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e0mu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劍卒過河-第394章 祖宗分享-00t8g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外剑真君周炯等弟子们都走了之后,心中也是为难,其实,没有谁比他更盼望剑灵在普通外剑中的普及!
数千年的生命,作为一名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修士来说,经历的更多,经历的更长,就越能体会到身为一名外剑的痛苦和无奈。
人都是有自尊的,修士更是这样,那么,真君的自尊会是怎样?
没人生来就喜欢做配角,做绿叶,摇旗呐喊!而这些,他已经做了数千年!筑基时是内剑筑基的绿叶,金丹时是内剑金丹的绿叶……现在到了真君,还是内剑真君的绿叶!
不是头绿,心都绿透了!
哪怕不是人人都有诞生剑灵的机会,一部分也好!一少部分也好啊!
剑灵对一名外剑来说太重要!有助于帮助他们理解剑的本质,少走弯路,直奔核心,而不需要在筑基金丹时浪费太多的时间在根本无用的技能上!
以他的理解,如果筑基就能诞生剑灵,那么现在外剑的那套体系有一多半都是无用的,不需要学习的,这将为中低阶修士节省出至少数百年时间,在修士踏入修行后最宝贵的初期数百年时间!
筑基金丹的数百年,和真君的数百年可完全不是一个意义!前者就是全部,后者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一部分罢了。
所以,他虽然说的很符合传统,很义正言辞,但私心里还是很想知道这个秘密的,但这种事不能任由手底下那些毛手毛脚的弟子们去做,很容易就留下什么首尾就处理不干净,也会对那个小家伙造成伤害。
他还是想亲自出手,凭借真君的能力,在不打扰这个小家伙的同时,侧面的,隐讳的达到自己的目的。
但在这之前,他还想征询一个好朋友的意见!这个小家伙有点不一般,当初入门时曾被四名真君盘询过,当时的冲霄阁主宫耀也在场,可惜这家伙屁-股上长了疮,坐不住,这一去数十年是音讯皆无,按照他们这种层次修士的习惯,几百年内是不能指望他回来了。
宫耀在一次闲谈时倒是提起过这个小家伙,一带而过,语焉不详,屁放的不完整,所以才让他现在左右为难。不过没关系,他在雷霆殿也是有朋友的,副殿宫城和他志趣相投,交情不浅,也是当时在场的四名真君之一。
没必要掖着藏着,在后辈弟子面前不能露出本来面目,但在同辈真君面前又有什么不可以说的?他是为了宗门,又不是自己的私事,他现在也不愁剑灵!
神识一荡,已飘去了闻广峰,却没找到人,然后又把神识扩到整个穹顶,还是没有发现,这个人,死到哪里去了?没听说他去了宇宙虚空呢?
神识扫不到,就只好发了枚剑符,立刻便有了回信,
“师兄何事,如此匆忙?紫清没有,玉清也不多,若无大事,留言即可……”
周炯就笑骂,“老子就和你借了一次资源,还是在筑基时的旧事,真难为你竟然记了数千年!
我有一事,宫耀师兄临走前语焉不详,我想问问当时的具体情况……”
把内外剑斗的变化简单说了说,也包括自己想探寻小家伙剑灵的真正来处。
宫城就笑,“你探有何用?当时在雷霆殿是精擅这方面的乐风师弟出的手,结果都是一无所获,你那二把刀精神力量又能探出什么?不过那小家伙入门倒不是和我们有关系,而是……”
周炯是越听越奇,这小家伙竟然还有这样神奇的能力?才一入门,在捕获剑丸时就能让剑丸自动规避?当真是不可思议!雷霆殿这封口能力也是了得,他竟然没听过有关此事的一点风声!
不过从这一点上来看,那小家伙说的很可能就是实话,他能诞生剑灵,不是通过某种功术,而是本身就具备的冥冥中的神秘能力!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这样的个体能力,不是能学习传授的,属于天赐,所以也就熄了在外剑推广的念头,不过这小家伙倒是越来越让他感兴趣了!
宫城偶闻他旧事重提,也有些好奇,说实话,当时在择剑丸时的这一幕确实诡异,时间长了,他也有些淡忘,但现在么……
“师兄,你个阴神去试探肯定是没什么用的,我这里有个好主意,正巧这段时间楼祖回来穹顶,我们也正在乌鸦峰论道,你不如把你的问题带过来,有楼祖出马,还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呢?”
周炯眼前一亮!
楼祖,不是楼主!是轩辕目前为止最强的靠山,大腿!内剑出身,宇宙人称魔剑尊!半仙的人物,而且还不是走的衰境之路,而是斩尸证道的真正大能!
楼祖等闲很少回来,万年下来也不过才二,三次,待的时间也很短;不过这一次就比较巧合,回来穹顶住了几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走,常常在乌鸦峰給一众真君讲法论道,他自己也是常去的。
这事如果提到楼祖那里,就当是个穹顶的小插曲,也没什么不合适的,这种小事可能就是楼祖掐指一算的事,
方要动身,突然停住!恍然大悟,这王-八-蛋宫城,哪里是給自己出好主意,分明是想趁机搞清楚为什么剑丸会躲着小家伙,现在拿他顶在前面!
交友不慎啊!不过他现在还真没别的更好的办法,也就这一招最光明正大,最不落人话把!
摇摇头,身形一晃,消失无踪!
……乌鸦峰,最近些时日常有重雾缭绕,中低阶弟子不明所以,只有元婴真人等大修才明白这其中的真相,
这是楼祖在布道,为防底阶弟子妄入而设下的屏障。
楼祖是个严肃的人,信奉逐级而教,对他来说如果广授海传,就是一种徒有其表的形式,没有意义,金丹教筑基,元婴教金丹,是为正理。
到了他这里,一般就是有闲心了,就为真君们讲讲道,演演剑,偶尔也扩大到元婴层面,很少的情况。
就像这一次,就是专对真君的法会,没有元婴在场;
几乎内外剑的真君们悉数到场,楼祖的讲法可是稀罕至极,万年回来不超过三次,对他们中的很多人来说,一生中可能就这么一次机会,不珍稀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