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ca4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大道紀》-第708章 來,則天地皆動!分享-0ce8t

大道紀
小說推薦大道紀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人非自救,方有天助,没有人必须救你,也没有谁一定是谁的‘救世主’。
这个道理,安奇生前世已经明白。
若他能在,自可荡平一切,可他终究无法永恒的留在这方世界。
“罢了。”
眼见安奇生闭目,瀛三也不多言,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不知道我这把老骨头,能不能将您要等的人引出来……”
言罢,他转身离去,下了通天塔。
他难懂安奇生此时的心境,想法,可让他就这么看着,他也是做不到的。
“老爷,外面那人好是嚣张,让俺杀将前去,将他们杀个干干净净!”
碧水涌动,朱大海自其中走出,这一片湖水,却是安奇生以大神通凝聚而成的灵湖。
是洗涤他血脉之用。
这满湖灵鱼,正是他血脉气息沾染之后所化,味道可说鲜美至极。
“游历红尘多的不曾学会,倒是学会了不少戏文。”
安奇生也不抬眼,淡淡的回了一句:
“想去,那就去。”
“啊?”
朱大海本以为老爷会拒绝,听到这个回答顿时喜出望外,一抖袖子,出了通天塔。
走到一半,突然想起来什么。
一伸手,本就魁梧的身躯又自膨胀起来,大手遮天也似,自黯淡的虚空之中抓出一道漆黑如墨的粗大锁链。
只是一拉,虚空之中就响起一声惊怒交加的龙吟:“傻大个,你要干什么?!”
“陪我出去打架!”
朱大海体魄雄壮至极,力量强绝,哪怕敖广怒吼连连,还是被硬生生的脱着向着通天塔外走去。
他心中气怒交加,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
轰!
血海滔滔,越发澎湃!
血海冥河大阵一经布下,绝地天通,隔绝内外,阵中如同再造天地。
其中一切都将被血气所侵蚀,继而成为血海的一部分,包括法宝,包括灵机。
是以才,初时不显,但越是交手,越是出手的高手多,这血海就变得越发的恐怖起来。
直至血海遮天,彻底充塞了这片大阵。
狂暴的血色之下,山川皆黯,唯有大始山外的阵法光芒不退,传承数以百万年的皇级阵法,在散发最后的余光。
血海越发恐怖,直看的大始山中诸多弟子面色苍白。
包括齐仓在内的十数封侯强者,全都陷入了苦战。
足足十数个封侯强者,竟被那烛空一人包围,且死死压制,险象环生。
“这血海不干,我等就杀他不死!”
有高手咳血倒退,面色苍白。
不死不灭的恐怖是寻常人难以想象到的,杀之不死,自然肆无忌惮。
烛空于血海之中一次次爆碎,可每一次爆碎,都迸发出恐怖至极的神通波澜,在血海的加持之下。
任何人,哪怕是手持封王灵宝的那两个大始山太上长老,都要色变后退,根本无法抵御。
“元阳大帝为何不出手?”
齐仓心中泛起一个疑惑的念头,就听一道冷酷森寒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到得此时还敢分神?!”
他猛然一惊,不及退避,就被打的横飞出去,神光缭绕间在血海之中拍击出大片浪花。
“血海之威,真是无法想象。”
一击震退十数封侯,烛空神色也有着变化,感叹不已。
他与邪祗不过是除此接触这大阵,根本不会掌控,操纵,但哪怕是微不足道的一点调动。
却也将这些天资不凡,修为颇高的高手们打的疲于奔命。
若是彻底掌控这方大阵,一念动,就能将数十万里山川生灵尽数化为脓血吧?
