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r7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美漫之手術果實》-第379章 韓國滅亡 (完)熱推-m5tz8

美漫之手術果實
小說推薦美漫之手術果實
“这样的阵容,恐怕只有墨家拿出全部的实力才能应对吧。”这次秦国除了出兵六十万之外,公输家族那边更是拿出了大量的机关兽,光是内史腾那边就有四架机关白虎,以及八架破土三郎,至于机关蝙蝠则是有近百,投石机十台。
其他的攻城器械,比如说云梯,冲撞车,轒辒车若干,并且这些攻城器械,全部是改进版,比如戳轒辒车,之前绝大多数都是使用多层牛皮,现在则是牛皮,钢材叠加,防御变的更加的强大,可以更好的保护躲藏在里面的士兵。
公输家族在沈飞的建议之下,甚至还把自动路障给研究出来了,有了这东西,秦军完全可以随时随地在任何地方摆开阵势,或者安营扎寨。
在古代的战争中,安营扎寨是一个非常考验统帅能力的要素,不但要易于防守,同时还要视野开阔,水源充足等等。
比如选择在平原地区,就非常容易被敌方的骑兵给冲营,一旦遇到这种情况,绝对会损失惨重的,不过现在这样的情况不会出现了,到时候只要在营寨的周围布置上多重路障,任他什么骑兵也不可能硬顶着这些路障冲上来。
可以说随着这些路障现世,骑兵的战斗风格,尤其是大规模的骑兵作战,在未来恐怕不得不做出改变了,当然那是指未来,现在因为只有秦国有,秦国的重骑兵还不会有太大的变化,不过蒙家那边已经减弱了对重骑兵的投入,现在重骑兵没有什么大影响,但是未来就不行了。
随着机关术的不断发展,可以知道,未来的战争模式,绝对是主要以机关兽为主了,比如说机关白虎军团,机关朱雀军团,破土三郎军团等等。
之前没有人敢这么做,是因为成本太高,不过现在因为冶炼技术的提高,机关朱雀方面不好说,但是机关白虎军团,破土三郎军团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公输家族制造的机关白虎,和墨家的机关白虎,有着不小的区别,公输家族这边加强了机关白虎的攻击类,不过相应的其速度和灵巧减弱了不少,这是因为材料的不同,墨家的机关白虎主要是以特殊的木材为主,而公输家族这边主要是以钢铁为主。
当然这是指公输家族这边,如果沈飞肯出手的话,这些都不是问题,说句不客气的话,他想的话,一个月,完全可以制造数千架机关白虎,钢铁版,还是木材版都没有问题。
巨人的世界,海贼的世界,多的是那种刀剑难伤,水火不侵的木材,而且就算没有这样的木材,现代的技术,也可以制造出来,如果使用那种高分子的特殊材料,那就更不得了了。
当然这种事情也就是想想罢了,对于沈飞来说,完全没有必要制造这些东西,因为对他完全没有什么用处,制造这个,还不如去制造钢铁战甲呢。
“公输先生,没想到你竟然亲临前线了,真是辛苦了。”
“国师大人客气了,老朽不过只是过来看看而已,倒是国师大人亲临前线,才是真的辛苦。”
秦韩边界处,临时建造的高台上,此时沈飞,公输仇两人正站在这里,眺望着对面的韩国边关。
公输仇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很简单,是为了见证其家族霸道机关术,这一次战争过后,公输家族的霸道机关术,绝对会名传整个中原,把墨家的机关术压下去,这样的时刻,对于公输仇来说,又怎么会不亲眼见证一下呢。
“我又有什么好辛苦的,只不过是想起了我在新郑还有一处产业,正好趁此机会去接收一下。”沈飞说的当然就是新郑的揽秀山庄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借口,其前往韩国真正的原因,其实是约束秦军少些杀戮,在这样的时代,军队可没有什么太严格的军纪,攻城之后,大肆劫掠的事情,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只要是不太过分,上面的人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种事情,那怕沈飞去和嬴政说都没有用,唯一有用的就是他亲自出现在韩国,靠着他国师的地位来压人。
