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7wkw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頭狼討論-3844 認可分享-rk44b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和宁冲交谈几句后,我本来高悬着的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军人向来雷厉风行,能让他含含糊糊,足以证明苏伟康和刘祥飞的状态确实不容乐观,甚至于比我想象中还要严重。
“王朗,你的电话和财物,检查一下有没有缺失。”
胡乱琢磨中,时间又不知不觉过去半个多钟头,刚刚给我做笔录的巡捕面无表情的走进来,将我的手机和钱包、银行卡分别递给我,然后沉声道:“你可以走了。”
“走?”我反问一句。
“你那两个叫王嘉顺和聂浩然的朋友承认是他抢夺对方的枪,并且予以还击的。”巡捕点点脑袋:“整个过程他和重伤的刘祥飞、苏伟康都未曾参与,我们做过详细调查,和你们发生冲突的十几名暴徒也确定,你们确实没有动手。”
我的心跳骤然加速,忙不迭辩解:“可是同志,我们是正当防卫啊,他们要杀我们,我们总不能把脖子伸出去任由他们砍吧?”
“正当防卫不是你们说了算,经过我们调查取证,他们的行为已经构成防卫过当,具体量刑标准将交给法院处理。”巡捕公事公办的丢下一句话后,摆摆手道:“你可以走了。”
“我能见一下我的两个朋友吗?”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嘴。
“暂时不行!”他直接摇头拒绝,想了想后又补充一句:“短时间内都很难,王朗你应该很清楚,在我们的眼里,你根本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你非常清楚后续,就这样吧。”
几分钟后,我失魂落魄的走出办公大楼,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可毕竟我们搁当地人生地不熟,一旦王嘉顺和聂浩然被判,我想运作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再联想到此刻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的大外甥和苏伟康,那股子久违的无力感和挫败感顷刻间卷积我的全身。
“嗡嗡..”
站在大案队门前,盯着丁字路口怔怔发呆的时候,我握在掌心里的手机猛然震动,看了眼是张星宇的号码,我迅速按下接听键。
“我和车勇、三眼哥、姜林还有迪哥在一起。”张星宇先一步开腔:“除了迪哥以外,我们几个刚刚才洗完胃,今天小吃街里所有食物全被人提前投放过麻醉类药物,得亏我今天没吃多少东西,主要还得感谢迪哥始终在关注咱们,要不是他劫持方便,逼迫方豪庭就范,今天真的不敢想象…”
我横声道:“顺子、浩然主动背锅,飞子和大外甥目前生死不明…”
听我把遭遇说完之后,张星宇惯性沉默很久。
“去小吃街就餐是天门那位四爷的安排,我是不是可以怀疑他在整咱们?”我继续道:“四个头狼家的中流砥柱,我他妈起家兄弟变成这样,我差点让人扒皮,谁来承担?”
“朗朗,刚刚给你打电话之前,陆峰给我通了将近一个小时的电话,一直在解释。”张星宇顿了几秒钟后道:“他强调很多遍,四爷对咱们没有任何敌意,甚至于还很和你有眼缘..”
“虚话没必要说,我就想知道,谁来承担责任?如果不是四爷请咱们全体吃饭,郭老三压根没有可乘之机,后面的故事也根本不会发生,我怀疑四爷无可厚非吧?事发到现在为止,他没有出现,天门的人也没有帮衬任何,难道我不应该愤怒?”我蛮不讲理道:“你联系陆峰,把我的原话带给他,即便知道不敌,可如果被人针对,我们头狼不介意倾尽全力一战!”
张星宇慌忙劝阻我:“朗朗,这话咱最好想清楚,天门商社可是…”
“原话带给他!”我不容置疑的打断:“就这样吧,我现在招呼皇上、疯子他们开拔,草特么的,一趟杭州之行,几乎把头狼家二代打残,这事儿没个说法,天王老子下凡也白扯。”
愤愤的挂断电话后,我深呼吸两口。
脸上的怒容也顷刻间消失,我当然知道天门商社绝对不可能站在我们对立面,四爷更不可能帮助郭老三给我们下套,能让方豪庭这样的存在吓得面如死灰,四爷的能耐和段位指定已经超出了正常“大哥”的范畴。
可现在我们在杭城举目无亲,王嘉顺和聂浩然的事情总是需要人去运作的,不把天门赶鸭子上架逼到台面上,我实在想不到更有效的方式。
我也想过卑躬屈膝的求天门商社的帮忙,可是转念又一琢磨,大家非亲非故,人家凭啥仗义相助?尤其还是沾上命案的事情,更没有人可以往跟前凑。
至于说和天门商社开战的狠话,说白了就是互相都找个台阶下,别说四爷那种半生征战的大咖,恐怕就是陆峰也猜得出来我想干啥。
“嗡嗡…”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再次震颤,看到居然是王者商会赵成虎的号码,我犹豫几秒后,按下接听键:“三哥..”
“听说今晚上损兵折将?”赵成虎的语调很轻,像是刚刚睡醒一般:“大致经过,我刚通过几个朋友了解了一下,我可以拿自己的名誉担保,这事儿一定和天门商社没有任何关系,更和四哥扯不上半毛钱。”
“哦。”我不卑不亢的应承一声。
“臭小子,你我都清楚,我会打这通电话,绝对不是害怕你们和天门商社扯皮,你们打死打活,我都没有丁点损失和盈利,说句你不爱听的,头狼真惹得起天门吗?尤其还是在江浙一带。”见我兴趣索然,赵成虎又乐呵呵道:“我会跟你主动打电话,本身就是对你能力的认可,天门那边委托我解释,同样也是对头狼公司实力的看好。”
我委屈巴巴的低喃:“三哥,我四个弟弟,俩在医院,还有俩…”
“懂,我都懂!”赵成虎是什么人物,我屁股一撅,他肯定就已经猜出来想拉什么屎,爽朗的笑出声:“两个被抓的小兄弟,由我和四爷共同想办法,保证让你满意,至于那两个受伤的,咱说实话,谁也不是大罗神仙,敢随随便便下定论,但是我能给你一个承诺,不管他们救不救的过来,王者和天门都乐意帮他们报仇,出人出力在所不辞!”
我咽了口唾沫,诚心实意道:“谢谢三哥。”
一阵车喇叭突兀响起,我下意识的扭过去脑袋,见到一台湛蓝色的皮卡车停在路边,很久不见的王堂堂居然坐在驾驶位,正似笑非笑的朝我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