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hv5扣人心弦的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第五百六十章 前景相伴-6nsm4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找上门的,还有那种很夸张的家伙,要是放地球,绝对是金牌业务员等级的人才。什么三年买房,十年盖塔的广告台词都说出来了,让人猛一听直觉怎么可能有这种好事情。
仔细了解之后,这才发现还真的有可能。只要每天上个十节八节课,每节两个小时,一天上课不超过二十四小时,一周上课不超过七天,一年上课不超过三百六十五天,如此做个十年八年全年无休的,盖塔还真不是问题。
盖纳骨塔……
听了这话的某人可是吓呆了,他可从没想过学院也能办成黑心企业的。
不过不论是谁来访,林都是语带保留,客客气气地回应每一位。像这种待价而沽的时候,当然没必要急着把自己贱卖出去。再说自己的条件都还没想好呢,仓促下决定,不见得会是好事情。
其次,也接受了巴尔塔的老师,那位卡班拜大魔法师的邀请。都还没见上那位一面,这边就做下决定了,那也太不给人面子了。
虽然才来到圣城没几天,但是这里的气氛让某人很是熟悉。埃斯塔力和其他魔法师协会的区分会不同,甚至和迷地其他地方都不一样。在别的地方,讲究的是手上的功夫。一言不合,溅血三尺乃是常态。要能够一路打过来,才能打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但是在埃斯塔力,这里讲究的是学术地位。当然在迷地,知识是和实力挂勾的,博学的人势必也是强者。不过当两个魔法师在外人的评价中不分上下时,在这里不是比谁屠了几条龙,谁灭了一个国,而是比谁掌握了更多独门的学问,在某个领域的理解比他人更深。
无论如何,不战斗是件好事情。虽然穿越之后,被逼着打打杀杀的,这并不代表自己就必须要习惯,甚至喜欢这样的生活。所谓君子动口,小人动手,像自己这样的聪明人就该表面动口,暗里动手。一见面就喊打喊杀的,就像把愣头青三个字写在脸上,太掉价了。
“所以说,为什么我也要跟着去?”芬很不耐烦地问道。而她所指的,是后天与大魔法师卡班拜的晚餐会。
那张邀请函上,可是大费周章地用烫金的墨汁,搭配艺术字体,写上了受邀请者的名字:盖布拉许崔普伍德,和芬妮提卡尔。
至于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矮人皇族,根本不在法爷们的眼中,所以杰梅因等几个银须矮人被无视了。他们也不在乎就是了,正想办法鼓捣着原油与引擎的问题,再者还要想办法赚研究资金。某人虽然同意支持,但却不是毫无上限的。
虽然送来邀请函的巴尔塔说,跟着去的客人有多少个都没关系。但毕竟不属于公开的宴会,而是私人性质的晚餐会,所以林没有打算带上没在邀请函中列名的人。
因为就算带去了,估计也是被当成下人或随从看待,在厨房或其他什么地方,随便吃点东西了事吧。迷地在讲规矩、讲排场的时候,还是会有很多不近人情的做法。
而诘问着某人的巫妖,虽然没有明讲,但对于教学什么的却是兴趣缺缺。虽然把她供着养着不算什么,但这样可不是好事情,所以林劝说道:“不要这么抗拒咩。圣城是个讲究江湖地位,啊,不,是学术地位的地方。妳有本事,不展露出来,而是保持着神秘,虽然可以让人对妳感到忌惮。但这份恐惧累积久了,最终还是会用谁也不希望看到的方式爆发出来。”
“所以说,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妳也去学院露个面,教点学问的话,既能表现出妳的善意,也有助于别人理解妳。这样对妳来说,绝对是好事情。妳也不希望再看到哪个旮旯角跑出个勇者来,说要讨伐妳吧。人与人的敌对,除了利益冲突之外,另外一大原因是误解。而妳主动融入这个社会中,消除这分误解,就代表着选择与妳敌对的人就少了,何乐而不为呢。”
“为什么要这么麻烦,你难道不嫌累吗?你不是不喜欢做这种事的人。”
“我是宅,但是宅可不代表跟社会脱节呀。还是要想办法赚生活费跟娱乐费,社会上我是个小职员没错,但谁也不能阻止我在二次元当课长。为了获取必要的资金,又不想要卖屁股的话,就难免要跟那些公司老板打交道,虚情假意一番。这是没一个好爹跟好娘,要不然我也想把宅男进阶成为更高级的职业──家里蹲。既然没有金主,又当不成小白脸,想过上梦幻的家里蹲生活,也只能靠自己在当下努力了。不是嘛。”
“家里蹲……”一个莫名其妙,没有听过的名词,芬想了好一会儿才会意过来,说:“你是指魔法塔吗?也是啦,能住在塔里面的话,直接叫人上供就好。”
“嗯,虽然意思不太一样,但也差不多啦。”
“只是你一直想住在魔法塔里,怎么当初那么轻易就同意离开大贤者之塔呢。”与其说是询问,不如说芬是在抱怨。
“我不是告诉过妳很多次了嘛,我当时是真的被深渊之门给吓到了。没有打过,甚至连遇过都没有的东西,我无从得知大贤者之塔应不应付的了。要是不成,当时我拒绝魔法师协会要求的结果,肯定是无法得到任何帮助,最终就只能在塔中跟恶魔陪葬。要是当时我就知道大贤者之塔足够威,哪会离开呀。”
“你……算了,懒得跟你说。先讲好,我可不教P语言。”
“咦,我也是一样的想法。”对某人来说,程序语言只要入了门,接着下来与其继续学习,不如丢一个课题下来,再想办法完成,如此学得还比较多。教程序语言,绝对是这世界上最无聊的事情之一。
而对某人的认同,芬一点感觉也没有,继续问道:“那你认为我还能教什么?”
