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zhi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萬界武俠大冒險 愛下-第八百零五章 敖鼓-8rcm2

萬界武俠大冒險
小說推薦萬界武俠大冒險
“这西湖景色极佳,我在别的小世界中,曾多次来西湖游玩,从未见过西湖内有蛟龙升腾,妈的,这是旅游胜地,从来波澜不惊,四季宜人,怎么还有这等恶蛟存在?”
杨行舟踏波湖面,腰悬长剑,低头俯视湖底,体察方圆水域,腰间长剑不住鸣叫。
他之前箭射蛟龙,已经在那蛟龙身上留下一丝精神印记,此时仔细感应之下,却发现那一丝印记竟然不在西湖。
“竟然不在西湖?”
杨行舟大为讶异,他之前射出的那一箭非同小可,等闲先天高手一箭便可射爆,那蛟龙皮粗肉厚,躯体强横,又加上西湖湖水所阻,那一箭并未将蛟龙射杀,但也受了重创,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有气力逃出西湖。
“有点意思!”
他感应出精神印记的位置之后,身子腾空,向远处飞去,片刻之后,到了不远处的钱塘江上,那蛟龙的气息就在江心。
“竟然来到了钱塘江心,谁把这蛟龙挪过来的?”
杨行舟心中生出警觉之意:“这蛟龙若只是一条野生散养的还好,若是有来头的话,我怕是要得罪了一窝龙子龙孙。”
龙族性淫,见什么上什么,千子百孙,形形色色,白天在西湖中射中的蛟龙,有可能是某一条真龙的后代,要是惹出真龙来,可能会真的有点麻烦。
就在他思忖之时,本来缓缓流淌的钱塘江忽然升起滔天巨浪,十几里地江水瞬间被一股莫名大力抽干,化为一条巨大的水鞭,向着杨行舟狠狠抽下。
轰!
虚空雷霆爆闪,方圆百里风起云涌,远方一头老龙人立而起,双目如同金灯,爆闪金光,手中握着巨大的水鞭,头顶苍穹,身披雷电,气焰滔天。
一股源自远古洪荒的苍凉威严之气,从这老龙身上散发开来,浑身鳞片上电蛇乱窜,如同上古神魔现世。
杨行舟大吃了一惊,身子化为一道电光,跃到半空之中,躲开这惊天动地的一鞭,双手往外一扯,金光闪烁间,一根金色大棒从双手中生成,手握大棒,看向前方:“你是什么妖魔,敢对某家出手?”
“吾乃这钱塘龙王,敖鼓是也!”
这老龙张口咆哮,声音如同闷雷,滚向四方:“你是哪路神仙,敢伤我儿?不知道这钱塘湖是归我管辖么?你伤我儿,我岂能容你?”
说话之间,喷鼻吐气,手中水鞭瞬间变小变细,化为层层鞭影,将杨行舟包裹在内,破开虚空,抽向杨行舟身体。
与此同时,一把三股托天叉出现在这老龙的另一只手中,晃一晃金光四射,摇一摇,乾坤动荡,对着鞭影中的杨行舟恶狠狠插下。
“好畜生!”
杨行舟手中金色大棒化为一团金光,破开鞭影,飞到半空,凌空几个筋斗,扯出道道幻影,躲开这一叉,人在空中将身一躬,身体登时胀大了几倍,手中大棒同时变大,狠狠轰向老龙后脑勺:“着!”
他现在施展的正是主世界袁世飞世代相传的斗战神技,身化神猿,手持大棒,与这敖鼓战在一起。
敖鼓喷云吐雾,手中三股托天叉带动漫天雷电,操控钱塘江水,化为滔天大雨,雨滴如箭,将杨行舟包围。
砰砰砰砰!
巨响声不断,一人一龙在这钱塘江上翻翻滚滚,从地上打到天上,从天上打到地上,果然是好对手。
有诗为证:
“铁叉举起山河动,
大棒轮开天地惊。
一个是逍遥万界神仙体,
一个是洪荒上古棘背龙。
轰隆隆,钱塘江上风云起,
咔嚓嚓,西湖边上天雷动。
天雷地火相勾连,五行轮转杀气生。
漫天大雨如射箭,大棒挥动更无情。
野鬼不敢长叹气,神仙佛陀绕路行。
杀气震动飞来峰,灵隐寺内走群僧。
经声佛号全不见,晨钟暮鼓没动静。
临安城内百姓乱,皇帝不敢叫掌灯。
太监宫娥脸色变,贵妃娘娘头发懵。
可怜杭州繁华地,今朝也要血染红。
一人一龙从半夜战到天明,杨行舟越战越精神,学自主世界袁家的功法第一次尽数施展开来,大棒生风,出手无情,绕着敖鼓的身子一阵暴打,破开老龙钢叉,对着脑袋狠狠砸了几棒,直打的老龙龙角折断,龙鳞四射,头顶鲜血喷泉一般窜起,发出阵阵吼声,如同雷动。
敖鼓称霸钱塘多年,虽然比不过洞庭龙王等龙族大神了得,但也非同小可,便是附近神仙佛陀都要给他三分薄面,一向猖狂惯了,少有人治。
这次自己儿子惨遭横祸,差点被杀,他本想抓住凶手,剥皮拆骨,让儿子吞吃,化为龙便,方才一解心头之恨。
只是没有想到这陌生持棒男子如此凶狠,虽然不曾见过,不知是哪路神仙,但棒法精奇,力大无穷,敖鼓施展平生力气,竟不能挡。
脑袋上接连捱了几棒之后,敖鼓头昏脑涨,意识不清,心知不妙,慌慌张张收了神通,将身一晃,化外千百条神龙,飞向四面八方,只有真身化为一条小泥鳅,扎进淤泥,直入地底,逆流而上,接连几个转折,施展平生力气,潜入了自己的龙宫。
他刚进龙宫关了宫门,便觉得轰然一声大震,整个龙宫都是一阵摇晃,吓得龙女龙子一阵惊叫,乌龟王八满地乱爬。
一头母龙看到敖鼓惨状,吃了一惊,哭道:“老爷,你这是怎么了?谁把你伤成了这样?”
敖鼓推开母龙,大步走到宫内密室之内,取出一枚灵丹吞服,闭目静养,默默修行,好半天,方才睁开眼睛,接连喷出几口血,醒了过来。
他摸了摸只剩一根龙角的脑袋,看了看身边一脸焦急的母龙,晦气道:“今日本想杀死那射伤我儿的强人,不料那人实在厉害的出奇,我与他打了半夜,被他夯了几棒,实在经受不住,差点丧命,只好逃回洞府,苟全性命。”
他气咻咻道:“今日暂且罢战,待我邀集五湖龙王,准备妥当之后,再来报仇雪恨!”
那母龙一脸担忧,问道:“老爷,你可知那人名姓?是何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