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x0ze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穿越從武當開始-第六十一章.妖魔亂世看書-rldjy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虎妖迅速一个翻身跃起,跳离了原地,目光机警的瞬间扫视了一圈场中,登时便发现了正在一旁静静看着它的陆植。
道士?!
它猛地目光一凝,这一次它们被派出来,驱赶兽群进犯永丰县之时,它们的妖王曾特意与它们知会过,此行定会有修行之人前来为难,让它们自己警醒小心一些。
而眼前这个道人,应该便是大王口中之人了,只是他怎么来得这般快?这才不过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居然便已经赶过来了。
虎妖无意识的摆动着那钢鞭一般的尾巴,一边微微俯下身子,做出捕猎的姿态,一边仔细的打量了陆植几眼。
“你这道人,是从哪冒出来的?竟敢搅扰老爷我睡觉,莫不是活腻了?”虎妖口吐人言道。
陆植瞥了其一眼,也不与它多费什么唇舌,直接问道:“是谁派你们来这永丰县为祸的?除你之外,还有多少妖物与你一同来了这永丰县?”
虎妖不答,只是慢慢的围着陆植转起了圈来,显然它并没有什么与陆植交谈的心思。
也或许是因为心中那莫名的不安感,让它十分的谨慎,只想要尽快的解决掉陆植这个让它感到威胁不安的对象。
陆植看了一眼那虎妖,也不再多言什么,只是神色漠然的盯着它,那森寒的目光不禁让它心中越发的焦躁不安,竟突然有种莫名的惊慌恐惧感。
“吼!”只听它张口一声虎啸,仿佛像是要将内心中的恐惧也一同震散一般。
下意识的,它猛地一扑,一跃,带起一阵狂风,凶猛的朝着陆植扑了过去。
这是它的拿手好戏,一声虎啸震慑猎物,然后一跃将猎物扑倒,再一口咬断它们的喉咙!
它纵横山林近百年间,都是这般,百试不爽,这一套捕猎的本能都已经铭刻进了它的骨子里,以至于下意识的便直接朝陆植扑了上去。
但就在它扑至陆植身前之时,陆植瞬间消失在了它的视线中。
一只修长的手掌出现在了它的眼角余光中,还未等它作何反应,便忽然感觉一股无可抵挡的巨力骤然从它头顶按下。
砰!
一声闷响,那青石板打磨铺就而成的晒谷场地面顿时崩裂开来,塌陷出一个巨大的深坑,那虎妖大半个脑袋都深深的嵌进了地面之中,口鼻溢血,俨然已经不活了!
陆植抬手收回手臂,一道妖魂被他直接从那虎妖的身体之中拉扯了出来!
既然这虎妖不愿意回答他的话,那他便干脆自己来看吧。
十几息后,从那虎妖的妖魂中搜索到需要的情报信息后,陆植直接在掌心中催发出一道雷光,将之彻底湮灭,魂飞魄散!
解决掉虎妖,陆植这才转头看向了那些村民们,出声道:“诸位乡亲,这永丰县中的兽潮,很快便会散去,各位便请先回家吧。”
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出声简单的宽慰了众人几句,嘱咐他们尽快回到家中等待,然后便转身收了那虎妖的尸体,再次化作一道金光飞上了高空之中。
如今这永丰县中的形势也不由他继续耽搁下去了,他必须尽快解决掉县中的祸患。
‘呼风,唤雨!’
呼啸的狂风卷带着浓厚的乌云朝着这永丰县的高空汇聚而来,炽烈的雷光在云层中攒动,很快,天空中便飘落而下了一场寒雨。
那众多在永丰县中流窜的野兽,在这一刻都本能的抬头看向了天空,目露惊恐,焦躁不安。
源自野兽的本能,让它们对于危险的预知远比人类要强大的多,它们能很清楚的感知到,这场突如其来的疾风骤雨之中,夹杂着浓浓的危机。
若是不即可退去的话,等待它们的,就是灭顶之灾!