事实上,他曾见过那位血泉大人出手,一道血光破空,遥隔星海就将一颗生灵千亿的生命星辰化作炼狱血海。
全然无视了那颗生命星辰之上的任何阵法,灵宝,强者。
血海之强,不在于其威能,而在于其全部被克制,且能够腐蚀万物化为己用。
血海潮汐吞噬一切神通灵机。
任由几人灵宝神通强绝,根本无法伤到他的根本,唯一忌惮的,就是那股神风。
否则,早已将几人一网打尽了。
“不妙……”
一众人各自退散,皆是脸色铁青,气息涣散,受创非小。
不止是齐仓,其他人也都察觉了不对。
莫说这十数万里,便是千万,亿万万里,信也该送到了吧?
元阳王呢?
“到此为止了!”
烛空前踏一步,血海滔滔,凶戾狂暴:“为了感谢你们陪我熟悉阵法,我会将你们的元神化为血神,永存……嗯?!”
话说一半,戛然而止。
烛空心中突生警兆,猛然抬头,就见长空尽头,一道神光洞穿大始山的护山大阵,划破虚空血海。
呼啸而来。
在其身后,是血海与神光剧烈碰撞而掀起的恐怖碰撞。
“急不可耐了吗?”
烛空先是一惊,随即狰狞一笑,双臂张开,血浪自身后冲天而起,席卷无尽鬼神哭嚎之声,化作一只遮天血手。
重重的拍向来人。
“那是,瀛三爷?!”
齐仓等人也是一惊,却是看出那神光之中的人是谁。
须发皆白,面容苍老,不是瀛三又是谁?
“出手!”
齐仓震空长啸,压榨体内洞天血气,胸膛几度起伏,再度发出一道‘三味神风’来。
其余人也纷纷出手。
他们不知道为何瀛三还能活到如今,也不知道为何来的会是他,而不是元阳王。
但他们此时也别无选择,只能够出手!
轰隆!
道道神通交织,却不显神光,一切光芒内敛,如同割裂虚空的神剑,洞穿血海波涛。
在瀛三踏步出掌的同时,斩向了烛空!
而此时,伴随着一道龙吟,朱大海也踏出大始山,他身上诸封侯灵宝闪烁豪光,却不动用。
直接捏住敖广的龙威,在后者暴怒癫狂的咆哮声中,作鞭状,重重向着血海抽打而去!
…….
众人橫击烛空,血海沸腾,处处皆有着炸裂。
元独秀踩踏星海,身披诸宝,橫击于血海之中,巨大的压力之下,他心神通明,无有任何杂念。
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运起‘大日万龙拳’,在血海的重压之下橫击邪祗。
轰!
又是一次碰撞,邪祗爆碎在血海之中。
但下一瞬,在其身前千里,又有血雾喷薄化作邪祗身躯,一步踏出,掀起滔天血气,再度轰击而来。
砰!
元独秀身形一震,终于后退,这一刻,哪怕是他,心中也升起凝重之意。
他得大日金宫所有传承,身披四件与自己无比契合的封王灵宝,竟都无法彻底击杀那于阵法加持之下的邪祗。
在这血海之中,此人犹如不死!
他周身金光已被逼至不足千里,于这数十万里血海大阵之中简直就是萤火。
大日圣体至阳至刚,破一切阴邪诡诈,可在这血气之中,却在以让他都难以想象的速度流失着。
若非是封王灵宝庇护,又凝聚着洞天,灵机有着一定程度上的自给自足,他只怕已经被吸成人干了。
“这血海大阵的布阵者,手段太过高明了……”
透过元独秀的手臂看着这一战的始末的穆龙城也不由的有些惊叹。
自元独秀进入血海大阵之时,他就已然在推演此方大阵的破绽之所在,可惜,他能够看出这方阵法的不完整。
但那布阵之人太过高明,不完整的残缺破绽之中,隐藏着更为凶戾的手段。
“老师可瞧出此阵的破绽?”
元独秀心念一动,沟通穆龙城。
“虽有破绽,可要破此阵,唯有以阵破阵,亦或者以力破阵。”穆龙城言简意赅:“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以力破阵,以力破阵……”
元独秀心头呢喃了两句,不知想到了什么,沉下心来:“烦劳老师为我指出破绽,我要再做尝试。”
“你要尝试‘元气炮’吗?”
