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myu精彩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起點-第三百零八章 採訪推薦-jznpa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前辈们你们在干什么啊?如果有什么好事请带我们一个!”泽村看到伊佐敷,哲队,布丁前辈一群人都聚在一起,于是问道。
旁边的降谷也一脸的感兴趣。
“看到没有!”伊佐敷指着礼酱和仙道的方向。
“啊!莫非!!!
他们两个……?!”泽村目瞪口呆的看着抱着仙道胳膊的礼酱,顿时想歪了。
“八嘎!你在想什么呢?一会儿仙道就要接受采访了,肯定很有趣!”伊佐敷前辈及时的纠正了泽村的胡思乱想。
……用爱的拳头!
“嗯!……”泽村皱着眉毛的看着两个人,怎么看都……那啥啊!
“都说了不要乱想了!就算他俩有什么也不会在这种场合啊!
……,啊嘞?”伊佐敷发现自己也被带沟里了,看着两个人发现确实有点像啊!
而且纯桑是知道的,仙道和礼酱的关系很好经常用line聊天,至于怎么知道的……。
“有些在意啊!”这种场合肯定不能少了八卦哲!
“呜嘎!”
“增子桑也?”仓持发现增子也参与了进来。
接下来就是礼酱摸仙道头,以及给仙道整理衣领了。
这群人目瞪口呆的同时,八卦之火熊熊燃烧。
如果他们知道两个人的对话肯定没人会想歪,但是关键就是啥也听不着只看到这一系列动作,不想歪才有鬼了。
“学生居然把老师给……,好厉害!以及好让人羡慕!”纯桑羡慕的说道。
纯桑和贵子前辈关系也很好,如果不是他和仙道一样直男,早就脱单了……。
这群人完全无视了两人的年龄差。
不要以为这群棒球少年对这方面没有追求,高三三人组,纯桑,仓持这群人都是想要女朋友的,哲队属于纯凑热闹,喜欢八卦。
礼酱绝对是个美人,169的身高,49公斤的体重,御姐的性格。
更不要说仓持和泽村第一次见到礼酱,第一眼看到的都是胸前的那对欧派了。
这也不能怪他们想歪了,纯粹一群单身狗的幻想和羡慕,加上对这些东西的抵抗力太低了。
这群人的歪歪和八卦在记者到来时停止了。
青道由仙道和片冈教练接受采访。
“怎么了?”礼酱走到了这群孩子这边,看到这群人,表情有些奇怪。
一群人集体摇头,只有哲队一只手放在下巴上思考着什么。
(反正是想一些非常单纯有趣的事!天然呆嘛!)
……
“仙道君!首先恭喜你们进军甲子园!”很普通的开场白。
“非常感谢!”仙道面带微笑的回道,完全没有之前的不情愿。
“真是的!变脸这方面倒是完美啊!”礼酱扶额。
一群人集体把目光看了过来。(果然还是在意啊……)
礼酱感觉到不对劲看过去的时候,这群人早已经把目光转移到了仙道那边“专心致志”的偷听。
“真的是精彩啊!这场比赛!
仙道君是怎么调节心情的呢?
我们看到你好像丝毫没有紧张的感觉啊!
有什么秘诀吗?”
“嗯……,享受比赛吧!”
“唉?原来如此!
那么,第九局下半的那个打击呢?
如果没有你追上那个球的话,就是再见安打了呢!
那个时候有想过会输吗?”记者是纯粹的好奇,也不算刁钻的问题,这方面他们很有分寸。
毕竟高野不是NBA那种商业联盟,没有强制要求必须接受采访,为了保护选手,说不让接受采访就不让的,所以也不会有人提一些真正刁钻的问题。
“整场比赛,我都没有任何输的印象哦!”
“哦?是相信自己会赢吗?”
“相信是一回事吧!但是棒球是有很多例外的,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但是……”
“但是?”
“但是,我可没有时间去考虑这些东西哦!
只要有一丝的念头会想到输,那么反应就会慢,犹豫的人就没有办法发挥出本来都实力,可能就会因此输掉。
会输吗?会赢吗?比赛结束自然就会知道了!”
