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1i2j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暗流之門 海月佬鬼-第兩千一百四十四章 雲泥之別相伴-4bihu

暗流之門
小說推薦暗流之門
“这一顿该吃些什么呢?就挑这个酱肉吧,再配上从前面庄子里哄来的老酒。嗯,味道还算不错,你来尝尝。”
“稍微有点咸了,得配上些黍米饭冲一冲才行。”
“哦?果然不错!”
新一天的阳光下是王涛与红衣的轻松交谈,配着在篝火上加热的食物倒显得有那么一种其乐融融的感觉。即便是正在刮着的寒风也在很配合地带走多余热量,不至于让刚刚做好的饭食烫伤口腔。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附近的村庄一直都在小心地注意这边,并且还派出青壮带着干粮登上远处的另一座山头做眺望。如此作为大概就是单纯为了图个心安,至少是在向全村证明多少是做了一些事情的,大部分的村民们还能因此勉强睡去。
那这样的做法倒是苦了被派出去放哨之人,因为她们会为了一股烟柱的产生、几许闪亮的出现而一惊一乍。但由于没获得进一步的变化而不敢向村里瞎传消息,所以就只能眼巴巴地缩在寒风中默默守望。
可见他们虽然畏惧着对方的力量而不敢深入探查,但也是从头到尾都没有将红衣的警告完全当真。也只有选择了将命运抓在手中才能让自己安心,看来如此举动不仅是存在于暗流教团对于格鲁古人,也同时存在于许许多多的弱者身上。
不过耐心的等待终归能收获好消息,那就是看见了几个外形怪异的黑亮之物拔地而起。回忆昨晚上目击者提供的描述倒是与之高度吻合,电影是昨夜莫名降落在附近山头上的仙子座驾无疑。
当时不打招呼地降下就吓到了全村人,当时颇有些满嘴胡柴的家伙声称是仙人来为其实现愿望了。但看看这家积存有限的样子也不像是能熬过寒冬,所以大家在带着敬畏的目光之余也只是纷纷将门关上,没有谁愿意在这种时候乱生事端。
现在不打招呼的起飞也是吓到了蹲在山头上的青壮,他们回忆着昨夜被强光照耀之时的恐怖都被吓得不敢动弹。甚至还有人直接就靠着树干瘫在地上,完全是一副随便什么人都能将自己任意处置的做派。
但是路过的旅者没有那么无聊的兴趣,身处悬浮车内的王涛首要目标是找到附近的排河,然后便继续驾车顺着大河流向飞行了下去。那股干脆劲就同林间寻获甜美果实一样,根本没有将半点兴趣放在林间的几个脏兮兮的家伙身上。
这样无视当地主人的做派或许是傲慢些,但是对于附近的村庄而言却是一直都在祈求的结果。
首先是山头放哨的几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互相摇晃着,尽管每个人都被冻得嘴巴说话不礼貌了,但依旧唯恐这是自己一不小心做出的美梦。而随后反映最为积极的还是附近的村庄,等踉踉跄跄返回的暗哨带回了好消息后就集体陷入了欢庆之中。
有小心存下来的酒肉都大方地拿出来吃喝,甚至一些性子欢脱的男女还在在空旷的场地上载歌载舞了起来。那热闹的庆祝样子几乎与节庆无异,相较而言也就是缺了追求幸福的具体意义而已。
不过这样的欢庆也没有隔着太久就突然停止了下来,整个村庄就仿佛被人按下了暂停键。
先是视野最好的人家慌慌张张地大喊出声:“夭寿了!昨夜那个又回来了!都是你们这些瞎闹腾,看把人家招回来了吧!”
然后便是陆续有人也跟着惊叫出声,内容无疑都是在证明离去的黑色怪物又飞回来了。于是刚才还得意忘形的人们就纷纷扔了酒肉等累赘跑回房屋之内,甚至还挑选了家中最结实的木棍死命顶在木门之上,仿佛靠着这样的办法就能抵挡强敌进入。
可王涛将这个村落看都没看一眼,他只是伸手在面前的屏幕上点击了数下,并还低声抱怨道:“你看你,丢三落四的毛病又犯了吧?还好我想起来没将这些小号的回收,不然可真就是让它们锈在这里了。”
红衣闻言便立刻分辩道:“哪是我丢三落四?这本就是你自己布置下去的吧?之前驾驭那俩飞舟后可都停了回来,我还特意选了大空地生怕碰坏了它们呢!”
不过她在说完之后才是后悔了,自小的教育都说不能当面顶撞男人,否则就会怎样怎样的云云。也就是当了姐儿之后才不得不泼辣起来。不然任哪个路过之人都可以随便欺负自己,说不定过不了几年就连渣都被吃得不剩了。
不过偷眼看去时却发现王涛并没有为此着恼,而是在不好辩驳的道理下蒙头调遣,不一会就令散布在林中的几台小型悬浮器回归到了车队之内。届时自有专门安排的悬浮车打开车门将它们收纳起来,这样的运载方式倒是解决了小型机器难以持久的缺点。
昨夜正是靠着这些小东西才提前预警了村民的靠近,但不料由于太担心安全就放置得较远了些,以至于进行操控时的默认地图范围竟有些小,居然未能将代表它们的图标通通都囊括进来。
也就是在飞行时刚好经过其中一台附近,那相对车队快速后退的图标由于过于明显才被王涛给注意到。不然等跑得远了真就可能将之完全忘在脑后,恐怕只有等当晚宿营休息时才会惊觉器材的丢失。
完成回收工作的王涛出于谨慎起见还有些不放心,知道是以各种方式进行了确认后才准备离开。不过在进行观察的时候也顺便向着村庄远远瞟了一眼,到处奔逃返家的人群其实在明面上还有不少,以两条腿的速度其实并不是那么容易快速散干净的。
然而缺乏沟通的双方并不会理解对方的作为,只能是以各自的想法进行差异颇大的解读。于是身为弱者的一方在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远方来人,作为过客的强者则是以自己的平常心去看待周遭。
王涛还指着村庄方向笑道:“这里的人精神头挺不错的嘛,大清早就出来锻炼了!”
“谁吃饱了撑的跑出来锻炼?这应该是当地的节庆风俗吧,别管了,快些上路好还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