“开始了。”
随着战争号角的吹响,秦军立即展开了攻击,地面部队和空中部队同时出动,空中部队当然不是机关朱雀了,而是机关蝙蝠,这些机关蝙蝠就是压制城墙上的守卫士兵,用来等登墙士兵创造条件的。
就在秦军刚冲到城墙下,和韩国军队短兵相接的时候,随着数声巨响,八个巨大的物体从秦军的营地,飞跃了韩国的数十米的城墙,落入了城墙后方,八架破土三郎全部出动了。
公输家族为了弥补破土三郎的机动力的问题,为破土三郎配置了弹射器,本来这弹射器是没有办法越过数十米高的城墙的,不过谁让秦国这边有沈飞呢,得到他的支持,弹射器得到了极大的改进。
以破土三郎的威力,八架同时落入敌营中,造成的效果可想而知,在八架破土三郎被弹射入城墙内之后,一边的天空飘过来四个热气球,在这四个热气球下吊着四架机关白虎。
在如此的阵容的攻击下,韩国军队连一刻钟都没有坚持到,边关就被破了,拿下了边关之后,内史腾立即下令大军继续前进,准备再接再厉拿下第二道关卡。
一路上秦军是势如破竹,后面的关卡,韩国军团,更是只是象征性的抵抗一下,就投降了,直到拿下韩国最后一道关卡,直逼韩国的国都新郑的时候,一共才用了七天的时间。
“废物,你们都是一群废物。”前线被秦军势如破竹的拿下,韩国国都新郑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韩国王宫内,面对大发雷霆的韩王,下面的大臣全部都如同鹌鹑一样,缩着脑袋,不敢开口说话。
秦军的强大实在是太出人预料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人想当出头鸟,就连丞相张开地此时也是一言不发。
一开始韩国对于秦国的入侵,还是持乐观态度的,毕竟赵国,魏国,还有楚国都答应出兵帮忙解围了,结果现在援兵的影子还没有看到,对方就已经打到了国都附近了。
“王上,为今之计,只有赞避其锋芒了。”张开地在沉默了良久之后,终于提出了一个建议,那就先离开韩国,前往魏国,韩国的姻亲那里避难,等之后靠着联军夺回韩国的时候,再回来。
“相国言之有理。”韩王在沉默了一番之后,尽管一脸的不甘,还是同意了张开地的建议,毕竟从现在的形势来看,新郑陷落,甚至整个韩国陷落,都是不可避免的了,韩王安可没有给韩国殉葬的想法。
再说他也并不是逃跑,只是赞避而已,历史上不是没有逃出国都,最后杀回来的王。
“韩宇,从今天开始,你就是韩国的太子了,新郑这边的防御,就交给你了。”韩王说着就给韩宇下了一道让其脸色非常黑的王命,这种情况下的太子,根本不是韩宇想要的,不过面对韩王的王命,韩宇那怕在不想,也只能先接下再说了。
“恭喜四公子。”韩宇刚离开王宫,其义子韩千乘,就迎了上来。
“何喜之有,回去准备一下,事有不顺,立即离开。”韩王安都不想给韩国陪葬,更不要说韩宇这个四公子了。
事实上整个韩国上层贵族,有条件的贵族富豪,能走的基本上都走了,毕竟都不是傻子,现在留下来的那些人,都是没有办法离开的。
“作为这个国家的王,竟然在国家生死存亡的关头,直接逃走,真是可笑啊。”紫兰轩内,流沙的成员卫庄,张良,红莲公主,白凤,弄玉等人正聚集在这里。
韩王要走,这个情报可以瞒过地底层的百姓,但是对于流沙的成员来说,根本不是秘密,无论是红莲公主,还是张良都是可以直接接触到最上层的。
“如果九公子还在的话,情况或许会不一样吧。”弄玉的话语,让在场的人都沉默了,尤其是卫庄的脸色变的十分的难看。
“现在不是说这个时候,卫庄兄,我们现在应该考虑的是接下来该怎么办,这次嬴政是志在必得,韩国已经是无力回天了。”张良说着深深叹了口气,形势一瞬间如此急转直下,对于张良的打击可是非常大的。
“依你之见呢。”卫庄直接开口问道。