“实在是了不起,这些事情说到和做到可是两回事啊!”
“仙道那家伙,采访做的不错嘛!
一点也不缺场!”伊佐敷也学着哲队那样,捏着下巴小声说道。
仙道自然不知道他小声说的话,不过说到这,仙道微微一笑。
让熟悉仙道的御幸一个机灵!
“怎么了?御幸前辈!”降谷第一时间问道。
“不!仙道那家伙要说什么腹黑的话了!”
“非常感谢!”仙道对之前记者的夸奖进行感谢。
“青道的队友们都是什么样的人?”
记者好像发现仙道非常健谈,也开始用闲聊的方式和他聊了起来,而这群前辈们以及同级生们耳朵都竖了起来。
“前辈们都很可靠,也很帅!
除了腹黑眼镜!”
御幸一语中的,而且他第一个中箭倒地!
“腹黑眼镜?莫非是御幸君?”
“是的!”
“哈哈哈!看样子你们关系很好啊!”
“嗯!”
“御幸君平时很腹黑吗?”
“在球场上守备的时候,你永远可以相信他,但是那个时候多么值得信赖,平时就多不靠谱。”仙道避开了打击时,垒上有人天下无敌垒上无人……,的事情,多多少少也算是个情报吧!
“其他人呢?”
“哲桑,任何时候都很可靠……”
听到这,伊佐敷用胳膊捅了捅哲队,哲队看了他一眼,满脑袋问号!(这很哲队)
“但是,就是有点天然……”
“说出来了!”降谷有些呆的说道。
“说出来了呢!”礼酱扶额!
然而哲队还是没啥反应。
“增子桑!守备就很可靠!
纯桑!那个人很帅哦!”
听到仙道夸自己,伊佐敷双眼反光。
“虽然和相貌没什么关系,他外表总是那么凶恶!内心却很温柔!”
这句话纯桑有点纠结,事后是该揍他呢?还是放过他呢?
“温柔也代表着容易被感情左右。”
说着仙道抬起了左手放到了嘴边。
“刚刚的比赛,纯桑哭了……,四次!”仙道伸出了四根手指。
他的动作是偷偷的没错,声音偏偏是前辈们能听到的,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而且还刻意数了一下,然后输错了,御幸知道这货绝逼故意的。
“是三次啦!八嘎呀路!……”伊佐敷本能的小声回怼,不过发现自己说漏嘴了。
其他人指着他满脸莫名,弄得伊佐敷满脸通红。
“唉?纳……!
那个混蛋!居然在记者面前败坏我的形象!”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马上怒火冲天。
“现在还在采访中!”降谷本能的单手夹住纯桑的一只胳膊。
“哈哈哈哈!”看到仙道的样子,记者们也跟着善意大笑。
但是,这让伊佐敷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纯桑自尊心太强了。
“你是如何看待今天的对手的呢?”闲话也到此为止,记者们也开始要问一些正经东西了。
“说实话,他们非常强!
有好几次机会,直接被他们赢下来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成宫桑是我遇到的最强的对手。”
“哦?”记者们对仙道的更高了。
知道这个孩子非常成熟,理智。
“话虽这么说,仙道君可是完美的压制了成宫君呢!”
“那只是我状态太好了!这么好的状态,对于我来说还是首次感受到呢!
三振之前的打席才是我的真实水准,虽然成绩也很不错但是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里面。”仙道丝毫没有因为今天的打率而自大的认为自己无敌了。
这更坚定了记者们,认为仙道是一个理智,成熟,风趣的孩子。
“说的也是呢!
但是,我觉得成宫鸣今天的状态也是空前的。
今天你们的状态,恐怕成功君已经是全国第一的投手,而仙道君你也可以说是全国第一的打者了!
仅以今天的实力作为标准的话!”说这句话的是刚刚赶到这里的峰富士夫。
“非常感谢你的夸奖!”
