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pny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李朝萬古一逆賊笔趣-23.再與趙氏一狀元展示-9pdbv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真特么的烂事多,干啥啥不行,做啥啥反对!刚杀了一千五百人,原以为能天下太平起码几个月吧,没曾想所有人都确定只要今儿这事做了,就又是一波群反。
商人在朝鲜地位低下,除了那些以两班的身份经商,并依托于大士族或者权门的豪商之外。在国家的统治层,也就是李王和京华士族眼中,你洪景来杀了也就杀了,碾死几个臭虫,这年头哪天不死人啊。
至于有朝一日与全京华士族为敌,那场面应该会很刺激!
“这科我一定要用良民!仅此而已!”洪景来要是妥协,那就不是洪景来了。
“中上几个便罢了,不必要全用啊。”闵景爀还是想劝劝。
这件事的影响太大,想都不用想,一定会遭到全体京华士族两班的激烈反对。他们怎么容许自己碗里的肉,突然间全部落到在他们眼里不过是臭虫的良民和中人手中。
“只中上几个,何谓之变法革新!”
“要不这样,赵大府之弟赵云石学问深厚,你允他一个头名,一来兄弟双桂,举世嘉名,二来可塞悠悠众人之口。”闵景爀看了一眼赵万永,又和洪景来建议道。
这一科如果要取良民,那么不要做的那么直白,把天下第一的状元之名给赵万永的亲弟弟赵寅永,做一个表态,让两班大贵族们都知道这八道天下还是京华士族做主。小赵家肯定会因此而十分满意,那么作为五代冢宰之家的小赵家,以及附属于小赵家的大量两班士族便都不会对本届恩科别试多嘴。
“舍弟学问尚浅,不足以服众。”赵万永没想到闵景爀会这么提议。
诚然,听到这个消息赵万永是很高兴啊,毕竟状元的荣耀那在封建科举时代简直就是举世第一等的荣耀。抛开灭国平倭等不世之功以外,这就是所有京华士族所追求的最高荣耀。即使连之前权倾八道的金祖淳,也不过是得中一个探花而已。
要是这一届状元能给了赵寅永,那丰壤赵氏的声名必将再上一层楼,兄弟两状元,五代齐登科的美名八道罕有。
“先生此议到是中肯……”洪景来知道闵景爀说的这法子,还确实有那么点意思。
“此议甚好!”洪守荣也觉得不错。
而且这也算是个突破口,今天能劝洪景来把状元允给赵寅永,明天大伙儿再来劝劝,榜眼就给了闵某某了,后天探花就给了洪某某。到时候三十三个中试的名额,匀出来十个八个,敷衍一下糊弄糊弄那些良民中人子弟,洪景来面子上也过得去。
“赵大府家士林膺望,赵云台点选状元,乃是名至实归啊!”闵景爀立刻添一把火,想要今天就把这事给说成了。
洪景来这人只要应了,那就是言出必行的,尤其还是当着赵万永的面答应的。哪怕是为了维护丰山洪氏势道政治的稳定与团结,这事情决定了也就不会改变了。
“老弟你意如何?”不可否认的,洪景来有一点点意动。
“若说本心,那自然是万分期望。但为世兄而计,今日开一口,明日便能开两口。”赵万永在洪景来面前一直是这幅赤诚的样子,两个人谈话从来不隐藏或者掩盖之类的。
“哈哈哈哈哈,赵老弟说话便是这样,从来不做半分虚饰。此事容我再考虑一二,大伙儿散了吧。”洪景来笑着拍了拍赵万永的肩膀。
在场的诸位知道洪景来这是有些意动了,但是洪景来既然说散了,那便不好强说。闵景爀和洪守荣换了换眼神,示意洪守荣再去加把劲,尽量说动。
到是赵万永,天降给你们赵家一个状元,你这小子还不上赶着,闵景爀感觉小赵也太实诚了,不会做人。
这边散场不提,赵万永回到汉阳府衙门处理了一番庶务,现在一切都步上了正轨,汉阳府的僚属也都是他全盘从自己叔叔赵镇宜那边接手过来的,用的很顺。
当然啦,刚刚在礼曹的一番谈话对于赵万永还是触动很大的,虽然赵万永是改革派,但是他毕竟是这个时代的改革派,从来么有想过废除科举制这种东西。要是自己弟弟赵寅永能点选状元,那真是天大的喜讯。
有些心不在焉的处理完事情,赵万永就赶紧打马回家,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老爹赵镇宽。别看赵万永参与起兵的时候,赵镇宽说以后这个家业要交给赵寅永继承,你输你赢都是你自己得的。但是真成了事儿,没见着现在整个丰壤赵氏都绕着赵万永转嘛,打断了骨头连着筋,一家人分开下注罢了。
听到风声的赵镇宽、赵镇宜、赵原永、赵寅永都跑来,这大帮子要么是人老心不来,要么是不甘寂寞,享受过权力的滋味,那就没人能放的下。
“父亲,领相属意三弟点选今科头名,已然向世兄提议。”赵万永指了指赵寅永。
“哦!领相居然没有推举本家子弟,而是让寅永去应科?”赵镇宽那也是吏曹判书致仕,政治经验极为充足,赵万永愿意听听自己老子的想法。
“一来是闵氏现在恩荣至极,位列领议政,二来也是为了施恩于万永吧。”赵镇宜听哥哥开口,说出自己的想法。
“按理说,那位已经允了你吏曹,功劳重酬。”赵镇宽感觉不全像是报答赵万永当初千里来投。
要说报答,小赵身为一等靖社功臣,封丰恩府院君,已经是人臣之极。等这届别试结束,洪景来安排完了人,连吏曹判书都是小赵的。这样的待遇,完全足以报答小赵的倾心相随了,不必要再陪一个状元啊。
“世兄的势道到底还不算稳固,反对者尚存,或许是借领相之口,希望我赵氏全力跟随?”小赵也有自己的猜测。
“你这话不错,若是寅永选了今科,恩师又是礼判(洪守荣),你们兄弟便与洪氏不解了。”赵镇宜觉得这话有理。
“万永啊,你觉得这位,是个能固权二十载的人物吗?”赵镇宽不作答复,想听听赵家最熟悉洪景来的赵万永的看法。
若是洪景来能嚣张一代人,赵家跟着干,也未尝不可!