“我的看法是现在是应该是离开韩国,保存实力,之后在另寻他法。”张良直接说出了他的想法,“这次秦国展现如此强大的实力其他诸国,想必不会看着秦国各个击破,到那个时候我们就有机会了。”
“我同意了,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做。”卫庄在沉默了良久之后,缓缓点头,同意了张良的意见。
“那紫兰轩这些姐妹怎么办?”弄玉突然开口说道,紫兰轩的基业可以舍弃,但是人可不好处理,紫兰轩内虽然有不少女子是属于流沙的暗谍,但是更多的只是普通人。
“现在可顾不得那么多了。”卫庄可不是什么优柔寡断的人。
“这里好热闹啊。”就在这时,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下一刻卫庄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在放在案几上的鲨齿剑前,瞬间鲨齿剑出现在其右手上,剑尖指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窗户。
此时在窗户外边,一个黑色的熟悉身影正静静的站在那里,正是墨鸦。
“你胆子不小,一个人竟然出现在这里。”看到是墨鸦,卫庄的眼神瞬间就变的锋芒毕露。
“一个人,你真的这么认为吗?”墨鸦露出了一丝神秘的笑容看着卫庄。
“你来这里做什么?”白凤突然开口问道。
“你忘了我现在是做什么的吗,这里马上就要成为秦国的领土了,我来这里,只是提前考察一下,后续的工作该如何做。”=
=
=
==
等下替换。
=
=
=政的点头是不可能的,要知道韩非可是重犯,那怕是阴阳家也不敢越过嬴政直接去杀人的。
现在沈飞必须处理好韩非的事情,不然一旦让嬴政出手,韩非必死无疑,如果是原著里的韩非,嬴政或许还会再给他一次机会,但是现在因为沈飞的出现,嬴政对韩非已经没有之前那么看重了。
深夜,咸阳城外,月光下的路边凉亭中,三人正静静的坐在里面,这三人正是沈飞,盖聂,以及墨鸦。
“终于来了啊。”沈飞在喝了一口茶水之后,抬头看了一下上空,轻声开口说道,随着他的话落,盖聂和墨鸦的目光立即看向上空,在月光之下,空中好像有着一只大鸟在展翅飞翔着。
“盖聂先生,麻烦了。”
这大鸟当然不是真正的大鸟了,而是墨家的机关朱雀,嬴政要出兵韩国,这么大的事情,根本不可能瞒过六国在咸阳的间谍的,毕竟是数十万大军的调动。
山东六国当然不会坐以待毙,除了齐国稳如泰山之外,其他五国,都分别有所行动了,其中赵国,魏国,楚国这三国已经开始调兵遣将了,燕国那边虽然没有动用军队,不过很明显,墨家的燕丹不会只在一边看着。
从机关朱雀的出现,就可以猜到燕丹在这里面起到的作用了。
嗡。
在沈飞的话落之后,盖聂立即飞掠到凉亭的宝顶上,右手长剑竖起,强大的真气让周围的空气,已经宝顶上的瓦片都开始不停的震动起来。
咻。
在其真气聚集到顶端的瞬间,盖聂立即纵身跃起,在半空中其右手中的长剑脱手而出,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直接射向空中的机关朱雀,百步飞剑。
轰。
盖聂的百步飞剑,一剑直接贯穿了上空的机关朱雀,偌大的机关朱雀,在这一剑之下,直接解体,在这瞬间,四道身影从机关朱雀上跃出,向着下方坠落下来。
其中一人白衣飘飘,在夜空的月光下尤为显眼,正是加入流沙的白凤,另外三人分别是流沙卫庄,韩非,以及一个普通的墨家弟子,机关朱雀的驾驶员,此时此人真被白凤提在手上。
“九公子,你这样做,可是让我很为难啊。”看着落地的韩非等人,沈飞立即从凉亭里走了出来,墨鸦紧随其身后。
“果然是没有瞒过去啊。”韩非在看到沈飞三人之后,轻轻叹了口气。
“你的计划很不错,换成其他人还真有可能被你瞒过,不过很可惜你面对的是我。“韩非的计划很简单,就是李代桃僵之计,此时在咸阳城内部还有一个韩非,当然那是假韩非,是紫女假扮的,在易容术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