“今天的取材就到这里了!非常感谢!”其他的记者也结束了采访。
这一次的采访,记者们就是混个脸熟,加上问一下感言之类的,他们没想到仙道是一个这么有趣的人,于是就多聊了几句。
而峰富士夫主要是采访片冈教练的。
他属于青道的常驻记者,历年来期待着名门复活的青道,在他看来都是很富有话题性的。
所以其他队伍也正常报道,但是更关注的是青道。
想采访随时都能去青道。
片冈教练那边的采访早就结束了,无非就是问一下对对手的评价,还有感言。
片冈教练也没什么可藏着掖着的。
直言比赛前他的估算,实力对比是六比四,稻城实业占优,今天的比赛多亏了选手们的发挥之类的。
“怎么了?都不在这里!”由于教练还在,伊佐敷前辈只能压抑住自己想拍死仙道的洪荒之力。
而仙道就好像没看见一样照常和队友们说话。
“仙道桑!”降谷有些担心的小声说道。
“今天的比赛发挥的很不错啊!
不过,估计回去还是要开反省会啊!
垒上有人和没人完全就是两个人嘛!”仙道自然知道降谷要说什么,于是主动岔开话题。
“嗯!我知道了!”降谷这个天然呆自然就把之前想说的忘记了,乖乖答应,主要是他的印象中,没有什么能够难住仙道桑的。
然后,青道众人带着优胜锦旗走出了球馆。
“来了!”球馆门口等待着的是没有离开的球迷们。
“仙道!”
“恭喜你们!”
“哲桑!”
“伊佐敷!”
“我们也会去甲子园给你们加油的啊!”
“去大闹一场吧!”
“去称霸全国吧!”
这么多观众,伊佐敷只能继续忍……。
走到拐角处,原田雅功一个人等在那里。
“过去吧!”哲队关键时刻一点都不呆,一样就看出是来找仙道的。
不过,仙道刚走出队列原田就走了过来。
“别忘了加我!”原田伸出手指头第一句就是这个!
“原田桑!”仙道无语的小声说道。
“嗯?”
“现在加吧!”仙道伸出左手,手中赫然是一部手机……
“唉?”原田才反应过来。
不能说他憨,只能说他一直都在想一件事,自然就脑子不怎么转弯了。
于是两人当着青道众人的面互换了line。
“还有!恭喜你们!……去拿下顶点吧!
如果是你的话,能做的到,我也能衷心的希望你们赢下去!”
如果是哲队肯定会肯定的答复个“啊!”
但是仙道……,谁也不知道他的嘴里下一秒会蹦出好话还是不吉利的话。
“这种事谁说的准呢?”仙道一开口,前辈们心就提了起来,当着外人可不要说什么不吉利的话啊!
“不过,连你们都赢了!
如果还随便输掉的话,我可没有脸再见你了!
雅桑!”仙道笑着改了自己对原田的称呼。
原田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
“这样就好!我先回去了!回见!”
“嗯!回见!”
“我们走!监督还在等着我们呢!”哲队开口带着队伍回到了巴士。
到达巴士后,仙道机灵的选择了后上车,随后坐在了前面,礼酱附近,而且特意让腹黑眼镜靠窗坐。
仙道相信丝毛犬前辈肯定不会这个时候揍自己。
巧合的是,泽村正好坐在自己后面。
……
傍晚,巴士终于回到了学校。
“啊!我去活动活动吧!
荣纯!我的行李就拜托你了,顺便把里面的衣服洗了!”巴士刚刚停下仙道捏着自己的全身关节说道。
“唉?”御幸和礼酱以及身后的泽村有点疑惑。
“为什么我要……,好吧!”泽村想起之前的比赛和仙道打赌输了,要帮仙道洗一个月衣服,不过仙道有时顺手就自己洗了顶多让他帮忙收一下,所以泽村没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礼酱仍然有些疑惑,打了这么久的比赛怎么不去休息,而是去做什么,活动活动。
明明最累的就是眼前这货。
仙道并没有解释,车门打开的第一时间就下车了。
跑了……。
下一秒他们就不疑惑了。
“仙道!你这家伙!
受死吧!”伊佐敷手里拿着一根球棒已经冲到了车门,然而某人已经跑了……
“你这混蛋给我站住!”于是拿着球棒追杀了过去,两人沿着球场奔跑着。
“哼!让这小子锻炼一下体力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