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m0o0人氣都市言情 1255再鑄鼎 線上看-第588章 圍點打援推薦-1nfjy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69年,11月11日,辽阳。
一名猎人从辽阳城南的龙鼎山的山林中钻了出来,左右看了一眼,没发现人迹,又学了两声鹰啸,然后就看到三个身穿冬季迷彩服的山地步兵从诡异的地方现身,朝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猎人放下心来,对后面用土语招呼道:“到了,都出来吧!”
话音刚落,很快就有更多的山民从山林中露出身形来。呃,光看外表,倒不一定能看出他们是本地人来,因为他们穿着东海军制式的红色棉大衣,戴着皮帽子,特征并不明显。但看他们在山林中矫健的身姿,肩扛背负着大包小包的重物依然健步如飞,那肯定是常年在当地生活的没跑了。
迎上前去的徐成济中尉看到这队山民用简陋的工具搬来了不知道多少吨的物资,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拉着那个领头的猎人说道:“辛苦你们了!我军这次在辽阳的胜利,有一半都是你们的小推车和扁担搬过来的!”
上个月底,四野在盖县登陆后,打出了一次长达百公里的“闪电战”,一下子把战线推进到了辽阳城下,但也产生了长达百公里的补给线——其实前者没什么好吹的,这百公里内几乎没有什么守军,只不过是一段长途行军而已。而后者的难题是显而易见的,这百公里内也几乎没有什么道路,行军极其艰难,也亏得后方的战略后勤旅给力,才让这个野战旅顺利抵达了辽阳。这还是入冬后地面冻硬了,难以想象,要是明年开春化冻之后,在一片泥沼之中该如何前进——这就是拿破仑和希特勒曾体会过的味道了。
在最初的一段日子,补给没什么问题。反正四野的战术是“围点打援”,对辽阳城围而不攻,每天就象征性打上几炮,消耗不大。也就是人吃马嚼消耗不少粮草,但这些也可以就地征集——辽阳城周围有不少村屯和庄园,刚收了不少粮食,粮仓都是满的。东海军甚至不需要抢,直接拿白花花的银元去买就可以了,当地物价很低,只要出到每石一元的价格,庄园主和地主们就会热情地主动送过来卖,甚至还能顺便卖他们点商品回收一部分现金。这个价格不但比用后勤系统运过来便宜,也比劫掠更便宜——抢劫看起来没成本,但会导致本地人的反抗,即使不反抗也会把粮食藏起来,为了找到这些存粮就要耗费不少人力,综合看来得不偿失。
所以,后勤部门也就是输送不多的弹药、副食和其他消耗品就可以了。战略后勤旅紧急征购了一批“平安”越野马车,就算路难走,但应付这个数量级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过最近几天,西北方出现了陌生侦骑,应该是广宁方面元军的前锋部队到了。为防止他们突袭后方的补给线,战略后勤旅就修改了策略,物资先运输至辽阳南方的鹤野基地,之后一部分由军队护送运输,另一部分雇佣山民走山路送到辽阳城下。元军的骑兵就是再神出鬼没,总不可能跑进山里去吧?
东海国在辽东半岛多年经营,与山民们结下了深刻的友谊,在兴州那边发出号召之后,各部落踊跃报名帮忙。人力搬运自然不能与马车相比,但人数够多,依然抹平了这个劣势。在他们的帮助下,物流通道依然通畅,四野虽然是在敌境作战,却有了主场一般的优势,随军记者已经创作了好几篇相关的雄文回去登报催泪了。
猎人紧紧握住徐成济的手,说道:“你们来的好哇,只要能把蒙古人赶走,我们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徐成济感动地热泪盈眶,赶紧掏出一把军票——这个可以在后方换取各种东海商品,包括在寒冬之中极为珍贵的厚棉衣——塞给猎人,然后说道:“放心吧,我们东海国一定不会忘记你们的贡献的。按政策,从此之后,你们部落每年可以选派五十人移民到我国,以后就可以安心生活了!哦,对了,今年也算!”
这个“回报”实际上可真够狠毒的,是活生生地从他们那里抽丁减口啊!不过猎人却并未察觉,或者即使察觉了也毫不在意——能去富裕的东海国生活,还在这苦寒之地坚守个毛的传统啊?!
他立刻乐呵呵地掏出一个小包:“好好好,小伙子,这是我刚顺手采的灵芝,你拿回去补补身子……”
“轰!”
