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9rz8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ptt-第四百八十六章 出師未捷推薦-jkbxp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彭城市,守旺大厦地下。
金发有些凌乱的约翰.卡文迪许盘腿坐在地上,有些绝望地看着手中那个兔子木雕。
自从上个月17号被带到这个隐秘而充满科技感的地下空间后,他就没有离开过,一直待在这里,对那个“伤痕累累”的兔子木雕进行“解谜”。
当初良先生给了他两个选择,一是40天之内搞明白那兔子木雕的特别之处,二是打赢那条巨蛇。
好不容易蛇口逃生的约翰,自然是做了前一个选择,比起他见识过恐怖和厉害的那条“血兽”巨蛇,一个兔子木雕看起来自然是人畜无害得多。
但接下来这一个多月时间,他每天24小时和那兔子木雕待在一起,不停地观察、琢磨、摆弄,这木雕的每一部分、上面的每一道痕迹,都已经深深映刻进他的脑海中,记忆里。
甚至他现在只要把眼睛闭上,就好像会看到一个粗糙丑陋的兔子木雕在对他咧嘴怪笑。
可他除了能勉强看出雕刻这兔子的工具应该很不专业,从上面那各种各样的痕迹看出木雕曾经遭受过的各种“酷刑”外,依然没有搞明白,这兔子木雕到底有什么特别。
在他接了任务后,良先生就基本不管他了,既没有给他划拉个房间,也没有给他任何的设备和工具,他就只能在这大厅里席地而坐——唯一的一张座椅是属于良先生的,他根本不敢碰。
良先生偶尔通过那大厅中间平台上升起的屏幕处理一些事情,大部分时间都是隐身的状态,从电梯的开合与运行情况来看,良先生经常离开,但因为其特殊的隐身能力,约翰也不敢确定,良先生到底离没离开,电梯开合上升,是不是只是逗他玩。
当然,不管良先生离没离开,他都没有逃跑的想法。
倒不是他不想跑,而是他观察过了,那个电梯外面根本没有任何按键,很显然不是任何人都能用的。
不能使用电梯的话,在这不知道距地面多远、周围都是金属墙壁的空间里,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能怎么出去。
而且以那个良先生的恐怖能力,还有展现出来的各种黑科技,哪怕良先生暂时离开,也必然是有把握把他困在这里。要知道,这儿除了他外,至少还有一只“血兽”巨蛇。
如果他不是“血族”的话,这一个月时间,早就饿死渴死了。
不过哪怕是他,这么长时间被关在这,也是身心疲惫,有点要抓狂的感觉。
特别是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离40天的期限已经很近,依然无法找出兔子木雕的“特别之处”,约翰就有种想要把木雕给砸烂的冲动。
他知道,良先生所说的“特别”,肯定不是指这木雕的样式、凿雕的手法、上面受损的痕迹来源之类直观能判断的东西。
他最开始的时候曾怀疑是不是里面藏了什么,于是向良先生申请把木雕直接剖开,但良先生直接给他展示了这木雕各个角度的X光扫描图,以及各种仪器检测后的报告数据,让他知道对这个木雕,良先生已经有过很多科学的检测,甚至那上面的各种烧焦、钻孔、切割等痕迹,也都是良先生干的。
而且良先生还有与那兔子木雕形象相似或挨边的大量参考图片、可能的形象源头,以及大量雕刻手法、雕刻工具的分析报告。有心理方面的专家出具的这个木雕雕凿者可能的心理状态分析,一些艺术家给出的艺术判断,对木雕表达的意境和雕凿者情绪、思想的解读……
很显然,良先生是用这些方法都找不出那木雕的特别,所以把木雕交给他,按中国的一句谚语,就是“死马当活马医”,想看看他这个来自斯洛伐克的“血族”,能不能带来什么新的发现角度。
他也问过良先生,应该从什么样的角度或什么样的方式来研究这个“兔子木雕”,得到的回答是“按你的想法来”。