穆龙城的声音没有波动,似根本知晓元独秀的心思:“元气炮尚未推演完成,你此时也根本无力催发,强行为之,不可取。”
千年岁月,他与元独秀的交流远远超过以前,几乎每日里都有着交谈。
所为不是其他,就是这一门‘大日元气炮’。
可惜,尚且残缺,若催动,后果难料。
“你大可不必在外拼杀,只需退回大始山,一切危机必会退去。”穆龙城最后劝了一句。
完整的元气炮还需要元独秀参与,他并不想他此时就死。
“稍后还请老师为我指出破绽。”
元独秀不为所动,心念已定。
穆龙城感受到他的心意,也只能同意。
“大日圣体,不愧是皇极最强几大圣体之一。”
邪祗立于血海波涛之上,神情凶戾且邪异:“可你,还能杀我几次?”
第一次击退元独秀。
邪祗却停下了脚步,于血光缭绕之中环顾四周,神情有着难言的迷醉,阵法的加持之下,他感觉自己无所不能。
“至尊且不能不死不灭,遑论是你?”
元独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拳开合,再度演化‘大日万龙拳’起手式。
这一次,他却没有打向邪祗。
而是在无尽血色的拉扯缭绕之中腾空如龙,对空出拳,欲要破阵!
“要破阵?”
邪祗先是一惊,随即冷笑出声,甚至不做阻拦,眼睁睁看着元独秀腾空而去。
以血泉大人的神通威能,用了近千年的岁月方才铸成的大阵。
想破阵?
元阳都不能!
咔嚓~
似雷声响彻。
轰!
似山岳崩塌,落石滚滚。
剧烈到难以想象的剧烈变化透体而出,初时如山崩雷霆破空,继而,化作一声声好似太古星辰走到尽头之后解体的巨大爆炸!
这一瞬,元独秀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力量在心头涌动。
周身那打磨了一千年,无数个日夜的无穷‘微粒’在此时都彻底复苏过来,好似亿万头神龙在体内抬头。
强绝到超过之前十倍的血气以极度骇人的姿态,迸发而出!
嗡!
无穷光热再现于血海之中,绚烂而神圣,强绝而恐怖。
嗤嗤嗤~
腥臭浓烟滚滚,遍布大阵每一寸虚空,血海都似在此刻被煮成了沸水,甚至有着蒸发!
这变化无比之巨大。
刹那而已,就惊动了在场所有人。
“这是?”
瀛三化光而来,尚未出手,心头却也是一震。
抬头看去。
只见血海上空神光燃烧剧烈,一道让他都感觉有些惊异的意志在神光之中迸发而出。
此时,神光剧烈,元独秀如同化作了一道光!
哪怕此时此地的所有人修为最低也是封侯,但这猛然看去,竟都被这神光刺痛的双眸!
更有甚者,直接被刺的双眼泪流。
“这怎么可能?!”
齐仓双眼刺痛泪流,却仍催动重瞳之光,死死的盯着如日般撞破血海波涛之上的元独秀。
神色恍惚而震怖,似乎发现了自己所不能理解的事情。
轰~~
一道道似从遥远时空之中传出的巨大轰鸣之声响彻血海大阵。
肉眼可见,那四道封侯灵宝好似烈焰之中的蜡烛般融化,没入元独秀的身躯之中,加持其体魄筋骨。
咔咔咔~
元独秀舒展筋骨,发丝狂舞间,一拳轰击而出。
神光冲天!
直好似皇极那一颗普照万万亿星辰大地的‘太阳’于刹那燃烧了亿万年的光和热,化作一道粗如天柱,无法直视的神剑。
自血海污秽之中腾起,划破滚滚血光,在无穷无尽般的鬼神哀嚎,邪异法理的拉扯之下。
迸发而出:
大日元气炮!
……
“嗯?!”
大日元气炮轰击而出的刹那,星海黑殿之中,血泉猛然睁开眼,眸光之中喷出一道骇人至极的血光:
“坏我大事,属实该死!”
