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4du6火熱玄幻小說 劍頌 txt-第六百四十二章 世間七竅讀書-hva68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壶子的声音消退,随后他伸出手来,落下一壶。
“天地风雨,山川日月尽在此一壶之中!”
“你们这些人间自以为是的虫蠹,不是觉得天上之仙,把自己化为石头,是我等为了达成大道所变化的吗?”
“可你们忘记了,离坚白本身就是一块石头的辩论,白石烂而青史推移,大道面前不需要太多的石头。”
“碍眼的很!”
壶子开口,指着那尊天壶道:“此壶中万物尽有,你们不是想要看世间的至道,又瞻前顾后的吗?”
“那就来看吧!给你们看一看!人间愚蠢的虫子们!”
话语落,天壶转动,这片世间一切万物都开始流转,山岳仿佛化为流水,天空日月也开始拉伸,万物众生都变得抽象起来,那正是天地之间最古老最原始的运动!
万相本来,皆是一元!
而只有世间最强的一批仙圣才能见到其中的真正一切!
高大的离坚白矗立眼中,所有人蒙见到的东西都不相同!
顺物自然而无容私焉!
每个人所看到的都是自己最希冀看到的东西!
君王后躲在齐国的深处,她的目光渐渐明亮,所看到的是自己的孩子成为齐王,齐王建将国家治理的井井有条,齐国国力蒸蒸日上,而没有其他的国家敢来攻伐,一时之间连秦国也避而远之。
壶子看到她的梦想,冷笑一声。
“通了二窍。”
盗跖看到了颜回,正坐在他的身前,向他讲述仁义的道理,盗跖再看过去,颜回变成了孔丘,仲尼不再是老朽衰弱的模样,而变成了年轻时候的九尺大汉,口中谈着礼法,要和盗跖坐而论道。
盗跖冷笑一声,充耳不闻,随后自己入定,不再接受外界任何的影响。
壶子看到他的梦幻,哼了一声:
“盗贼终究如此,闻四窍而惊惧,于是避世而走小道。”
楚韩交错之地,夫差的眼前看到了他父亲,但是很快他父亲就变成了勾践,夫差再看,勾践又变成范蠡,又变成西施,又变成伍子胥,又变成越女。
然后这些人都出现了,向他阐述自己毕生所得到的道理。
他们说自己是假的。
但他们的声音却是真切无误而存在的。
夫差听着他们的声音,无数的道理注入他的心神之中,随后,夫差抬起鱼叉,那扭曲抽象的鱼叉,将河水里一只大鱼杀死了。
壶子看到这一幕,点了点头。
“也是通了四窍。”
蜀国,秦失看到老聃,却不是活人,而是老聃的尸体,此时老聃站起来,腐朽而没有生机:
“人来到世上,是他应当来,死了也是合乎自然的发展,顺应天性和自然的。”
腐朽的老聃说完这些话后,他的面容变成了秦失。
秦失突然跳起来,一拳把老聃的尸体打的飞出去,随后大步跟上,使劲的践踏老聃的尸体。
但他一边捶打践踏,脸色却淡漠的很,打完之后,秦失再看,老聃的脸变回了老聃,但是嘴巴却张开,正在痛骂秦失。
于是秦失抓了一把泥巴塞到老聃的嘴里,老聃不说话了,变成了一坨泥土。
“世上万物与不是陂陀的泥土,老聃是不会因为外物而被影响而出现喜怒哀乐的,他的一切情感都从内心发出,是自发的主观行为。”
秦失骂了一句。
壶子呵呵的笑起来:“很好,不愧是道尊故人,通了第五窍。”
壶子又转头,雁门附近还有一个仙人,但是这个人却和世间一切斗格格不入。
他不见道,躲避起来了。
壶子皱了皱眉,感觉的不真切,于是他开始算,当看到一个吕字的时候,就不再算了。
“通了七窍又不想死去而见道的人,诶,祖师何必这样躲藏呢?活着不能光明正大,又有什么意义?”
“他们是虫蠹,但至少能在天空下振翅,而您却活成了蚯蚓,太过无奈了些。”
壶子的眉心裂开,出现一滴血,但是转瞬又恢复原状。
那滴血是算天的代价。
是找到“逍遥游”的代价。
祭天金人则是无动于衷,他是一窍不通者,也是永恒无知者,但这本就该如此,他已万物尽知,在壶子看来,是不通七窍而证死境者。
而其余的,壶子看到轩辕十四,看到北落师门,他们都一窍不通,不免有些失望。
但是庚桑楚通了一窍,让壶子注意到了他。
不过他们都不是世间最顶尖的一批仙人,所见所得自然有其局限性,壶子还看到那些神灵,那些圣人,那些地君至尊,他们眼中所见到的,关于道的“显化”,在离坚白前有所后悔的一些东西,全都显化出来了。
而只有一个地方出现了空白。
壶子看过去,在徐无鬼附近,徐无鬼所看到的是一片熊熊火焰,还有一个南华真君的画影,在壶子眼中他距离通达一窍已经不远。
不过在这些影子之后,还出现了一个更大的影子。
“咦……是他?”
影子没有其他的称呼,就是叫做影子,这个影子不是任何人的倒影,在庄子的故事中,有一个活着的影子,曾经问道于他自己的影子。
徐无鬼成为了那个影子的倒影,试图问道。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程知远”站在徐无鬼眼中。
但是让壶子在意的,是和徐无鬼战斗又分开,此时已经流血负伤的龙素。
这个姑娘的眼中,万物都是正常的!
“不见道者!”
青史在她的眼中不曾扭曲,万象也依旧有一番模样!
壶子顿时对她大感兴趣,不是仙人,那就是走的圣人之路?
不过这时候,壶子被另外的波动所吸引,他侧头看过去,大吃一惊!
太乙通了七窍,但是显示的却不是死相,他的目光如同火炬,化为日月,升上高天,此时死死盯着壶子!
不过,更让壶子震动的,是程知远!
“你做了什么?天下万物,这些杂乱无章的抽象画,就是所谓大道?”
壶子看向程知远。
程知远通了两窍?
他再看,便是四窍,又看,七窍俱通,于是大惊再观!
只见是一窍皆无!
“天门不收你,但你见证离坚白,为何七窍不显!幻化无形!大祭酒,究竟……”
他再看过去,程知远已不再是人,那就是一个“人偶”,有七窍之形,无七窍之实,故而幻化有无!
“七窍之后,生死无变于己!无相之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