他问良先生,为什么这么肯定这“兔子木雕”是“特别”的?良先生却没有任何回应。
约翰并不知道自己如果真的找到这“兔子木雕”的特别之处,良先生会不会放自己离开,或者应允自己的请求,让自己成为“忠诚的仆从”。但他明白,以良先生展现出来的行事风格,如果自己在时间期限内真的给不出答案,那最后的结果肯定不会美好。
之前在不得已交代出那小刀中“圣血”的作用和来源,使得“圣血”被良先生吃掉时,约翰还有那么一瞬间的担心和惊恐,害怕乔尔伯爵的震怒,害怕自己的退路被断,害怕自己再也回不去“红色蔷薇”。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良先生及其背后的组织有多强大,反倒是有些期待乔尔伯爵或是“红色蔷薇”能找上门来,到时候他多少可以发挥一些作用,至少可以提供更多的信息,展现其他价值。
他希望“红色蔷薇”那些老家伙,能够在“血源”不足,而阶段性极限又已经临近的情况下,有种一些,冒险而来。
希望他们能争气点,给良先生及其背后的组织制造点麻烦,让自己能有发挥作用的机会。
但他也很清楚老家伙们都是些极有耐心的怪物,他们能够活这么久,靠的就是耐心和小心,所以就算知道他叛变了,就算阶段性极限临近,他们也肯定会先寻找其他能在欧洲解决的替代方案,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找过来。
而他几次和良先生交流时,试图引起良先生对斯洛伐克的“红色蔷薇”产生兴趣,让他充当代理人返回欧洲的尝试,也全都失败。
至少在这个40天的期限内,很难指望通过“红色蔷薇”来拖延或是得到替代任务了。
约翰绞尽脑汁,用他在“红色蔷薇”听过的各种秘法、秘术、传说,乃至于看过的各种小说、电影里有关木雕、玩偶、雕像之类物品的情节往上套,希望能找到一个正确的思路。
他甚至找良先生要回了那柄白色瓷刀,虽然没有了乔尔伯爵的“圣血”,没有那种对其他“血族”、“血兽”的杀伤性,但依旧十分锋利。
他用瓷刀割开了自己的手,把自己的血涂抹在了兔子木雕上,然而兔子木雕没有任何反应。
他也申请了如大蒜之类的东西,对木雕进行各种洗礼,依然毫无效果。
所以此时此刻,看着手中的木雕,约翰心中满是绝望,他甚至开始怀疑,良先生之所以弄这么个选项供他选择,是不是就是单纯想要逗他玩,让他体验四十天从希望到绝望的感受?
或者是在告诉他:如果不愿意去面对那条巨蛇,最后的结果,就是和这木雕一样遭受酷刑的下场?
是不是在暗示他,他和这个兔子木雕一样,都是良先生的玩物?
但想到良先生给他看过的那各种各样的检测报告,以及良先生展现出来的那种高傲的、蔑视“红色蔷薇”及其他“血族”的态度来看,他又觉得应该不是这样,这木雕应该是真的有问题,良先生不屑于这种玩弄。
就在他懊恼地直接用牙咬了一口兔子木雕的长耳朵时,整个大厅的光线忽然变暗了下来。
约翰一愣,慢慢地张开嘴,抬起头看向头顶那整片方砖般的巨大灯栅,觉得有些不对劲——他在这地方已经一个多月了,可是从来没有遇到灯光出现不稳的情况。
下一刻,灯光又重新变亮,但是亮度却变得比正常时亮很多,然后又开始闪烁起来。
中间操作平台上升起了一面面电脑屏幕,顶部也有屏幕伸下来,还有各种不知道用处的操作台从旁边伸出来。
“大人?是您吗?”约翰有些紧张地唤了一声,但没有任何回应。
他小心地凑过去,却看到那些屏幕大部分是黑屏,有一部分上面在快速滚动着一行行代码,速度极快,肉眼根本无法看清。
然后很快,那些屏幕又全部都缩回了平台,大厅内的灯光瞬间熄灭。
约翰摒气凝神,一动都不敢动,片刻后,灯又亮起,不远处墙壁上显现出了巨蛇的模样,把约翰吓了一跳,然后再一看,发现是关着巨蛇的那扇墙又变成了屏幕,把里面的情况实时投射出来。
接下来,旁边的墙壁一面接一面地亮起,有些投射出来的是空的房间,而有些里面也有长相怪异的生物,很显然是其他的“血兽”。
这边果然关了不止一只“血兽”!