“教什么都好,能从妳口中说出来的,现在的魔法师一定会很感兴趣吧。”
“教什么都可以吗?包括从你那边学来的?这些可都是新东西,不是我那个时代的知识。”
“这有什么不好的吗,总归是别人不知道。再说妳讲得也有点严重了,除了物理跟数学,我有教妳什么?大部分都是起了个头,剩下的都是妳自己的研究成果,怎么算是从我这边来的呢。妳研究出来的那些东西,可是连我都摸不着头绪的呀。况且妳那些最新的成就,也不是什么没有基础知识的人,能够懂得吧。”
“多打开一扇窗,少走一点弯路,你对我的启发可远比你所想象的还要多。”
“意思就是我暂时还有利用价值啰。不错,不错。”
“听到你这样的回答,莫名得让人觉得火大呀。”芬嘟起嘴,皱起眉,凝视着某人,看着林好不尴尬。突然脸一松,巫妖又说道:“不过会让你觉得教出去也无所谓的,大概是因为你觉得这些知识没有杀伤力,所以没有隐瞒的必要吧。”
“什么,什么?妳说的是什么意思?”某人装傻充愣问道。
“那我问你,你曾在不经意间提起过的‘核反应’,是什么意思?当时虽然追问了,但被你躲掉了,只说之后讲。这都之后多久了。”
某人眼神开始飘。
看着坐在正对面的男人开始顾左右而言他,芬无奈地摇摇头说:“算了,你不想讲的话,就当作没有这回事吧。反正我也拿你没办法。”
不知为何,莫名有着罪恶感的林,说道:“抱歉,我只是认为有些知识不适合在迷地流传,所以才不想说的。更何况那些知识我也是一知半解,真要使用,都只能从头开始。”
“真是傲慢的发言呀。”翘起脚,撑着那姣好削尖的下巴,芬如此评价着。
“傲慢?”
“我认为可以,我认为不行,谁有资格,谁没资格,有什么是比这个更傲慢的发言吗?你什么时候伟大到可以替别人决定什么事情了。”
被如此批判,林起先是被震惊了一把。之后越想越不对劲,说道:“妳怎么看起来很像是恶质老板,因为旗下科学家不小心研究出具有杀伤力的新科技后,就想要把东西夺过来,做为武器商品大赚一笔。被科学家批判,却反过来数落了人家一顿,一辈子光棍到头,啊,不对,是不会成功的那种感觉。”
尽管某只巫妖不理解这好莱坞与美剧的经典套路,但她还是从某人的口中听出了一点事情,问道:“你说的那个,是那么糟糕的东西?”
“其实所有科技、魔法都一样,都有好的一面,但也有坏的一面。只是哪边占得比较多,这样的问题而已。我不想讲的那些,误用的话,都很容易造成大量伤亡,以及不可逆转的后果。我相信不管是哪一项,都是现在的妳不会想要看到的。”
“大量,多大量?数千?数万?”芬正在思考着,她最大威力的魔法,一发的极限。
只见面对面的男人,神色凝重,不发一语。只用手指,指了指外头后,又不断地划着大圈。
芬讶异地睁大了眼睛,说:“整座城?这座城?”城有大有小,圣城埃斯塔力的规模在迷地绝对是占据前十的大城市。范围广、人口多,巫妖认真想着,假如是自己要毁灭这样的城市,要用什么方法来达成。但考虑到这个男人所研究的攻击魔法特性,她简单问道:“多久时间?”
“一瞬间。”
“你说你的家乡没有神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