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xtd5非常不錯小說 天后的緋聞老爸-第1164章 質子看書-vjges

天后的緋聞老爸
小說推薦天后的緋聞老爸
许远在香江,从来都不是什么无根浮萍。
比起向家,霍家才是许远真正的铁杆同盟。
而阿青,才是许远真正的嫡系。
之所以这次要找向家的关系,一是因为向家确实在这方面更擅长路子更广。
要是没有向生的那个电话,就算许远真的能让青山岛消失,但秀芬可能也已经遭了毒手了。
所以找向家是必须的。
第二个原因,则是因为向家目前已经在内地和许远有一些合作了。
然而这次疯行被全行业封杀的时候,向家作为疯行的盟友却没有立场坚定的站出来力挺疯行。比如千达、宋人那样。
甚至也不是山争、黄渤他们那样,名言不会掺和。
而是和那些新入场的娱乐公司关系暧昧,态度不明。
这已经很接近背叛了。
这些决定,是向太做的。向家明面上的生意,现在都是她在照料,也弄得有声有色。但向太有时候,有些过于聪明了。
而相反,向家这一次之所以在最后没有彻底导向疯行的对立面,是因为向生的坚持。
因为这事儿,向太还和向生大吵了一架,认为这个男人只懂打打杀杀,不懂做生意,看不清局势。
结果呢?
之前向家要是真的倒向疯行的对立面的话,那么现在向家在内地的生意估计就该全断了。
别看向家的影视公司目前在内地甚至没有做到盈利,但那是赚钱的事吗?
只要有一条渠道,向家就血赚不亏。
内地太大了,有太多金矿了。
具体怎么赚?
多的别问,懂的都懂。
所以,这次听说许远有要帮忙的,向生直接亲自迎接,并且全程陪同。
要不是身体出了问题,向生甚至会亲自陪许远来这龙潭虎穴一遭。
为了什么?
自然是为了让许远冰释前嫌。
向生不懂生意,十三弟在世的时候,向家的生意是十三弟说了算。
十三弟走后,大部分都采纳了向太的主意。
但向生不是没有优点,不然他凭什么……对吧。
虽然现在网络上的权威资料上,都找不到向生的背景介绍,但全种花都知道这一点。他那位逝世的十三弟,不可能是龙头和红棍,只有可能是白纸扇。
人在江湖飘,道义插两刀。
向生能走到今天,凭的最多的就是道义二字。
这一次,他同样拼尽了道义。
送了自己的长子过来,又岂止是带路这般简单。
这分明就是质子!
而且还是手握兵符的质子!
这种姿态,许远看在眼里,也不打算追究向太的问题了。
只要向家终究还是男人在做主,这家人就交得。
……
很快,原本就人潮为患的沙滩上,又多了一批人。
“阿青,麻烦了。”许远对来着笑道。
“许生,折煞我了。”阿青又不是不知道许远的厉害,知道许远这是记他的情,“今天许生但凡开口,阿青绝不回头!”
目睹这一切的曹先生瞳孔收缩。
曾经“地久天长”的香江,现在变成了“地久青天长”。
而且青爷的势头,是这其中最猛的。
先后和向家、九爷都杠过,关键是每次都杠赢了。
这种龙头级别的人物,在许远这里,只是一个“阿青”?
许远到底是什么辈分?
难道他除了可能有的官方背景之外,还有这层“武道”背景不成?
眼前的一切,彻底超出了霍健华和雪芙这种普通演艺人的了解。
许远居然是大佬?
不只是大老板的意思,是那种意思。
现在再回头看许远从出道以来的所作所为,霍健华和雪芙觉得只能用低调到尘土里来形容。
这是多么平亿近人的一个大佬啊。
就连出手,都要自己亲自来。
这种任劳任怨的精神,就问现在哪位大佬会有?
绝对是大佬界中的一股泥石流。
一通电话,引发了香江和宝岛地区的大佬的对决。
这场景除了在《古惑仔》中有过之外,现实中几乎不存在。
影响太大了。
绝对不止代表这两个人之间的矛盾。
曹先生的理智告诉他,今天确实不能动真家伙了,不然明天新闻会怎么写?
何况,未必打的赢啊!
青爷本来就是现在最能打的大佬,整个南方地域,找不出来任何一个能和他的团队solo。也就是现在是和平年代,早二三十年,青爷的生意估计能做遍整个东南亚。
“好,既然许先生说不动黑管,那就不动黑管。”曹先生示意手下收拾家伙,然后道,“那我们按规矩来,赛马还是单挑啊?”
赛马,一起上。
单挑,1V1。
正常来说,问出这句话,意思就是单挑。
不然一句“兄弟们给我上”就完事儿了,还讲什么讲?
许远松开了自己衣领上的纽扣,活动了一下,走到旁边:“我单挑,你们随意。”
曹先生直接愣住了。
包括阿左。
天呐!
你是大佬啊!
你应该不动如山,一声令下,兄弟们为你杀生入死的啊。
你怎么能站起来呢?
这一行,打不打、什么时候打、在哪里打、怎么打,都是有学问的,样样都和胜负相关。绝对不是一句“兄弟们给我上”就行了的。
真要是喊那句话的时候,说明那个场景一定最适合那句话。
可从来都没有“我单挑,你随意”这个说法。
哪怕是港片中大佬要立威,也顶多是一打一,王对王罢了。
“飞仔,和许先生过过招,听说许先生挺能打。”曹先生开口。
意思是让飞仔不要留手。
这是要给许远好看的意思。
飞仔狞笑着上前,一生刺青随着肌肉的跳动仿佛活了过来,夜小儿啼哭没有分毫问题。
这人,绝对是顶级打手,绝对……
砰!
飞仔飞射而出,落在沙滩上,划出了三米远,漫天黄沙飞扬。
“一个不够,再来!再来!”许远摇摇头,仿佛非常的不尽兴。
好久没有活动身体了,能不能让人稍微出点汗?
“上!”曹先生开口。
又三个人冲了上去,然后又飞了回来。
五个……九个……十三个……二十个……
循环往复,不断更迭。
直到太阳落山。
阿青都看的打哈欠了。
而整座青山岛上,已经遍地是人。
一个个在地上翻滚、蠕动,总之就是站不起来。
阿左双手抱头,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
这种场景,他曾经在父亲口中听说过。但自由习武的他对这些是一点也不信,权当父亲年纪大了,加上拍了电影,就把以前混的日子和拍电影记岔了。
美化甚至神化自己的过去,这种心情可以理解。
然而今天,阿左才真正知道了什么叫做天外有天。
难怪许生敢就这么来赴约。
这完全就是一颗人形核弹啊!
两小时后。
许远归来,额角有汗珠滴落。
他喘了口气,盯着曹先生道:“还有没有人?没有的话,该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