一只正在积雪覆盖的农田中嚼弄着雪下小麦的野猪突然间身形一滞,一滴冰冷的雨滴滴落在了它的脊背之上。
那股深彻透骨的寒意,让它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一股深植于血脉深处的强烈恐惧感顿时袭上心头。
在本能的驱使之下,它猛地掉头朝着后方的秦岭山脉中狂奔而去,连那清甜可口的麦苗都瞬间没了任何吸引力。
越来越多的野兽感觉到了这场寒雨中透露出来的肃杀意味,纷纷转身朝着秦岭山脉返回而去,丝毫不敢有半分的停留。
但也有一些野兽却是不愿就此离去,一群焦躁不安的野狼最终还是在它们头狼的命令之下留了下来,然后转身跑进了一座小村之中,欲要猎杀村中的村民百姓,然后躲进民居之中避雨。
可还未等它们行动,便感觉那那寒雨之中的森森寒意顿时转化成了彻骨的煞气,就连它们那厚实的皮毛也无法阻挡,还在奔跑之中,便猛地四肢一僵,摔砸在地,彻底被冻死在了村门之外。
就连那只已经隐隐有了几分成精之意的头狼,也同样没能多逃出几步,一只脚才刚踏进村门之中,彻骨的寒意便已经冻僵了它的身体,意识一个模糊便一头栽进了那雪地与烂泥混合的泥泞水洼之中。
轰隆隆!
一道炸雷猛地从那天穹之上劈落,炽烈刺眼的雷光瞬间映照得天地白茫茫一片。
一头顶着一颗硕大牛头的人形妖魔顿时便被那炽烈的雷光所吞没,待雷光散尽之时,原地已经只剩下了一堆看不清形体了的漆黑焦炭碎末。
一只正在雨幕之中奔袭向数名逃命村民的白色猞猁才刚跃向半空,那半空之上的雨滴便骤然一凝,化作了一道流动的水刃,一下子抹过它的脖颈,鲜艳的血花顿时在雨幕之中绽放..
陆植站立在高空之上,神色肃然的注视着下方的永丰县,神识已然扩散而出,将这数百里方圆尽数容纳进了感知之中。
在施法驱逐兽潮的期间,一只只伤人野兽以及害人妖物也被他找寻而出,锁定,斩杀,一道道刺眼的雷光从天穹斩落而下,如同天罚!刺骨的寒雨以及凛冽的水刃化作杀生之刃,剿灭妖邪!
不过短短半个时辰的光景,这永丰县中的兽潮之祸便已经消弭了大半。
直到那些涌进永丰县中的兽潮都已经逃散了差不多了之后,陆植这才解开了术法,重新召回阳光,投下那一片狼藉的大地。
他转头,朝那千里之外的长白山方向远眺了一眼,目光中满是森冷之色。
这一场兽潮,便是那长白山中的虎王策划引动而出的。
但陆植此刻却是没有余力去找那孽畜清算,毕竟龙脉重续在即,他们此刻也的确是分身乏术。
那些异类妖魔们指不定就是抱着调虎离山的心思,想将他们引走,然后趁机破坏。
毕竟他们重新梳理接续出来的地气灵脉,如今还十分的脆弱,需要陆植等人照看守护,以秘法稳住地气不散,待龙脉重新连通流动之后,才能算是功成。
所以,就先暂且再让那孽畜逍遥几日吧,待到此间事了,一切尘埃落定之后,陆植必亲自到那长白山之中,将那虎王抽筋剥皮!
永丰县这边的兽潮之祸,总算是解决了,但那些妖魔异类的动作却是并没有就此停下来,反而有种越演越烈的驱使。
十天之后,那明明已经冬季回落了的黄河,突然有数处堤坝决堤,待到陆植等人前去查看之后,才发现,是有妖邪异类刻意蛀空了那黄河两岸的堤坝,欲引黄河之水,淹没两岸流域,引天下大乱!
几乎是同时,长平,赤壁等数处古战场,也突然在深夜之中,被阵阵浓重的阴气所笼罩,引起浓雾之中,似有千军万马在呼啸怒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