约翰一下子紧张起来,他有点担心良先生这看起来很高科技的地方,电子系统出问题了。
如果那些关着“血兽”的隔断都打开,他连逃都没地逃,估计会死的很惨吧?
不过那些亮起的巨大屏幕又很快熄灭,恢复了正常隔断墙的模样,只是头顶的灯光依旧不稳,不断地在闪烁着。
很显然,状况还没结束。
约翰隐约听到好像有细沙落到头顶某些金属部件上的声音,似乎是在通风管道里,不过这声音很小,而且一阵一阵的,让他有些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听错,或许只是其他换气系统或某些设备的冷却系统在工作。
忽然,在昏暗的灯光下,他面前不远处的地上,突兀地出现了一整块肉块——切面整齐干净,看起来并不血腥,而像是已经做好处理,准备切片或切块后下锅的食材。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那块肉,他的脑海里就冒出一个念头——这是兔肉。
那是一种极其诡异的感觉。
他下意识地看向了手中那个兔子木雕,发现自己的手竟然有点抖。
这对他来说是有些不可思议的,他一直以为自己只会因为力量和死亡而颤抖、害怕,并不会因为这种诡异玄奇的事情而恐惧,因为他觉得自己本来就是诡异玄奇中的一员。
但此时此刻,一股凉气涌起,他莫名地想到了以前当成笑话看的一些故事,忽然就明白了故事里那些人的感受。
原来那种东西,“血族”也会害怕。
他并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未知带来的恐惧,有时候甚至比绝对力量带来的威胁还要强烈。
此时此刻,约翰上方的地下三层维修区以及更上面的守旺大厦,同样也受到了影响,整栋楼都没有信号,不论是WIFI信号、手机信号还是蓝牙、2.5G设备的信号,全都丢失。
好在现在是深夜十一点多,没有几个人还在工作,受到影响的人不多。
但电脑出现自动重启,灯光自动熄灭,电力出现短暂中断等情况,还是让人很抓狂。
不论是约翰,还是地下三层的维修人员、守旺大厦里的“神行科技”工作人员,不知道的是,这些现象并不是某些存在故意显摆或是吓人,而是某个觉得自己已经“perfect”的“数字生命”,正在尝试强行读取“神行科技”地下秘密空间里那个藏在最深处、没有任何联网的大型存储设备时,造成的副作用。
之前在未完全融入“超感物品体系”时,爱丽丝就已经可以通过超联物隔空控制和影响一些电子设备,哪怕它们没有接入网络。
但要获取存储在电子设备上的详细数据,并且将它们通过“超感物品体系”直接隔空输送出来,在外界再转化为数字信息,呈现在其他电子设备上,却还没法做到。
在小苹果的帮助下,完全地进入“超感物品体系”后,不论是向坤还是爱丽丝,都认为她要做到这点,把守旺大厦底下那大型存储设备里的东西弄出来,在理论上已经具备条件,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
爱丽丝也很清楚,向坤现在非常期待和渴望看到那些信息,认为那些信息有很大概率能够帮他解答“神行科技”和良先生带来的各种疑问,甚至有可能得到一些“变异生物”的根源秘密。
结果一方面是刚刚完全纳入“超感物品体系”,对这种数据间的本质转化还没找到一个通适方法,一方面是太过急躁,周围的“超联物”又不够多,使得她在进行数据转化和获取时,造成了极大的动静。
结果今天晚上爱丽丝在完成实验,成功把崇云村里一台没有联网的老式台式机上硬盘里的数据弄出来传输到向坤的笔记本上后,就主动向老夏申请俱现,然后以小老夏的模样显现出来,一手叉腰,一手把手术刀指向天空,对向坤夸下海口:“太阳出来之前,爱丽丝就帮老板把那些数据拿过来!”
然后,情况就是这个么个情况了……
出师未捷的爱丽丝没有再向老夏申请俱现,连声音都没有发出,而是在电脑屏幕上用文字显示:“那台设备没有连接电源,未通电的情况下要用更多的超联物才能完全数据获取,那边的超联物不够,申请投放更多超联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