突然间,北方的一声巨响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他们下意识转过头去,原来是围城部队每日例行的炮击开始了。
几辆隶属于后勤营的越野马车到达,装载这些刚到的补给品,徐成济又拍了拍猎人的手,说道:“就等我们的好消息吧。”
……
公元前,燕国拓地至辽东,在千山山脉西部、太子河南岸修筑了襄平城。此城也就是辽阳城的前身,自此一千五百年以来,此城此地就一直是辽东地区的中心城市。辽朝将此地设为“东京”,金朝因之,直到现在的蒙元仍然习惯性地沿袭了这个称呼,可见其重。
金元之交,辽东人口大量灭绝,荒芜千里,现在辽阳府是少数几个有人气的地方之一,约莫有三万丁口,放在别处不算什么,但在这周近着实不少了。
这座重镇,从月初开始就被有如神兵天降一般的东海军义勇师第四野战旅给围困了起来。哦,围困这个词不太对,因为他们人数不够,辽阳城又足够大,哪怕站成单排也不够围城,只是在城西和城北扎了两个营地,连门都没去堵。但即使是这么单薄的兵力,城中守军也不敢妄动,因为东海军的火炮和铁骑实在是可怕。他们稍一出城,就有一轮炮弹砸过来,然后铁甲精骑过来一顿砍杀,大半兄弟就葬送在外面了。所以,现在他们只敢缩在城中,偶尔趁夜色送一批信使西去广宁府报信,倒也撑到现在了。
但他们能撑到现在,主要原因还是四野并未真正攻城,只佯攻过几次,探查城内兵力布置。四野真正的目的是围点打援,吸引元军主力来救,趁机决战。他们已经从各种渠道探知,如果东北元军完全集结,足可凑齐两三万的兵力。毕竟是多年后的首次大战,为尽可能扩大胜机,必须在敌军完全集结前主动出击才行。不过辽东地区交通困难,两处要点之间动辄相距几十上百公里,途中还都是烂地,若是四处奔波,还没见到敌人,后勤就把自己给拖垮了。所以,他们干脆对辽阳围而不攻,等待元军来救,把这个难题丢给他们——辽阳是辽东首府,失陷的风险在政治上是绝对不可接受的,因此元军非救不可。
所以,现在四野已将这座重镇控制住,却并未急着攻城,而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
不过,在军营中,旅长谢光明大校却一点也好整以暇不起来,而是在营中望塔上急得来回踱着步,不时抬头张望一下西北方,即使寒风凛冽也不下塔。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随着一声示警号声,那个方向的林地边缘终于出现了一批骑兵的身影,他赶紧凑到塔边的高倍率望远镜上看了过去。这些骑兵身披棕底黑白花纹的冬季迷彩披风,远远的并不容易分辨,他在里面找了好一会儿,终于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下子他可算是放下心来,一边叹道“我的小祖宗,可算是回来了”,一边往塔下走去,回到了旅部营帐中。
但一回到帐中,他就立刻换了个表情,板起脸来,一副冷峻指挥官的样子,走到沙盘边,跟一帮参谋讨论起了未来的战局。
“报告!”“进来!”
不久后,一声清脆的报告声从帐外传来,在得到谢光明的允许后,刚才那名被他注意的骑士解下头盔,走入帐内,露出了一副清秀的少女容颜。“近卫连何念雪侦察归来,向您报告!”
“何少尉回来了。”谢光明见了这名少女,脸上尽是威严,毫无刚才慌张的样子,“前面有什么情况吗?”
何念雪和王世明一样,都是全体大会的1.5代股东。她是公安部股东何念笙的堂妹,当初听说堂兄要“坐大船出海玩”,哭着喊着跟着要一起去,然后就不幸跟着过来了。与王世明一样,她也是股东们的掌上明珠,百般呵护和培养自不必提,不过这位姑娘骨骼清奇,不爱红装爱武装,整天喜欢舞(刺)刀弄(火)枪什么的,还跑去了六艺学院学艺。而且由于从小没人敢跟她争,养成了一副要强的性子,哥哥姐姐们千方百计不让她身处险地,她偏要去,最后也没办法,只能给她多派护卫,在尽可能安全的情况下去历练历练吧。于是,她现在就加入了第四野战旅,成为了旅部营近卫连中的一名少尉。前天,她带着一个排的近卫兵和一个连的普通骑兵,前往西北方的河间地带(西辽河、浑河、太子河三河平行之地)侦察,谢天谢地,总算是平安归来了。
谢光明走上前去,接过地图。上面用线条标注出了高丽军营地的具体位置,并在周围用小点详细地标注出了与敌军侦骑发生遭遇战的地点和敌军规模。若是传统的侦察,最多得到一个“发现敌军”或者“敌军势大”的模糊结论,但是如此可视化标注之后,就能发现明显的西密东疏的趋势,从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推断敌军位置和规模。所谓先进的军事理念,就是这样一点点在细微之处积累出来的。
“很好,”谢光明把地图交给参谋们,让他们研讨并在沙盘上标注出来,转头拍了拍何念雪的肩,“何少尉,辛苦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是!”何念雪先是按照正式程序敬了个军礼,过了一会儿看到谢光明并没有其他的表示,有些失望,于是小声问道:“谢叔叔,我这份情报,有用吗?”
谢光明刚转过身去,听她这么一说,顿时脸色一软,赶紧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注意这边后,往后一转,轻声说道:“有用,当然有用了。好了,都累了几天了,看脸上这些灰,赶紧回去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