之前高桥浪人先从身侧的背包中拿出自己已经打印好的一部分剧本放在桌面上,剧本的封面写的是《失恋巧克力职人》。
高桥浪人依旧是直来直往的性子,比起先虚头虚脑地说上一大串再扭捏地说出自己的目的,在开头他就做好了会拜托安达桑的准备,所以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显得如此自然。
高桥浪人说:“我拿到了安达桑您创作的《失恋巧克力职人》的剧本。”
“嗯。”安达一副倾听的姿态,还是不知道高桥浪人打算做什么。难道是因为剧本不满意所以通过增本桑来对她施压?
在霓虹,编剧手中有一部分权利,但更多的还是掌握在制片人和导演手里。
想到这里,安达的表情不自觉冷下来。
“安达桑您的剧本写得非常好。改编之后明显能够看出人物逻辑以及场景转化比起漫画更能逻辑自洽。事实上创作出任何一种性格的人物都可以,但如何让人们相信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就十分考验功底了。而漫画因为创作形式的讨巧会弱化这方面的问题,电视剧不一样,必须给出足够的原因。”高桥浪人说出自己对安达剧本的看法,先是一通夸,而且还不是演员常见的那种大白话,加了深度理解让安达听了十分受用。
“哪有,高桥桑你过誉了。”安达笑着摇摇头。
高桥浪人很懂嘛,并没有因为改编剧本而对她这个编剧有任何看轻。安达看高桥浪人多了几分顺眼。
见对方情绪不错高桥浪人趁着这个势头说出真实的话:“剧本很好,但碍于漫画本身的缺陷,在某些地方依旧存在硬伤。我想会不会有更好的处理方式。”
“更好的处理方式?”
“安达桑非常不好意思,对您的剧本我稍微做了一点改动。”高桥浪人恭敬地说,“如果可以的话,您能够看看吗?”
安达看向高桥浪人拿出来的剧本恍然大悟,绕了这么大一圈,感情还是想改剧本啊。
她看高桥浪人一眼,基于前面对他的良好印象再加上增本的威严并没有直接表现出不耐烦,而是边说“这没什么的”一边将剧本拿过。
找安达改剧本的不少,无非就是想加戏份或者是给自己增加亮眼的表现,她心里做好这样的预设后翻开剧本开始看。
因为是本人创作的剧本,安达对每一句话都非常熟悉,哪一步有怎样的台词心中有数。正因如此,她很快看出了高桥浪人的改动。
原版:
小动爽太(紧张):纱绘子桑,情人节有空吗?
高桥纱绘子(盯着他稍微思考):情人节吗?抱歉,那天我刚好有事没办法去诶。
小动爽太(急忙改口):啊,那天我也有事,需要帮忙家里的蛋糕店。(停顿)那十三日呢?十三日可以吗?
高桥纱绘子(沉吟两秒,笑笑):可以哟。
在高桥浪人修改过后的版本,小动爽太询问了接下来纱绘子的日程安排,情人节纱绘子也说有事。但在纱绘子拒绝之后爽太就不再多问,而是说:纱绘子桑有事也没办法,(拿出手机)我看看接下来有什么节日。
纱绘子(盯着他):十三日。
小动爽太(抬头):嗯?
纱绘子(笑):情人节的前一天,十三日,我有空哦。
小动爽太(激动):啊,那就十三日吧,跟纱绘子桑的约会。
当然,一些必不可少的内心独白并没有被删减。
高桥浪人改过的这个剧本竟然让安达挑不出错处,每一处修改都是如此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