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lzws超棒的都市小說 頭狼-3843 連城的幫助熱推-k5uku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说罢话,方豪庭长舒一口气,盯盯注视我。
“老方头,你没说实话,甚至于还存在糊弄我的心思。”沉默几秒钟后,我豁嘴一笑:“都特么一座山上的狐狸,谁也别跟谁讲聊斋,你指定还有别的方面的诉求,直接一口气说完,省的咱们后面讨价还价!”
方豪庭没有马上出声,浑浊的眸子剧烈眨动几下,看起来内心应该处于一种很挣扎的状态。
他不吱声,我更沉得住气,我俩就那么大眼瞪小眼的相互对视。
足足过去四五分钟,我感觉眼睛都有点泛酸,方豪庭才蠕动嘴角,缓缓出声:“我算得上老来得子,辛苦奋斗几十年,为谁?说白了不就因为他不成器么?”
“那是你的事。”我冷漠的打断。
方豪庭点点脑袋,苦笑着叹气:“是啊,教子无方确实是我的问题,关键我现在也没那么多时间再去慢慢培养他。”
“我说了,那是你的事儿。”我不耐烦的打断:“我没兴趣听你和你儿子那些鸡毛蒜皮的破事,直接说诉求吧。”
“z商银行接下来会交到方便的手里,以他的本事我拿脚指头想都知道衰败就是个时间问题。”方豪庭吹了口气道:“咱们同为创业者,你肯定也明白不想让心血付之东流的感觉。”
“嗯。”我应付一声。
“其实从我今天晚上看到四爷开始,我就明白,这些年方便一定是太招风了,不然绝对不会让天门那群大拿动怒。”方豪庭咬着嘴皮出声:“方便再废,是我亲生亲养的骨血,哪怕明知道会败光家产,我也想延长一点时间,我虽然不了解你和你旗下的头狼究竟有多少实力,但是能够被四爷青睐,就说明肯定是有自己的不凡之处。”
“所以呢?”我面无表情的反问。
“我想用自己和诚意替我儿子再续十年太平。”方豪庭抿嘴言语:“我这半生积累的财富无数,而你和头狼公司即便再财大气粗,也肯定不会拥有太多,这个世道…哦不对,准确的说什么年代都一样,钱能通神,权可驱鬼,把我们z商银行的财力绑在头狼这艘刚刚启航的大船上,咱们各取所求,都能并驾齐驱!”
“呵呵呵..”
我咧嘴笑了,满面嘲讽。
“王先生,是老朽哪里说的有什么不妥吗?”方豪庭迷惑的咳嗽两声。
“你说的没问题,关键我特么信不过啊!”我鄙夷的撇撇嘴:“几个小时前,我可亲眼看到你是如何将郭老三玩弄于股掌之间,透过他的只言片语,我可以很肯定郭家对你有恩吧?对于恩人你都能随时随刻翻脸,还有什么是你做不出来的?为了保全血脉,你都能把自己送进来,你说我怕不?”
方豪庭忙不迭解释:“可是,我…”
“老方头,郭老三还有合作伙伴,你知道吧?”我再次打断。
方豪庭愣了一下,随即慢慢低下脑袋。
看到他的表情,我瞬间了然,笃定道:“你不光知道,可能还非常熟悉,我对你的故事多少有些耳闻,风风雨雨几十载,你肯定拎得清我想要什么!”
“我联系不到敖辉。”方豪庭倒吸一口凉气:“我一直都在告诫郭老三忘掉过去,重新开始,可年轻人毕竟有自己的想法。”
“老头儿,是不是我特么对你脾气太好了,你他妈跟我东拉西扯的从这儿念经呢!”我粗暴的“啪”一下拍在桌面上,气喘吁吁的咒骂:“曹尼玛的,我跟你唠城门楼子,你从这儿跟我扯机八头子!”
方豪庭顿时间被我吓了一哆嗦。
“滚蛋!想好怎么跟我对话再言语!”我烦躁的摆摆手驱赶:“马上消失在我眼前!”
“王先生..”方豪庭咽了口唾沫。
“一把岁数全活狗身上了。”我冷笑着点燃一支烟:“听清楚我的警告,我给你两天时间琢磨,想好找我,凭借你的能力,一点都不困难。”
他的两撇眉梢直接拧成肉疙瘩,杵在原地愣了十几秒钟后,心有不甘的站了起来,而后慢慢转身。
“老方头,你现在人搁里头呢,你儿子是死是活,全在你的一念之间,正如你刚刚说的那样,我们头狼家可能论财力比不过你半生积累的财富,但是亡命徒的数量绝对超出你想象。”瞟了眼他的背影,我慢悠悠的开口。
方豪庭顿了一顿,随即拽开车门走了出去。
问询室里顷刻间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咬着烟嘴昂头望向天花板发呆。
诚然,方豪庭绝对是只修炼成精的老狐狸,说话的水分可能比他腰子还要虚,但在他儿子的问题上,老头应该不太敢玩套路。
假设,真如他说的那样,方便和z商银行绑在我们这条船上,肯定是百利无一害,而且以方便的智商,基本是翻不起浪花。
“哔咔…”
问询室的铁门再次被人推开,一个身材修长,套着一身黑色运动装的年轻小伙走了进来。
对视一眼后,小伙礼貌的伸出手掌:“你好王朗先生,我叫宁冲,是连主任的…”
“我知道。”瞄了眼小伙精神的小平头,我跟他握了一下手,随即道:“今晚上多亏你们帮忙,不然巡捕不会来的那么快。”
“对于你手下的重伤,我很抱歉。”小伙抽吸两下鼻子道:“您肯定也知道,我们一不再当地驻扎,二没有什么人脉,要不是连主任联系到杭城绿营一个朋友,本地巡捕根本不会动身,而且…”
“什么?”我好奇道。
“我打听到,本地巡捕之所以迟迟没有动身,是因为有人打过招呼。”自称宁冲的小伙压低声音道:“连主任让我转告你,我和我的几个兄弟,从现在开始休假,假期何时结束再待通知。”
我愈发迷瞪的看向他。
“说的再直白点,从现在开始,我和我的四个兄弟做任何事情都不再跟所属队伍有瓜葛。”宁冲眨巴两下眼睛,似笑非笑道:“而我家里最近刚好出了一点意外,急需要一大笔钱,因为钱铤而走险的事情我也能干。”
听到他这话,我立时间明悟过来。
宁冲的脸色变了一变,摇摇头道:“不太好,都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我安排了两个兄弟在附近,只要有新的情况,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不过…算了,还没发生的事情,咱们都不要胡乱猜测,连主任还让我转告你,今晚上杭城的乱战不是小问题,不及时处理干净,一定会对你产生很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