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59y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 起點-第六百九十章 本仙徹底服了相伴-iyg33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冯小甲掂了掂铜钱,立刻开心的笑了。
这些铜钱,已经不少了。
如果真的有尾款的话,那么这一次真的是发了。
记者给冯小甲做了登记。
等写到地址的时候,冯小甲愣了一下。
因为他的地址其实是冯去力的府邸。
冯小甲的父亲,冯甲,乃是冯去力府中的管家,那么冯小甲自然也是在冯去力府中做事的。
只是。这个不能轻易透露,否则的话,有心人一看就会联想到什么。
冯小甲想了想,报了一个旅店的地址。
记者也没说什么,就直接登记了。
从将军小报出来之后,冯小甲有点担心,自己的身份会不会被查出来。
但是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查出来就查出来吧,到那时候,声势早就已经造出来了。无所谓。
于是,他兴冲冲的回到了自己家。
现在好了,不用跟着将军去冲锋陷阵,只需要自己呆在家里面就可以建功立业了。
蛮夷之国那种荒凉之地,哪有咸阳城舒服?
冯小甲每每的喝着茶水。
想象着自己立了大功劳之后,或许在冯去力的帮助下,可以脱离奴籍,让子孙后代都能受益。
那样的话,自己可以算得上是儿孙中的老祖宗了。
冯小甲越想越美,不由得笑出声来了。
…………
皇宫,嬴政书房。
嬴政正在召见朝中重臣。
自从冯去力走了之后,嬴政总是心神不宁。
老实说,冯去力确实是一员大将,带兵打仗,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可是嬴政这心里面,总是觉得有点不踏实。
于是,他把自己倚重的朝臣叫到了皇宫之中。
嬴政问道:“你们以为,冯去力此行,可否顺利啊。”
别人还没有说话,李水先笑嘻嘻的说:“陛下放心,臣命人分析了许多关于蛮夷之国情报。”
“现在此国的一切消息,在我们面前几乎都是透明的了。他们的风土人情,他们的兵士数量,战斗特点,彼此城市之间的矛盾。林林总总,无所不包。”
“等冯大人看完之后,就能彻底打败蛮夷之国了,绝对不在话下。”
嬴政满意的点了点头:“谪仙有心了。”
朝臣们也都有点服气了。
就算大家不是代表打仗的将军,也知道一个道理。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一方隐藏在暗处,兵力、粮草、位置,全都不确定。
另一方却在明处,一览无余。
这战争的胜负,简直是用脚指头都能想明白啊。
所以,情报这东西,确实是至关重要。如果能有准确的情报,就等于打赢了一半了。
嬴政听了李水的话之后,也渐渐地放下心来了。
他自然知道商君别院的办事效率,而商君别院送来的情报,多半也是准确的。
就在众人想到这里的时候,门外有个小宦官,忽然蹑手蹑脚的进来了。
他的神色有点恍惚,有点不安,有点不知道如何启齿的样子。
他向嬴政行了一礼,然后小心翼翼的说道:“陛下,今日的报纸到了。”
嬴政淡淡的嗯了一声。
他有点纳闷。
报纸到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小宦官怎么这幅样子?
现在这个时间到了的报纸,应该是将军小报吧。
因为只有将军小报,才会在这个时间出报纸。
按照嬴政的习惯,他是在睡前才看将军小报的。
因为将军小报中的内容。大多捕风捉影,为了夺人眼球,毫无节操可言。
所以嬴政一直当成睡前故事来看,并没有给予特别的关注。
但是今天小宦官的表情,让嬴政来了好奇心。
他拿过将军小报之后,随便瞟了一眼,便看到了醒目的标题:
冯去力:打死也不看谪仙的情报。
下面就是冯小甲的话了,以冯小甲的视角,声情并茂的讲了冯去力的一番操作。
比如,把谪仙准备的情报全都塞进锅炉烧了。
比如,凡是看过情报的人,都被赶下车,不许参与接下里的征战。
嬴政看完之后,勃然大怒。
他对小宦官说道:“立刻派人,把冯去力追回来。”
小宦官一脸为难的说道:“陛下,冯大人已经去了几天了。现在要追,恐怕是来不及了。”
周围的朝臣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嬴政长舒了一口气,把报纸递给了他们。
众人看了一眼,顿时露出一副很无语的样子来。
这其中最无语的,就要莫过于李水了。
辛辛苦苦收集了半天情报,结果冯去力塞进锅炉烧了?
这家伙有病吧?
这都什么鬼?
李信一脸同情的看着李水。
然后他向嬴政行了一礼,说道:“陛下,臣愿意带一支人马,接替冯去力,征战蛮夷之国。”
嬴政看向李水:“你的情报,还有吗?”
李水缓缓地摇了摇头:“没有了。”
他有些无奈的说道:“当初冯大人走得急,这些情报都没来得及备份。现在冯大人把情报烧了,那数百人的心血,就全部付诸东流了。”
嬴政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传令,即刻召回冯去力。”
这时候,淳于越干咳了一声,说道:“陛下。冯大人不肯看谪仙的情报,固然有些鲁莽了,但是臣却能明白他的心思,无非是想要证明自己罢了。”
“现在将他召回来,恐怕会寒了他的心啊。”
嬴政微微一愣,顷刻之间,也想到了这一点。
这时候,李水呵呵笑了一声:“淳于博士,你怕寒了冯去力的心,难道不怕伤了无数将士的性命吗?”
“这些将士,浴血奋战,为了我大秦,每每将一条命都豁出去了。”
“现在可好,主帅为了自己的面子,竟然不顾旁人的性命。这样的主帅,配做主帅吗?”