一声低喝响彻大殿。
在红发青年禹都震惊的目光之中,血泉邪异修长而强绝的身躯,突然跌落在地,化作一道没有了任何内脏筋骨的人皮!
以他封王之尊,竟然都没有察觉到任何气息,痕迹。
那血泉的气息,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轰!!!
伴随着无尽的鬼哭狼嚎之音,大日元气炮于幽冥血海之中彻底炸开!
霎时间,大阵嗡鸣!
遥隔数千里,邪祗与烛空两人就连同血海一同被蒸发,肉眼可见,十数万里血海都为之沸腾。
继而,蒸发成腥臭恶气,充塞大阵。
惊天波动透过大阵传递在虚空之中,瞬息而已,席卷东洲,一时间无数人为之震动!
砰砰砰!
涟漪扩散,大始山外的阵法几乎都被一波吹灭,包括齐仓在内有伤在身,灵宝损毁的封侯强者全都被波及,横飞出去。
唯有瀛三与挥舞蛟龙的朱大海不为所动。
但恐怖的涟漪消散之后,两人的神色却皆是一变!
如此恐怖的一击,这大阵,竟然完好无损,根本没有丝毫的破碎!
哪怕血海蒸发减低,大阵仍然没破!
咔嚓~
四件封王灵宝自身上脱落,上面竟有裂痕出现。
元独秀一个踉跄,几乎栽下半空,几乎连骨头都打空了,体内的洞天,更是彻底被压榨成废墟。
“这阵,竟还没破?”
元独秀环顾四周,之前淹没群山,不知多么宽大的血海蒸发过半,恶臭难闻,足以让人闻之暴毙。
邪祗与烛空也消失无踪。
可这大阵,却并未破开,这如何能不让他心惊。
要知道,他轰击的可是因为那邪祗提前发动,留下了阵法破绽!
咔嚓~
这时,一道细微至极的声音响起。
大阵破了?!
元独秀心头一震,猛然抬头,只见之前自己轰击的那一处虚空之上,突然裂开一道缝隙。
但下一瞬,他的瞳孔就是一缩。
一道身披红衣的俊美青年,自外而内,踏入阵法之中。
嗡~
几乎是这红衣青年踏入血海的刹那,大阵替换的血色穹顶都为之激荡,震动起来,好似这座大阵都活了过来。
这一瞬,元独秀,瀛三,朱大海,包括大始山内外,乃至于被余波冲击的几乎昏厥的齐仓等人。
也全都心头一寒。
一道恐怖的波动席卷大阵,席卷东洲,更滚滚扩散,横扫无涯,于九州四海,无尽沙漠之中,掀起一道惊世飓风。
轰!
东洲,乃至于九州,人族,妖族,甚至于远在四海的龙,凤诸族,皆有至尊至宝在这气息的冲击之下。
开始复苏!
一时间,天地震动。
诸圣地,诸族,诸多强者,全都腾空而起,或催动灵宝,或施展神通,窥探内外,欲要搜寻出暴动之来源。
……
血海大阵之中,一片死寂,所有人全都被心头一股寒意所逼,口不能言,身心颤栗。
“做的不错,可破阵……”
红衣青年立足穹顶之上,淡淡的看了一眼神情剧变的元独秀:“你也配?”
呼~
他随手一指,长空之中那无尽血海蒸发而消散的血气又自化作滚滚血水垂落而下。
滚滚如波涛,汪洋也似。
血海蒸发化气,气化血水,再度滔滔而落,似不过刹那而已,被大日元气炮所蒸发的无边血海,已然恢复旧观。
甚至于,元独秀压榨洞天潜力的那一记大日元气炮所蕴含的力量灵机,也尽数被这血海所吞,所容纳!
将这血海拔升至更高!
死寂幽冷的大阵之中,红衣青年立于万浪之间,只淡淡看了一眼元独秀,眸光便自落在了大始山之上。
语气缥缈而霸道,如魔如神,威严已极:
“你是自己滚出来,还是让我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