淳于越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了。
平时有理由的时候,尚且辩论不过谪仙。现在明显理亏,那就更加辩论不过了。
淳于越放弃了,李斯和王绾一副明哲保身的样子。
于是,召回冯去力的命令,立刻发出去了。
只是这时候的冯去力,已经进入了蛮夷之国的范围。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接到这条命令,那就不知道了。
为了稳妥起见,嬴政还派遣了李水和李信。
让他们两个带领一支精兵,星夜兼程,赶往孔雀之国。
在临行前,公主依依不舍得嘱咐着李水。
所说的,无非是天冷了记得添加衣物,军务繁忙,也不要忘了吃饭。
而李水心里暖洋洋的,同样嘱咐公主不要担心。
两人依依惜别的场景,看的相里竹直翻白眼:哼,偏要在别人面前依依惜别吗?谁稀罕看!
呜……
火车开动了。
李水和李信坐在火车上,十分悠闲的交谈着。
而新情报,还在源源不断的送过来。
毕竟情报网络已经搭建好了,想要获得情报,其实并不难。
…………
“杀,一个不留。”冯去力简直杀红了眼。
他指挥着手下的秦兵,刚刚洗劫了一个村子。
其实刚刚来到蛮夷之国的时候,冯去力就有点轻视他们。
似乎为了验证冯去力的话一样,他遭遇到了小股人马。
这群人,地位最高者,骑着健壮的白马,剩下的就是一些骑兵和一辆步兵了。
冯去力招了招手,率领着大队人马就盖上去了。
当真应了那句话,一人一口吐沫也把蛮夷之国淹死了。
秦兵人数太多了,简直像是洪水一样。
那一小队人马连个浪花都没有打起来,就消失了。
冯去力立刻获得了自信。
他本来就很自信,现在自信之上,又加了自信。
于是他四处出击,到处询蛮夷之国的国都在什么地方。
只要占领了国都,杀了这里的王。
那么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但是打着打着,冯去力就觉得有点不对了。
这蛮夷之国的战力有点越来越强了。
甚至有一次,冯去力派出去了一万人。
结果遇到了对面三千人的方阵。
结果这一万人,以死伤过半的惨痛代价,总算把这三千人灭掉了。
冯去力有点恐慌,这样打下去,还没有到国都,他这一万人也死的差不多了吧?
冯去力有点不敢去想了。
偏偏这时候,军营之中又开始流传一个谣言。
说当初如果看了谪仙给的情报记好了。
谪仙,乃是天上的谪仙人。他的情报会是错的吗?
冯去力听到这些议论之后,心中的火气越来越大。
可是现在,确实伤亡惨重,真的无话可说。
冯去力急需要证明自己,急需要几场打胜仗证明自己。
但是这蛮夷之国,那种怪模怪样的方阵。
冯去力一时间还真的没有想到破解之法。
于是,他改变了目标,专门洗劫老百姓。
这些百姓,自然是蛮夷之国中的百姓了。
洗劫他们,没有任何压力,让冯去力渐渐地放松下来了。
只不过他也知道,在这种情况很特殊,这种纸糊的信心也比较脆弱。所以,他从来没有放弃进攻正规军的打算。
只是……真的有点难啊。
就在冯去力为难的时候,有小卒进来,说道:“大人,外面有人求见。”
冯去力淡淡的哦了一声,说道:“是什么人啊?”
小卒说道:“此人就说比较熟悉蛮夷之国的人,或许有办法对付蛮夷之国的士兵。”
冯去力说道:“那就快请进来。”
很快,外面的人被请进来了。
这人高鼻深目,一看就是个胡人。
冯去力看到他的脸之后,顿时失去了一大半信息。
而这个胡人向冯去力行了一礼,竟然用流利的秦语说道:“小人拜见御史大人。”
冯去力淡淡的呢了一声,说道:“你是何人啊?”
那人说道:“小人蒙谪仙亲自赐姓。姓张,单名一个三字。”
冯去力淡淡的哦了一声,心里有点不舒服。
闹了半天,这人是槐谷子的人?
冯去力又说道:“你有办法打败蛮夷之国?”
张三说道:“正是,小人得到谪仙的消息,要小人协助冯大人,安全的撤回到大秦国内。”
冯去力微微一愣,说道:“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张三说道:“好教大人得知,陛下已经下令,要将你召回咸阳城,立刻动身。至于征伐蛮夷之国,由李水和李信两位代劳。”
冯去力听了这话,顿时羞愤难当。
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事吗?
领兵打仗到一半的时候被叫了回去,然后让由别人接替?
忽然,冯去力发现了一个盲点。
他对张三说:“为何我没有收到朝廷的正式公文?而是要听你转告。”
张三说道:“大人有所不知。陛下的诏书已经发出来了。只不过大人并不在大秦,而是在蛮夷之地。”
“因此想要掌握大人的行踪,就不是那么容易了。因此这诏书,也会有所延迟。”
冯去力皱了皱眉头:“这就奇怪了。怎么朝廷的诏书有延迟,你却提前到了呢?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张三谦虚的笑了笑:“并不是小人发现的,而是谪仙提前布置的情报网络发现的。”
“现在混入蛮夷之国的人不少,我们一块组成了这个情报网络,因此国中的一举一动,我们都一清二楚。”
“大人在这里的消息,我已经传递出去了,估计再有三两日,诏书就要到达了。”
冯去力厌恶的看着这人,点了点头,说道:“罢了,你下去休息吧。”
把张三轰走之后,冯去力把自己的心腹冯甲找来了。
他对冯甲说道:“如今,为之奈何?”
冯甲说道:“小人却有一个不太成熟的建议。”
冯去力说道:“怎么?”
冯甲说道:“这个张三。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他的生死,应该没有人在意。更何况,张三面相颇类蛮夷之人,我们可以谎称他是奸细。”
冯去力微微一愣:“你的意思是说,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